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时代》正文 第15章 甜甜的泪

作品:《血色时代

    几十个新势力的加入让金桥市场陷入持续动荡,不光引起了市场内从业者的就业和生产。

    铺面频繁的转手交易也严重破坏了长久固有的交易模式和规矩,让湖州及周边地区的蔬菜、水果等农副产品比同地区高了三成。

    这种情况引起了很多底层市民的不满,在有心人的刻意而为下,各种社交媒体都在讨论这件事,一股不安的氛围开始笼罩着金桥市场。

    眼看时机慢慢成熟,按计划一直留守在金桥市场里的白孝武开始加紧行动起来。

    金桥市场内的蔬菜批发一直分为本地菜和外地菜两种,本地菜都是周边农村的蔬菜种植户用自家的汽车,直接拉到市场进行销售。外地菜则是商贩进行长途运输,将远离本地的外地蔬菜运到市场内进行售卖。

    在这种情况下,当地种植户和外地商贩形成了天然的死敌。为了获得更大的利益,两拨人之间一直经常发生矛盾。

    以前在付彪的约束和调解下,这种冲突的级别是可控的。可自从白孝武接手后,他就有意识的放纵着事态的发展。

    以至于现在外地人和本地人各自形成了两个团伙,天天都会发生矛盾。

    “事情都安排好了吗?到时候一定要控制好场面,千万不要死人,也不要伤及无辜。”深夜金桥市场内一间废弃的仓库里,我再三向白孝武确认道。

    “你放心,我把所有能动弹的弟兄都弄到了金桥市场内。斗殴的两拨人里也都有我安排好的人,不准动刀只准用棍子,就是演演戏,不会有问题出现。”白孝武看了一眼三三两两聚集在仓库里,手臂上缠着布条的手下,信心满满的说道。

