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妖女[快穿] 尹真熙 > 918.好友替身
    购买比例不够, 请小天使们耐心等待哦(′-ω-`)  然而,能够以弱冠之龄就到了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地位, 季荀比任何人都敏锐谨慎。

    他敏感的察觉到了一种危险,一种来自夏贵妃对他的危险。

    如果再和夏贵妃靠近的话,他会万劫不复的。

    季荀一向十分相信自己的直觉,因而他觉得自己下次再见到夏贵妃的话,或许要绕着道走了。

    夏兰浑身湿漉漉的躺在季荀的怀里,她抬头幽幽的看了他一眼。

    夏兰察觉到了季荀的心思, 可是她却毫不在意。

    躲避吧,压抑吧, 越是克制, 到时候爆发的越发猛烈, 夏兰可真是越来越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季荀破费了一番力气才将夏贵妃给抱上了岸,一上岸他就立刻离开了夏兰的身边, 保持了足够的距离才疏离道:“贵妃娘娘恕罪,微臣冒犯了。”

    夏贵妃发丝凌乱还滴着水珠, 却别有一番风情, 然而季荀却不敢多抬头看她一眼。

    他怕自己又变得奇怪,夏贵妃果然是个危险的人!

    “咳咳,丞相大人, 是本宫该多谢你相救才是。”

    夏贵妃咳嗽了两声, 脸色看起来白得仿佛透明的一般, 柔弱无比。

    “丞相大人, 您有事先离开吧, 本宫会唤侍女过来的。”

    尽管是为了救人,可是丞相和贵妃单独在一起,还是这幅模样出现的话,那可就说不清楚了。

    夏贵妃此言正和季荀的心意,他心头大松了一口气,连忙告退了。

    斯蒂兰看着自己湿漉漉的一身,嫌弃地皱了皱眉头,可是却又暗自可惜的叹了一口气。

    她身上的薄衫全部都被水给湿透了,贴在了她的身上,若隐若现的根本就遮挡不了什么,还春光毕现,诱人至极。

    然而季荀根本就没有往她身上瞧一眼,可是浪费了斯蒂兰特地选了这件衣服穿在身上的心思了,真是个呆子!

    不过,斯蒂兰的唇角忍不住愉悦的勾了起来,就算是没有看到,可是她就不相信他没有感受到。

    斯蒂兰对自己的身材可是很有信心,她就不相信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对此会没有感觉。

    作为一个正直纯洁的好宝宝,阿宝实在是对拉古奇小姐这么没节操的行为震惊不已。

    他忍不住打断了斯蒂兰的洋洋得意道:“小主人,你不是说不会为了男人而委屈自己,最鄙视使苦肉计的吗?”

    她这才过了多久,就噼里啪啦的打自己的脸了?她的脸还好吗?还疼吗?

    “阿宝,你不懂,对着不喜欢的男人是委屈,对着喜欢的男人叫情趣。”

    阿宝再次被斯蒂兰的无耻给深深震惊了,他能说什么?要脸的人总是干不过不要脸的人的!

    夏兰回去没有多久,她就向皇帝和太后上报自己不小心掉进池子里得了风寒,近期内恐怕无法侍寝了。

    当夏贵妃病歪歪的躺倒在床上的时候,她就收到了云贵人被德妃罚跪在御花园的事情。

    当然,这是皇帝特地透露给夏兰的,为的就是让她去救场。

    说起来,原先的夏兰就是如此,一听到这个消息就眼巴巴的赶过去救了云贵人,没有让她受半分的苦楚。

    在她看来,打狗还得看主人,德妃如此做就是不给她面子,她自然得护在自己旗下的人。

    可是也因为如此,夏贵妃和德妃交恶更深了,为了一个小小的云贵人,两个人可是没少结下梁子。

    德妃的父亲可是当朝太傅,后来在处置夏家的时候,他自然也没出力。

    斯蒂兰悠闲的依靠在床头,她笑得异常开心。

    看起来德妃可比她想象中的要给力的多,不枉费她特意去看望了她一番。

    德妃为此对夏贵妃更是愤恨,然而人家出身比她好,又有太后做靠山,皇上还对她宠爱有加,德妃自然动不了她。

    德妃都快要被她自己心里的那口气给憋死了,正好在御花园里闲逛的时候遇上了云贵人,这下她的怒火就有了一个出气筒了。

    高高在上的贵妃娘娘她是动不得,可是一个小小的贵人难道她还需要忌惮吗?

    因而江如月就被德妃找了个由头给罚跪了,这让她心底屈辱无比。

    她明明才是皇帝心爱的女人,可是为什么这些被他利用的女人一个个的敢这么瞧不上她,欺辱她?

    这明明就是先前江如月得意的事情,躲在暗中看着这些女人犯蠢。

    将贵妃当成自己的挡箭牌,为她拉走六宫妃嫔的仇恨,然而自己就稳坐幕后,成为皇帝真正心爱的女人。

    可是如今,江如月的心里却是越来越不甘心了起来,想要得到宠爱,可是却又不愿意承担这宠爱带来的风险,真是什么好事都叫她给占全了。

    然而江如月即使是在这种境地依旧不卑不亢,温柔淡然的神色,却是叫德妃看了碍眼。

    “来人,给本宫掌嘴!”

