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妖女[快穿] 尹真熙 > 900.少妇
    购买比例不够, 请小天使们耐心等待哦(′-ω-`)  斯蒂兰的唇角冷冷挑起,眼眸里隐约有红光闪过。

    就算是她不为拉古奇的唯一后裔,可是只要是女人,若是没有了生育能力的话, 都是会痛苦绝望无比的。

    看着婉嫔递过来的那杯茶,夏兰垂眸轻笑着, 人心能有多恶毒呢?

    夏兰之前也是在此次游猎之中中了绝育药, 明明她根本就没有被皇帝所宠幸。

    可是这些后宫里的女人自然都害怕她生出子嗣之后,依着皇帝对贵妃娘娘的宠爱,这后宫之中再无她们的立足之地!

    可是事实上, 这件事情的幕后推手却是皇帝, 若不然的话,夏兰根本就不会那么容易中招。

    即使是皇帝不会宠幸夏兰,可是他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夺走了她的生育能力。

    就仅仅只是为了这么一个理由, 就让她成为了一个残缺的女人。

    而对方却是和江如月生了一对双胞胎,将江如月捧上了皇后的宝座,他们的儿子成为了太子, 女儿在宫中横行无忌,不少妃嫔都被鞭笞过。

    为了显示和夏贵妃交好,自己是夏贵妃的人,江如月可是夏兰走到哪儿她就跟到哪儿。

    作为皇帝最宠爱的女人, 若是皇帝一直留在夏兰这边, 任谁都不会疑心他其实是来看望江如月的。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皇帝和这江如月两人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只不过,既然要本宫帮忙打掩护,那么他们也得付出一点代价不是?

    既然和夏贵妃交好,和她走得那么近,那么若是误食了下给夏贵妃的药岂不是很正常吗?

    见着夏贵妃一直不接过自己手里的茶,婉嫔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勉强,手也轻轻颤抖了起来。

    然而夏兰此时却是轻笑一声道:“婉嫔有心了,这杯本宫就赏给云贵人了,你们可是要像她一般识时务才好啊。”

    在众妃嫔看来,夏贵妃这是对她们杀鸡儆猴,同时也是提醒她们,只要跟着她,就有好处。

    看看云贵人,她可不就得到了婉嫔娘娘亲自倒的茶吗?

    若不然的话,平日里一个小小的贵人,哪里有这般的福气?还不是云贵人抱住了贵妃娘娘这根粗大腿吗?

    江如月有些受宠若惊的接了过来,这些日子夏贵妃看上去虽然接受了她的投诚,可是一直对她却是不冷不热的。

    而且明明之前皇帝调查过了,将夏贵妃的资料递给她看,让她投其所好的,可是却都收效甚微,就连上次她被皇帝责罚都没有过来救她。

    可是如今,江如月心头正疑惑,却对上了夏贵妃含笑的眼眸:“云贵人,这是本宫和婉嫔的一番心意,你可不要辜负了啊。”

    这话,就算是江如月不想喝茶,也会喝得干干净净以表敬意。

    然而江如月身边的青芜,却是看见了那杯茶的瞬间就脸色大变。

    仅仅只是一瞬间,可是夏兰还是注意到了,到底是皇帝身边的宫女,就是不一样,看来还是知道内幕的呢。

    不过知道又怎么样?就是要你知道却又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江如月喝下去。

    江如月并未注意到青芜的脸色,她正准备喝的时候,旁边的青芜连忙小声提醒道:“娘娘,不能喝。”

    江如月动作一顿,青芜是皇帝的人,她说的一向不会有错,因而江如月迟疑了起来。

    “云贵人,你这是做什么?难道瞧不起本宫吗?”

    夏兰并未再出声了,她说一两句就够了,若是说多了的话,会惹人怀疑的。

    更何况,瞧瞧,就算是她不说话,自然有人忍不住跳出来了。

    这下药是婉嫔干的,事实上若不是皇帝帮她扫尾的话,她哪里会下得那么成功?

