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血色时代 黑岩十里西风 > 《血色时代》正文 第17章 身不由己的棋子
    看见张不凡被电的直翻白眼,我赶紧扯断了连接电瓶的电线。

    还好电瓶的电压不高,张不凡没一会儿就缓过了劲,要找吴浩然算账时,才发现这小子早就跑了个没影。

    “呦呵!你这个攀上金凤凰的大人物今天怎么到了我这个破地方了。”没找到吴浩然,张不凡将一腔无名怒火撒到了我的头上,说话阴阳怪气的。

    “前端时间受伤了,一直在养病。这不刚好,就来看你了。”有些事不好和张不凡明说,我只好撒了个慌。

    “你少骗我,你的事儿,我从吴浩然那里都知道了。你绑上了白敬唐的女儿,蹬了沈梦君,自个过上了好日子,早忘了我这个哥们了了。”张不凡语气生硬,难怪我一进来吴浩然就对着我急眼了,看来这其中有什么误会。

    “我和沈梦君没有的事儿,在说她现在不是有一个富二代男友吗!”内心深处我对沈梦君始终有着一份牵挂。

    虽然接触不多,但我觉得李重楼为人很有问题。沈梦君要是真的和他在一起,一定不会幸福。

    “你是说那个叫李重楼的家伙?吴浩然都给我说了,沈梦君父母的实验室是李重楼家的公司提供的科研经费。沈梦君和他在一起,是双方父母要求的,她是迫不得已。”

    原来吴景文因为张国峰的背叛伤了心,受伤后就关了武馆回了老家修养身体去了。

    沈梦君的父母为了照顾孩子,就在东方集团的资助下,在国内新建了抗癌实验室。李重楼见了沈梦君一面后,就开始了追求。

    父母和姐姐又忙于工作,吴浩然成了撒缰的野马,天天和张不凡混在一起。就张不凡的八卦性子,沈梦君的事儿让他从吴浩然那里了解了个一清二白。

    “我听吴浩然说,沈梦君看见你和那个白家小姐在一起后偷偷流了好多回泪呢!沈梦君多好的女孩,你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不说沈梦君了,你最近怎么样。”我不想在谈论沈梦君的事,刻意岔开了话题。

    “还不是老样子,混吃等死呗!”

    “你不是一直想开个摩托车专卖店吗?我给你投资怎么样!”原本疲散的像条鼻涕虫瘫在椅子上的张不凡一听我的话,立马从床上弹了起来。

    “你说的是真的?”张不凡一脸的不敢相信。

    “真的,不过你要先帮我找个人,什么时候找到,我什么时候给钱让你开店。”

    “找人我在行,你快说让我找谁?”张不凡一脸的迫不及待。

    给张不凡说了沈兮露的样貌、聋哑人身份,和有可能在湖州市里卖水果的特征,又一再强调要保密后我离开了张不凡家。

    将张不凡拉进这件事,实在是迫不得已。我自己去寻找兮露不仅没时间,目标还太大引人怀疑。

    菜农打架事件后,经过省、市两级多次讨论,终于传来可靠消息,金桥市场将保留使用属性,不可进行商业性开发。

    就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虽然还没有下达红头文件,但天南海北聚集在市场里炒作铺面的资金开始疯狂出逃。

    恐慌中,金桥市场内的铺面价格一路跳水,已经跌倒了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低价。

    在这种一路看跌情况下,没有任何人愿意接手。持续一年多的混乱让金桥市场的人气大不如前,就连抄底买来铺面,做价值投资都没。

    “东流,白小姐和孝武都去那里了,你赶紧让她们出来主事啊!在这么下去,白爷辛辛苦苦建立的金桥市场就完了。”一直空荡荡的敬唐房地产公司里,最近突然挤满了人。

    这些人大都是以前和白敬唐关系亲密的朋友和关系户,表面上是关心金桥市场的安危,内里却是忧心着砸在自己手里的铺面。

    这些心怀鬼胎的人通过抵押房产、借高利贷、掏空所有积蓄,想尽各种办法筹钱买了铺面,准备转手大赚一笔。不想现在因为政策变了,全部砸在手里闹得血本无归,个个急得血崩心。

    “大家都安静一下,白小姐兄妹正在国外度假,我已经和他们联系了,他们很快就会赶回来。”

    “很快是多快啊!能不能给个准信。”

    “你再多打个电话联系几次,让她们兄妹赶紧回来。”

    眼前这些人仗着自己的身份,不停的在公司里指手画脚的,内心虽然厌恶,但我不得不虚与委蛇的应付着。

    “白爷,这边的火候酝酿的差不多了,可以下手了。”好不容易走到一个僻静处,我掏出手机给白敬唐打了一个电话。

    “好的,我通知黄德禄哪边,从明天开始你们一明一暗开始扫铺。”黄德禄那条线一直是白敬唐单线联系,他在政府的靠山究竟是谁我目前并不清楚。

    按照吩咐第二天下午,我将白红笺从黄泥淌接回了公司,一路上我大致和她说了一下目前面临的情况。

    “东流,你说我该怎么办?”本来看见我后满心喜悦的白红笺一听我的介绍,立刻忧心忡忡的向我问道。

    “这些人无非是想把砸在手上的铺面转嫁给你,如何处理就看你自己的安排了。”我看了一脸不知所措的白红笺,开口说道。

    “听你说的,他们也挺可怜的。所有的钱都搭在了里面,在说他们以前和我父亲的关系都很不错,反正我们现在也不缺钱,要不我们就把他们手上的铺面接过来,正好也保住了爸爸建立的基业。”白红笺小心翼翼的看着我说道。

    “你自己拿主意吧!”

    “那就都买过来。”白红笺开心的说道。

    虽然白红笺的想正是我所期望的,可是看着满心善良一脸单纯,完全不知被利用的白红笺我却感到痛心。

    我对白红笺的利用是善意,带有保护的,可是其他人呢?被当做“主帅”,名下拥有着大量财富的白红笺处境其实很危险。

    付彪说过白孝武和白敬唐的关系不一般,我一直以为他们有可能是亲生父子。

    可是医院刚刚给我发来信息,被我秘密送到医院的头发和唾液的n比对化验结果已经出来了,白红笺、白敬唐、白孝武之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也就是说白红笺和白孝武都不是白敬唐的亲身子女,这件事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白敬唐这个老狐狸肚子里究竟有多少秘密?又隐藏这什么后招?一切都让我感到不安。

    我原本以为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中,可是现在才发现自己只不过是一颗被人掌控,身不由己的棋子。

    今天就是星期天了,看来和唐红的见面是势在必行了,期望到时候可以从她那里得到我想知道的情况。

    公司租用的写字楼下,和白红笺说了回购铺面时要把握好价格,不要做烂好人后,我陪着她走进了敬唐房地产公司里。

    事先得到了白红笺会回来的消息,公司里聚集的人比前几天更多了。

    白红笺一露面,黑黝黝的人群就把她围住了。诉苦的、撒泼的、拉关系的乱成一片,毫无经验的白红笺立马乱了方寸。

    我赶紧把白红笺护在怀里,在几个临时招聘的保安的帮助下,好不容易将她护送回了办公室。

    看着满脸通红,头发散乱的坐在办公桌前,完全不知如何是好,可怜巴巴看着我的白红笺。我只好叹息一声,重新走到外面开始和吵闹的人群进行沟通。

    废了好大口舌,人群里终于选出了几个代表人和我一起走进了办公室,开始和白红笺进行协商。

    一开始这些人还很客气,可是没一会儿看着白红笺善良软弱,又没有丝毫的社会经验和城府,这些人就开始露出了真实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