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血色时代 黑岩十里西风 > 《血色时代》正文 第8章 变味的比武
    吴浩然和张不凡一大一小两个多动症“儿童”会面后,志趣相投好的差不多能穿一条裤子,吴浩然几乎是三天两头的往张不凡家跑。

    因为吴浩然的关系,沈梦君经常来张不凡家把吴浩然遣送回武馆。因此我和沈梦君中断的联系又恢复起来,而且接触的比以往更多频繁了一些。

    我和沈梦君的关系渐渐引起了武馆中不少人的猜测,其中吴景文的二徒弟张国峰反应最激烈,处处针对我。

    张国峰从小就在武馆习武,和沈梦君一起长大,暗恋沈梦君的事在武馆里几乎是人尽皆知的秘密。

    从小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我,十分懂得察颜观。张国峰对我的敌意我十分明白,面对他的各种挑衅,也一直保持着克制不想和他发生冲突。

    年底的时候武馆迎来一年一度的考校,每当这时吴景文就会集中武馆的全部弟子进行大比武,检验一年练武成果的同时,也为发现可以重点培养的亲传弟子。

    对于这次比武我十分看重,要想获得八极拳更多的秘技就必须在比武中取得好的表现,得到吴景文的肯定。

    比武当天,很少在武馆出现的沈梦君居然也穿着一声练功房出现在了比武场上,她的出现让参加比武的人个个兴奋不已,都想在美女面前有个好的表现。

    参加比武的一共四十来人,一番较量后,就剩下了李振华、张国峰、沈梦君和我。

    其实这一点也不出众人所料,除我外其他三人都是吴景文亲自教导的功夫。我虽然练武时不长但身体素质出众,进步飞速。

    到了半决赛的时候,按照排序我原本是要同李振华进行比试的。可是不知沈梦君对吴景文说了什么,我的对手居然换成了她。

    “承让。”

    沈梦君走上擂台,面无表情中又带着一丝不怀好意的对我抱拳说道。

    虽然最近经常接触,但沈梦君一直对我冷言冷语的,看见她的样子我不禁心中有些忐忑。

    等到我还礼后,沈梦君率先对我展开了进攻。沈梦君因为是女生,力量练得是八极拳中注重技法的**掌。

    交手不久我就发现沈梦君招式娴熟,打起来有章有法,显然是下过苦工。但因为是女生,缺少了一股一往无前的狠劲,力量也偏弱,因此攻击力并不强。

    依照我的身手原本可以依靠蛮狠的力量硬吃的,但害怕沈梦君受伤,只好慢慢和她周旋着,一直不敢用全力。

    越打越吃力,沈梦君原本是想借着比武教训一下我出出气,没想到久攻不下,到弄得自己进退维谷。

    心态失衡之下,沈梦君越打越急,一些死缠乱打的招数也用了上来,一场好端端的比武开始慢慢走样了。

    我虽然尽力避免,但沈梦君的近身贴斗还是让我们的身体发生了很多的亲密接触。一旁观看的人更是开始时不时的起哄,吴景文也黑着脸连连提醒。

    可是暴脾气的沈梦君把我的退让当做了最大的侮辱,加上众人的起哄,发狂的她开始不管不顾的对我猛攻着。

    看着沈梦君的样子,为了顺她的气,在她的又一次进攻中,我故意露了一个破绽。沈梦君立马抓住机会,马上就是一个弹腿向我踢来。就在我准备借势倒地认输时,也许是发力过猛,沈梦君脚下突然一个绊蒜,身体直接向后倒去。

    害怕沈梦君受伤,我赶紧调整自己的身体向她拉去,可是不停的改变动作中我的身体也一下子失去了平衡,步着沈梦君的后尘也向地上倒去。

    但借着一拉之力,我总算是减缓了沈梦君的倒地速度,自己先一步倒在地上做了沙包。

    一具温软如玉,散发着淡淡体香的身体压在了我的身上,时间静止,我的心脏却开始前所未有的飞速跳动着。

    在周围人的目瞪口呆中,沈梦君突然趴在我的身上,耸动着肩膀。

    慢慢我的胸口传来一阵湿意,沈梦君正在无声的哭泣。我知道这悲伤不是战败的不甘,而是我先前的冷漠对她的伤害。

    “我杀了你!”一旁的张国峰看见我和沈梦君的样子红着眼,抄起练武的**枪就冲上来,却被沈梦君挡住了。

    最后在李国华的阻拦下和吴景文的呼喝下,张国峰恨恨的离去了。

    “你跟我去书房。”