    她如今眼看着贵妃不上当,可是能够害到这个自己从小就看不顺眼的庶妹也是好的。

    因而眼看着江如月停下了动作,她就出声逼迫道。

    江如月额头冒汗,如今她不可能明知道这杯茶有问题还继续喝下去,可是婉嫔的话却又逼得她进退维谷。

    “不,娘娘,妾身只是,”江如月这会儿有口难言。

    青芜眼眸一狠,若是她没有保护好江如月的话,等待自己的也只会是陛下的酷刑。

    因而她准备动手毁了这杯茶,就算是众位娘娘动气惩罚她,只要她保住了江如月,就依然不会有大事。

    夏兰早就预料到了青芜会有此举,因而她早就示意了两个小宫女,不着痕迹的靠近青芜,钳制住了她的动作。

    “云贵人,既然没有,你还不快喝下。这可是贵妃娘娘赏赐的,你难道也忍心让贵妃娘娘对你失望吗?”

    看着江如月磨磨蹭蹭的就是不喝,婉嫔也动怒了,冷喝道。

    对于对方借着自己的名头狐假虎威,夏兰并不在意,见着江如月向自己投过来的眸光,她也是含笑点头,眼眸里表露出的意思却是和婉嫔一样。

    如今江如月势弱,她还需要夏贵妃的庇护,不能和她撕破脸皮。

    因而江如月咬牙,心一狠,就想将这杯茶给喝了下去。

    她想着自己有皇帝保护,后宫里的女人下毒陷害,也不会明目张胆的太过,陛下哪里什么没有?

    因而江如月盘算着她喝完之后就立刻去找皇帝,她相信就算是再稀奇的东西,他也会找来为自己解毒的。

    江如月也是一向是个能够对自己下手的狠人,若是此举能够赢得贵妃娘娘的信任,对于她和皇帝的计划来说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江如月的算盘打得好,后宫之中的女人的确是弄不到什么厉害毒药的,可是架不住这后头的人是皇帝啊。

    皇帝可是特意为夏兰找来了那种剧毒,只要喝一口就再无解药,今生今世都不可能再生出一个孩子来了。

    青芜眼睁睁的看着江如月就要喝下那杯茶了,她心头急得不得了。

    她正想不管不顾的大叫出来,然而两个小宫女却是眼疾手快的捂住了她的嘴巴。

    看着江如月喝下了那杯茶,青芜眼眸瞪得快要掉出来了,一脸的死灰。

    完了,全完了!她整个人多仿佛没魂了一般。

    然而夏兰却是愉悦的勾起了唇角来,难道她就应该被他们所害吗?也是时候让他们自己尝一尝这滋味了。

    江如月还不知晓自己失去了什么,她一脸的恭敬将茶杯放回去。

    夏贵妃对她也笑得异常和善:“云贵人真是个妙人啊,以后多来本宫宫里多走动走动。”

    江如月心头激动,她终于得到了夏贵妃的信任了,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

    夜晚,夏兰脱下衣衫,在泡满了花瓣的温泉里沐浴,她舒服的仰靠在池壁上轻叹了一口气。

    “阿宝,季荀如今在何处?”

    夏兰眼眸微微一转,她就又有了一个坏主意了。

    见着夏兰这幅灵动娇俏的可爱模样,阿宝就知道自己的小主人又不安分了。

    “他也往这边温泉来沐浴了。”

    “你帮我将他引过来!”

    对于夏兰的吩咐阿宝毫无意外,它就知道会这样。

    沉默半响,阿宝幽幽道:“小主人,你还记得自己的任务吗?我只看见了你在泡汉子。”

    而且,有一句话阿宝已经忍了很久了:“夏兰是位纯真矜持的大家闺秀,不是放浪不羁的小浪货啊!”

    斯蒂兰无辜的眨了眨眼眸:“我亲爱的小阿宝,人家的任务明明完成得这么出色,泡汉子只不过是业余调剂罢了,我也需要点娱乐啊。而且,这一切不都是为了传承拉古奇血脉吗?”

