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孝正三人一路溜达着往招待所过去,还没到大厅,服务员就急忙上前领着他们去县食堂包间。

    包厢里摆了整整两桌,李爱国带着左林、赵大山他们陪着老爷子正在聊天。看到他们三人进来,急忙让人上菜。

    程老他们看着一道道菜上来,赶紧喊停止。

    李爱国赶紧示意工作人员离开,对两位老爷子说道:“没了就这么多。首长们放心。这是我们几个自掏腰包的,绝对不占公家便宜。”

    周孝正朝张国庆施施眼色,看他会意点头。朝老爷子俩人微微点点头,“先吃吧。大伙肚子该饿了。”

    酒过三巡,周孝正微微勾起嘴角,应付着大家的敬酒。心里暗暗着急,眼看要两点了,他还想临走前好好陪陪女儿,等去省城还要见见老首长,时间急迫的很。眼看女婿出去一会,进来就对着他点头,顿时站起身提出告辞。

    工作人员在李爱国耳边轻声说了几句退出。李爱国立即朝张国庆埋怨道:“小五,叔叔要训你了。你着什么急?你是怕叔叔请不起这顿饭怎么的?你下次再这样,我们几个看到你就掉头走。”

    张国庆拱拱手笑道,“我给你们几位叔叔道歉。这里我辈分最小,理应请大伙。这顿我请了,以后就有机会天天上几位叔叔家蹭饭。你们可别闭门不见。”

    他一说完惹得大伙哈哈大笑。李爱国等人心里有数,老爷子他们作风正派。估计之前就没打算让他们请客,所以有张国庆这一出。

    谢绝了李爱国等人的挽留,周孝正带着一帮子人又回了小院。

    呼拉拉地一群人进入院子,周孝正领先几步飞快地往正房过去。还没到客厅,就看到周娇满脸笑容地站在那里。想起等一下就要离开,忍不住眼眶有些发红。

    周娇朝后面的人点点头,打了招呼。拽着周孝正的胳膊,拉着他回卧室。亲自端了杯蜂蜜水递给他,“爸,你先喝了解解酒气。我们父女俩都不难过。这次分开是为了下次更好的相聚。不用等年底,我一考好试,就立即找光叔买票回家。我们去看看爷爷奶奶,让他们高兴高兴。你在京城一个人也要小心,平时记得吃饱穿暖。有事别闷在心里,写信和你小棉袄说说。我们父女俩都要好好的。那边呆着麻烦就回东北,到时候我报考省城里的大学。你可别为了我留在京城。一定要注意安全,什么也没有你平安重要。”

    周孝正看着蹲在跟前的女儿,着她的秀发,正色地保证:“爸会好好的!等你回家。我们父女俩都好好的。”

    停顿了会,忍不住吩咐她,“你在这边也要注意安全。遇到困难,给爸拍电报,爸给你解决。遇到危险就往京城跑,爸接你。过日子别委屈自己,想怎么过就怎么过。不愿意搭理人家,就别搭理。不想笑就不要笑。你任性没事,爸都给你撑着。你就是捅破天,后面还有爸呢。”想起自己女儿的懂事乖巧,再也说不下去。

    周孝正抬头朝着屋顶,闭着眼,过了片刻,低头看看趴在他膝盖上的周娇,轻轻拍了拍她后背。

    一时之间,父女俩都沉默着。

    周娇平复情绪,偷偷擦了擦眼泪。抬头对着他咧开嘴微笑,“爸,我有礼物给你哦。你一定喜欢哦。我拿给你看。”

    周孝正就见她跑到衣柜里拿出一套衣服。一看就知道这孩子偷偷赶工了。顿时气得只想骂,可看看她满脸笑容,心里叹了口气。

    周娇努力营造气氛,故意得意洋洋地微抬着下巴,“爸,你可别生气哦。我没累到,每天做一点。刚好就完工了。你穿上试试,我爸绝对是这个。”

    周孝正拍掉她大拇指,得意地说道:“你爸就是穿麻袋都是最好看的。”边说着套上大衣后,爱不释手地摸了摸衣服。又脱下来小心包好放在箱子里。

    “爸,你别舍不得穿。平时没上班一定要穿啊。往后你衣服,你小棉袄全包了。做衣服对你女儿来说太简单了。随便一剪刀卡擦就好了。”

    周孝正连连点头,提着行李箱依依不舍地看了看房间,最后看了看她,“走吧,别让你姨奶奶她们等了。”

    周孝正父女俩一出来,就看到书房里等着的张国庆。

    周孝正想起就是因为他,自己没法带回自家娇娇。没好气地朝他翻翻白眼,恶狠狠地警告他,“你小子可得好好护着娇娇。要是我知道你惹她哭了,老子绝对带着她离得你远远的,你休想见到她。”

    张国庆无语地只能点头。听着他的训斥,边迎合着他。

    过了十来分钟,周孝正看他态度不错,缓了缓脸色。最后不忘夸了他一句,“爸知道你是好孩子,所以放心娇娇交到你手上。她有错,你告诉爸,爸来教育她。你可不能动手,动手打女人都不是男人。我家娇娇心里有你,你可好好待她。”

    周娇连忙拉着她爸出去,说了十来分钟,她爸估计都口渴了。哎哟,她没想到她爸也会长篇大论的念紧箍咒。

    张国庆跟着后面提着行李箱,低头闷笑。他这老丈人真有意思,要是一般人真不敢娶他家姑娘。想起今天他一直交代的事情,看来还真要好好找个阿姨。

    客厅里众人见到他们出来,都哈哈大笑。只见周孝正边慢慢地移步,还不忘弯腰低头吩咐周娇。周娇呢,连连点头跟小鸡啄米似的。张国庆一脸的笑意,提着包,慢吞吞地跟着后头。这三人哪是在走路?

    赵传光上前拉着他,“总算盼到你出来了。你都交代好了没?你就放心回去。兄弟跟你保证,绝对不让我们家娇娇少根头发。你安心在家等着。我全给安排好。过年前一定会买好票送他们上车。”

    周孝正感激地拍了拍他,心里已经琢磨是不是有机会请假过来接。

    程老看他们都出来了,站起身说道:“时间不早了,咱们都走吧。年底你们又见面了,到时候你们父女俩再好好说。”

    周娇拉着她爸的手,一直送到车前才松开手,面带微笑看着车子启动。等车子飞快远离视线,眼泪再也忍不住往下哗啦啦的掉。

    张国庆连忙上次拿着手帕帮她擦,打趣道:“小心你爸掉头回来看到你掉眼泪抱着你大哭。吵着把你打包带回去。”

    张爹对着一旁欲要开口的大闺女摇摇头,指了指里面,赶紧带着老伴她们进去。他们小两口的事情还是他们自己解决。

    张国庆见她还是泪眼满眶。哄着她,“乖啊,别哭了。我带你上集市好不好?”

    周娇破涕而笑,白了他一眼,低声说道:“都没车子了,我才不走那么远。好了,我没事了。进去吧。”接下来,她要开始好好过日子,等待下次的相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