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车,赵大山就说道:“红丽,这是嫂子,你正哥的媳妇,你们女人自己处。正哥,我遇到左林了,约好让他带媳妇晚上一起上饭店吃饭。你迟点回去,娇娇那没事吧?”

    周孝正摇摇头,说道:“她心里有数。只要晚上回去让她安心睡觉就行。我家娇娇一定知道我和她妈俩人收拾屋子。”

    程红丽拉着林丽珊的手,激动得说道:“嫂子,可算见到真人了。你是我们女兵的偶像,都想看看你这匹胭脂马呢,东北虎怎么样?没欺负你吧?”

    周孝正笑骂道:“红辣椒,你行啊,一上来就编排我,别欺负我媳妇,要不然我揍你男人了。”

    程红丽一个白眼过去,对着林丽珊说道:“嫂子,这冷面王,你怎么不怕啊?假正经一定没少欺负你。你们这是去省城回来的啊?怎么可能会让你们这么早就回来?不可能啊,没围着正哥揍啊?”

    林丽珊一见到她,就见她霹雳啪啪地说的不停,也不要她回答,“没去见别人,就见赵传光,赵传光你们认识吗?”

    “那小子怎么不认识,化成灰都记得。他们几个老欺负我家老赵,忘不了。这回看到正哥是不是吓到他了?正哥,他有没有痛哭流涕?”

    “放心,他过几天过来,你都的是机会报仇。大山,他们要是过来会先找你,我这几天不在,你先招待他。”周孝正还真担心那几人赶过来见不到他,进大青山找。

    赵大山点点头,说道:“行啊,没问题。不过,正哥,除了小五家,你还要去哪儿,我会找不到?

    “后天三个村子狩猎,我要去上山呆几天,就怕这些家伙急急忙忙的跑过来。你看好他们,别让他们进山。”

    赵大山点点头,可心里琢磨到时候多带点家伙一起上山。

    车子不一会就到了小院门口。这处小院前后邻居家离得远,空地大,紧靠武/装/部和公/安/局,往右不远就是大马路,附近县高销社和饭店来回不用半个小时,这是让周孝正最满意的。

    “到了,都下车,红辣椒帮你嫂子。我和你男人放下东西就走了。珊珊记得有事找红辣椒,你别跟她客气,当自己姐妹使唤。”

    周孝正和赵大山俩人足足搬了三趟才结束,与她们告辞后,换赵大山开车往木器厂。

    赵大山开着车往木器厂去,“正哥,你后天上山呆几天,我也请假和你去吧?你要木仓不?”

    “你不上班没关系?最多呆2个晚上就回来,搞不好一个晚上就回来。这院子收拾好,我打算把带娇娇到县城住几天。”

    “没事,有什么关系,下面还有人支撑大局,再说现在也不忙,都快过年了。”

    “行,你看着办,要是没事就早点来,估计一早就要出发,要不要我开车去接你?还有你防冻的东西准备多些,这天气估计很快下雪了。”

    县城木器厂位于县城边缘。“有钱没钱娶个媳妇好过年。”恰逢快年底,城里嫁娶喜事也多了。如今嫁娶不再如前几年两张单人床板拼一起,再卷着铺盖就是一个家了,从一口让人羡慕的红木箱子,已经开始讲究三十六腿。

    赵大山带着周孝正进了工厂,只见里面职工忙得热火朝天。赵大山熟门熟户的找到主管,俩人说明来意。对方带着他们去了仓库,里面大大小小的家具,款式简单,除了小件,最多的还是双人床。

    周孝正找了张料子结实的木床,满意的点了点头,“你这有没有小推车吗?拉煤球、买大白菜的那种推车?”

    对方听了大笑,“有,我们这就是木材多,还真有小推车。我带你们去,你们自己选。”

    周孝正选好推车,付了全款,告诉对方地址,就等他们准备送上门。

    他见赵大山停止不走,老往后面看,好奇问道,“怎么,你还有事?有快去办,没事我们要去买煤球。”

    “嘿嘿,正哥稍等,我去说几句话。”赵大山说完立即往后跑。

    他急忙跑到办公室找到了师傅。来不及多说几句,拿了张纸,按照记忆里的摇篮样子扭扭曲曲的画了个大致轮廓,对着师傅比划了几下,见他点头,顿时松了口气露出笑容。

    “师傅就是这样的,给孩子用,可以摇动的摇篮。这边要高点,防止孩子掉出来。你给看看,我这是送人的,给做的精致点。”

    “不用看,你这是摇篮。我做过,你是想送人,木材就好点。都是熟人,你放心。过几天你上来拿就是,钱到时候再算。”

    “好叻,那我先走,人家在等着。男孩子用的,记得一定做精致点。”

    赵大山跑出来,急忙跑上车,看着周孝正,嘿嘿笑道:“正哥,还是我来开车,指路比开车麻烦。你这次要买多少?我手上有煤球票,你先用着。”

    周孝正下车,换了位置,从口袋里拿出一叠煤球票递给他。

    赵大山接过看看,吓了一跳,“正哥,你这是抢/劫哪的煤矿?k,怎么这么多?你用得完吗?把时间排前的先给用了,你打算先买多少?”

    “先300斤。等用完了让小五自己找人去拉。一下子买太多影响不好,你家要是缺少也一起买些。”

    “我就不用,家里都准备好了。我看看,用火墙,300斤也不多,先凑合着用。都要了估计煤站也没煤了。煤炭顺便也带些回来,放在厨房。我直接找人拉算了。”

    周孝正点了点头,“你安排吧。年底回去,估计要到正月过了等小五上班,煤球也用不了多少。大山,我没在县城,我家娇娇和小五就拜托你了。是兄弟也不说感谢的话了,要是真有事发生,联系不到我,你直接找省城那些家伙。回头我们聚聚,我也和他们说说。”

    赵大山严肃着脸,认真的说道:“正哥,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看着他们两口子的,没人能欺负了他们。以前不知道娇娇是你闺女,现在知道了,还让她受委屈,那我也没脸见你了。你安心呆在京城。”

    “安不下心啊,想起她小小年纪就要带着孩子,自己都还是孩子呢,就不放心。tnd的,这都什么事啊。小五,还是太小了,就是聪明还是太嫩了,这小子太心软了,你知道昨天他给我提议什么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