    季荀游动的速度更加快了起来,他只想将自己身上这烫手的山芋赶紧挪开。

    他的身体涌上来一股股陌生的情潮,让季荀险些失控,幸好他凭着强大的自制力克制住了。

    然而,能够以弱冠之龄就到了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地位,季荀比任何人都敏锐谨慎。

    他敏感的察觉到了一种危险,一种来自夏贵妃对他的危险。

    如果再和夏贵妃靠近的话,他会万劫不复的。

    季荀一向十分相信自己的直觉,因而他觉得自己下次再见到夏贵妃的话,或许要绕着道走了。

    夏兰浑身湿漉漉的躺在季荀的怀里,她抬头幽幽的看了他一眼。

    夏兰察觉到了季荀的心思,可是她却毫不在意。

    躲避吧,压抑吧,越是克制,到时候爆发的越发猛烈,夏兰可真是越来越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季荀破费了一番力气才将夏贵妃给抱上了岸,一上岸他就立刻离开了夏兰的身边,保持了足够的距离才疏离道:“贵妃娘娘恕罪,微臣冒犯了。”

    夏贵妃发丝凌乱还滴着水珠,却别有一番风情,然而季荀却不敢多抬头看她一眼。

    他怕自己又变得奇怪,夏贵妃果然是个危险的人!

    “咳咳,丞相大人,是本宫该多谢你相救才是。”

    夏贵妃咳嗽了两声,脸色看起来白得仿佛透明的一般,柔弱无比。

    “丞相大人,您有事先离开吧,本宫会唤侍女过来的。”

    尽管是为了救人,可是丞相和贵妃单独在一起,还是这幅模样出现的话,那可就说不清楚了。

    夏贵妃此言正和季荀的心意,他心头大松了一口气,连忙告退了。

    斯蒂兰看着自己湿漉漉的一身,嫌弃地皱了皱眉头,可是却又暗自可惜的叹了一口气。

    她身上的薄衫全部都被水给湿透了,贴在了她的身上,若隐若现的根本就遮挡不了什么,还春光毕现,诱人至极。

    然而季荀根本就没有往她身上瞧一眼,可是浪费了斯蒂兰特地选了这件衣服穿在身上的心思了,真是个呆子!

    不过,斯蒂兰的唇角忍不住愉悦的勾了起来,就算是没有看到,可是她就不相信他没有感受到。

    斯蒂兰对自己的身材可是很有信心,她就不相信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对此会没有感觉。

    作为一个正直纯洁的好宝宝,阿宝实在是对拉古奇小姐这么没节操的行为震惊不已。

    他忍不住打断了斯蒂兰的洋洋得意道:“小主人,你不是说不会为了男人而委屈自己,最鄙视使苦肉计的吗?”

    她这才过了多久,就噼里啪啦的打自己的脸了?她的脸还好吗?还疼吗?

    “阿宝,你不懂,对着不喜欢的男人是委屈,对着喜欢的男人叫情趣。”

    阿宝再次被斯蒂兰的无耻给深深震惊了,他能说什么?要脸的人总是干不过不要脸的人的!

    夏兰回去没有多久,她就向皇帝和太后上报自己不小心掉进池子里得了风寒,近期内恐怕无法侍寝了。

    当夏贵妃病歪歪的躺倒在床上的时候,她就收到了云贵人被德妃罚跪在御花园的事情。

    当然,这是皇帝特地透露给夏兰的,为的就是让她去救场。

    说起来,原先的夏兰就是如此,一听到这个消息就眼巴巴的赶过去救了云贵人,没有让她受半分的苦楚。

    在她看来,打狗还得看主人,德妃如此做就是不给她面子,她自然得护在自己旗下的人。

    可是也因为如此,夏贵妃和德妃交恶更深了,为了一个小小的云贵人,两个人可是没少结下梁子。

    德妃的父亲可是当朝太傅,后来在处置夏家的时候,他自然也没出力。

    斯蒂兰悠闲的依靠在床头,她笑得异常开心。

    看起来德妃可比她想象中的要给力的多,不枉费她特意去看望了她一番。

    德妃为此对夏贵妃更是愤恨,然而人家出身比她好,又有太后做靠山,皇上还对她宠爱有加,德妃自然动不了她。

    德妃都快要被她自己心里的那口气给憋死了,正好在御花园里闲逛的时候遇上了云贵人,这下她的怒火就有了一个出气筒了。

    高高在上的贵妃娘娘她是动不得,可是一个小小的贵人难道她还需要忌惮吗?

