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妖女[快穿] 尹真熙 > 901.少妇
    购买比例不够, 请小天使们耐心等待哦(′-ω-`)

    江如月挥挥手让青芜退下去,可是她的脸隐在暗处却有些看不清楚神色。

    说曹操曹操就到,这时候皇帝也惦记着他的心上人,终于百忙之中抽空过来看她了。

    江如月心中介意皇帝来得如此迟, 可是她又不傻,自然不会在皇帝面前表现出来。

    不仅如此, 她还得表示自己大度体贴善解人意才行。

    “如月, 委屈你了。”皇帝看着江如月有些苍白的脸色,心疼的抱着她说道。

    江如月在皇帝的怀里,眸子里划过一道暗芒, 可是她的语气却是越发温柔的说道:“不, 陛下才行最辛苦的,如月只要陛下能够记得我,就心满意足了。”

    皇帝果然心中对江如月大为怜爱,只有江如月才会如此真心对他, 才会只要为了他好就不在意其他任何事。

    “如月,朕只心悦你,其他的女人哪里及得上你半分, 朕连多看她们一眼都不乐意。”

    江如月听着皇帝这话,她的心里不可自已的涌起了一抹得意来。

    任你是身份高贵美貌过人的贵妃娘娘又如何,在皇帝心里还不是比不上自己?

    “能得陛下如此心意,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江如月在皇帝的心里泪眼朦胧的说道, 看得皇帝越发心疼了起来。

    “贵妃娘娘这次也不是故意的, 陛下你就不要怪她了。”

    江如月的话让皇帝感叹道:“如月你就是太过善良了, 不知人心险恶。”

    “不过,这件事情的确与贵妃无关。”皇帝有些遗憾的叹息道。

    就是抓不到夏兰的把柄,不然的话,他何至于如此被动?

    然而皇帝这话却是让江如月的脸色扭曲了一瞬,她那么说只不过是为了挑起皇帝对贵妃的愤怒而已。

    可是谁曾想,皇帝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来,可是江如月心里设想的完全不一样,这让江如月又心慌又不安。

    可是在皇帝的面前,江如月还得死死忍着不能表现出来。

    斯蒂兰估算着这后宫的妃嫔身子都好得差不多了,她就又不甘寂寞的去探望一下德妃了。

    从德妃宫里出来的时候,斯蒂兰的心情很好,唇角眉梢都带着笑意,然而德妃宫里的茶具却是又换了一套。

    斯蒂兰将后宫里的水搅和得一片混浊,皇帝这后院不太平,他也就没有功夫来注意到自己了。

    “呵呵,是方便你偷情吧。”

    斯蒂兰对阿宝的讽刺并不以为意,她甚至是还俏皮的称赞道:“还是你懂我!”

    阿宝:“.…..”

    御书房里,皇帝和丞相正在商讨朝政,突然有小太监手上提着一个食盒,进来禀报道:“陛下,贵妃娘娘为您送点心过来了。”

    皇帝看都不看一眼冷声道:“扔了!”

    在他信任的丞相面前,皇帝并不掩饰自己对夏兰的态度。

    反正以皇帝对大将军府的忌惮,他迟早都不会放过夏家的。

    然而季荀听见皇帝这话之后眸光微微一闪,他还记得那令他念念不忘的滋味。

    可是皇帝却是这般暴殄天物,直接就扔了,实在是让他心头不悦。

    季荀深吸一口气,在皇帝面前他不能表露出自己的不满来。

    只是等季荀好不容易应付完了皇帝出来之后,却在经过御花园里的拱桥之时,见到了那个站在桥上默默垂泪的美人。

    季荀脚步一顿,想起了刚刚在御书房的一幕,丞相往外走的步伐不由得转变了方向,朝着夏贵妃走了过去。

    “娘娘,仔细伤着了眼睛。”

    夏兰仿佛这时候才察觉到有人过来了,她被季荀的声音给惊得惊慌地转过了身来。

    她的眼睫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要坠不坠的,一张白皙娇美的脸蛋还有斑斑惹人怜爱的泪痕。

    夏兰那双剔透水灵灵的眸子里更是盈满了不安羞愧和慌乱,实在是惹人怜惜。

    夏贵妃很快就擦干净了自己脸上的泪水,整理好仪容,努力镇定下来对季荀见礼道:“丞相大人,本宫失礼了。”

    即使是对女人一向毫不关注的丞相,面对此情此景也不由得叹息一声,放柔了声音道:“娘娘无需如此。”

    季荀心知夏贵妃为何哭泣,为何流泪悲伤,可是不仅仅是因为彼此的立场和身份,丞相对于感情之事也一向是毫无兴趣,他更是说不出什么话来安慰她。

    “娘娘身子娇贵,桥上风大,娘娘还是快些回去吧。”

    看在上次夏贵妃赠送吃食的份上,季荀还是对着她好心的关怀了一句。

    夏兰闻言对着季荀羞涩的笑了笑,被丞相撞见这等狼狈的画面,实在是让她无地自容。

    “丞相大人说的是,本宫这就离开。”

    夏兰说完就准备起身离开,只是她刚刚倚靠的时间太长,又因为哭得过久而有些脱力,这么一动,身子就有些支撑不住的踉跄了起来。

    “娘娘小心!”

