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一念成灾 懒人i睡觉 > 5.砂锅粥来袭
    邵亦晨跟丁瑞楠在地铁上分开后,过了一会,又搭了地铁回到两人喝早茶的地方。没办法,开过来的车总是要开回去的吧。想到昨天听到的丁瑞楠下午还有约,他很识相的没有再打扰她。

    他的工作其实很忙,但现在他得空的时候,就会拿着手机转,想跟丁瑞楠聊一聊。他不是个话多的人,但是,他现在恨不得自己是个话唠。还好丁瑞楠对他印象应该不错,所以两人聊的还算不错。

    周四上午,邵亦晨出公司去谈判,坐在车上往外瞥的时候,看到了路边等红绿灯的丁瑞楠。丁瑞楠穿着宽松到肥大的衣服,感觉整个人都被衣服给包了起来,只露出了细长的脖子和小小的脸,背着一个鼓鼓的大书包,整个人看起来有些邋遢和憔悴,像随时会被书包压垮似的。车很快就开过去了,邵亦晨转过身去,想再看看她。

    “晨哥,看什么呢?”旁边的助理说着也跟着往后看。

    “没什么。”邵亦晨转回身子,继续看手中的资料。

    丁瑞楠等在红绿灯口,眯着眼睛抬头晒太阳,想着昨天晚上的值班,心里暗骂着最近为什么最近半夜出事的人这么多,不是打群架的就是撞车的,最近自己真是黑,改天抽个空要去拜拜才好。但是自己从来不信这些,该拜在那尊佛祖下面才能在下个夜班白白的呢?

    边想着红灯变成了绿灯,丁瑞楠紧了紧书包,赶紧往前走,恨不得能飘起来,我亲爱的狗窝啊,快到面前来让我躺躺,在大型的三甲医院上班,真不是人干的活啊啊啊~。

    狠狠的睡了一天,丁瑞楠总算是从她的床上爬了起来,吃过东西,慢慢走着去了林程阳的花店。

    与其说是林程阳的花店,还不如说是黄珊的花店。那时还在上学,当了无数次闪亮的电灯泡的自己,跟着这对情侣一起吃过饭后慢慢的散步回学校,路过一个花店,丁瑞楠表达了自己想开一个花店的愿望,黄珊说她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开一个花店,坐在妖娆盛开的花中插花。当时丁瑞楠就给了林程阳一个眼神:想娶老婆,赶紧把花店开起来。

    结果本科毕业以后,林程阳放弃做医生不久,果然就把花店开起来了,狠狠的塞了一把狗粮给丁瑞楠。当时丁瑞楠抱着黄珊的大腿表示自己要入股,黄珊表示,店已经开起来了,丁瑞楠只能做劳力,丁瑞楠只能含泪答应。幸好丁瑞楠从小被熏陶,插花包花的审美都非常在线,虽然是做兼职来满足一下自己的愿望顺便赚点零花钱,但时间长了,有了点客户资源,花店的一部分高级订单都出自她的手,所以丁瑞楠只要不值班和下夜班,下班后都会去转转帮忙解决一下到手的订单,并假公济私的弄一束回家。

    花店不大,设计的很精巧,加上花的摆放错落有致,进门的时候有铃铛轻响,隔绝了窗外的喧嚣与繁华,让人进门后有一种进入了另一个世界的感觉,这也是丁瑞楠的得意之作。

    丁瑞楠和前面负责业务的小满交流了一下订单信息,就套上围裙,随便挽了头发,坐在工作台边开始插花包花。

    今天邵亦晨跟人寸土必争的长时间拉锯战终于结束,结果还算圆满,所以一群人回到公司整理完材料后嚷着要聚餐。邵亦晨喝的不多,但因为酒量不好,还是觉得头有点晕,所以打算走一走,清醒一点在打车回家。就在漫无目的走着的时候,他看见了坐在花店里的丁瑞楠。

    那是他从没见过的丁瑞楠,她被花簇拥着,衬得她像个精灵,和早上在马路上看见的不修边幅的她仿佛不是同一个人。她娴熟的包扎花束,交给店员,笑容是久违的柔和。他看了许久,鬼使神差的推开了店门。“叮~”,铃铛的声音终于唤回了他一点理智。

    “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我想请这位小姐帮我包一束花。”

    “请问是送给什么人呢?什么时候要呢?”

