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妖女[快穿] 尹真熙 > 904.少妇
    购买比例不够, 请小天使们耐心等待哦(′-ω-`)  夏兰却丝毫不以为意道:“别管这孩子的父亲是谁,他都是我夏家的血脉啊。”

    “姑姑, 难道这很难抉择吗?”夏兰逼近夏太后,握紧了她的手问道。

    尽管如今的皇帝让夏太后很失望,可是先皇对夏太后很好,夏太后不能没有良心做出如此混淆皇室血脉之事。

    然而此时,她却已经是骑虎难下了, 她不可能枉顾自己侄女的性命, 更何况这个皇帝若是一朝得势的话, 他是绝对不可能会放过夏家的。

    夏太后疲惫的闭了闭眼, 她无奈的妥协了:“罢了, 哀家会出面的。”

    夏兰的唇角忍不住上翘了起来,搞定了姑姑, 父亲那里更是好搞定了。

    夏大将军一生忠君为国, 人更是正派,知晓了夏兰和人偷情有了孩子,恨不得冲进皇宫打死自己这胆大妄为的闺女。

    可是这也只是他气头上想想而已,事实上夏大将军比谁都疼爱夏兰。

    更何况还有夏兰和妹妹夏太后给他提供的那些皇帝忌惮夏家,想要除之而后快的证据在,反正是自己外孙, 夏大将军自然是会站在夏兰那边的。

    早就说了,以着夏家的实力, 改朝换代不是难事, 更何况, 他们如今只不过想要扶持贵妃肚子的孩子上位而已。

    “陛下,您当真要护着您怀里那女人吗?”

    朝堂之上,夏贵妃还有夏大将军站在一侧,皇帝护着江如月在另一侧。

    有夏大将军这主心骨在,群臣也终于有了对抗皇帝的勇气了。

    尽管先前夏大将军就和他们商议好了,让夏贵妃腹中的孩子上位。

    可是毕竟这位才是皇帝,他们不到黄河心不死,还是想要试最后一把。

    “放肆,你们竟敢威胁朕!”皇帝怒气冲冲。

    然而夏大将军却丝毫都不将皇帝的怒气放在眼底,冷声问道:“不,陛下,只是让您做出个选择而已,究竟是要江山还是要美人。”

    然而皇帝却并不将夏大将军的话放在心上,冷笑道:“这江山是朕的,朕想要个美人难道还要经过你们的同意不成?”

    “不,陛下,您和云贵人爱得如此难舍难分的,臣妾认为你们还是离开这皇宫,去过一生一世一双人的闲云野鹤生活吧。”

    往日里这两人不是都嫌弃彼此的身份束缚了他们的爱情,让他们不能爱得光明正大,只能够委曲求全吗?

    如今夏兰就给他们去掉这层身份障碍,让他们如愿以偿。

    皇帝听完夏兰的话后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眸,却并不是惊喜的,而是以为对方在说什么天方夜谭。

    夏兰并不搭理他,她实在是看不下去这场闹剧了,只想速战速决。

    “陛下,臣妾怀孕了,您就退位和您的美人好好在一起吧。”

    皇帝听完这话之后,更是死死的瞪着夏贵妃,这个贱人,竟敢给他戴绿帽子!

    “贱人,您肚子里的孽种是谁的?”

    皇帝说着就冲过去要一巴掌打在夏贵妃的脸上,可是却被夏大将军给拦了下来。

    他闺女如今的身子金贵,要是被皇帝这一巴掌给打没了他的外孙可怎么办?

    季荀见着皇帝气势汹汹的朝着夏贵妃而去,他担忧的往前冲去,想要阻拦他。

    只不过慢了夏大将军一步,他见状趁着别人不注意,又回位了。

    夏兰还伸出脚狠狠的踢了皇帝一脚,将他给踢跪在自己的身前。

    竟敢骂她的小宝贝,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陛下糊涂了,臣妾肚子里怀的,自然是下任皇帝。”

    夏兰这话让皇帝双眸赤红,可是任凭他说破了嘴,也没有朝臣相信夏贵妃肚子里的不是皇帝的孩子。

    皇帝见他们说不通,也就放弃在孩子的血脉这里做文章了,他只得另辟蹊径道:“她肚子还不知是男是女,还不知能不能够平安降生,你们就这么轻率的要废了朕吗?”

