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红烧豆腐干 > 第603章 谁说你胆子小?
    张国庆时刻注意着她的表情,继续说道:“爸一出差,我们就回老家。在那边待几天,等儿子跟他们熟悉了,我们去别的省逛一圈,一趟下来应该也没有多少。不过,你得多准备点药粉。”

    周娇高兴地点点头。她就知道有张国庆在,她都不用费神,听他安排就是!

    “可惜你这次没陪我过去,否则我也不会只摸到一辆车。你是不知道那些老爷车多漂亮,我差点忍不住伸出手。”

    张国庆被她吓了一跳。看来他媳妇还有私货没说!难怪急着出货,一点也不符合她的性子。

    周娇可没想瞒他。途径三国停留,她是谁?

    还能真得傻兮兮地不知道收刮!只不过东西太多太杂,回来到现在还没来得及详细说,就被家里一堆事给镇住。

    张国庆抱起她,看着怀里双眼发亮的媳妇,乐得闷笑。还说平安性子随他奶奶,可不是随她自己。

    周娇想想真要开始讲述,还得花费不少时间,拿出十来个香囊。嗯,这下子再也听不到蚊虫蚊蚊响。

    她朝张国庆神秘一笑,附在他耳边,轻声问道:“要不要我亮出来给你看?挺多的,说不清楚。”

    张国庆感受到耳畔媳妇的接触,闻着媳妇身上的幽香,眼神暗了暗,暗暗吸了口气。暗自告诉自己,不着急!好饭不怕晚,先得解决眼前的事情。不抓住媳妇心虚,就她那智商,自己也摆不平!

    他轻轻点了点头。

    炕前空地上一辆军车,这造型一看就是老毛子的。车厢内挤满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嗯,他就这么一瞟也看到了不少。幸好其他都是小件。他猜最近这段时间国外的上帝一定比国内的佛祖还忙。为何?听着各方祈祷呗!

    “谁说你胆子小?”

    周娇嘿嘿地傻笑。

    “媳妇,你摸摸我的心跳。”

    周娇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真被吓到了?刚开始我没注意,回国时才发现自己这么正直善良的姑娘都被资本社会诱惑得面目全非。果然资本社会不能来往,威力太大。”

    张国庆学着她嘿嘿笑了两声。

    周娇见状搂紧他脖子,讨好地笑笑,“我不是看你喜欢车子吗?这里面都是你喜欢的东西。”

    张国庆听了心里这个美啊。确实都是自己喜欢的东西,看看,他媳妇多爱自己。去哪都时刻惦记着自己。

    很快他掐了掐自己。不对,差点入了美人计!

    他语气深沉地说道:“可是很危险!我不喜欢你为我冒险。再三我也不能在大街上开,对不对?”

    周娇毫不在意地挥了挥手,“没事!以后外出没人就可以兜兜风,我偷摸了不少油,都不用本钱,够我们折腾。”

    张国庆差点笑出声。真是不花钱的东西,怎么折腾都不心疼。

    “其实我还有一些私心。要是能从这些小件里面摸出些门道,画出几个技术图稿,也算造福于民。”

    张国庆眼神一凝,“你打算走科研?”

    周娇斜了他一眼,笑道:“怎么可能?搞不好被发配到哪也不知道。我适合当无名英雄,我怕麻烦。”

    张国庆松了口气,这就好!至于什么付出得到成不成正比,他没放心上。他媳妇感兴趣高兴就行!

    “你别紧张!真有大事,我还能不找你商量?”

    哎哟,来了……张国庆哀怨地看着她,“你这次出差就没找我商量!”

    “那不是特殊情况吗?”

    “你要是想拒绝会没办法?”

    周娇心虚地摸了摸鼻子。自己当时好像听施大申说完,第一个念头想的是国外的存单终于有机会了!

    张国庆眼里一丝笑意很快闪过,温声说道:“以后可不能离开我的视线太久。要不然总担心你占着自己聪明出纰漏。”

    “这次过去,没有以后了。我也不想离开你太久,没你在身边,我也很不习惯。一直担心你在家里好不好……”

    张国庆闻言不容她多说,低头急急封住小嘴,见自己媳妇没有抵抗,紧紧搂住自己脖子,心里一喜,果然还是自己聪明!

    周娇很快就感觉身上异常。难怪临出门这男人捅咕着自己穿裙子。什么天黑没人注意到她的穿着,什么长裙最衬自己气质。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自己的智商果然在这男人前面荡然无存。

    张国庆瞅着她朝自己翻白眼,行动上也没拒绝自己,乐得咧嘴一笑,轻咬着她的耳垂,低声说道:“宝贝,在这里你可以大声喊没人听到。”

    周娇伸手一抓,威胁道:“你再说!”

    张国庆朝下看了看,抬头朝她神色莫测地一笑,“你等着接招!”

    “哥哥,我错了,我们回家吧,儿子还等我们呢。”

    “少来,儿子现在还在看电影。嘘,别费劲了……”

    “……”

    院子内石榴树上几只傻鸟盯着窗户上的两道叠在一起起伏的影子,迷惑不解地唧唧喳喳叫个不休。

    卧室内周娇紧紧搂着自己男人的脖子,气喘咻咻地央求道:“哥,关灯。”

    “黑灯瞎火,我会摔倒。”

    “哈哈……你真能扯。你停一下我收了车子……”

    张国庆动作不停地抱着她走到中间,等她收好软在身上,随手关了灯,拉开窗帘布,月色投入,看着怀里发亮的肌肤,心神一荡……

    夜色下,连片的青蛙呱呱叫声,树上鸟儿清脆的叫声,隔壁传来隐隐约约的收音机乐曲,怀里妻子悦耳的娇声。

    这一切让张国庆如梦如痴。

    ……

    书房内,周娇无力地瘫在他怀里,取了杯水狠狠地灌了几口,后知后觉地取了被单遮住俩人身体。

    张国庆边双手沿着曲线不停游荡,边附耳轻声说道:“宝贝,今晚表现不错,以后再接再厉。”

    周娇嘶哑着声音,“别说话,喉咙疼。”

    张国庆赶紧哄着她,“好好……我说你听……”

    “哼……”

    张国庆忍不住笑出声,“你说姨奶奶是不是人老成精?她一定知道我们恩爱,特意给我们寻了附近没高层的院子,家里围墙都比别的院子高不少。”

    周娇狠狠地翻了他一个白眼。得了便宜卖乖的家伙!

    “以后我们第二个儿子小名一定取石榴。石榴树下种种子,结果了也得取石榴这个小名,你说对不对?”

    周娇无力吐槽,咬牙切齿道:“错,应该是满院子。”

    张国庆闻言也不敢大笑。他知道自己媳妇怪自己晚上太荒唐。可这夜色太迷人了,真不能怪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