    德妃一声令下,立刻就有一个虎背熊腰的嬷嬷过来重重的打了江如月一巴掌。

    江如月的脑袋都被狠狠的扇到了一边,她整个人都还有些发懵,嘴角流下一丝血色来。

    江如月自从进宫以来,一直被皇帝放在心上哄着宠着,什么时候遭受过如此屈辱?

    她不由得在心底大恨了起来,德妃,此仇不报她枉为人!

    青芜一见着情况立刻悄悄去向皇帝禀报了,这可是陛下的心尖尖,江如月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她也讨不着好。

    然而事实上皇帝一收到消息,就第一时间让人透露给夏贵妃了。

    然而夏贵妃却迟迟没有动静,皇帝得到的消息是夏贵妃卧病在床,动弹不得。

    恰巧这时青芜又传来了消息,江如月此时被德妃责罚的很重。

    皇帝一听心里着急了起来,他再也顾不得自己的隐忍,朝着御花园冲了过去。

    “给本宫重重的掌嘴,本宫不喊停,你们就不许停下。”

    江如月被那力大的嬷嬷给打了一掌又一掌,她的半边小脸肿的吓人,脸都疼得麻木了。

    皇帝过来的时候正好见到了这一幕,他心疼极了,大喝道:“住手!”

    德妃被皇帝这愤怒的声音和泛着青色的面容给吓到了,不过她可毫不心虚,不过是个不受宠的小贵人罢了,她罚了便罚了。

    皇帝急切的冲到了江如月的身边,可是他到底还是记得这是在人前他不能失态。

    他克制住自己想要紧紧抱住江如月的冲动,只是将她轻轻的扶起来,温柔的轻抚着她的脸蛋。

    “德妃,暴虐成性,禁足三个月!”

    尽管皇帝如此隐忍,可是到底他心里还是咽不下那口气,有些漏泄端倪了。

    德妃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眸,皇帝居然为了一个小小的贵人而降罪于她,连问都不问一声!

    德妃深深的看了一眼在皇帝怀里被他呵护着的江如月,云贵人,这个梁子她们结下了!

    夏贵妃听到御花园那出好戏的后续之后,她忍不住高兴的轻拍了一下手掌:“精彩!实在是太精彩了!”

    啧啧,德妃下手惩罚人可不会留情,想必江如月要顶着那张猪头一样的脸好些时日了,也不知道皇帝的心里会不会留下阴影。

    而且,皇帝和江如月这两个人可算是和德妃对上了,要是没有了夏兰为他们的爱情保驾护航,也不知他们还能不能那么顺利的恩爱美好。

    “来人,去为本宫将这些补品送到丞相府。”夏兰招手对自己的心腹侍女说道。

    这样的事情自然不可能大张旗鼓的进行,然而季荀想要远离夏贵妃,可没有那么容易。

    就是要时不时的撩拨他一番才好,当他以为自己的生活重新归于平静的时候,夏兰又要弄出点动静来让他的心湖泛起涟漪。

    斯蒂兰手里一边帮着皇帝研磨,可是她的眸光已经控制不住的黏在季荀的身上。

    真是美啊,之前斯蒂兰见到他的画像的时候就已经是惊为天人了,可是如今见他的真人,却是觉得那种神韵让他的容颜越发动人了起来。

    季荀一进到御书房里,他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瞬,这不过是他谨慎的习惯罢了。

    即使是见到了娇艳妍丽的夏兰,他也只是一扫而过,并无多停留半刻。

    只不过刚刚季荀的确是感觉到了有眸光在探寻他,可是当他察觉到的时候却又不见了,这不禁让年轻的丞相猜想是不是他的错觉。

    然而在皇帝面前,季荀暗下自己的心思,恭敬的俯身道:“臣见过陛下。”

    斯蒂兰的耳朵微微一动,可是她低垂侧脸的唇角却是控制不住的勾了起来,一颗心蠢蠢欲动。

    然而斯蒂兰还没有忘记这是什么场合,她只得勉强按耐住自己,只是看着碍眼的皇帝心里越发的不顺了起来。

    好不容易熬到了季荀和皇帝商量完政事,他也告退了下去,斯蒂兰迫不及待将一个食盒塞到了皇帝的手里,娇声道:“陛下,这是臣妾的一片心意,你可不要辜负哦!”

    拉古奇小姐的心情很好,因而她不吝啬于给皇帝一个好脸,还娇俏的朝着他眨了眨眼眸。

    只是她转身离开得也特别的干脆利落,还很迅速,让皇帝半天都回神不过来。

    只是他一向对这种矫揉造作的女人没有什么好感,因而他嫌弃的将食盒给扔到了一边,对侍从吩咐道:“扔了。”

    “小主人,皇帝将你的点心给扔了!”

