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妖女[快穿] 尹真熙 > 869.特殊番外
    购买比例不够, 请小天使们耐心等待哦(′-ω-`)  然而季荀却并不放过她,逼视着她,一定要让她说出个答案来。

    “那丞相大人你想如何?”终于夏兰鼓起勇气抬头, 直视着季荀问道。

    他们的身份, 一个是皇帝的贵妃娘娘,一个是当朝丞相, 这样的两个人,有什么可能呢?

    无论是什么,都是一种罪孽,只能够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话夏兰是带着几分负气的问道, 倒是让季荀沉默的垂下了手去。

    夏兰转身离去,季荀在身后垂头,眸光变幻不定,可是他的双手却是死死的握住了。

    夏兰走了一阵,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后一阵脚步声, 紧接着她的身上一暖。

    “娘娘,披上吧。”

    季荀将自己的外套盖在了夏兰的身上, 皆因为她身上的衣服破损,穿着着实是不雅。

    夏兰也明白这个道理, 她没有拒绝, 先前她是被气昏了头了,不然的话她不会如此就走出来。

    夏兰走在身前, 季荀沉默的跟在了她的身后, 可是他的眸子却是一直暗中投注在她的身上。

    两人默不作声的回到了营地里, 可是这里却是一片混乱。

    也幸亏如此,才没有人注意到披着丞相衣衫的贵妃娘娘身上的不妥。

    季荀和人稍微打听一下才知,原来是云贵人被流寇给掳走了,皇帝陛下火急火燎的带人去追了。

    夏兰不禁嗤笑一声,这就是差别待遇啊,就是不知道那些流寇会不会也看在她是江如月的份上对她手下留情了。

    季荀直到目送着贵妃娘娘进入了自己的营帐里,他才抬步离开。

    夏兰消失了一夜,这些侍女们找她都找疯了。

    如今见着贵妃娘娘平安归来了,这一夜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们自然也不会去过问。

    这是必须要死死捂住的,不然的话,对娘娘的清白名声有损。

    “来人,备水,本宫要沐浴。”夏贵妃有些疲惫的吩咐道。

    昨日先是摔下山坡,夜里又进行了一整夜的体力活动,的确是累坏她了,如今她的身体可不是刀枪不入的。

    只是在夏贵妃脱下衣衫进入浴桶的时候,她身上的斑斑点点的痕迹全部都暴露出来了,让她的侍女们都嘶的倒抽了一口凉气,一个个都死死的埋着头不敢抬起来了。

    昨夜陛下又不是和贵妃娘娘一起的,那么娘娘身上这大片的青青紫紫和吻痕……。侍女们都觉得自己好像知晓了一个杀头的秘密。

    夏兰舒服的泡澡着,对于这些侍女们的情绪丝毫都不在意,反正也没人敢背叛她。

    她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红痕,这密密集集的,丞相大人倒也是丝毫都没有放过,这身体一看就被狠狠疼爱过。

    夏兰的唇角愉悦的勾了起来,她眼眸水波流转,妩媚生姿在,这滋味着实是值得她回味。

    自然,她不可能只吃这一回就吃不到了的,夏兰俏皮的弯了弯唇。

    夏贵妃沐浴完没有多久,前面就闹哄哄的一片了,据说是皇帝将云贵人给救了回来。

    只不过云贵人身上血红一片,也是被折磨的厉害。

    上一次德妃和云贵人的对峙让她失利了,后宫里的女人就注意到了云贵人,自然不会像以前那般还有人和她交好,要不然最起码也维持着表面的平和。

    然而上一次的些微暴露,就让这一次在云贵人被掳走之中,这些后宫里的女人都出了一把力。

    啧啧,如今人就算是被救回来了,依着这些女人的厉害,这江如月的名声还不知会被传成什么样儿呢?

