乐文小说网 > 妖女[快穿] 尹真熙 > 679.洋娃娃
    “你帮我将这个女人给弄走吧。”

    燕清的话让斯蒂兰诧异的抬头看着他, 不敢置信他会对自己说出这种话来。

    这种事情, 不是有很多办法吗?为什么非得要她过来呢?燕清的下属也不是摆设啊。

    然而,燕清没有办法和斯蒂兰说清楚,若是其他人来的话, 依着他对佘雅的欲望, 他是不会让其他人得逞的。

    更何况, 佘雅在这里,燕清也没有办法离开。

    只有斯蒂兰,他能够让自己冷静下来, 能够解决这件事情。

    但是显然这种小女孩有时候也很不好对付的, 莫名其妙让她过来,什么都不说清楚, 斯蒂兰也是不干的。

    虽然对于这整件事情,斯蒂兰心知肚明, 可是她乐得看燕清为此而头疼。

    燕清蹙眉看着她,可是斯蒂兰才不会屈服于他的淫威之下, 也不会怕他。

    燕清更加头疼了起来, 在斯蒂兰的生日请她帮忙的话, 他好像也不好用胁迫的手段。

    然而,燕清想到了也正是因为斯蒂兰的生日,他才会见到佘雅, 这让他的心情更加不好了起来。

    “若不是你弟弟将她带过来的话, 就不会有这么多的麻烦事了。”燕清面色冰冷的对斯蒂兰说道。

    这让斯蒂兰瞪大了眼眸, 她可不能让人说宁珂的不是。

    “明明就是你们燕家的人强抢人, 你还有理了?佘雅和宁珂多无辜啊 。”

    斯蒂兰的话让燕清一噎,确实是如此,这让燕清更想回去好好训练那几个蠢货了。

    然而如今却还是先解决好眼前的这个问题要紧,因而他叹了一口气,只能放轻柔声音道:“请你帮我将她弄走,算是我欠你一个人情。”

    燕清这算得上是第一次对人低声下气了,可见他的确对佘雅很心烦。

    更何况,燕清的一个人情,用处可大了。

    然而斯蒂兰可没有什么受宠若惊的感觉,她鼓了鼓腮帮子,眨巴着眼眸看向燕清道:“那么,你不和我解释一下前因后果吗?”

    “正如你所说,人是我弟弟带过来的,我们宁家自然要对人负责,可不能让她被人给欺负了。”

    斯蒂兰这会儿倒是符合一个世家小姐的作风了,仿佛一下子长大了似地。

    若是平时燕清还会有些欣慰,可是这个时候斯蒂兰聪明起来就越发的让燕清头疼了。

    说到底,燕清觉得这件事情虽然诡异,可是却少不了斯蒂兰的帮助,他的确是应该和她说清楚的。

    但是对上了斯蒂兰那懵懂纯真的面容,还有清澈的眼眸,燕清却觉得在她面前说这种事情,他好像越发丢脸了。

    到底燕清想到了那之后的麻烦,还是咬咬牙对斯蒂兰说了出来。

    斯蒂兰忍不住惊呼一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燕清哥哥,你居然一见到佘雅满脑子就是那种事情吗?”

    虽然燕清并不是一个羞耻心重的男人,但是他也并没有什么特殊癖好。

    这种事情被像是斯蒂兰这样的小女孩从她的嘴里说出来,还是这样的意思,的确是让燕清感觉到不适。

    见到了斯蒂兰这样一副纯真小天使的面容,他难得的有了一点好像诱拐未成年少女的罪恶感。

    “那说不定,佘雅就是你的命中注定呢?”小女孩憧憬的说道。

    这却是让燕清嗤之以鼻,明明就是成人世界里的身体游戏,却偏偏被斯蒂兰给解读出了浪漫的寓意。

    只不过是给身体交易蒙上了一层遮羞布罢了,小女孩才会有这种想法。

    然而斯蒂兰仿佛没有察觉到燕清的心思,还在继续劝说他;“你看啊,你只会见了她才会有这种反应,这世上的人那么多,这是一种多么奇妙的缘分啊。”