    可是我看着这些白孝武这些手下,大多一身痞气。而且都是一些年纪轻轻,不知轻重,没有约束力的小混子,对于他们能按照计划完成任务,心中实在是没底。

    就在我不放心又多说几句后,白孝武斜着眼阴冷的看了我一眼,扭头就走到了一边。

    白孝武有勇无谋,为人阴险,听不得半点反对意见。我知道多说无意,只好把自己带来的几个弟兄叫到身边,强调着冲突发生后一定要多留意观察,控制好场面。

    凌晨五点,金桥市场内蔬菜批发区进入的黄金时段。周边地区所有的零售商贩都汇集在了市场里,准备批发到最新鲜的蔬菜后,拉回去进行售卖。

    就在这忙碌的环境中,一阵争吵声传来,本地菜贩和外地菜贩又为了价格和地盘争吵起来。市场里的人都见怪不怪,没有引起重视。

    可是慢慢的事情变了味儿,两边的人越聚越多,开始有了推搡的动作。也不知是谁率先动了手,积怨已久的两帮人瞬间打斗起来。

    一开始都是一些赤手空拳的打斗,可是不知什么时候,一群胳膊上绑着布条的人拿着棍棒开始加入了打斗中。

    这群人十分奇怪,不分对象见人就打,让人分不清他们究竟站在哪边。在这群人的胡作非为下,整个蔬菜批发区都开始了动乱。

    “真特么的精彩,你看这场面多壮观。”白孝武站在批发市场的二楼,看着下面成百上千人参与的大混斗,兴奋的眼睛通红。

    慢慢的,整个蔬菜批发区内几百家门面和上千俩拉菜的汽车全部被波及。一些无辜的商贩为了保护自己的菜品和财产,也被动的卷入了械斗中。

    人群的哭喊喧闹中,“轰”的一声,一堆易燃泡沫包装箱被引燃了,凶猛的大火立马引燃了商户之间搭建用来遮雨的油布。

    “谁妈的放了火,赶快让你的手下都撤出來!”我对着白孝武大声的吼道。突如其来的大火打乱了事先的安排,混乱中搞不好要发生重大的人员伤亡。

    “怕什么,不是说动静越大越好吗!好戏才刚刚开始呢!”没了白敬唐的压制,白孝武根本没把我的话听见耳朵里。

    火势极速蔓延,燃烧着的塑料从天而降,底下的人不停的被灼伤,哭喊声一片,纷纷夺路而逃。可是出行的通道早已被杂乱的汽车挡住了,根本没有出路。

    更可气的是,许多白孝武的手下居然趁着混乱,趁火打劫的抢劫着商铺里的钱物。

    事情发展到这里,已经完全脱离了预先的安排。白孝武眼高手低根本不堪大用,白敬唐让他来组织这件事实在是最大的错误。

    “我们去救火。”我看着还不知事态严重的白孝武,我心中气急。可是火情耽搁不得,赶紧让自己的手下抄起灭火器开始救火。

    大火已经已经开始急速蔓延,我用水打湿上衣,攀上支撑篷布的钢架,快速穿过燃烧区,赶在火头前撕开遮阳的油布,阻止了火势进一步的扩散。

    刚扑灭了火头,透过市场里明灭的火光,我然看见一个娇弱的身影正吃力的蹬着一辆破旧的三轮车,在混乱的人群中举步维艰的行进着。

    让我震惊的是,这个满头大汗像受惊小鹿一般拖着满车水果的少女的样貌,居然和兮露有着**分相似。

    两千多个日夜的相思和寻找,让我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就在我准备跳到地面上进一步确定时,我的脚下突然发出一阵刺耳的异响。支撑着遮阳布的钢结构支架在大火中受损,一个连接件被烧断发生了倾斜即将倒塌。

    “块让开,顶棚要垮了。”我一边用手死命的拉着支架,一边在上方大声的朝下面的人呼喊着。

    我的呼喊和倾斜的越来越严重的支架,让聚集在下方的人群都向四周散去。

    可是和兮露有着九分相似的女孩,看见拥挤在一起的人群突然散开露出了一条通后,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笑意,赶紧使劲的瞪着车进入了即将垮塌的大棚下面准备离去。

    周围不少人好心人都在呼喊她回来,可是她却仿佛没有听见。

    我早已是强弩之末,支架上传来的巨大拉力让我不堪重负,巨大的拉扯中我的身体撕裂般的痛。

    可是看着那个一脸懵懂的闯进支架下的女孩,我的体内却生出一股无法估量的力量。这股力量不仅让我忘却了身体的疲劳,还使我生生将倾斜的支架拉回了几分。

    我知道支架下那个慢慢离去的女孩,之所以对危险毫无察觉,对呼喊毫无回应,全是因为她是一个聋哑人。

    聋哑人、样貌和兮露有**分相似,还有那总是小心翼翼向小鹿一般的模样,我知道自己苦苦寻找的兮露终于出现了。

    女孩瞪着车子离开了,我的力气也随之消失。“轰隆”一声巨响,我和巨大的钢铁支架一起掉在了地上。

    周围许多因我免于受伤的人纷纷走到我的身边,开始慰问起我的伤势,可是脱力的我只是一个劲的傻笑着。

    周围的人都以为我吓傻了,可是我知道我是在为再次看见兮露而高兴。

    兮露活着,活的好好的!笑着笑着我又流泪了,这是我在奶奶死去和兮露分开后,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流泪。

    温热的泪流进我的嘴巴里,甜甜的。

    东方亮起一抹光亮的时候,金桥市场内由卖菜发生械斗,继而引发的混乱终于在警察的大举进入后平息了。

    白孝武留下一个满目疮痍的烂摊子早早的溜走了,这场混乱开始的平常,过程却异常蹊跷,可是谁也说不清哪里不对头。

    经过统计,金桥市场械斗引发的混乱致使三人死亡,近百人受伤。震惊整个湖州的同时,也通过各种媒体传遍全国。

    一个说法开始流传,为了避免金桥市场进一步的动乱,稳定市民菜子工程,经省、市有关方面研究决定,金桥市场的开发过程中,土地使用属性不可变更,只能用于修建蔬菜批发市场之类的民生工程。

    事情的发展又按我制定的计划,顺利的向前推进了一步,隐藏起来的白敬唐主动提出了会面。

    我此时虽然满心的心思都放在了寻找兮露上,但面对白敬唐的召唤我只能平静心情,将寻找兮露的事暂时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