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时代》正文 第11章 特殊的计划

作品:《血色时代

    有太多的事需要我去做,在唐红的诧异中,我在诊所里待了不到半个月就出院了。付彪已经先我一步回了东北老家,走的时候没和任何人告别。

    住院期间白孝武代表白敬唐来看过我几次,从他的口中我知道了付彪的腿是在赶来救我的时候,被张同叔手下的头号打手刀疤给砍断了。

    围绕着金桥市场的斗争愈演愈烈,付彪的因残退出对白敬唐势力的影响很大。白敬唐急需一个得力的人手代替付彪稳定局势,因此我第一次得到了白敬唐的召见。

    我知道这是对我的一次考验,对此我早有准备,我有一份能让白敬唐喜出望外的大礼。

    “但你救了我一次,又救了我女儿一次,算得上我们家的恩人,可我到现在却不知道你的来历,你说我该怎么奖赏你。”摆满书籍的书房里,白敬唐一身唐装,气虽大不如前,但眼神依旧凌厉。

    “每个人都有不想提及的过去,虽然我说不清自己的来历,但对您绝无二心,这是我这段时间做的一份关于金桥市场的开发方案。”

    我将一份方案递给白敬唐,这份方案是我做保镖期间,结合考察金桥周边地理条件和各方势力纠葛后精心泡制的。

    金桥市场占地近两千亩,各种铺面超两千个,建筑面积超百万平,批发的农贸产品辐射湖州周边三市四县。

    金桥市场当初主要的开发者是白敬唐,但也只占了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在这些年的不停交易中有陆续卖又掉了不少铺面,现在白敬唐手上估计也就不超过五百个铺面。

    现在金桥市场的主要矛盾就是抢夺分散在散户手中,且占了市场超过五成的散铺。谁抢的铺多,谁在后面的开发中就占有主动权。

    可是现在人人都知道金桥市场的铺面是个宝,想让人轻言的放弃绝对不易,各种势力在金桥市场内行风做雨,各种利益交织纵横在一起。

    白敬唐作为目前手上掌握着做多铺面的人,要面对的打压和拉拢层出不穷让他焦头烂额。而我制定的这份方案,却可以绕过这个烂摊子,用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利益。

    初时不太重视,可是当白敬唐翻看了几页我的方案后,神情立马认真起来,越看眼睛越亮。

    “你以后就做孝武的副手,一起管好金桥市场,有事也可以直接来向我汇报。”白敬唐仔细的看完方案后,满脸赞赏的对我说道。

    “听您安排,白爷。”听了白敬唐的话,我知道凭着这个方案,我终于于打入了白敬唐的内部核心。

    “东流,好好干。干好了这笔买卖,到时候了少不了你应得的那份儿。”白敬唐拍着我的肩膀许诺着。

    白敬唐对我的态度,直接影响到了白孝武。随后的日子里白孝武开始将集团内的一些骨干人员介绍给我认识。只是这些人很多都是跟了白敬唐十几年的老人,对于突然冒出来的我并不是很重视。

    付彪原先的手下也被安排由我带领,但他们大多都认为付彪是因为我而致残的,对我很有一些成见,因此我在集团内部的处境很尴尬,一直没有能获得一股可靠的力量。

    对于付彪的事我也很自责,我一直在等待这一个机会给他报仇。

    在受伤期间张不凡给我打过不少电话,我都没有理会。我想渐渐疏远着和他的关系,在黑道上越陷越深的我不想他受到牵连。

    沈梦君自从上次在皇冠假日酒店相见后就在也没了联系,但她给我的盘里却有着我目前最渴望的东西:八极拳的整个内功心法和招式套路。

    这些文字和图片被沈梦君用手机照成相片后拷贝在盘里,偷偷送给了我。

    时间慢慢流逝,转眼过了半年。因为连接魔都的高铁正式动工,湖州市的房价短时间内涨了一倍。整个湖州市变的躁动不安,每天都上演着打斗场面,土地、房子是利益冲突的关键。

    金桥市场作为最大的一块肥肉,斗争也格外激烈,大大小小的数不清的火并后,明面上渐渐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

