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跑男之娱乐生活 梦想的时光 > 第二百零五章 你是妈妈嘛?
    惊雷般的怒吼乍响,余音在房间内徐徐回荡。

    安欣愣愣的看着暴怒的陈慕,目中带着陌生,半晌后,才冷冰冰的说道:“陈慕,你真的是不可理喻。”

    “四年时间,你根本就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每天醉生梦死的,根本就没有把陈馨当成亲生女儿,我现在能给陈馨更好的生活,你还百般阻拦。”

    安欣眼中的怒气更盛,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陈慕怕是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以安家的实力,能够查出陈慕四年时间的过往,无疑是轻松无比的,毕竟以前的陈慕没有遮掩自己的能力。

    但,对于安欣的怒气,陈慕的脸色也是极为难看,说道:“对于一个连母亲责任都没有尽到的人,居然理直气壮的在这里评判我。”

    “我”

    安欣气急,想要说什么,最终无力的将手放了下去,但目光依旧坚决,说道:“不管你怎么说,陈馨我一定会给她送到美国去生活。”

    对此,陈慕只是冷冷的回了两个字:“做梦!”

    刹那间,陈慕和安欣再一次目光对视,谁也不示弱。

    两个曾经甜蜜的恋人再次相见,火药味弥漫,没有掺杂一丝曾经的感情。

    火刀、马斯克面面相窥。

    你去看看?

    你去看看!

    不不不,还是你去看看!

    我还是不掺和小姐的事了!

    那我也不掺和了!

    两人一同默契的低下头,充耳不闻,装作没听到。

    出力也不讨好,我们两个消停点总可以吧!

    陈希想要开口说话,但安欣如今的气场太强大了,她根本没有说话的勇气。

    茜茜也想要开口说话,但看着陈慕前所未有的气愤表情,也是诺诺的低下头,皱吧着小脸,乌溜溜的大眼睛在陈慕和安欣身上左右飘忽不定。

    僵持了半晌,陈慕和安欣的眼睛均是已经酸涩无比,但他们依然坚持着。

    似乎,谁的目光压倒对方,谁就获得了胜利,赢得了茜茜的抚养权。

    感觉自己不能坚持后,陈慕和安欣同是移开目光,闭着眼温润了一下干涩的眼睛。

    “我书是你扔的?”安欣深呼吸一口气,想着循循渐进,看着桌面上书页已经破裂的古书,转移话题问道。

    这些古书,她当初可是陪同父亲参加一场顶尖富豪的拍卖会,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求得安建华拍卖到的。

    在那个圈子里,不论是年轻富豪还是顶尖集团掌舵人,金钱对他们就犹如来水一般,虽然需要,但并不重视,更加重视的是如何提高自己的修养、内涵、气质等等精神层面的需求。

    拍卖的几本古书中有几本是唐代真迹,苍劲有力的字体雕刻在竹子上,随着岁月的侵蚀,那些字体甚至已经被磨平了棱角,变得模糊,竹子制成的书体也已经枯黄,甚至有些地方已经分叉。

    唐代古书里面的内容也多是名家所做,没有编入过历史的诗集、散文、野史,同是也有些文笔不差于名家的作者作品,乃是失传的真迹。

    这种古书,或许对于平常人家只是一个普普通通,放在一旁不留意的东西,但对于那种顶尖富豪的圈子,无疑就是难得的珍宝。

    竞争激烈,安建华也是废了大力气,欠了一些人情才拍卖到的。

    可想而知,当安欣看见已经破损的唐代古籍时,心中的愤怒有多崩溃。

    当初她走的匆忙,以为陈慕会珍惜这些古籍,现在看来,没给当废纸给扔掉就已经不错了!

    陈慕目光一瞥,这正是上回那警察损坏了的书籍中的一本,貌似是极为珍贵的一本。

    虽然孙玉清的补偿已经送过来了,但毕竟不是曾经的那些古籍,陈慕也就没舍得扔,时常还看一看,只要动作小心些,就不易损坏。

    而此时,陈慕正在气头上,怒气一冲,脱口而出,说道:“没给你扔掉就不错了!”

    “你”

    安欣气的心中发抽,咬牙切齿的看着陈慕,心中懊恼的想着,曾经的自己是眼瞎了么?怎么爱上这个渣男的!

    “本来就是你的,喜欢就拿走,不喜欢就扔掉。”

    安欣虎视眈眈的注视下,陈慕口下不留情的说道。

    说完,陈慕心中貌似也有着一丝愧疚,补充道:“书房里面还有没坏过的这种书,喜欢都拿走,就当赔给你的,,谁能想到说不回来的人还会再回来。”

    陈慕嗤笑一声,充满了对安欣和安家出尔反尔的所作所为,不屑一顾。

    “陈慕,你当我稀罕?”

    安欣心中气的想吐血,看着冷酷残忍的陈慕,冰冷怒气的眼中,险些泪水失控要流下来。

    陈慕嘴角挂起一抹冷酷的弧度,冷硬的说道:“不稀罕正好,烧了!”