    “这就不劳陛下费心了,臣等自当尽心尽力辅佐娘娘。”季荀出列低眉顺眼道。

    皇帝瞪大了眸子,不敢置信的看向他,没想到这个自己最为信任的丞相居然会在这关口背叛自己。

    皇帝这时候真是孤立无援,心里丝毫喜悦都无。

    他可从未想过自己会被废黜,因为他并无子嗣,而他的兄弟也都不在了,因而皇帝有恃无恐,除了他可找不出下任继承人来。

    然而如今,难道要让一个野种抢走了属于他的皇位吗?

    皇帝心头绝望不已,可是不论他怎么挣扎,都大势已去。

    夏太后出来亲自颁布了废黜他的懿旨,更是压断了皇帝心里的最后一根稻草。

    以往皇帝和江如月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说若是他们都是平凡人那该多好,就不用考虑那么多,也不用那么痛苦了。

    可是如今这两人可以毫无顾忌的相爱了,他们的脸上却都没有出现丝毫喜悦之色。

    即使是江如月心里为陛下不要江山也要她而感动不已,可是这发生的一切对于她来说还是太过惶恐了。

    皇帝居然换了,她的陛下不再是陛下了,那么她重生还有什么意义吗?

    江如月常对皇帝说她并没有将他当成是皇帝,只是将他当成自己的夫君,仅仅只是李贺这人而已。

    然而当这一切真的发生的时候,江如月心里却并不是那么好接受的,她整个人都浑浑噩噩了。

    夏兰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上位早已经成了定局了,皇帝先前对大臣们说的,他们并非没有考虑过。

    可是武有夏大将军,文有丞相都是站在夏贵妃那边的,就连太后都是,让他们反对有何用?他们自然都识时务一些。

    夏兰可不是那么残忍的人,她自然不会杀了皇帝和江如月,她只是让他们去过平凡的夫妻生活而已,贫贱夫妻百事哀呵。

    夏家的覆灭在于皇帝忌惮夏家权势过大,尤其是兵权在手,夏大将军又威望过高,夏太后还不是他的亲生母亲。

    但是以帝王的疑心,就算是夏家将兵权拱手让出的话,也不见得会有什么好结果,反倒是将自己保命的东西给交出去了。

    皇帝能够逐步瓦解夏家,将这权倾一时的家族给覆灭,这其中夏贵妃和太后对他的信任是少不了的。

    可是如今太后防备他,后宫还被夏太后给牢牢掌握着,夏兰也更不会被他所骗,愿意为了他去做一系列对夏家不好的事情。

    皇帝如今寸步难行,他还得仰仗着夏家,根本就不敢和夏贵妃撕破脸皮。

    夏家有夏太后和夏大将军两个人在,的确是可以谋朝篡位了,难怪皇帝不安心。

    斯蒂兰双手放在浴池上,下巴枕着交握的手背,两只小脚丫还不安分的划水,带起了一圈圈水花,就像是一条美人鱼一般。

    她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摇头道:“小阿宝啊,你还是不懂,我泡丞相还不是为了早日完成任何吗?”

    “我早日推了丞相,早日怀孕,也就没有皇帝什么事了,夏家和太后还怕保不住吗?”

    对于小主人的这个说法,阿宝从头到尾都保持沉默,合着她以为所有人都和她一样无耻吗?

