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红烧豆腐干 > 第561章 抵达江村
    江南水乡,到处是水田,前两天刚下过雨,开往村子的土路到处坑坑洼洼,一不小心扬起一片污水。

    张国庆按响喇叭,控制着车速,短短一千米不到路程开了十来分钟。一直到了村口桥头方才停下。

    过了这座石桥就是江老爷子的老家。

    此时夕阳西下,地头上有不少人正在忙着农活,桥头两岸更是有不少孩子在河里游泳摸鱼。

    看到一辆军车停下,全停下望着他们。

    张国庆下了车,朝岸边的孩子们招招手。过了好一会,终于有个七八岁光着身子,赤着脚的男孩子上前。

    “小朋友,你知道城里来的江铜锁老爷子住哪?”

    小家伙听了点点头,朝不远处的小伙伴们喊道:“是村东口老爷爷的亲戚。”

    哗哗啦啦地一下子来了一串孩子跑到车前,七嘴八舌的用普通话和地方方言问着各个问题。

    叽叽喳喳之下,张国庆只能大致听懂,这些孩子问他们是不是京城来的?或者说就等他们到了举行仪式。

    这时桥头过来一位六十来岁精瘦矮小的老汉,还没问跟前,用方言大声地喊道:“你们是不是老江家的外孙?快点过去,就等你们了。”

    这会张国庆听懂让他们快过去,让陈婶抱着平安,自己和易解放俩人提着行李物品往桥头走。

    老汉背着手,快步在前面带路,后面跟着张国庆他们,边走边问。很快发现他们根本听不懂很多当地话。

    他只好又用带口音的普通话问道:“那死老头很固执,老弟妹一天不如一天,我就让他给他外孙女去信,他非说孩子太忙,不想让你们来回。对了,江家女娃子呢?”

    张国庆解释道:“我媳妇被领导派去办公事,一时联系不上她。我只好先带孩子过来,这是我儿子。”

    “难怪那老头天天夸自己外孙女。好,有出息好。咱们村也终于出能人。前面那颗槐树看到了吧?那地方就是。我看你们家过得不错,让他盖好点房子,他不肯,非得整个茅草房。唉……”

    张国庆看着不远处的三间茅草顶土胚房,真是又气又急。这老爷子可真会折腾!据他所知两老手上不说这些年工资,就是他老丈人也一直寄钱过来。

    这些钱也不知道留下来干嘛?

    “老人家,村里有没有空院子要卖?”

    “没得了。前几年还有,入了队后几个村子全住一块地。别花那冤枉钱,找上几个人招待几顿,不用多久,很快能盖好。”

    说完,老汉看张国庆犹豫地脸色,接着说道:“是不是担心你自己没时间?去找队长,给他钱,他会安排。”

    张国庆点点头。这次只剩下老爷子,后面的事情,他还得给处理好。也不知道这附近有没有孤儿,他还真得去找队长商量。

    大愧树下三间茅草顶土胚房用竹篱笆围了个小院子内,此时有几位中老年人在进进出出的帮忙。

    张国庆从陈婶手上接过平安,替他穿上白色的小衬衫,别上绿纱,又套上小白鞋,再系上孝带。系上时还特意让垂下的两头长度相同。

    他能让儿子戴孝,也是为了替周娇感谢这两位老人,更是想如同他老丈人说的,让无儿无女的老人家别走得太凄惨。

    等张国庆自己也换上白衬衫白鞋,扎好孝带,在胳膊上别上黑纱加红色小布块时,闻讯出来的江老爷子见状泪眼直流。

    ——他也算有后人了!

    “外公……”张国庆上前扶着他,一时词穷。很多劝慰之言,他无法说出口。相依为命的老伴离开,对老爷子来说是天塌了一半。

    他朝身边的小平安招招手,“儿子,快喊太爷爷。我们替你妈给太奶奶上柱香。”

    江老爷子蹲下身子,慈祥地看着孩子,听着孩子响亮的声音,朝张国庆埋怨道:“怎么老大远带孩子过去?快带小乖乖去屋里。”

    平安牵着他的手,“太爷爷,我陪你进去。我姥爷让你节哀,他说他跟我妈现在有公务来不了,让我代表他们。”

    “好好……我们乖孙怎么这么会说话。过来路上累不累?热不热?有没有想吃什么……”

    张国庆看着老爷子精神气一下子恢复不少,总算松口气。幸好这次过来带了孩子,关键时候,还是他儿子能干。

    看着他们进去,张国庆让陈婶照顾他们,他自己来到一张桌子前,朝好奇打量他的一位中年人说道:“大叔,辛苦你们了,多谢你们过来帮忙。”

    中年人赶紧摆手,“应该的。我们算是你外公的远房大侄子。”

    “那我该喊大舅。大舅,我不跟你们客气。你喊我小五就行,接下来什么活你只管吩咐。”

    中年人听了刚露出笑容,赶紧收敛笑意,连忙说道:“接下来很多事情要你来处理。灵堂已经摆好,如今不兴道士过来念经,不过纸钱那些还得要。你来看一下,这是村里人情,还有家都准备了什么东西,全记在这本子上。”

    张国庆也没客气,接过一看。发现除了人情外,准备的东西都是数量很少,再看一旁红糖量也不多。

    他从黄栋那了解到不管举行的仪式多简单。来一客人先喝一碗红糖水和吃顿豆腐饭这些是必须要的。

    看了这些心里已经有数,张国庆朝他轻声说道:“我先去里面看我外婆,还得麻烦你缺少什么也给记上,我会准备好。”

    “村里同姓的小辈们有不少,他们念着你外婆恩情,要给她戴孝。等晚上下工,他们很快会过来,你有事让他们帮忙就行。”

    张国庆闻言挑了挑眉——他也没去问什么恩情。从易解放手上接过白布和黑纱放在桌上,又从口袋里拿出五十斤全国粮票和五十块钱。

    “钱票倒是先放我这没关系,用不了再还你。这白布太好了,不用这么多。他们会自己准备。”

    张国庆摇摇头,“这是应该的。我先进去。”

    没道理外人来戴孝,他们当主家的还舍不得一些布料。他知道如今布料难得,也许有人看上这几条白布条,特意过来戴孝还会换上家里土布,可他不在意。

    要是讲究的人家连丧布都不会要,怕坏了气运。也就是这年月,平时谁愿意争当孝子。可能让老人体面下葬,这不算什么。

    张国庆进去时,平安已经在陈婶的指点下,朝老太太的遗体磕头三拜,用点了长香。他也紧接着进去依葫芦画瓢。

    忙完一切,张国庆拜托易解放开车去见他丈母娘,顺便带些红糖和些缺少的东西过来。他看这情况到明天上山前,他们父子俩是离不开村了。

    送走易解放,安排好陈婶照顾老爷子和儿子,张国庆开始跟着那位远远房的大舅安排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