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庆骑着自行车,后面侧坐着周娇,两个轮子飞驶运转在街上,一点也没耽误俩人交谈。

    “……话说我们都不认识左老,这么突然拜访会不会失礼?”

    “不会,看到我们高兴还来不及。能让我媳妇上门的全京城没几位。”

    周娇莞尔一笑。她男人真会说话!

    “我对总医院有些发怵。这地方真不利咱们。”

    “那次是意外,我都没阴影,你怂什么。你现在该想想还有多少人记得这事。搞不好有人要你赔偿。”

    “过去八百年了,怎么可能?”

    ——还别说,真有人要赔偿了。

    他们还没进医院大门,杨群就看到将自行车使得跟个风火轮似的张国庆夫妻俩。

    刚开始他跟同事聊天还没注意,这不,速度太快,哪怕久没见到,可他对俩人印象太深刻了。

    杨群眼前一亮,拍了拍身边同事,“我有点事,迟点再谈。”

    说完,他边迎上前,边举起手高喊,“张国庆,张小五,这里……”

    张国庆朝前面一看,哎哟……差点整了绿帽子的哥们。

    “是杨群。”他提醒周娇后,飞快地骑到对方身边停下,乐呵呵地笑道:“杨哥,好久不见。”

    杨群朝后面下来的周娇点了点头,笑道:“怎么都不找我玩?你跟弟妹上医院干嘛?要不要帮忙?”

    “还真得你帮忙。你知道万大力老爷子住在哪不?他家老儿子左林是我非常要好的长辈,听说他老人家住院,想去看看。”

    杨群闻言笑意更深,“不知道也要帮你打听。谁让你是张小五呢?我说你踢坏了门,就一拍屁股走了,这钱要不要先结了?”

    张国庆推着车子,与他同排而行,听了笑道:“杨哥,咱们不翻老账啊,我还想让你包红包给我呢。你看你如今多好,听说娇妻佳儿可是全有了。”

    “完了,我就知道钱白花了,你得请哥喝酒。”

    张国庆笑着点点头,“那是必须的。你挑个周末,咱们哥俩聚聚。杨叔今天上班吧?我可不敢去见他,你得替我问好。”

    杨群哈哈大笑,手搭在他肩上拍了拍,“好,到时候咱们不见不散。车子放着,我先带你们去找人。”

    周娇在后面见俩人勾肩搭背,真是无语问天——这么快就勾搭上了。

    一路上,她见杨群也没提到他的前任林雪琳倒是理解,毕竟那位大姐当年的一段情事被传得沸沸扬扬,谁乐意揽绿帽子戴在头上?

    可对方带着自己有意避开小姨林丽莹,那就真是“有心人”了。

    站在病房楼下,杨群指了指楼上,“那我就不上去,有事让护士喊我一下。”

    张国庆笑眯眯的点头说道:“快去忙你的吧。回头我也不去办公室找你,每个周末我通常都在家,咱们哥俩电话联系。”

    杨群笑着点点头,看着张国庆提着网兜,小心翼翼地护着妻子上楼。他笑了笑,当初的事情还真吓到了。

    想到张国庆,他咧嘴一笑。这小子难怪会这么受欢迎。性格真是好,与他谈话还真让人开心自在。

    杨群转身离开时,想到林雪琳,那个女人……不屑地撇了撇嘴。

    上了二楼,张国庆夫妻俩人来到病房门口,敲了敲门,门开后,出现一位约十岁的清秀小男孩。

    他歪着脑袋,打量着俩人,“你们是谁?”

    里面传出一声沉稳的女音,“小孩子别瞎打听,让客人进来。”

    小男孩赶紧拉开大门,一蹦一跳地在前面领路。

    周娇打量了眼病房,和她想象中一样的,内外两间。外面无人,应该全在里面,也不知道得了什么病。

    病房内除了床上靠着一位老人,房间内还有位老太太,一位中年女人和一对夫妻俩。此时他们好奇地看着门口的一对年轻人。

    张国庆看了眼四周,目光在老爷子身上停留,笑道:“您老是左爷爷对不对?一看我左叔就随你,长得真像。我是东北的张国庆,这是我妻子周娇。”

    周娇朝他们笑笑。

    左大力左老爷子惊讶地问道:“我们家左林知道我住院了?”

    “你这老头真是……孩子们,你们有心了,快来坐下。”左老太太笑眯眯地招了招手,让孙子搬凳子。

    一旁中年妇女附在老爷子耳边,“这就是周孝正同志那对上大学的女儿女婿,我小弟应该还不知道你老身体不好。”

    左老爷子听了,笑道:“这孩子真是……原来是那个张小五。我知道,这个孩子我知道。”

    左老太太拍着老伴的手,“你放心。我们没通知他,知道你不乐意让孩子放下工作赶过来。”

    张国庆与周娇相视一看,朝老爷子说道:“你老是哪里不舒服?医生怎么说?你不让我左叔过来,可也得养好身体。”

    左老爷子:“这些大夫狗屁不通。老子说没生病,还非得让老子住院,想想就生气。孩子,你可别告诉我老儿子。”

    中年妇女朝张国庆夫妻俩人歉意的笑笑:“我是左林大姐左翠英。老爷子喜欢耍脾气,你们别见怪。他这次胃出血住院,现在因为要忌口正闹脾气。”

    “少瞎掰。还胃出血?血在哪里?你让大夫给拿出来。老子是腿上风湿发作腿软,可不是晕倒。”

    左老太太附和着他,“是啊,还不小心喝高了,要不然跟小伙子一样,能蹦能跳好着呢。”

    左老爷子被老伴一戳,气势立即下来,“我这不是看到好酒嘛。好了,往后一天一杯行了吧。”

    左老太太嗓门一下子提高,“还想一天一杯?”

    “老伴,有小辈在,克制点。”

    吃瓜的张国庆与周娇总算见识到左家女人当家的风范原来从这遗传的。难怪左婶做得来左林的主。

    张国庆朝身边的男青年低声问道:“医生说严不严重?”

    “慢性胃炎,医生让戒酒戒烟,饮食上也要清淡。养养就没事,所以我们家没通知我小叔。”

    “试了偏方没有?”

    “之前用了不少偏方,没什么效果。这不,这次一没留意就出事了。这两天我大舅还在找人打听。”

    张国庆与他闲聊几句,得知老人家没什么大事,也替他们高兴。家有一老犹如一宝,有个左老爷子站着,对左家是好事。

    双方初次见面,也没什么话题。

    张国庆夫妻俩尽了礼节和心意,坐了会就告辞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