    哼哼,斯蒂兰才不在意呢,她就不相信太后和夏大将军会不站在亲生女儿和侄女这一边。

    再说了,丞相上了她这条贼船之后,还想下船吗?根本就不可能。

    但是阿宝对斯蒂兰的腹诽再多,可是它都忠心的执行好了斯蒂兰交给它的任务,尽职尽责的将丞相给引到这边来了。

    季荀劳累了一天,想去泡温泉解解乏,只是他刚一走近这浴池,就感觉有些不对劲。

    朦朦胧胧的雾气里,季荀看见了一个美背,光滑白皙,诱人得很。

    这,这不是男浴,那是一个女子的背影,季荀不会认错。

    他正准备悄无声息的离开的时候,那浴池里的女子却是回过身来了,露出了那张娇艳妍丽无比但是却让季荀分外熟悉的脸蛋。

    是夏贵妃,这曾经是让季荀魂牵梦绕的美景,他仿佛有些不知自己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中了。

    “啊!”夏贵妃的一声轻呼打破了这旖旎暧昧的氛围,也让沉迷其中的季荀回过神来了。

    夏贵妃双手护住自己的胸前,身子害怕的颤抖着,头也低着不敢看向季荀。

    只是夏贵妃身上不着衣服,她胜雪的肌肤在温泉水里泡着也泛着迷人的光泽,尤其是被夏贵妃的手压着的胸前,反倒是显露出了更加迷人的风光。

    也不知是不是丞相大人过于惊慌窘迫了,他的眼神一阵乱飘就是不敢看向夏兰,俊脸也泛起了诱人的红晕,看起来越发的秀色可餐。

    夏贵妃娇嫩的脸蛋泛着可爱的红晕,也不知是因为在泉水里泡着显得越发红润迷人,还是因为那娇羞的艳色蔓延,她脸蛋上的嫣红更深,迷了季荀的眼。

    夏兰的一双眼睛水汪汪的,不知是这泉水里的水雾晕染,还是羞恼的眸子里水雾氤氲,整个人看起来娇艳欲滴。

    无意之中瞄到了夏贵妃如此模样的季荀,他忍不住鼻子一热,伸手迅速捂住了。

    他惊慌的转过了身去,有些无措道:“娘娘,臣冒犯了!”

    说完,季荀就有些狼狈的快速跑开了,仿佛身后有猛兽在追赶着他一样。

    等季荀离开之后,夏贵妃那些娇羞怯恼的姿态就不见了,她整个人依靠在池壁上娇笑得花枝乱颤。

    唔,丞相大人估计今晚要睡不好了,因为梦里面有她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啊!

    第二日,皇帝带着贵妃还有众人在看台上观看着底下人准备的表演。

    夏贵妃看着丞相大人那遮也遮盖不住的两个浓浓的黑眼圈,执扇轻掩唇瓣,笑得像只小狐狸一般得意。

    仿佛察觉到了夏贵妃的视线,季荀幽幽的抬眸看了她一眼。

    不知为何,夏兰觉得自己从中看出了些许幽怨和控诉。

    这个想法,让夏贵妃实在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皇帝听见夏兰的笑声,他忍了忍,实在是没有忍住对着她冷声道:“贵妃何事如此开心?”

    昨日发生的事情青芜都尽职的禀告给皇帝听了,皇帝当即失态的大怒,将营帐里的东西全部都砸了。

    江如月竟然不能生育了,他和她两个人不可能有孩子了,这让皇帝如何接受得了?

    都是这群贱人,都是她们欺负得他的心上人,皇帝当即就想让这些女人偿命!

    若不是他还那么点理智死死的压制住的话,恐怕昨日猎场里就该流满了那些妃嫔的血了。

    尤其是夏贵妃,皇帝对她恨意最重,因为本该是下到她身上的药,结果到了江如月的身上。

    今日见到夏兰的时候,皇帝是死死的压制住自己心里的恨意,免得自己做出什么失态的举止来。

    可是没想到这个贱人居然还笑得如此开心,对比江如月的痛苦,让皇帝恨不得将夏贵妃好好折磨一番。

    夏兰可不怕他,鉴于对方一生都不可能有孩子了,嗯,依着皇帝对江如月的忠贞,他肯定是不会去碰其他女人的。

    夏兰体谅皇帝的伤心的,对着他善解人意道:“臣妾只是想着,以后陛下的皇子肯定比这场上的大臣都强。”

    哟,她只是喜欢伤口上撒盐而已,果然皇帝被夏贵妃的这句话给气得心肝肺都生疼。

    他的拳头死死握着,他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就掐死她了。

    想着自己以后再无江如月的孩子了,皇帝的一颗心都生疼,他忍不住一巴掌朝着夏贵妃扇过去:“你这贱人!”