    季荀见状大惊,连声提醒道,然而夏兰还是跌跌撞撞的掉进了荷花池里。

    夏贵妃为了自己流泪不被人看见和打扰,特地将侍从都给调离开了。

    季荀无法,他只能自己跳进池水里去救夏兰。

    看着夏贵妃在池水中挣扎得困难,丞相连忙加快速度朝着她游了过去。

    夏兰看着自己的救星过来了,她艰难的朝着他伸出了手来,季荀一把紧紧抓住了她湿滑的柔嫩小手。

    而夏兰也迫不及待的朝着季荀扑了过去,整个人死死的缠绕在了季荀的身上。

    一团滑腻的温香软玉就这么的撞进了自己的怀里,让他的身体狠狠一颤,可是季荀还不得不紧紧的抱住她。

    夏贵妃身上的馨香源源不断而又浓郁的扑进了季荀的鼻子里,让季荀浑身上下都不自在了起来。

    可是偏偏这个时候他们两个人的身体又紧紧相贴着,夏日的衣衫尤其的轻薄,沾水过后不仅仅是曲线毕露,隔着一层薄薄的轻纱,季荀感觉自己仿佛直接触碰到了夏贵妃的身子一般。

    这个认知,更是让年轻的丞相身上仿佛着火了一般,他的耳根子也渐渐的发烫了起来。

    季荀对于男女之事毫无兴趣,他一向是心如止水,可是此情此景,恐怕对于圣人来说都是极具考验力的,更何况季荀不过是个普通男人。

    然而夏贵妃却仿佛毫无察觉一般,她的玉臂紧紧的搂着自己的脖子,柔软的身子还不断的在他身上磨蹭着,一张素白的小脸更是埋在他的胸口瑟瑟发抖着,仿佛被吓坏了。

    感觉到了自己身体某处的变化,季荀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他一生之中从未遇到过如此窘迫的境地。

    一向风度翩翩温雅从容的丞相大人,他如今理智渐渐濒临崩溃的边缘,季荀只想让自己快点摆脱这等难堪的处境。

    季荀咬咬牙,顾不得许多,他双手环住夏贵妃纤细的腰肢,将她紧紧的搂在自己的身上,带着她往岸上游过去。

    见着云贵人这与平时相差太远的模样,青芜都有些被吓到了,她只得安慰她道:“贵人你放心,陛下心里只有你一人。”

    江如月挥挥手让青芜退下去,可是她的脸隐在暗处却有些看不清楚神色。

    说曹操曹操就到,这时候皇帝也惦记着他的心上人,终于百忙之中抽空过来看她了。

    江如月心中介意皇帝来得如此迟,可是她又不傻,自然不会在皇帝面前表现出来。

    不仅如此,她还得表示自己大度体贴善解人意才行。

    “如月,委屈你了。”皇帝看着江如月有些苍白的脸色,心疼的抱着她说道。

    江如月在皇帝的怀里,眸子里划过一道暗芒,可是她的语气却是越发温柔的说道:“不,陛下才行最辛苦的,如月只要陛下能够记得我,就心满意足了。”

    皇帝果然心中对江如月大为怜爱,只有江如月才会如此真心对他,才会只要为了他好就不在意其他任何事。

    “如月,朕只心悦你,其他的女人哪里及得上你半分,朕连多看她们一眼都不乐意。”

    江如月听着皇帝这话,她的心里不可自已的涌起了一抹得意来。

    任你是身份高贵美貌过人的贵妃娘娘又如何,在皇帝心里还不是比不上自己?

    “能得陛下如此心意,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江如月在皇帝的心里泪眼朦胧的说道,看得皇帝越发心疼了起来。

    “贵妃娘娘这次也不是故意的,陛下你就不要怪她了。”

    江如月的话让皇帝感叹道:“如月你就是太过善良了,不知人心险恶。”

    “不过,这件事情的确与贵妃无关。”皇帝有些遗憾的叹息道。

    就是抓不到夏兰的把柄,不然的话,他何至于如此被动?

    然而皇帝这话却是让江如月的脸色扭曲了一瞬,她那么说只不过是为了挑起皇帝对贵妃的愤怒而已。

    可是谁曾想,皇帝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来,可是江如月心里设想的完全不一样,这让江如月又心慌又不安。

    可是在皇帝的面前,江如月还得死死忍着不能表现出来。

    斯蒂兰估算着这后宫的妃嫔身子都好得差不多了,她就又不甘寂寞的去探望一下德妃了。

    从德妃宫里出来的时候,斯蒂兰的心情很好,唇角眉梢都带着笑意,然而德妃宫里的茶具却是又换了一套。

    斯蒂兰将后宫里的水搅和得一片混浊,皇帝这后院不太平,他也就没有功夫来注意到自己了。

    “呵呵,是方便你偷情吧。”

    斯蒂兰对阿宝的讽刺并不以为意,她甚至是还俏皮的称赞道:“还是你懂我!”

    阿宝:“.…..”

    御书房里,皇帝和丞相正在商讨朝政,突然有小太监手上提着一个食盒,进来禀报道:“陛下,贵妃娘娘为您送点心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