    燕清终于忍不住冷笑一声道:“我不需要这种缘分。”

    “更何况,我要什么女人都由我自己决定,而不是如此强制不能自控。”

    燕清的确是有这种自信和实力,像是他这样的男人更加不能容忍这一点。

    斯蒂兰有些遗憾燕清居然没有被她给洗脑,看样子他是下定决心要反抗了,她倒也不是不能帮他这个忙。

    但是,斯蒂兰想了想,觉得佘雅要是没有了燕清的庇护的话,那么肯定就会找宁珂帮忙了。

    要是宁珂时刻当她的护花使者的话,他面临的危险可就大了啊。

    不过好在斯蒂兰已经对宁珂做了足够的保护了,况且她手里还有一个燕清的人情呢。

    身为一个身娇体弱的娇小姐,斯蒂兰搬动一个成年女性的身体自然是有些吃力的。

    而燕清却只能在一旁看着,不然的话,他要是触碰佘雅会一发不可收拾的。

    斯蒂兰拖了佘雅的身体一会儿就觉得有些累了,她先停下来休息一会儿。

    她抬头看着燕清问道:“那我要将她弄到哪里去?该怎么样解释这件事情呢?”

    燕清闻言皱起了眉头来,她果然是个大麻烦。

    “这件事情我会安排好的,你不用担心。”最终燕清这样对斯蒂兰说道。

    虽然以后他可以隔绝和佘雅见面,让她不要出现在自己面前。

    只不过,逃离真的是种好办法吗?燕清可不需要躲着任何人。

    越想便越让燕清烦躁,佘雅的确是个不好控制的因素。

    燕清觉得,还是暂时将佘雅纳入自己的监控范围。

    将这个女人掌控在自己的手里,他才能够放心。

    斯蒂兰终于将佘雅给处理好了,虽然这对于她来说不算什么,可是人设自然是不可能这样的,因而她装出一副快要累趴的模样。

    燕清难得的有些过意不去,毕竟是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女人做体力活。

    “我不希望你还有你弟弟和这个女人有过多接触。”

    看着斯蒂兰此时有些毫无形象的倒在沙发上,燕清走过来靠近她,弯腰看着她说道。

    若是将佘雅带入了这个圈子里的话,毫无疑问燕清和她接触的机会也会变多,而他正要避免这一点。

    燕清的话让斯蒂兰仰头看了他一眼,她不满的嘟嘟唇道;“你可没有权利限制我和阿珂的交友。”

    “更何况,燕清哥哥你从了她不就好了吗?何必这样辛苦的抵抗呢?”

    斯蒂兰的话彻底的让燕清的脸色黑了下来,不知道是因为这样的话居然从斯蒂兰的嘴里说了出来,还是因为她的话冒犯了他。

    “我说不可以,你听见了吗?”燕清直接对着斯蒂兰用上了一副强硬的语气。

    “可是阿珂好像挺喜欢她的,而且她这个时候也有些难处,阿珂不可能放着她不管的。”斯蒂兰状似无意道。

    “那我将它给解决了,你以后让宁珂带着人离我远一些。”燕清直接开口道。

    这让斯蒂兰的眼眸一亮,她等的就是对方这一句话,没想到会这么顺利。

    交给燕清去处理,自然是比交给宁珂好,斯蒂兰可不想让他去冒险。

    燕清还并没有想好要具体将佘雅如何,他只是一开始先尝试着让她远离自己。

    至于其他对佘雅不利的念头,更是根本就不可能会出现在燕清的脑海里。

    因而斯蒂兰轻笑着连连对燕清点头道:“好啊,燕清哥哥你真好!”

