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红烧豆腐干 > 第109章 新院子(1)
    凌晨两点多,平安按时醒了,“哇”的一声,张国庆一个激灵看了看左边没发现儿子,吓得汗都出来了。转过身才看到周娇迷瞪着双眼喂儿子,两夫妻傻傻的对视着,过了片刻,周娇醒过神让先他睡。等平安吃完了,换好尿布她会接着睡。

    张国庆睁着双眼,看着她熟练地在儿子喝饱后,为了防止溢奶,抱起来轻轻地拍着他的小后背,这心里才放心。

    到了公鸡打鸣,张国庆醒了,一看手表才四点多。今天他没打算这么快起床,静静的躺在床上,闭目养神,迷瞪了会,醒了也到5:30分,才轻轻起来穿上衣服。看着抱着的两母子,咧开嘴笑笑,才小心翼翼地出门。

    洗漱完后,换了打补丁的衣服,张国庆顺手把换洗的衣服裤子、儿子的尿布端到水井边给洗了,挂在院子晒衣服的竹竿上。

    去了后院,看着他们在拔草、施肥,他和他们打了声招呼,离施肥地远远地,也拿起铁铲松土,把结块的泥巴给敲碎,老草根也起了,扔在一边。父子四人忙完后院子。回了堂屋,三兄弟听着张爹今天大致上的安排。

    吃过早餐,张国庆回了房内,看周娇已经起床吃过早餐,坐在客厅里,正抱着儿子哼着儿歌。

    “娇娇,我早上要去旁边新房子那帮忙。你有事让家里的喜子他们喊我。中午吃过后,还要去省城还车,顺便经过县城校长那,问问高考的事。你看看有没有什么要带的,记在纸条上,等中午回来给我。”张国庆边说着,边看看炉子的煤球。

    拿起火钳,去外边夹了块煤球,回来换了炉子里下面烧完的煤球,对准洞口捅了捅。在煤球炉子上放了银耳。

    “记得水壶里有两个煮鸡蛋,等会给吃了。还有银耳汤也喝了。有活你自己不要动手,让他们去喊我。”张国庆收拾完,不放心的又吩咐了一次。

    等她回应了,亲了亲俩母子,依依不舍地出门。

    两处院子短短几日,已经雏形出来。四处聚集了不少人在干活。两间院子中间,堆积了大量的青石头,土胚,和稻草等材料。一大早,还有人陆陆续续的从山脚挑着石头回来。两处院子的正房和东西厢房,处处可见瓦匠师傅的徒弟们忙前忙后的干活,还一边指挥着帮工们。远远看过去,跟比赛似的,都没歇口气,使劲地赶工。

    看着两处院子,张国庆惊讶地挑了挑眉,这是分班同时上场?

    张国庆笑着和大家打招呼,快步来到张爹面前。听着瓦匠师傅和张爹的话,有点眉目。

    今早他就和大泥做土胚。看着张爹他们忙着用水把那些粘土、那些稻草、麻、泥巴和沙子搅拌在一起,最后还要搅拌成稀泥,那样越拈越好。

    他也不懂,让他干嘛就干嘛,就觉得越和越粘,越粘越累,还要反复的倒水。四五个人都在使劲的铁锹搅拌。到了后来,连话也不想说了,都憋着口气干活。这活要连续干着,配合瓦匠师傅。

    张国庆看着不远处,三三两两的小院子。顿时明白村子里为啥那些强劳力少的,没法盖房子,一家三代睡着一个炕上。估计就是和大泥太累了。就是有青石头了,土胚还是力气活,都要事先准备。

    自家和大泥,都是自己兄弟干,这几天他大哥和二哥带着几个堂哥包圆了这些话。估计哥哥们胳膊都抬不起来,这会强撑着。

    他打算吃中午饭后,和他爹偷偷说说。找几个家里困难的,也不耽误他们上工,就早上早点来帮忙。刚好准备好,等师傅过来。或者问问师傅有没有认识的人,专门干这个,让他多介绍也行。钱就不要和二哥说起,他偷偷给。要不然这么干下去,得不偿失。

