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红烧豆腐干 > 第472章 夏日夺粮
    时光转眼一闪而过,六月份学校开始下了通知,下乡拔麦子。

    对于会参加农活,周娇心里早有预料。

    清明过后,每次回家,一路上看到不少空地,墙围内外都开垦出农田,她就明白这个夏天任务不会轻松。

    对于这次活动,周娇瞒着父亲实情,只说自己任务不重,一时之间让忙碌的周孝正也被忽悠了。

    拔麦子——听起来似乎不可思议,可这么多年以来,庄户人家舍不得割,确实都是拔麦子。

    为何呢?除了最主要的麦穗,连根都是宝——将连根拔除后,用铡刀把根铡下来,根部晒干后可以烧火做饭。

    而麦秸用处更多,比如披屋顶当瓦用、打帘子,还可以用来掐草辫子。过了农忙,各个生产大队就会安排妇女们掐辫子,草辫子能卖不少钱,积累起来也是队里每年一笔可观收入。

    周娇他们一个班级与三班被分配到附近乡下,有一辈子跟土地打交道的庄稼人参与,比起学校内有些学生到偏远的农场显得轻松很多。

    周娇心底暗自庆幸没多久就得到消息,这次除了学生外,干部和战/士都下乡拔麦子,顿时压力增大。

    人多就会有竞争,一竞争就会出现积/极分/子,一出现积/极分/子那谁也不敢偷懒。这么恶性循环,累死也得挺着。

    一百来人学生娃,天刚蒙蒙亮,就下坡了。

    张国庆再怎么护着自己媳妇,可周娇也没有特殊待遇。今天女生全部被分配拔3陇,男生更多——5陇!

    就这样,昨晚还有个女神经病嚷着男女平等,均分4陇。要不是生不逢时,周娇绝对一巴掌甩过去。

    面对一眼望不到边的麦子,周娇狠狠地闭了闭眼睛。她真是活得憋屈,有空间,她这么折腾到底是为了什么?

    哪怕她有再多的想法,到了现在也不能拔腿就跑。尤其身旁不远还有个一脸担忧的张国庆。

    周娇伸出拳头,朝他示威道:“小意思!”

    张国庆眼带忧郁,语带深意说道:“你贫血严重,不能强撑,否则又要进医院。”

    夫妻俩打着机关,听得一旁的同学们担心不已。

    这一切让左边的易解放抬头望着天空狠狠地翻了几次白眼。这对j夫y妇,狗/屁贫血,还进医院?他看了牙酸。

    最可恨的是他必须同流合污,他也贫血好不好?

    “好了,身体不好的同学,大家尽量相互帮忙。抓紧时间,努力干活。别墨迹,三班都开干了。”

    周娇笑笑,学着大家做好防护,走到自己的任务目标。

    经过大叔们的简单“培训”,周娇知道为把根部的泥土摔掉,每拔一把麦子,必须右腿站立,抬起左脚,双手紧抓麦子,用力在脚上摔打,直到泥土摔净为止。

    可现实告诉她,这样好累、好疼。

    有一句话叫“腰酸背疼脖子困”,要是想了解这话的含义,欢迎来玩拔麦子。周娇最佩服老祖宗的造词用语。

    现在她一会蹲着拨一会,一会猫着腰肢,想休息一会,可又担心赶不上别人进度,站起身看看远处。

    双手火辣辣的疼,见左边除了远处张国庆,右边相距甚远,周娇取了线手套戴上。她担心迟了水饱出来,那真是没法干了。

    清晨的地皮潮湿相对好拔一些,越到中午,太阳一发热,难度越发的大,加上麦芒对皮肤的刺激,汗水不停地流下……这样的酸爽感让周娇终生难忘。

    张国庆每次飞快地拔个半小时,偷摸到小媳妇身边,遮住她,让她喝口水,吃根冰棍儿,自己乐滋滋地蹭两口,一边不忘帮忙干活。

    小两口偷偷摸摸地干活逗乐,一遇到有人上来就急忙避开。也算给枯燥辛苦的农活添了不少乐趣。

    到了中午十二点多,终于见到喇叭喊着休息吃饭。

    吃过两个菜团子,周娇将剩下的递给张国庆,软软地倚靠在树阴下,看着被摧残的没几片叶子的树干,摸了摸自己的膝盖。

    张国庆见状低声问她,“疼了?”

    周娇笑着摇摇头。她没打算告诉他,一早上这傻子一人干两人活,她要是再疼,那最后一陇毫无遮掩,莫非还要帮忙?

    “我现在有些明白你为何非让我们成同学了。”

    张国庆摇头苦笑。他能说自己有些后悔吗,当初应该让周娇直接上班,原想大学生活会让她轻松些,可现实不容乐观。

    周娇安慰地朝他笑笑。夫妻俩彼此什么心思,一眼就明了。比起上班,校园生活对她来说真不觉得辛苦。

    如今形势如此,上班了也得下乡支农。除非他们离开自己的祖国,离开这片生养他们的土地。

    可周娇从没动过这样的想法,更别说如今有她爸的存在。没到走投无路,她不想离开这些亲人。

    连续干了十来天,他们这边拔麦子,那边队里用被蒙了眼的毛驴转圈压辗,压完了,麦子堆积起来像小山。

    好不容易干完活,看着晒场上经验丰富的老人们用木锨扬场。

    那一锨锨的麦子向空中扬去,像一片雨,麦糠被风吹走,麦粒就堆在一边,堆成金黄黄的麦山。

    看着收获,看着周围笑容,这些都是他们的功劳,总算再辛苦,也是有所值得。

    “头伏萝卜,二伏菜。”

    没休息一天,随后而来的任务就是在刚拔完的麦地播种大白菜。

    为了赶上成长的大白菜在十一月初集中上市,这次大家又是摸黑起早贪晚地忙了不少时日。

    连续接近一个月的农忙,哪怕准备的粗粮够大家吃饱,可辛苦的农活还是让大家黑瘦了不少。

    幸好夫妻俩属于晒不黑的体质,尤其周娇这次治好了苦夏,精神还好,否则张国庆都不敢去见老丈人。

    一结束农活,学校刚宣布放假一天,思儿心切的夫妻俩此时此刻归心似箭,顾不上困意,赶紧坐车回家。

    打从平安出生,夫妻俩还没离开孩子这么久。一回大院,还没回家,俩人先接回狂呼的平安。

    听着儿子奶声奶气地讲述这段时间的日常。周娇知道完蛋了,这次搞不好连开车过来探望自己的小王都要被牵连。

    一到家,周娇顾不上先喝口水,赶紧跑到卧室先做保养,一边不忘让小平安等会见到姥爷帮忙求情。

    随着炎热的夏日到来,即将转到海边办公。周孝正一边忙着开会,一边安排工作,等他见到自家女儿晒得脸上脱皮,已经为时已晚。

    周孝正能怎么办?除了心疼地立即让保健医生处理两个孩子手上的伤疤,唯有叹息,更多是骄傲——他的孩子在一切困难前都无畏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