    苦力出身,开办着湖州市最大货运公司的的刘克山把持了粮油区,那里的店主大多依靠在他的势力下自成一体。

    刘克山和白敬唐也有恩怨,在江临天下发生的刺杀事件,幕后主使就是他。

    金桥市场的开发者白敬唐则把持了蔬菜、水果区,通过或明或暗的手段,这里的大多数铺面都直接掌控在了他的手上。

    财力、背景最雄厚的张同叔则大肆展开着金钱攻势,依托白道的势力,纠集了许多开发商疯狂的收购着其他零散的商铺,也渐渐形成了一股势力。

    就在三股势力慢慢形成了一种平衡互相无法奈何时,白敬唐身边多了一个一脸笑眯眯的中年男子。

    透过白敬唐对中年男子客气的态度,我知道他终于走通了关系,完成了我制定的计划中最关键的一步,和一个可以影响湖州市开发政策的高官建立了联系。

    这个一脸无害的男人,应该就是大人物的代理人。万事俱备,大战一触即发,在金桥市场内根基最弱,但潜力却最大的张同叔被白敬唐作为了首要下手的目标。

    从重型卡车上拆下来的载重钢板与飞速旋转的砂轮剧烈摩擦着,发出一道道火星,一把把简易的砍刀被制作了出来。

    张同叔手下的刀疤是个用刀高手,在刀疤的影响下他的小弟个个善于用刀。而且他们手中的刀都是用印度出产的乌滋钢打造的,这种钢材是古代制造大马士革刀的材料,制造的刀具削铁入泥。

    付彪上次正是吃了这个亏,才回丢掉双腿。用重卡载重钢板打造的砍刀虽然外形不佳,但却是目前唯一可以对抗刀疤特制宝刀的利器。

    夜幕降临后,白孝武在白敬唐的安排率先带着一队人去了市里对张同叔下手。我则主动请缨带着一干手下,去了郊区。

    郊区一处破旧的小工厂的院子里停着几辆轿车,得到可靠消息,这里是张同叔经营的藏毒窝点,砍掉付彪双腿的刀疤就藏身在里面。

    一直午夜时分,白孝武来了短信,告知他那边已经准备开始动手。

    得到信号,我对着身边的一个高个男子使了一个眼。

    高个男子得到暗示,刚悄悄走近工厂的大门,院子里的狼狗就开始骚动起来。

    就在狗叫声要惊动院子里的人时,高个男子一扬手,几个抹了雌性激素的布团被他扔进了围墙内。

    受到气味的吸引,几只狼狗马上冲上来嗅咬起来。布团里面早已经藏了剧毒的氢化物,没过几秒,几只狗就无声无息的倒在了地上。

    最大的隐患解决后,我带人顺着院墙翻进了院子里,悄悄打晕了赌场门口的两个昏昏欲睡的保安。

    透过门缝,我发现一个脸上有着一道可怖疤痕的中年男子正在指挥分装着许多白的粉状物质,醒目的面部特性让我断定工厂内的人是刀疤无疑。

    这次和我一起同来的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好手,也都是付彪一手带出来的兄弟。面对刀疤无需多说,人人都憋着一股劲准备给付彪报仇。

    运足气力,我一脚踢飞木质的工厂大门,木屑横飞中我打头冲进了工厂内。

    突入起来的变故中,刀疤的手下很多没反应过来就被砍倒在地。

    一场混战开始了,我用麻布缠在手上的特制钢刀迎头劈向刀疤。慌乱中刀疤来不及拿刀,只好掀起面前的木桌进行抵挡。

    单薄的木桌被我一分为二,钢刀去势不减擦着刀疤的面门迎头而下。差点命丧刀下,让刀疤惊出一身冷汗,伸手就向腰间掏去。

    知道刀疤要掏枪,我变劈为撩划过刀疤腰部。刀疤刚握住手枪的右手被划开一条口子,手枪也掉在了地上。

    “江东流”

    就在刀疤命悬一线的时候,隔壁小屋里冲出消失许久的张国峰。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张国峰的表弟朋克男死在我手中,对我是恨之入骨。

    通过对八极拳进一步的修炼,再次面对张国峰,我自信他已经不是我都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