    毕竟她被皇帝抱回来的时候可是衣衫不整的。尤其是皇帝对江如月紧张和在意,这一次大部分后宫里的女人可是都见到了的。

    她们可都没有把握,自己身陷囹圄之时,皇帝会这么奋不顾身的来救自己,可是这么一个小小的云贵人却是办到了。

    江如月伤重,自然不能够在猎场里逗留了,皇帝火急火燎的带着人赶回宫了。

    夏贵妃毫不在意,这让满后宫想看这位盛宠又背景深厚的贵妃娘娘对上江如月的戏码的妃嫔都失望了。

    夏贵妃如今可正是心情低落,情绪不高之时,她自然是注意不到丞相大人暗中频频投过来的关切眼神的。

    这让季荀越发的心疼担忧了起来,可是他却找不到机会去和夏贵妃说话。

    明明以前自己想躲着她的时候频频遇见,如今季荀想要和夏贵妃见面好好谈谈,可是他们两个人之间却总是隔着很多人。

    季荀一路因为夏贵妃都是这种煎熬折磨的心情,这种因为一个人的感觉而患得患失,这是这位年轻的丞相从未有过的,也是他从前不屑的。

    可是如今,季荀却是甘之如饴,还沉沦不已。

    直到回到了皇宫,季荀都再未和夏贵妃自从那天离开之后说过一句话了,这反倒是让他心头惦念不已。

    在除了公事和权力之外,还能够让这位丞相大人想女人,夏贵妃也是蛮厉害的。

    夏贵妃此刻却没空想男人,丞相的美好身体得到了,为了以后继续无所顾忌的开吃,她还得为了自己的幸福多多努力。

    因而夏贵妃一回宫,就迫不及待去面见了夏太后。

    夏太后见到自己的侄女从猎场回来了之后,她的眉头微微蹙起,总觉得夏兰的身上似乎有种说不清的变化。

    夏兰眉眼间的风情更甚,凭添了三分少妇的风韵,那种骨子里的娇媚更是呼之欲出了。

    可是夏兰的面容却是忧愁的,眼眸里更是盈满了落寞,看得人心碎。

    “姑姑,”夏贵妃期期艾艾的唤了一声夏太后,见她担忧的看过来,就将猎场里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夏太后不关心江如月受伤,一个小小的贵人罢了,她是气皇帝失了分寸。

    为了一个小小的贵人就方寸大乱,而且还不顾自己的龙体,亲自前去营救她,这让夏太后感觉到了危机,这个江如月真是留不得了。

    皇帝对夏兰明面上的盛宠的确是惹人嫉妒,可是那都是在分寸之内的,从未不管不顾过。

    然而皇帝对待江如月,显然是没有理智可言的,夏太后的脑海里陡然出现了一个词:红颜祸水。

    江如月这事儿在夏太后这里透露了一个底儿,引起了她的重视之后,夏贵妃就悠悠的回宫了。

    同时,她在夏太后这里说的事情,后宫很快就传遍了。

    呵呵,云贵人,隐藏得够深啊,这下子江如月可算是犯了众怒了。

    夏贵妃备受宠爱那是因为人家是太后的亲侄女,还有个手握重兵的大将军亲爹,可是江如月一个小官庶女算是哪根葱啊,凭什么压在她们这些贵女上头得到皇帝的宠爱?

    夏兰得到这些消息心情可好得很,这边江如月的伤都还没有养好呢,可是皇帝的后宫就又要乱起来惹得他头疼了。

    只不过,在得到了自己怀孕了的消息之后,夏兰的心情简直就是要飞起来了。

    一千年了,夏兰无时无刻不在期盼着拥有一个和自己血脉相连的孩子。

    即使是不为了传承拉古奇的血脉,她实在是太孤单了,有个孩子陪陪她也好。

    可是变成了吸血鬼的她,就已经失去了生育能力,不可能再有自己的孩子了。

    寂寞让人发疯,所以斯蒂兰才会对情,欲沉迷不已,对肌肤相亲的温暖渴望。

    如今,那个小生命就在自己的肚子里,夏兰捂着自己的腹部一脸傻笑,心中狂喜不已。

    妈妈的小宝贝,她一定要将这世上最好的一切送给你!

    他只想快点转移这个话题,不想让夏兰再继续诅咒下去了。

    “母后放心吧,此事自有朕彻查,不会放过此人的。”

    皇帝摆明了不想让太后插手此事,但是这件事情涉及到了太后赐下的燕窝,居然有人胆敢动到了她的头上,太后自然不会姑息。

    然而此时太后犯不着和皇帝对着干,只等他将结果查明,若是不让她满意的话,她自己会再追究的。

    皇帝对着太后行礼告退了,有眼色的妃嫔应该是跟着皇帝一起离开。

    可是夏贵妃明显是没有这想法,皇帝不得已对夏兰使了一个眼色。

    但是显然斯蒂兰看到了也当作没有看见看不懂,她还有事情没有和她的太后姑母说呢。

    皇帝气结,可是当着太后的面却不能发作,暗忖大将军的女儿真是个榆木疙瘩。

    等皇帝离开之后,斯蒂兰神神秘秘的靠近太后小声道:“姑母,这宫里有谁能够将手伸到你的身上,借着你的手来对付我?”