    “不能现在包吗?”

    “我们楠姐现在在包的是已经下了订单的,今晚需要送到的,如果先生赶时间的话,我可以给您包。”

    “你帮我问问行吗?”

    小满绕过工作台,扯了扯丁瑞楠的袖子。

    “啊?”丁瑞楠正在专心的包一束花,冷不防被小满扯了一下,转过脸来还有点愣愣的。

    “楠姐,有人想请你现在包束花。”

    “诶?”

    “是我。”

    “哈?”丁瑞楠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邵亦晨,觉得自己今晚有点像单音节生物。

    邵亦晨看着丁瑞楠呆愣的表情,忍不住笑了。

    “看见你在包花,想进来请你包一束。”

    “让小满帮你弄吧,我还有几束,要等挺久。”

    “没事,那就等着。”

    既然都这样说了,还有什么好说的,丁瑞楠让小满给他倒了杯蜂蜜水,继续干活。

    邵亦晨静静的坐在边上边喝水边看着丁瑞楠选花、剪花、插花、包花束,她做事很细心,很会挑花,用几只不一样的花加上不一样的摆放,包起来以后竟是那样赏心悦目。

    时间慢慢的流逝,不知过了多久,丁瑞楠扎好最后一束花交给小满,敲了敲有些微酸的肩颈,两人核对过后,工作才算是完成了。

    丁瑞楠转过身,问邵亦晨对花束有没有什么要求,邵亦晨看看表,说看她今天工作量挺大的,还是算了。

    丁瑞楠边脱围裙边翻白眼,感情大哥你是没事干想坐着喝杯水?

    “楠姐,你一会去吃啥呀?”小满笑着说。

    “…….”丁瑞楠颇为无语的看了眼小满,挑了些花用纸包上,推门走了,邵亦晨跟了上去。

    “你在这里兼职?”

    “算是吧。”

    “你做完事都要去吃宵夜吗?一起?”

    丁瑞楠扭头看了看邵亦晨,两人虽然从那次喝早茶以后就没再碰过面,但是这个星期在微信里还是很有互动,这个人说话恰到好处,从来不会觉得太过热情或太过刻意,两人一来二去也算认识了。

    “好呀,我请你吧。砂锅粥行吗?”邵亦晨点点头。

    两人到了店,丁瑞楠征求了邵亦晨的意见以后就熟门熟路的点了个粥,两个小菜。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边吃边闲聊着,一顿吃下来,丁瑞楠终于觉得自己的整个世界都很满足了。付钱的时候邵亦晨也没抢,这让丁瑞楠觉得这个人很上道。

    已经很晚了,邵亦晨要打车送她回家,丁瑞楠才终于表示,自己就住在附近。最后,邵亦晨就慢慢的和丁瑞楠走着,送她回家。七弯八拐后,两人停在了一个破旧的小区门口。虽然是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商业地段附近,但是哪里有繁华,那里就有这样的小区,给在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段挣生活的人提供一个他们勉强可接受的房和一个虽然贵但也不是不能忍受的租金以遮风避雨,通勤方便。

    邵亦晨看到这个小区的时候皱了皱眉,但是并没有说什么。

    “谢谢你送我回来,我回去了。”

    “应该是我谢谢你的宵夜才对。”邵亦晨低头看她,眼底有自己都不知道的心疼。

    “嗯,不用谢。”丁瑞楠点点头,“再见。”

    邵亦晨驻足一直看着丁瑞楠走进小区,拐了个弯不见了身影,才转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