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红烧豆腐干 > 第442章 抵达围场
    一路颠簸,黑灯瞎火在夜晚飞驰,深夜终于到了一处军营。下车还能隐约听到狼嚎声音,多多少少总算让激动的一行人恢复冷静。

    夜晚的草原天气有些凉,周娇穿上外套,跟着大家后面。除了前面一块空地上的篝火,方圆十里毫无人影,黑麻麻地渗人得很。

    一路道路的坎坷,摇摇晃晃在车上,骨头都要散架。她活动活动手脚,就近找了处靠近火源地方坐下。

    听到里面兵哥哥呼唤大家进去睡觉休息。她看了眼时间,是眼皮子也不眨地赖在地上。结果不止他们夫妻俩,很多精神很好的同伴全都聚在篝火旁聊天。

    走了大部分犯困的人,很快张国庆几人跑去里面申请些地瓜和菜,意外得到一大块肉和不少肉骨头。

    在篝火上架上铁锅,大家洗洗全扔到锅里,往里面倒水乱炖。

    大家嘴里闲扯,双眼都舍不得离开中间的大锅。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香味弥漫,高兴地个个站起身往前凑。还没多煮一会,被抢得锅里只剩下一个底。

    喝过烫嘴的喝汤,吃了几口肉菜。一时之间疲劳感突然涌上,各自找了个位置靠着同伴睡觉。

    张国庆捅了捅易解放。这小子最聪明,怎么也不跟他们院里的一起去睡觉,死皮赖脸地一步不挪。

    易解放瞄了眼身边闭目养神地几个人,低声说道:“打点好了,他天亮就回家。”

    周娇了然地看了他们一眼,重新闭上眼睛。

    要是她没料错,这个他应该就是同校同学,这次的向导。听说在这里最好穿上当地大袍,要不然会被当成灾民驱赶。就算穿军装也会被当地人排斥。

    周娇不在意这些,她带了个大包,里面有装备。她考虑得是怎么脱离大部队,夫妻俩人自由行动。

    天微微透白,四下一片呼噜声,张国庆睁开眼看着方飞几个人轻手轻脚地离开,笑了笑,拍了拍靠着自己睡的周娇。

    过了片刻,他轻手轻脚地抱起妻子,出了营房,朝惊讶地哨兵摇摇手,放下周娇。这丫头再不醒,他要被当成人贩子了。

    周娇迷迷糊糊睁开眼,很快回醒,不好意思地朝人家笑笑,拉着张国庆出来。

    “外面很危险,你们别走得太远。”

    张国庆笑着点点头,指了指前面不远地小河沟。

    灰茫茫地一片雾,也只有他的视力绝佳,会轻易指出。让哨兵放心很多,他估计这人来过,也不在意地走开。谁都有年轻过,这俩人一看就是偷偷相对象,想寻块地方谈情说爱。

    走了不久,张国庆背起周娇,朝着方飞几人离开的方向追过去。他估计他们这些人一定是想抛下学生娃,自个去打猎。再待在营地里,一定被安排在旁边撵几只野鸡。大牲口的毛都看不到。

    他也不跟近,步伐轻松地背着媳妇,远远地坠在他们身后。背上的周娇提着一袋子石头,捏着药包,恨不得马上大杀四方。

    渐渐地随着时间流逝,天色开始发白,雾气消退,大自然的一景一物如画似图一幅幅的展现在眼前。

    远处的森林、一望无际的草原、一条条小河流,夫妻俩人感叹不已,见识太少——天上人间也不过如此。

    远远地响起木仓声,张国庆轻轻地皱了皱眉。在这样的地方,应该用弓箭,这是对大自然的尊敬。

    随即他自嘲地笑笑。自己真是愚昧了,人只有衣食不愁才能有闲情逸致地玩乐,饿狠了,谁会放弃转眼消失的肉。

    “他们那边已经行动,我们先在这里,迟点过去和他们汇合。”

    周娇迷惑地看向前面,点点头。反正他不会骗自己,“你来安排。”

    张国庆取下背包,取出大袍,“先穿上,迟点遇上人,你来对话。”

    “你看,你媳妇娶对了吧?语言天才有没有?”

    张国庆套好衣服,笑眯眯地看着她。语言给力,人不给力也是只有她了,伪装不了。一看就是弱不禁风,哪里有马上民族的矫健。

    “你说我是正红旗还是正黄旗呢?”

    “小心被爸揍。”

    周娇吐了吐舌头。真是不会玩,开玩笑都不懂附和几句。

    “主子,你上小的背上,小的带你策马奔腾。”

    周娇板着脸,“小五子,哀家身家性命交给你了,你好好护着哀家,回京后,哀家重重有赏。”

    “喳,主子请上马。”

    周娇恶作剧地拍了拍他的屁股,飞快地爬上他的背,呵呵大笑。

    “主子,属下对你一片赤诚之心,咱们私奔吧。”

    “准了!”

    张国庆听着她欢快的笑声,随着她哈哈大笑。他媳妇在四九城憋得够久,总算没白费他张罗一场。

    夫妻俩人就近找了处河流,撒了几次网,收获足够多了,留下最后一网收获品放入空间,打算带回去交差。

    拜张国庆的好耳力、好眼力,两袋子的暗器——小石头是耍得一一击就中。

    见到陆陆续续倒下的猎物,此刻此景,让周娇连连感叹他真是天生的猎人,不打猎真是暴殄天物。

    黄羊再快,哪有他随手扔石头快,连上子弓单时间都节省。

    周娇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后,双眼亮晶晶地看着他的动作。心里考虑是不是没事的时候自己也拿几块石头练练。当然这些打算她没好意思说出口。

    她飞快地高速运转脑子,计算着力量与速度,自己勤练,假以时日应该可以打中野鸡那些小家伙吧?

    张国庆忙了一圈,遗憾地望向远处森林。要是没他媳妇在身边,他真想进去逛逛。那才是宝地!

    “我们离方飞不远,要不要去找他们?”

    周娇好奇地四处打量,哪里呢?人呢?

    张国庆无语地拍了拍她脑门,居然敢怀疑自己的话。

    “走了。打多了也没时间清理。我们先过去那边看看。我怀疑他们没打中多少。”不是他吹牛,他要是不去,估计那些家伙打到的野物都不够塞牙缝。

    周娇着急地拉住他,“我们先收拾干净,回家就没地方清洗了。”

    张国庆摇摇头,“这里危险,回去随便找个荒山野外就行。”

    周娇听话地点点头,拿出渔网放在地上。

    “算了,都收起来,我背你走,速度快些赶上他们就行。”

    周娇默一下,她被嫌弃了,有没有?斜了他一眼,重新拿出一个新的渔网装在背包里。这冷水鱼她一定要再去网,她爸可喜欢吃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