    这样灿烂的笑容,甜蜜蜜的声音,让燕清如今都有了一种条件反射性的不适了。

    斯蒂兰笑得越是开心,声音越甜,燕清的心情就越糟糕。

    他如今的情绪和斯蒂兰是完全相反的,这也让燕清心里越发的不痛快了起来。

    燕清大步离开了,可是从他的身影就能够看得出来,他此时的心情不太美妙,这 让斯蒂兰在他的身后笑得更加开心了起来。

    斯蒂兰在这宴会上消失了这么久再次回去的时候,也没有发觉出异常来,看来的确是燕清动了手脚了,关于佘雅的事情她也不需要担心了。

    “姐姐,原来你在这里啊,要切蛋糕了,快出来吧。”

    先前宁珂被支开去做一些事情去了,他也没有察觉到斯蒂兰的不对。

    只不过想到了自己的姐姐喜欢吃蛋糕的,他就赶紧过来找她,她肯定是不想错过这一刻。

    宁珂拉着斯蒂兰走出去,宴会厅里的人都等着这两个寿星过来了。

    中间已经摆放了一个多层的大蛋糕,就等着斯蒂兰和宁珂去切。

    他们姐弟妹被围在中间,宁珂握着斯蒂兰的手举起了刀。

    斯蒂兰脸上的笑容依旧很大很灿烂,但是看在燕清的眼里却是有些刺眼。

    斯蒂兰为自己切好了一块小蛋糕,她拿起来准备开吃。

    斯蒂兰眸光里满是笑意和期待,粉嘟嘟的小嘴也张大了。

    然而这个时候,她吃进去的却不是蛋糕,而是燕清拿了一坨奶油狠狠的抹在了她的脸上。

    这让斯蒂兰不敢置信的瞪大了自己的眼眸,控诉的瞪着燕清。她才刚刚帮了他一个大忙,他居然就对自己恩将仇报了?

    斯蒂兰那张粉嫩嫩可爱的小脸上一大半都被涂抹了奶油,一双水汪汪圆溜溜的眼眸倒是显得特别凸出了。

    斯蒂兰这幅样子总算是让燕清的心情愉悦了一些,他的唇角微微勾了起来。

    斯蒂兰自然是气急了,她绝对不会就这么放过燕清的。

    本来好好的吃蛋糕,却偏偏被他用来这样浪费了。

    斯蒂兰被燕清给搅和的也没有什么心情继续吃下去了,因而她干脆也拿起了蛋糕往燕清的身上扔。

    宁珂见到自己的姐姐被燕清给欺负了,他也凑上去帮斯蒂兰扔。

    燕清的举动本来就出人意料,让一群人眼珠子都快要掉出去了。

    那位燕先生,什么时候是这么一个幼稚的男人了?居然往小女孩脸上抹蛋糕?

    然而这件事情却是真实的发生了,还就发生在他们的眼前,让他们不能不信。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是让他们瞠目结舌。

    那位宁小姐胆子也太大了,居然敢往燕先生身上扔东西,宁家那个小子居然也一起凑热闹。

    这件事情发生的实在是太迅速了,让许多人一时之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燕清被斯蒂兰给袭击的也是一时之间懵掉了,她居然敢这么对自己?

    燕清见到了斯蒂兰那时候那么期待和愉悦的脸色,他下意识的就那么做了,并且还觉得感觉挺好的。

    但是当斯蒂兰将奶油扔到了他的身上,在他的衣服上留下了一大团白色的污渍,还有不少的奶油直接飞溅到了他的身上的时候,燕清真的是完全怔住了。

    而斯蒂兰就抓住这个时机,立刻狠狠的向燕清进攻,还招呼着宁珂一起。

    这让燕清的脸色冷了下来,眸光也阴沉的很,显然是很不愉悦。

    但是这可是他自己挑起来的事情,因而斯蒂兰既不心虚,也不理亏。

    她还朝着燕清狠狠瞪了一眼,都是他的错,搅和的自己的生日宴都不好了。

    在燕清这样的冷眼之下,宁珂自然也无法再扔下去了,他将自己的姐姐挡在了身后。

    宁珂警惕的防备着燕清,就害怕他对斯蒂兰不利。

    燕夫人先前也被燕清的举动给惊呆了,可是回神之后她却是笑了出来。

    她认为这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她对此乐见其成。

    见着燕清生气了,她笑着过来打圆场道;“哈哈,清儿,生日本来就该是这样的。”