    看着他爹他大伯在做土胚,也是和他们干的差不多,都在憋了口气使劲着。反复机械的工作着。他的思绪就跑远,默默地反复琢磨很多事情。这房子盖好有多少时间住?要不是这是老家的根,他真没打算盖房子。可这房子不一样,是他爹给他的。以后逢年过节、拜祭先人的时候要回来,这是他们的根,是他和平安,还要以后孩子,子子孙孙的根。

    算算手上的钱,花了人参、皮毛和七七八八的,那些2800元也只有2000元不到。年前打猎的野物,他也没打算卖了。现在买都来不及,谁会卖?那就是没收入。

    最后他还是决定在县城买个小套院子,只有安全、清净就行。顺便找赵大山落实工作问题,刚好打听他附近的房子。至于左林那,等岳父回来,再找机会提二哥的事。

    张国庆就这么使劲机械干着,脑洞大开,最后思绪跑到哪里也不知。旁人看了,都觉得这张家小五是个好伙子。看看,干活那个卖力。一个人顶三人。听说他岳家那将军都来了。还以为会和平时不一样了。

    看看,还是和早前一样。看到人就大爷大伯哥哥的叫唤。亲热的很,没有半点怠慢的。说话客客气气的,干起活不打点偷懒的。

    就连一向不怎么夸人的瓦匠师傅,也是暗自羡慕张大友。拍了拍张大友:“老弟啊,儿子个顶个,好福气。看看你那三个儿子。再看看你家小五,这孩子干啥像啥样,样样顶呱呱。人走高了,也不改初心。以前常听人说起你家老五,我还以为了夸大了。是个好孩子。”

    张大友哈哈大笑,嘴角高高翘起,谁也看出他的得意。嘴上谦虚地说道:“也就是这样。农村长大的,也就是一把力气,可不是干啥像啥样。”

    在这方圆几百里,老张家张国庆爷爷当家开始,到现在第五代子孙。十里八乡的,谁不夸张家门风好。

    张大友三兄弟分家后,有事也是一起挡着。张国庆这辈兄弟姐妹有十来个,个个没有好吃懒做、不讲孝道。婆媳、妯娌都相处融洽。

    他爷爷在世订下规矩,除长子跟随父母外,其他孩子成亲一年就分家另过。不说他们家各房妯娌关系融洽,就是婆婆都是明理宽厚的。

    光这条分家另过,有闺女的人家,都喜欢乐意与他们做亲。可惜,他们三房的父母对于儿媳妇人选,主要还是看孩子心意。说是结婚后他们自己过日子,除非对方真的会多事惹事,风评不好。

    自古婚烟大事,父母做主。可老张家倒好,随孩子做主。更让人无奈的,张家孩子一个比一个拔尖,人品端正,从不随便和女孩子搭话。尤其张老二家的张国强娶了门不当户不对的林菊花后,更是让家有闺女的贫困人家盯着张家。可惜连最小的张国庆也娶了媳妇。等孙子辈长大,还得好些年。这让无数有闺女的人家暗恨不已。

    张家轰轰烈烈的,一下子盖两个大院子,听说和老院子一样的大院子。村子里没少人在暗地里琢磨着张老二家底。这可不是三五间的土胚房,看那堆积的大青石,还有土胚。以前地主家也没这么阔气的。这可不是茅草房,是气派的大院子。听说还是张家老爷子还在世那会专门上省城学的。北山脚下几户人家为什么娶得媳妇都是好人家闺女?光这院子就知道家里过得不错。

    村里有些家底的人家看看儿子该娶媳妇了,琢磨也在北山脚下盖院子,还有年轻一辈没见过张爹三兄弟当初盖院子的,都暗暗观察老张家的院子。

    一时之间,新院子每天来来往往的人群越来越多,大伙没上工都过来帮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