    对于皇帝的举动,斯蒂兰早就有所预料,不过美男当前,这根本就影响不了她的好心情。

    反正又不是她自己做的,不过是从御膳房里拿过来的罢了。

    而她真正亲手做的,斯蒂兰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妩媚动人了起来,身姿越发婀娜轻盈的几步赶上了丞相。

    季荀听见了自己身后的动静,他停住脚步回身一看,对着斯蒂兰拱手道:“见过贵妃娘娘。”

    夏兰停下脚步,娇柔又温婉地浅笑道:“丞相大人免礼。”

    “不过本宫有个疑问,大人是如何知晓本宫是贵妃的?”

    “艳冠六宫,圣宠优渥,除了贵妃娘娘,本相想不到第二人。”

    季荀说着这话之时,低眉之间带着一抹浅笑,漫不经心却又带着让人信服的力量。

    这般奉承的话语在他的嘴里也显得格外的真挚,被他随意的态度而说得彷如只是一个再平淡不过的事实罢了,哄得夏兰眉开眼笑。

    “大人谬赞了,”夏兰的声音都带上了一抹甜意,她仿若不经意间提起道:“对了,本宫这里还有些剩下的糕点,大人若是不嫌弃的话,就请笑纳了吧。”

    夏兰说着,将自己手上提着的这个食盒伸手送到了季荀的面前。

    季荀微微一怔,只不过他还是接了过来,恭敬道:“谢过娘娘美意。”

    “大人慢走,本宫这就告辞了。”夏兰矜持地对着季荀笑道。

    只不过她却并未走远,在不远处留恋的看着季荀的背影。

    “小主人,那里面的食物真的是你亲手做的吗?”

    娇生惯养的小公主会厨艺,还是让阿宝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我的手艺很好的,吃过的人再也不会忘了那味道。”斯蒂兰骄傲道。

    “一千年的时间太长了,我总要找点什么乐趣打发一下时间。”

    只不过是短短的接触,不过斯蒂兰还是将季荀这个人的品性给看出了个大概来,果然是个难啃的硬骨头啊。

    这个男人太过冷静理智了,他面色越如温玉,他骨子里的血越冷。

    美色于他而言,在现实的权利面前根本就如浮云一般不值一提。

    这个男人很懂得自己要的是什么,也很懂得抓住机会,能屈能伸。

    但是对于那些他不看重的东西,也毫不在意,舍弃的轻而易举。

    更何况,这个男人一看就是对情爱根本就不感兴趣的类型,因为他的精力都放在对权势的汲取之中了。

    他对于妻子的追求不过就是出身好,品性好,然后彼此相敬如宾的过一辈子。

    只不过正因为他不爱女色,又责任感极强,对于不追求爱情的女子来说嫁给他是极好的选择。

    除非她真的触碰到了什么让这个男人无法容忍至极的底线,不然的话,绝对可以自在的过一辈子,因为他绝对不会背叛她。

    “对于这种追求其他高过一切,对爱情不屑一顾的男人,你有没有很熟悉?”阿宝的声音在斯蒂兰的脑海里幽幽的响起。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你难道不会觉得季荀很讨厌吗?”

    毕竟斯蒂兰曾经的未婚夫杜兰泽就是这种男人,追求力量超过一切,在他的心里从来都没有情爱,更是利用了斯蒂兰对他的爱情。

    斯蒂兰脸上的笑容一顿,意味不明道:“他们怎么会是一样呢?”

    季荀又没有丧失良知,相反,他这个男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还异常纯粹。

    季荀根本就不在意世俗的眼光,因而夏兰的贵妃身份根本就不会是枷锁。

    可是他却不会为了自己本身就不在意的情爱之事,而去付出巨大的代价,去冒险,因为这在他看来是不值得的。

    斯蒂兰想要撩拨他,看着他在理智和肉,欲之间的挣扎。

    看看他到底是死死压抑着,想要而不敢要,而是这心中无欲无爱之人彻底爆发,猛然的感受着爱情的炽火。

    想到那时季荀脸上会出现何等迷人的神色,斯蒂兰越发的期待了起来。

    季荀回到了自己的丞相府,空旷得很,除了伶仃几个下人之外。

    季荀是个孤儿,他又未娶妻,身边连个姬妾都没有,这丞相府里确实是没有多少人烟味。

    离开饭还有一段时间,季荀肚子刚好也饿了,他不禁打开了夏贵妃送给他的食盒,捏起了一块点心吃了起来。

    刚一入口,季荀的眼眸便是一亮,他从未吃过如此美味的东西。

    御膳房的东西季荀用过不少次,这不会是那些御厨做出来的。

    夏贵妃的手艺倒真是极好,想到在御膳房外见到的那个巧笑嫣然却又娇柔婉约的贵妃娘娘,季荀的唇角不自觉的扬了起来。

    即使是季荀平日里根本就不注意女子的姿容,可是他却也明白,夏贵妃的确是动人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