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 红烧豆腐干 > 第318章 谁敢伸,她就敢剁!
    随着前面的人流慢慢减少,周娇终于跟着大家脚步进到里面。

    只见里面到处人声鼎沸,喊着价格。处处在抢购东西,尤其是衣服、鞋子,其他柜台人倒是少些。可服饰和鞋子这些东西,不管四季什么都有,那真是太难得了。

    被人群挤得她都要哭了,周娇依然死死拽住张国庆。

    她双眼盯着前面不是缺扣子就是花色不对称的罩衣、衬衫、背心,布料,再看皮鞋说是瑕疵品,可都是好东西。

    她身边一个老太太刚买了两双,看那质量就不错。

    周娇顾不上细想价格,立即喊着:“十件男女大码衬衫、十件罩衣、二十件背心、两套男女雨衣、毛巾、手帕来两包。”

    售货员随着她声落,飞快拿出东西放在柜台上算出价格。

    结完帐,张国庆提过东西,见周娇不愿移动,他也只能站在身边护着她。

    “买好往旁边移,别耽误大家买东西。”身后排队进来的人一直不耐烦地催着张国庆夫妻俩快点,还不忘推着张国庆。

    张国庆转头狠狠地瞪了他们几眼。见他们老实了,终于安静了,转身看向妻子。

    “我还要买。先等等!”周娇着急地看着柜台剩下的物品,紧接着报出一大串,飞快的付了钱。

    布料,毛线有瑕疵,没关系;脸盘、饭盒、手电筒外表有损,无碍。她刚才看了价格比正常便宜一半还多。衣服她可以修改、布料再染不匀称总比打补丁好。确实如山东大爷他们说的,这里是个好地方。此时不买何时买?

    夫妻俩人挪移到旁边一个个柜台。周娇是见到什么都买,引得身边人不停地注视她,打量着她。

    好不容易挤出残缺品库存区。张国庆笑着直摇头。他身上背着、手上提着如同移动假山。要不是他力气大,真没办法挪动。更难得的是,他生平第一次见到如同打了鸡血似的周娇。

    “嘿嘿…哥,我们先去旁边重新打包。”周娇自己也感到不好意思。

    重新整理后,张国庆看着她。他就想知道她还要不要接着买?依他看,很多物品都是送人的货。

    周娇看过所有东西,着急地转头看向柜台人群,“哥,你再等一下。罩衣衬衫那些买少了。”说完,她已经挤了进去。

    张国庆紧紧盯着她的背影,担心不已。听到人群里周娇的一阵阵那高喊声,再也忍不住扶额——再买真要包圆了。

    等周娇挤出来,张国庆赶紧接过东西往外走。他是再也不让他媳妇待下去了,连热水瓶都要买。

    从后门出来,他看着周娇兴奋得脸也红了,俩人此时更是狼狈不堪,大衣都挤皱了,头发炸起,鞋子被踩了好几脚。

    见状,张国庆忍不住哈哈大笑。

    “有什么好笑。这还是我,要是娘过来,绝对搬空里面。你别看不上这些东西。供销社的瑕疵品能和出口转内销的比?毛毯质量好吧?可价格只有我们当地的三分之一。更别说不用布票能买到这么多低价布料衣服。”

    说完,周娇斜了他一眼,指了指正门。她可没忘记林丽珊她们在正门。

    “嗯,你说的很有道理。”说完,张国庆赶紧朝她使了使眼色,再不转移话题,估计又要跑进去。

    周娇拖着两个袋子,张国庆背上两大袋,双手提着两大袋。夫妻俩背向人群,从侧面慢慢往正门移动。

    好不容易遇到拐弯处,他往里走几步遮住周娇,让周娇收些进空间。看大冬天他媳妇居然额头出汗,肯定累得不轻。

    等回到正门,张国庆身上还是四个缩小的袋子。假如遇上之前见过的路人,也不过以为重新整理过。

    林丽珊远远就看到他们,吃惊的说道,“怎么买了这么多?”

    “没多少。回去整理最多一个包。你和小姑姑等很久了吧?”周娇一脸淡定。这还多?她买了这里足足四倍。以后遇到谁家上人情,她再也不愁了。

    “没多久。妈给你买了不少。我们快些回去,他们该着急了。”

    坐在三轮车上,周娇立即靠倒在张国庆身上。

    张国庆轻拍着她,劝道,“明天别上街,先养好精神。有些东西我们在当地就买得到,没必要这么费劲。”

    周娇点点头,她现在懒得说话,刚才可是喊死她了。不过,明天还要上街一趟,不上街说寄包裹,她怎么藏空间里。

    回了饭店,程老太太房间里还有几位贵客。见到他们回来,老太太笑眯眯的招手让他们过来。

    张国庆和周娇对视一眼,一脸淡定微笑着向几位客人问好。如今他们大人物见多了,再多一个举国闻名的大人物已经习惯成自然了。

    只是没想到对方居然和老太太是好友,张国庆俩人对于这些敏感人士心怀敬意,深记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周娇朝大家歉意笑笑,接过孩子避到一边。

    耳边回荡着他们交谈声,周娇此刻意识到前世她爸要是没出意外,应该占有一席之地。那历史上的周孝正真如神婆说的劫难过去了吗?

    此刻她深恨自己为何不注重时势政z!

    周娇深深吸了口气,毅然挺直身子。

    既然上天让她继承这份父女情,她一定要护着她爸!不为高官厚禄,就为那个视她如命的父亲。

    谁要敢伸手,她就剁了谁的爪子!

    会客室一行人畅谈今朝事,追忆往昔情。时光斑白了发丝,沧桑了面庞,但是战友之情一如当年。

    林丽珊、程如珠、张国庆等人目含敬意注视着眼前几位老*命家。他们在一起没有炫耀得意往昔功劳,一直怀念逝去的战友们,满怀愿望建设新世界。

    他们终生奋斗目标就是让天下和平,让百姓安居乐业,而他们也做到了!没了这些人,哪里有如今的好日子?

    张国庆比起其他人,他心情更是复杂。面前老人们欢畅笑声、直言坦语,让他深怕情绪外露而愧疚地低下头。

    程老太太见到饭点,挽留住几位老朋友。她笑称,她如今退休吃空饷理应请客,不怪老太太这么恶意贬低自己。

    眼前几位长辈袖口发白,靠着工资真没法承受饭店里的高价,他们也绝对不会占用公家便宜。

    也许感情处到位,老朋友之间彼此了解。大家彼此笑眯眯没反对,只是一直强调从简就好。

    吃过简单而热闹的晚餐。张国庆夫妻俩人听完长辈们对他们的鼓励,抱着孩子和林丽珊、程如珠退出房间,留下老一辈继续畅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