    因而江如月就被德妃找了个由头给罚跪了,这让她心底屈辱无比。

    她明明才是皇帝心爱的女人,可是为什么这些被他利用的女人一个个的敢这么瞧不上她,欺辱她?

    这明明就是先前江如月得意的事情,躲在暗中看着这些女人犯蠢。

    将贵妃当成自己的挡箭牌,为她拉走六宫妃嫔的仇恨,然而自己就稳坐幕后,成为皇帝真正心爱的女人。

    可是如今,江如月的心里却是越来越不甘心了起来,想要得到宠爱,可是却又不愿意承担这宠爱带来的风险,真是什么好事都叫她给占全了。

    然而江如月即使是在这种境地依旧不卑不亢,温柔淡然的神色,却是叫德妃看了碍眼。

    “来人,给本宫掌嘴!”

    德妃一声令下,立刻就有一个虎背熊腰的嬷嬷过来重重的打了江如月一巴掌。

    江如月的脑袋都被狠狠的扇到了一边,她整个人都还有些发懵,嘴角流下一丝血色来。

    江如月自从进宫以来,一直被皇帝放在心上哄着宠着,什么时候遭受过如此屈辱?

    她不由得在心底大恨了起来,德妃,此仇不报她枉为人!

    青芜一见着情况立刻悄悄去向皇帝禀报了,这可是陛下的心尖尖,江如月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她也讨不着好。

    然而事实上皇帝一收到消息,就第一时间让人透露给夏贵妃了。

    然而夏贵妃却迟迟没有动静,皇帝得到的消息是夏贵妃卧病在床,动弹不得。

    恰巧这时青芜又传来了消息,江如月此时被德妃责罚的很重。

    皇帝一听心里着急了起来,他再也顾不得自己的隐忍,朝着御花园冲了过去。

    “给本宫重重的掌嘴,本宫不喊停,你们就不许停下。”

    江如月被那力大的嬷嬷给打了一掌又一掌,她的半边小脸肿的吓人,脸都疼得麻木了。

    皇帝过来的时候正好见到了这一幕,他心疼极了,大喝道:“住手!”

    德妃被皇帝这愤怒的声音和泛着青色的面容给吓到了,不过她可毫不心虚,不过是个不受宠的小贵人罢了,她罚了便罚了。

    皇帝急切的冲到了江如月的身边,可是他到底还是记得这是在人前他不能失态。

    他克制住自己想要紧紧抱住江如月的冲动,只是将她轻轻的扶起来,温柔的轻抚着她的脸蛋。

    “德妃,暴虐成性,禁足三个月!”

    尽管皇帝如此隐忍,可是到底他心里还是咽不下那口气,有些漏泄端倪了。

    德妃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眸,皇帝居然为了一个小小的贵人而降罪于她,连问都不问一声!

    德妃深深的看了一眼在皇帝怀里被他呵护着的江如月,云贵人,这个梁子她们结下了!

    夏贵妃听到御花园那出好戏的后续之后,她忍不住高兴的轻拍了一下手掌:“精彩!实在是太精彩了!”

    啧啧,德妃下手惩罚人可不会留情,想必江如月要顶着那张猪头一样的脸好些时日了,也不知道皇帝的心里会不会留下阴影。

    而且,皇帝和江如月这两个人可算是和德妃对上了,要是没有了夏兰为他们的爱情保驾护航,也不知他们还能不能那么顺利的恩爱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