    吴浩然拉着他姐回了卧室后,吴景文解散了弟子,带着我进了书房。

    “你来我武馆不久我就注意到你了,你的天赋和刻苦是我平生仅见。但我从第一眼看你时,我就发现你身上又一股戾气,功夫越高你对社会的危害越大,因此我让振华刻意疏远了你。”

    吴景文盯着我的眼睛,似乎在质问我他说的话是否正确。

    “你们认识多久了。”过了片刻,吴景文突然又开口问道。

    “半年时间。”

    吴景文没有明说,但我知道他问的是我和沈梦君。

    “为了梦君,你能离开白敬唐,放下心中执念吗?”

    吴景文说话时,眼睛看着窗外,似乎在问我,又似乎在问自己。

    我沉默了。

    “从明天开始你就不要来武馆了。既然做不到,我也不想你在和梦君有任何交集了。”我的沉默给了吴景文答案,他的语气中含着失望。

    比武后,也许是吴景文的作用,吴浩然和沈梦君在也没有来张不凡家。

    新年伊始,谣传已久的消息得到了证实。魔都和湖州市正式将高达百亿的高铁项目立项,一时间两地风起云涌,机遇中也伴随着巨大的危机。

    作为风眼的金桥批发市场正享受着最后的安宁,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萧瑟充斥着白敬唐集团的每个人心头。

    寒假开始后,对白红笺的保护已经由学校转移到了江临天下的别墅里。

    白敬唐正在给她女儿办理出国留学的手续。出国前,白敬唐要求对我们对他女儿采取二十四小时的贴身保护,确保安全。

    “现在是法制社会,你们这么做是犯法的,这是非法拘禁。”白红笺依旧一副非主流的打扮,对着我和小刘暴跳如雷的叫嚷着。

    白红笺已经在别墅里呆了一个多星期了,实在是受不了了。

    “这是白总的要求,您出去必须得到他的批准。”小刘在楼梯口拦住了整装待发的白红笺。

    “你,你们”小刘搬出了白敬唐,白红笺顿时无话可说,恨恨的瞪了我和小刘几眼后,气鼓鼓的上了楼,随即一阵噼里啪啦摔东西的声音响起。

    夜幕降临,小刘在一边休息,我则仔细盯着监控视频,留意着别墅外围安装的摄像头拍摄的画面,忽然别墅二楼一个窗户被打开了,一根绳子被扔了出来。

    今天楼上的白红笺一直在不停的打电话,我知道她晚上一定有动作。

    我走出监控室,悄悄的来到了别墅外墙下。抬头一看,一个黑的身影正抓着床单作成的绳索慢慢下溜着。

    掏出打火机,纯棉的床单立马燃烧起来,突然亮起的火光惊动了绳索上的黑影。

    光亮中黑影回头一看,吓得发出一声尖叫。火势急速上升,眨眼间就将床单作成的绳索烧了一半,眼看就要烧到屁股了,黑影赶紧手忙脚乱的又爬回了房间。

    “江东流,你这个混蛋。”燃烧着的床单被扔出了窗户,白红笺在楼上气急败坏的骂道。

    和白红笺的斗智斗勇一直没有停过,和这种刁蛮的富家小姐不能动武,就只能斗智了。

    随着白红笺一次次的受挫碰壁,她几乎对我恨之入骨,看我的眼神都冒着火。不过可贵的是白红笺虽然刁蛮,但其实人特单纯、善良,就是有些小聪明,喜欢耍性子。

    挫败了白红笺的一次出逃后,我刚回到监控室,电话就响了起来。

    “我外公受伤了,姐姐去报仇了。”电话刚一接通,吴浩然就哭着鼻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