    斯蒂兰这话让太后心头一凛,她明显是心里有了人选了,可是却始终半信半疑,不能确定,无法相信。

    斯蒂兰轻咬唇瓣,免得自己不小心笑出声来,挖坑还是挺让人愉快的。

    如今皇帝势微,这后宫还在夏太后的掌控之中。

    斯蒂兰就不相信叱咤了先帝后宫大半生成为了最后赢家的夏太后,在自己的提醒之下,对皇帝心里有了戒备,还是会对他不设防,被他给哄骗了过去。

    夏太后心里惊疑不定,可是她面上还是安抚着夏兰道:“兰儿先别惊慌,此事自有姑姑为你做主,你安心在明粹宫里住着。”

    斯蒂兰乖乖巧巧的应下了,出门的时候看见了皇帝站在太后的宫门前,这明显是在等着她呢。

    “参见陛下。”夏贵妃娇柔地对他行了个礼,端的是曼妙动人。

    但是对于皇帝来说,皮囊再好也不过是红粉骷髅,他看重的是那一颗真心。

    “爱妃不必多礼。”皇帝温柔地对夏兰抬了抬手,示意她起身:“爱妃刚进宫来受惊了,朕会为你主持公道的。”

    皇帝声音轻柔的安慰着夏兰,可是他的眸光里却是掩饰不了对她的探究。

    李贺本想在夏兰的燕窝里动点手脚,让她不能和他圆房,错还都在夏贵妃的身上,和他无关。

    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谁曾想这夏兰竟然将燕窝都赏赐了下去,还让后宫里的妃嫔都中招了。

    六宫妃嫔都出了事,这可不是小事,不可能息事宁人。

    就算是皇帝想,这后宫里的妃嫔和她们身后的家族也不会答应,他的御桌上会被奏折给淹没的。

    谁曾想不过是点小手段,竟然闹得这么大,皇帝也不得不硬着头皮查了下去。

    思及此,皇帝不由得将眸光看向了夏兰,她这究竟是有意还是无意。

    若是有意的话,皇帝眸光一狠,这个女人可是比自己想象中难对付得多。

    然而皇帝对上的却是一双澄澈无辜的眸子,干净得如一汪清泉,谁都不会想拥有这么一双纯净眼眸的女子会有什么复杂肮脏的心思。

    皇帝想自己是多心了,夏兰刚进宫,她手还伸不了那么长。

    “有陛下在,臣妾自然放心。”夏兰娇羞的低头,带着依赖柔声说道。

    这明明是美人风情无限的画面,可是却让皇帝觉得厌恶。

    这一切都是虚情假意,都是假的,只有江如月对他才是真的。

    看着皇帝转身离去的身影,斯蒂兰桃花似地眼眸微微弯了起来,闪烁着柔媚的风情。

    为了给心爱的人守身如玉,皇帝还真是用心良苦啊,只可惜她不买账啊。

    而且,斯蒂兰用团扇轻掩芙蓉面,笑得娇俏动人,这皇帝的态度也着实是有趣呢。

    当初夏兰爱慕皇帝,对他惟命是从,皇帝就只在人前表现对她的宠爱,人后对她可是无情得很。

    同处一室对她冷淡无视,不小心碰一下都会对她大发脾气,而且睡觉更是让她打地铺睡地上。

    皇帝敢对夏兰态度如此恶劣,可不就是仗着她不会说出去吗?都是给惯得!

    而如今斯蒂兰可是让皇帝没那样的把握,自然对待她还是好声好气的。

    想起接下来皇帝的日子可有得他头疼了,斯蒂兰就笑得眉眼弯弯,心情好得很。

    不论是想着怎么样找个替罪羊了解此事,还是要安抚心爱的受伤女人,可都是有得他受得了。

    然而祸及六宫这样的大事,就算不是夏贵妃做的,可是到底是在她的明粹宫出的事,她总归是要负上一点责任的。

    可是皇帝却是根本就没有惩罚她,还好生安慰了她。

    这样的盛宠让六宫妃嫔眼红,夏贵妃也成功的成为了后宫第一人。

    过分的宠爱的确是会让夏兰成为其他妃嫔的眼中钉肉中刺,可是皇帝的盛宠同样会震慑那些小人,让她们不敢轻易动她。

    皇帝焦头烂额,六宫妃嫔在她一进宫的时候就被她一出手全部都倒下了,都在休养生息,没有功夫理会她,斯蒂兰无聊得很。

    “阿宝,季荀如今在何处?”

    “他身为丞相,自然经常入宫觐见皇帝,一般是在御书房。”

    斯蒂兰玉手轻掩小嘴,低眉浅笑:“身为宠妃,我得去行驶一下宠妃的权利。”

    然而阿宝看着它小主人这副模样,心里有点虚,不知斯蒂兰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了。

    斯蒂兰可认为自己是个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人儿,这不看着皇帝这阵子太辛苦了,虽然都是他自己作出来的,可是她还是提着点心去御书房看望皇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