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红烧豆腐干 > 第487章 盼归家
    熬啊熬,盼啊盼,等到这个学期结束,终于可以放寒假。

    在校的本地学生立即跑回家,这日子太苦逼了。

    今年的冬天特别的冷,睡到半夜又饥又冷,常常一个宿舍内大家相互抱在一起取暖,甚至半夜也不敢随便撒尿,拉了更饿。

    大部分学生们回家也许情况更糟,家家户户不见得过得比在学校好,可人呢,压抑久了,总是带着希翼逃离。

    原本这个学期一班同学还要跟着教授在寒假下单位参观实习。这会连老师没提起,大家一哄而散,张国庆乐得装傻,告诉同学们自己夫妻俩回东北老家。

    真有任务,有本事你们这些老师到东北去找他。

    背着行李,张国庆拖着周娇跟着易解放几位哥们高兴地大声大喊,一路跑到小车站。真是太不容易,他媳妇都快要成纸片了。

    周娇急得直跺脚。这些傻子!你们精力这么好就不怕穿帮,没看附近各校学生个个软绵绵毫无力气?

    车站内,周娇气喘吁吁的双手撑腿,“各位大哥,咱们能不能含蓄点?”

    大家听了哄然大笑,倒是发现有些不妥,相互挤挤眼,安静下来。

    “你们真回老家?”

    “我们保护你们回去。”

    张国庆笑着摇头,“没突发事情,基本不回去。”

    易解放几人听了哭丧着脸,他们的肉呢?他们家里人多,可不像周家就一个周孝正能保证全家尝到味。

    “车来了,回去再说。”张国庆扶起周娇率先离开。年底还得在京城寻找黑市,看看情况,他是真没打算回老家。

    到了大院附近,连易解放都不回家,坚决带上行李先去周家。大家还打算商量该怎么过冬,谁知道什么时候能聚齐人。

    一群人进了大院,背着行李冲到周家西厢房,这会长辈们都没到下班时间,个个毫无形象地软在炕上。

    周娇见怪不怪,独自去了卧室,收拾好行李,拿着换洗衣服放到洗漱间。一看时间还早,平安还没放学。

    她慢悠悠地来到客厅,就见陈婶已经下好两碗面条。

    “人太多,我没准备他们,你先吃了换小五过来。”

    周娇笑着摇头,“婶子下点疙瘩汤让他们垫垫肚子。前段时间他们给了不少饼干,别亏了他们。”

    “行。小飞找小五好像有事,留下话让小五抓紧时间跟他联系。首长让你回来好好养身子别往外跑。”

    周娇听了点点头。

    说起方飞,她倒是想到他今年十一的这场婚礼。真是够简单,就那么在食堂,小两口穿着军装宣誓几句,这就成夫妻了。

    他们夫妻俩替公婆包了两块,自己也随了两块钱的红包,她爸又包给易家、方家各五块。想起之前方飞给平安的压岁钱,嗯,亏大了。

    想到这里,周娇傻傻发笑。这心思要是让人知道,可不得说儿子随自己。

    张国庆窝在西厢房,听着他们七嘴八舌谈论该上哪个黑市最合适。得了,这些哥们都是明知故犯。

    “这事说好了,接下来就是肉的问题。海鲜这块我已经让熟人帮忙。价格比平时贵一倍,你们谁要吱一声,多的没有,一人十斤。”

    “就十斤,不够塞牙缝。再想办法让对方多搞点。”万大勇朝易解放嫌弃地撇了撇嘴。

    “哥们,真没办法。黄鱼平时四毛一斤,现在黑市一块钱都买不到。我们也不好为难别人。”

    张国庆笑眯眯地看着他们煞有其事地为十斤海鲜而争论不休。脑子里则是回忆过去一麻袋一麻袋的连个五块钱都不用。

    真是天堂与地狱的待遇。

    万大勇拍了一下自个脑门,“我们急匆匆回来是不是忘了跟穆同学打招呼?”

    丁大头笑道:“大易早就跟他谈好,昨天我也在。不过还得他回老家才能得到消息。”

    “不错,小伙子有前途。”

    易解放拍掉万大勇搭在自己肩膀上的胳膊,笑道:“别高兴得太早,有也是毛毛细雨,值得了什么。”

    陈婶端着木盘进来,喊道:“先垫垫肚子,别光顾着聊天。”

    “婶子,你这浓浓的爱心啊。”

    “我都饿的背贴背,这饿久了都忘了肚子空空如也。”

    张国庆起身出了门,留下他们几个人在屋里。到了客厅,果然看到有一碗面条。可吃独食怎么这么高兴呢?

    “等一会我跟他们一起出去,刚好接儿子。你去房里躺会。”

    周娇压低声音,“他们谈出结果了?”

    “几个人凑在一起,谈得差不多,再多也没办法。”

    周娇见状也没再问,让他赶紧吃面,迟了都要坨在一起。

    次日凌晨,张国庆带着周娇经过一番乔装打扮偷摸着去了南郊黑市。这块地听人提起,他还没来过,也不知道是不是正如对方说的全市最大。

    到了地方,黑灯瞎火靠着微露的气灯,两口子也没真打算购买什么,看了一遍,发现该有的都有,为了不显得怪异,买了两条河鱼。

    问了几个价格,张国庆和周娇相视一看,都能感觉到彼此的震惊。

    真是山中一日,人间百年。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价格涨得这么离谱,真是“洛阳纸贵”。难怪这么多人舍不得吃,拿来交易。

    听到一个大面包需要十五块钱,一斤饼干凭粮票也要十块一斤。周娇眼神闪了闪,垂下眼眸,拉了下张国庆。

    转眼间一斤粮票已经涨到五块钱都买不到。

    不得不说,周娇动心了。

    她将饼干卖了可换成粮票加上一斤还要贴自己十块钱,这笔买卖太合算。

    张国庆见她蠢蠢欲动,拉着她在墙角蹲下,往地上铺上黑袋子,在上面放了两包饼干。就这样夫妻俩开始营业。

    别看周娇从小靠打工养活自己,摆地摊还真没摆过。这会张国庆重操旧业,业务相当熟练。

    一会一位中年男人上前比划着寻价,要了五包饼干。

    张国庆从身后黑袋子取出五包递给对方,周娇立即接过钱。夫妻俩配合默契,首战告捷!

    卖到二十包饼干,张国庆见全是一个月有效期的当地粮票,再去换全国粮票麻烦得很。他立马换货物,用谷糠代替。

    他要求不高,一斤谷糠不用粮票三块钱。

    至于为何正好定价三块,也是一时顺口。他能告诉大家,他看中三元纸币的收藏价值吗?

    在周围高价下,这应该算是最低价,也应该是大家真缺粮。不一会拿出装饰的一百斤谷糠全部卖个精光。

    周娇不停地接过钱,直暗叹真是暴利。

    要不是怕目标太大,空间内谷糠全卖了,他们一家人十年内都不用上班,直接混吃等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