    然而夏兰却是敏锐的躲开了,不仅如此,她还死死的抓住了皇帝的手让她动弹不得。

    斯蒂兰虽然是娇娇的公主,可是事实上她的近身格斗术十分厉害,这只不过是她应对危险的本能反应而已。

    夏贵妃娇笑着朝皇帝靠近,她眸光璀璨,可是眸子里射出来的寒芒却是让皇帝都发颤。

    “陛下,臣妾认为您该积积口德了,您说是不是啊?”

    就这么点程度他就受不了?夏兰可比他们惨千百倍呢!

    夏兰欠他们什么了吗?家破人亡,夫君的无情利用和残害。

    夏家可从未任何谋反之意,要不然也不会傻乎乎的相信皇帝而被害了。

    这些伤害,就该还到皇帝和江如月的两个人身上,让他们自己去慢慢体会。

    皇帝和夏贵妃两人在下面的人看来仿佛是耳鬓厮磨般的亲密细语着,看得下面的丞相和云贵人都是一阵心底不痛快。

    云贵人死死的咬住了自己的唇瓣,她还不知道自己失去了生育能力的事情,皇帝怕他伤心一直瞒着她。

    可是看着皇帝和夏贵妃两个人在这样的场合如此恩爱亲密,让江如月觉得刺目极了,她的心也一阵阵揪痛。

    季荀亦是垂下了眸子,遮掩住了他汹涌复杂的情绪。

    他如今亦是不能对夏兰和别的男人的亲近视若无睹,毫无感觉了,即使是这个人是她的夫君也一样。

    季荀知晓自己不该如此,他动了妄念,更可怕的是他自己还沉迷其中不愿意醒过来。

    而且他不但不愿意克制,还越来越贪心,他想得到她。

    这第一次尝到了嫉妒的滋味,烧得丞相的一颗心都酸涩疼痛。

    甚至是季荀觉得夏贵妃身边的皇帝碍眼极了,他不想要再压抑自己了。

    “你这小贱人,还以为自己是昔日的丞相千金吗?”

    “老娘要你上台就上台,你若是再敢不听话的话,老娘就让楼里的龟公破了你的身子,正好他们也想尝尝这昔日云端上的贵女的滋味。”

    眼前的一根手指指来指去,几乎就要戳进自己的眼睛里面去了。

    斯蒂兰连忙躲开,还有她飞溅的口水,真是恶心死了。

    这个原先的拉古奇家族小公主,后来的吸血鬼女王,何时受过这样的待遇?

    她很想怼死这个老鸨,可是她的身子却是虚弱的连一根手指头都动弹不了。

    “小主人,不能妄动杀念,更加不能滥杀无辜。”

    阿宝的声音在斯蒂兰的脑海里响起,这让斯蒂兰的火气越盛了。

    “你没看她将我欺负成什么样子了吗?”

    斯蒂兰心里可委屈了,让阿宝也于心不忍:“放心,真有人欺负你,随便你怎么做。”

    斯蒂兰轻哼了一声,到底没再说什么了,事实上还是因为聒噪的老鸨出去了,让她的心情好了一点。

    这具身体的原主是一位丞相千金,贵女之中的贵女,可是如今却沦落为了如此卑贱的青楼妓,女。

    一梳梳到尾,二梳梳白头…….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丞相千金大婚当日,丞相府被抄家流放,女眷被充入青楼之地。

    而带头查抄相府的男人,正是新婚当日的新郎官,当今的状元郎。

    丞相千金滑稽的披着红色喜服,那个男人也是一身新服,可是偏偏她的身后是毫不留情的押送官兵。

    那个男人就坐在高头大马之上,看着相府之人一个个的被狼狈拖出来。

    对于自己今日的这位新娘,他根本半点多余的目光都没有放在她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