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一念成灾 懒人i睡觉 > 1.分手
    “都跟你说了,这个女的脾气不好,一会说清楚了,我在重新帮你找找看。哎,你说她怎么就选了这么贵的地方,是不是故意的,想着跟你没戏了宰你一顿再分手?”

    不是邵亦晨想偷听,实在是因为还没到饭点,餐厅人比较少,隔壁桌的阿姨说话又大声,所以对话就这么不自觉的飘进了耳朵。

    邵亦晨抬眼看看坐在自己对面的人,陈宁,精致的妆容,得体的打扮,在看向他的时候,有些许的期待,但也矜持而不显得特别热络,问个问题总能挑起邵亦晨的话头,让场面不至于特别沉闷,总之,是个很完美的女人。但可能是最近被老妈逼得太紧,邵亦晨面对这样的相亲对象,还是有点心不在焉。

    现在看着桌上两个小火锅飘起的热气,邵亦晨很庆幸当初老妈问想跟相亲对象在哪里见面的时候,自己随口说了句找个热闹点的餐厅。桌上的火锅咕噜咕噜的响着,冒出的白烟飘在两人中间,时不时地还要往锅里放东西,还好,不会显得尴尬。

    “妈,这家火锅做的挺好,服务也很好,所以不便宜的。快到时间了,她也快来了,要不你先过去吧。”

    隔壁桌坐在老妈旁边一直听老妈教育的男人终于开口了。

    “嗯,我就坐在后面这桌,听着你怎么跟她讲,讲清楚了,赶紧分了,啊。”

    唠叨了半天的人终于停下来,坐到后面的座位,这样从店门进来的人也看不到是谁。

    过一会,一个女人快步走了进来。

    与其说是女人,还不如说是女生,皮肤不算白,眼底的青影有些脓,也没怎么化妆,跟邵亦晨对面的女人比起来,算是素面朝天了,再加上简单的白上衣和休闲裤休闲鞋,头发刚刚扎起,像是还没毕业的女大学生。

    “方明闻,你这么早就到了啊,还没点东西吗?你要个什么锅?”丁瑞楠做下来看了看空空的桌子,拿起一旁的ipad随手就给自己勾了个麻辣锅。

    “要个番茄的吧。”

    “嗯,好的呀,你想吃什么吗?”

    “没事,你先点着吧。”

    “行。”

    丁瑞楠又点了几个自己喜欢的菜,都是半份,然后把ipad放回了架子上。

    “一个星期没见了,怎么样啊?”丁瑞楠开门见山的问。

    “嗯,先吃东西吧,吃完再说。”

    丁瑞楠眉头一挑,看着对面的方明闻。大半年前朋友介绍认识的,谈了不到半年的恋爱,上个星期说想带她去见见家人,她就打扮的郑重其事的去了,只是没想到……人和人之前,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么大一个城市,朋友之间不故意约起来,想遇见都不容易,而有些人,却总是出乎意料的出现在你面前,让人哭笑不得。

    丁瑞楠一笑,“那行,一会边吃边说吧,约这么早吃饭,我其实挺饿的。”

    “你又是一天没吃东西?”方明闻抬头问,眼底略有些责怪,她这个周末睡一天的生活习惯真是不好。当初单身,朋友想给他介绍女朋友,征求了女方同意后就给他看了照片,照片上的人长得不是特别出挑,但一双眼镜,却很明亮,让他以为还是在校的大学生,后来才知道人家已经毕业工作了。刚谈恋爱的时候朋友还跟他强调说丁瑞楠以前一直是单身,让自己不要欺负人家。谈了快半年恋爱,两人虽然进展的慢,但也像普通情侣一样了。其实他是喜欢她的,虽然进展的慢些,但是丁瑞楠跟自己的前女友完全不一样,不会因为琐事老是抓住不放的闹,就算吵架也是吵过了就过了,从来不会翻旧账,因为性格好,自己的朋友也很喜欢她。这次想要带她去见见家人,也是想能不能让相互之间的关系发展的快些,谁知道会变成这样子。

    “嗯,昨晚值班比较忙。”丁瑞楠边说着边往后靠了一下,让服务生上了小火锅,调了火力。“我先去弄调料。”说着丁瑞楠起身想调料区走去。

    方明闻电话响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是自己妈妈打过来的,皱了皱眉,还是接了。

    “都说了让你赶紧解决,你怎么还跟她绕这么大弯子,还点个锅,你还真要跟她吃火锅啊。”妈妈压低了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过来。

    “那也不能不点啊,总要吃点东西再好讲不是。”方明闻去下眼镜,捏了捏鼻梁。“我一会不去弄调料了,就跟她将,你别急,她很快就弄好了的,先挂了。”

    挂了电话,果然丁瑞楠很快就回来了,手上端了个调好的酱料碟。

    “我弄好了,你去吧。”她边说边把每样菜放一点到已经沸了的锅里。

    “我不弄了,反正我也弄不好。”

    “要帮忙吗?”

    “不了。”

    丁瑞楠抬眼看了看方明闻,从锅里挑了点熟的比较快的菜就先吃起来。方明闻被丁瑞楠看了一眼,有些心虚,还是开了口,“我其实,有些话想跟你说。”

    丁瑞楠放下筷子,看着方明闻,等他继续说下去。

    方明闻顿了顿,“上个周带你去见家人,我妈看到你反应很大,我才知道你们之前认识。我这个周一直都想跟她好好说说,让她能够接受我们两个在一起这件事情,但是我妈的脾气你也知道,一提到你就完全没办法沟通,”方明闻没办法再看那双毫不掩饰的直视他的眼镜,低下头,“所以,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