    有燕夫人撑腰,斯蒂兰更加的有恃无恐了,她躲在宁珂的身后,还是恨恨的瞪着燕清,她都有些后悔帮他了。

    燕清的确是很想狠狠的教训斯蒂兰一顿,可是有燕夫人给她圆场,他又的确是因为这一身甜腻腻的气息而不舒服,因而燕清深深的看了斯蒂兰一眼之后就快速离开了。

    燕清离开之后,热闹的气氛恢复了,只不过因为刚才那一出,让其他人看斯蒂兰的眼光都不同了 。

    倒是燕夫人看着斯蒂兰笑得很是满意,直接拿看儿媳妇的眸光看待她了。

    说起来,燕夫人的口味也很迷啊,居然喜欢这样的儿媳妇。

    斯蒂兰眼眸无辜,脸上隐隐还有些气愤,倒是惹得别人要来好好哄一哄这个寿星了。

    燕清回去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换衣服洗澡,说起来,自从他和斯蒂兰见面之后,没有一次不是以这样的方式收场的。

    燕清脱衣服的手顿了顿,那种香甜柔软的味道,他竟然觉得和斯蒂兰很像。

    想到这一点,燕清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奇异的滋味,竟然觉得那味道也没有那么讨厌了。

    燕清并没有深究自己的心思,什么都比不上这个时候清洁自己重要。

    说起来,燕清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做,但是果然就算是小女孩也不是好惹的。

    等宴会结束之后,宁珂将斯蒂兰从燕夫人的手上接过来,拿起纸巾细细的帮她擦拭起脸上的奶油来。

    “姐姐,不是不让去招惹燕先生吗?”宁珂温柔的叹了一口气道。

    说到这个,斯蒂兰可委屈了,她鼓起腮帮子道:“明明就是我被他给欺负了,阿珂你还说我。”

    “好好好,我不说了。”宁珂连忙轻哄道。

    他打量了斯蒂兰两眼,莫名感觉随便那位燕先生是什么意思吧,反正吃亏的不会是他姐姐。

    阿宝全程沉默脸看着斯蒂兰的做派,好吧,作罢,反正最后还有它宠着她。

    阿宝为自己这个认知,流下了一抹辛酸泪。

    当然了,佘雅被燕家的人给昏迷了,最后是被安然无恙的送回家去了。

    她对这一切毫无所觉,依旧在为收拾前未婚夫和明艳而烦恼。

    佘雅没有放弃对付明艳,明艳也不可能会放过她的。

    而明艳又有几个实力不错的裙下之臣,佘雅也心知自己面临的情况并不好。

    只不过,佘雅果然是将主意打到了宁珂的身上,她也的确是没有想和宁珂发展什么特殊关系。

    佘雅只是想搭上宁珂这条线,和他交个朋友,让宁家庇护她,这个目的她已经达成了。

    然而,燕清也发现自己之前的计划似乎行不通。

    宁珂和佘雅见面并不算频繁,他也没有将人刻意的带进这个圈子里来,可是佘雅却总是能够晃到燕清的面前,这就很碍他的眼了。

    明明燕清已经尽量避免了,然而躲避人也不是燕清的作风。

    斯蒂兰和燕清的交集的确不算多,除了宴会上和燕夫人提及他,他们根本就不会见面。

    而作为宁家的大小姐,即使是天真不知世事,斯蒂兰也有自己的交际。

    斯蒂兰在一家会馆里和人聚会,悠闲的大小姐生活就是这么无聊。

    那天之后,斯蒂兰就没有想过再联系燕清了,就连佘雅她都没有关注。

    反正她只要宁珂好好的,其他的就随便他们两个人怎么去折腾吧,反正她自己也玩得差不多了。

    但是斯蒂兰可不会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里同时撞见燕清和佘雅。

    随着最近撞见的佘雅次数越来越多,而燕清也越来越不耐烦,越来越暴躁了起来,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真让他无法忍受。

    也正是因为如此,燕清也才越来越意识到斯蒂兰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