    意见相勃的两个人再一次对视上,目中都是极为强势。

    一旁动都不敢动的火刀、马斯克、陈希偷偷抹了一把汗,心中默默想着:

    你们两个干脆打一架算了,这么个样子,什么是个头。

    “既然你回来了,我们就搬出去,把这个房间还给它的原主人。”陈慕目光淡漠如冰,说道。

    安欣一咬红唇,冷冰冰的说道:“这是给陈馨的,我安欣还不至于差这点钱。”

    “我也不差!”陈慕眼睛一瞪,说道。

    说了两句话,陈慕和安欣又是杠了起来,谁也不服谁。

    “还是那句话,你把我女儿还我,我给你十亿美元。”安欣咬牙,忍着暴走的怒气说道。

    陈慕一瞪眼,说道:“滚球,我女儿比你们老安家的钱金贵,什么特么十亿美金,还没有我女儿的汗毛重要,你是在这埋汰谁呢?”

    被骂的安欣面色难看,但忍着怒气说道:“十亿美元完全可以让你找个妻子,再生一个!”

    “滚犊子!”

    陈慕脸色怒黑,反问道:“你有十亿美元你咋不再生一个,非得和我抢闺女。”

    安欣气的身躯发抖,说道:“陈慕,你还能不能有点素质,满口脏话,你怎么教导孩子,不行,我女儿今天必须得跟我走。”

    说着,安欣就要扒拉开陈慕,抱走茜茜。

    陈慕纹丝不动,身体移步挡住安欣,冷冷的说道:“安欣,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你给我让开!”

    安欣抬头看着比自己高出一头的陈慕,说道。

    “不让!”

    陈慕态度坚决。

    安欣气的都要哭了,明明陈馨跟着自己比跟着陈慕发展要好,为什么他就不同意呢?

    “你让不让,不让,我就动手了!”安欣颤着手指指着陈慕的鼻子,眼圈泛红的威胁道。

    闻言,火刀和马斯克均是面色一狠,从安欣身后走到安欣的两边,强大的压力笼罩着陈慕。

    “强抢?”

    陈慕略微忌惮的目光扫过火刀和马斯克,如果他的脚腕没有受伤的话,还是可以拼搏一下,但现在,陈慕状态不佳,即使赢了,也是惨胜。

    “试试看!”

    陈慕展开双臂,挡住茜茜和陈希,冷冷的说道。

    安欣挥手止住跃跃欲试的火刀和马斯克,认真的看着陈慕,说道:“我觉得我们应该心平气和的交流一下,陈馨在美国,有着安家的庇护和全力的支持,一定会比你身边发展的前景更好”

    “停!”

    陈慕伸手指停,看着安欣同样很认真的说道:“我不信任你,也不会信任安家,这房子你回来了就还给你,我出去自己买套房子,今后就不劳烦你了!”

    陈慕清晰记得安欣的不告而别和安建华不承认茜茜有安家的血脉,这两个事情让陈慕坚持,茜茜不能离开他身边,他害怕茜茜吃苦。

    安欣动作僵硬,看着陈慕的目光中,怒火逐渐熄灭,冰山重铸,挥手说道:“让他们走!”

    火刀、马斯克瞬间后退来,反正现在这个事情他们也没掺和明白,听小姐的命令就可以了!

    陈慕无言,抱起茜茜,和陈希绕过安欣,从卧室中只是拿起林可可送给自己的拜师礼‘揽月’,旋即转身就走,口中说道:“其余的东西就劳烦你家的人收拾了,我都不要了!”

    安欣面无表情的看着陈慕和茜茜离开,一言不发。

    终于,即将开门的时候,安欣忍不住开口说道:“陈慕,你能让我抱抱陈馨么?”

    她的心中有些颤抖,恐惧、害怕、紧张、期待等等复杂的情绪。

    她还记得,当初那个跟她很像的小婴儿一到她的怀里是多么的开心,她也是多么的快乐。

    陈慕脚步一停。

    安欣的目光中涌出希冀和面对答案的惧怕。

    “不能,我希望你以后不要来打扰我的家庭,毕竟你是你,我是我,早在很久以前我们之间就已经没有了关系,还望慎重。”

    陈慕淡淡的说道。

    安欣眼眸一暗,这个答案早在她开口之前,她就已经想到了,可是她还抱有期望的想要试一试。

    结局已经早已注定。

    被陈慕抱在怀里,和陈慕面对面的茜茜小脑袋正好在陈慕的肩膀处,完全可以清晰的看见安欣的表情。

    “阿姨,你是茜茜的妈妈么?”

    茜茜突兀的出声说道。

    孩子眼中的光芒是那么的期盼、渴望、希冀,和亲近。

    安欣暗淡的眼睛一亮,茜茜此时的话对她来说无疑是天籁之音,直入她的心灵。

    安欣激动的不知所言,眼角微微湿润,用力的点了点头,但尚未等她说些什么。

    陈慕面色一变,加快步伐摔门而去。

    “嘭!”

    伴着一声巨响,陈慕的声音也隐隐传来:“茜茜,你以后离那个女人远点,她是偷孩子的!”

    可不是嘛,今天安欣的归来,目的不就是要将茜茜从他身边夺走,这和偷、抢有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