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时代》正文 第20章 较量刚刚开始

作品:《血色时代

    白孝武使劲浑身解数始终没有弄清张同叔他们的底牌,就在事情一筹莫展的时候,黄德禄哪边传来了消息。

    原来黄德禄在开发黄泥淌的过程中,一份关于黄泥淌后续开发的设计图纸被一个工程师给泄露了。

    在这份设计图中,黄泥淌将会是一个占地超过万亩及农业观光、现代物流为一体的现代化农贸市场。

    首先是路,黄泥淌将会在山体薄弱处,开挖一条南北向,长达两公里人工隧道。这条隧道的建成立马将原来离市区进50公里的道路缩短到五公里。

    其次是水,黄泥淌内新开挖的人工湖不仅可以有效的调解降雨与地下水,还可以通过修建自来水厂,消毒后进行饮用。

    而在隧道内铺设的管道,不仅用来排污,还可以在暴雨时向外排水泄洪。

    新平整的土地则会进行农业观光项目的开发,进行农业旅游。

    黄泥淌在群山怀抱中,自成一体,在这里建设大型批发市场将大大减轻城市的污染和交通压力。

    就是一条简单的隧道,一下子就将黄泥淌一个一无是处的烂地方变成了一个宝地。

    如此多的益处,一但黄德禄在关键时刻抛出方案,那么湖州政府一定会否定之前的方案,将新的农贸批发市场放在黄泥淌,到时候金桥就又可以进行商业开发了。

    黄泥淌就是当初我整个布局的核心和阵眼,可是没想到的是百密一疏,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被一个工程师给泄密后卖给了一家公司。

    而这家买走图纸公司,正是和我有过交集的东方集团。

    早早知道了我们的底牌,现在不用猜也知道,张同叔和刘克山身后的依仗一定是东方集团无疑。

    在原本的规划中,拿下金桥市场内控制权后。将依托高铁、人口、地理优势,在金桥建一个亚洲最大的主题游乐园,周边辅助修建高档酒店、公寓以及写字楼。

    经过测算这个游乐园一但建成,每年吸引的游客将超过千万。这是一个每年拉动千亿消费规模的商业项目,如此一块大蛋糕没有一个人和企业能拒绝。

    可是现在突然出现了一条过江龙,半路把熟透的桃子给偷走了。东方集团作为一家年纳税过三十亿的知名企业,白敬唐根本无法撼动。

    白敬唐依靠的大佬,也通过各种途径和东方集团进行了私下的沟通和磋商,想要高价购买其手中的铺面。

    可是吃近嘴里的肉,那有吐出来的道理,东方集团一点都不松口,坚持要亲自参与到最终的开发中获得最大的利益。

    目前是东方集团方面拿了百分之四十的铺面,白敬唐和黄德禄一起拿了百分之六十的铺面。

    虽不知道白敬唐和投靠的大人物是如何分配股份的,可是在以后的开发中,银行贷款、土地审批、补贴等各种方面,白敬唐必须仰仗大人物。

    那么不用猜也知道,这百分之六十的份额里,一定是作为保护伞的大人物拿大头。

    也就是说机关算尽,到头来出力最多的白敬唐居然获利最少,这种情况是白敬唐绝不允许的,一定会有动作。

    一直在白敬唐身边的唐红也偷偷给我传来讯息,白敬唐最近似乎在酝酿这大动作,不时有陌生人来到诊所和他见面,进一步应证了我的猜测。

    面对庞然大物的东方集团,白敬唐明的来不了,就要玩阴的了,我知道白敬唐的大动作不外乎是黑道手段。

    只是白敬唐到底要干什么?东方集团可不是湖州当地的这些土霸王,搞不好一个不甚就得翻船。

    想到白孝武最近一直在暗中收集着李重楼的情报,一个猜测在我的心头产生了。

    以我对白敬唐的了解,擒贼先擒王。他一定会把作为集团继承人,目前就在湖州的李重楼一定是他下手的首选目标。

    李重楼身边保镖众多,在最近的特殊情况下一定会加强安保措施,绝对不好下手。那么作为李重楼追求的对象,沈梦君就是一个最好的突破口。

    始终放心不下,心中思考再三后,我终于拿起电话,拨打了默记在心的一个电话号码。

    “梦君,你还好么?”

    电话很快接通了,可是过了一会儿后那头才传来了一个“好”字。

    “你最近多注意安全,最好是想办法暂时离开湖州。”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沈梦君在听了我的话后不解的问道。

    “最近有人想对李重楼不利,你和他走的近,”

    “谢谢,我知道了。”

    也许是触及到了什么,我说没说完,沈梦君就突然挂了电话,我知道她并没有将我的话听进去。

    心中担心沈梦君的安慰,可是我却一点儿忙也帮不上,白敬唐这次完全绕开了我们这批熟悉的手下,用了一批神秘人展开了行动。

    还有两天时间就是黄德禄向政府提交黄泥淌开发方案的时间,这个方案一旦上交,一切都将尘埃落定。

    我知道变局就在这两天,关键时刻生性多疑的白敬唐特意把我和白孝武等一帮心腹手下安排在了一处,以起到相互监督的作用。

    这是即将下手的征兆,我只能期望自己的猜测是多余的,白敬唐会直接对李重楼下手,不会危及沈梦君。

    金桥市场的一个办公楼里,白孝武正带着几个手下在打牌,我则在一边担忧着沈梦君的安全。

    突然被我调成静音的手机传来一阵震动,我不动声的离开房间,假意的朝厕所走去。

    接通电话后,张不凡焦急的告诉我吴浩然在他新开的摩托车店里被人绑走了。

    张不凡第一时间给沈梦君打了好几个电话。害怕沈梦君一个人应付不了,他又赶紧给我打了一个电话。

    知道该来的总会来,白敬唐终于动手了,只是没想到他会把吴浩然也给牵扯进去。

    看来狡诈的白敬唐是摸透了沈梦君的性格,知道只有用吴浩然才能让沈梦君就范,帮忙设计李重楼。

    虽然不知道事情往后会如何发展,可是哪怕让自己陷入绝地,我也必须帮助沈梦君走出困境。

    害怕我暴露后,让张不凡受到牵连,我和张不凡说了事情的严重性,让他赶紧离开湖州外出避难。

    “这么说,沈梦君也有危险了。不行,我不能离开,我要留下来帮忙。”张不凡听我说的严重,倒是讲义气的要留下来帮忙,被我给制止了。

    “白爷让我们出去一趟。”劝走了张不凡后,我正要给沈梦君打电话时,白孝武走进了厕所。

    “我想给红笺打个电话让她注意点安全说。”我晃了晃手机,对着一脸怀疑之的白孝武说道。

    “你不用担心我妹妹,义父已经派人把她接到了诊所里,安全的很。”白孝武的话,让我的心头一惊,白敬唐这种举动是准备在白红笺面前现身了。

    不过据我观察,白红笺虽然不是白敬唐亲身女儿,但毕竟将白红笺扶养长大,二十多年的相处中最起码的亲情还是有的。白敬唐会利用白红笺,但是绝对不会伤害她。

    “白爷是准备和小姐见面了。”我收了手机,装作喜笑颜开的说道。

    白孝武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一个劲的催促我快点出发。

    “我们这是去干什么?”白孝武开着车一路向市区驶去,我在一旁问道。

    “接一个人。”

    “谁?”

    “到了你就知道了。”白孝武阴侧侧的对我一笑。

    汽车在东街派出所的门头停了下来,白孝武按了一声喇叭,身穿便衣的沈梦君打开车门做到了后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