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跑男之娱乐生活 梦想的时光 > 第二百零四章 恨么?
    “不可能!”

    陈慕严辞拒绝,眼中掠过一道冷芒。

    茜茜是他生活下去最大的支柱,任何人也别想在他身边将她夺走,即使是茜茜的亲生母亲也毫不例外。

    闻言,安欣的目光也是彻骨冰冷,和陈慕的目光对视上。

    这对曾经的爱人在四年后的今天终于发生矛盾,不可弥补的矛盾。

    “我是陈馨的亲生母亲,为什么不能让我的女儿和我生活在一起。”安欣目光冰冷,眼中涌出怒气,说道。

    陈慕起身做到茜茜身边,同样冷冷的看着安欣,说道:“没什么原因,就是不能。”

    安欣气急,说道:“陈慕,你能不能成熟一点,你让茜茜跟你过着这种生活?”

    “我这种生活怎么了,我家茜茜想吃什么,想玩什么,想要什么,家里的条件足够,用不着安大小姐咸吃萝卜淡操心!”陈慕呵呵一笑,也是气急,说道。

    安欣气寒如冰,冷冷的看着陈慕,说道:“我现在的经济实力完全可以给陈馨开一家小型的迪士尼乐园,接受国内外顶尖的教育,任何行业都会有世界顶尖的辅导,你呢?现在也就凭着你那张脸在娱乐圈混出点名堂,等哪天你老了,你能干什么?招摇撞骗?”

    陈慕冷冷一哼,但不得不否认安欣的资产实力遥遥领先于他,但就想这样夺走陈馨,安欣明显想多了!

    “作为一个有夫之妇,上门强抢别人家的女儿,安欣,你的变化还真是大啊!”

    陈慕的态度坚持到底,说道:“我不可能把茜茜交给你,也不可能让茜茜知道她有个后爸,你死心吧!”

    “嘭!”

    安欣一巴掌拍在桌面上,身体站起来,俯视着陈慕,深呼吸一口气,冰冷冷的说道:“陈慕,你把茜茜还给我!”

    陈慕瞥了一眼安欣,强忍着怒气说道:“远走,不送。”

    安欣闻声不动,银牙都要咬碎了。

    陈慕也是抬头看着安欣,目光中满是坚决,丝毫不妥协。

    气氛再次陷入冰点。

    火刀和马斯克面面相窥,四目茫然,什么时候,自家大小姐有过这幅样子。

    “小姐,要不咱们动手!”马斯克看向安欣,恭敬的提议道。

    火刀极为默契的手放在背后,凌厉的目光紧盯着陈慕,不给他一丝一毫的机会。

    闻言。

    “闭嘴!”

    陈慕和安欣同是回过头,异口同声的说道。

    “你别学我说话!”陈慕和安欣冷冰冰的看着对方,再次异口同声的说道。

    “再比比打残你们!”

    陈慕冷冰冰的扫了火刀和马斯克一眼,回过头,继续看着安欣,相互之间,目露寒芒,咬牙切齿。

    火刀和马斯克脸色一黑,旋即对视一眼,消停的站到一旁。

    他们在这里貌似很是多余,落得里外不是人的处境。

    火刀冲着马斯克挑了挑眉,低声问道:“现在是怎么回事?”

    马斯克脸色难看,说道:“我怎么知道。”

    两人面面相窥,同是低声骂道:“麻的(谢特),真特么”

    “闭嘴!”

    话没说完,再一次被陈慕和安欣回过头呵斥。

    火刀、马斯克面色难看,狠狠的瞪了眼陈慕过后,闭口不言,沉默的杵在一旁。

    陈希此时也是吓了一跳儿,紧紧的搂着睡着的茜茜,不敢吱声。

    这还是她第一次看见陈慕发这么大脾气呢!

    整个屋子中的气氛陷入冰点,沉寂无声,只有陈慕和安欣两个人眼神的碰撞。

    那里似乎磁着火花,电闪雷鸣。

    陈慕的眼睛通红,一天没睡觉,长途跋涉的他就是在强撑着。

    安欣的眼睛里也有一条条的血丝,密布在瞳孔周围。自从定下回国的计划开始,她就一直休息不好,到了国内机场,直接就来到这里。

    但两人的神色都是毫不怯弱,此时争夺的是他们的孩子,怎么可能认输。

    安欣:孩子是我的。

    陈慕:放屁,孩子是我的。

    如今的两人就差没掐起来了!

    火刀、马斯克、陈希在一旁看的心惊胆颤,生怕一个不注意,这俩人就打起来。

    “爸爸!”

    就在这时,茜茜被陈慕和安欣的吵闹声惊醒,睁着迷糊的小眼睛,拉了拉陈慕的衣角,迷糊糊的说道:“爸爸,你咋的了!”

    安欣眼睛一亮,越过茶几就要抱过茜茜。

    陈慕脸色一变,瞬间给迷糊的茜茜抱了起来,放到一边,警惕的看着安欣,问道:“你要干啥?”

    “这是我女儿!”

    安欣动作一僵,眼中怒火成海,似乎能给陈慕烧成灰烬。

    陈慕挡在茜茜的身前,说道:“茜茜是我闺女!”

    “陈馨是我十月怀胎生出来的!”安欣玉手握得青筋暴露,本就葱白的手掌因为用力变得毫无血色,口中穿出咬牙切齿的摩擦声。

    陈慕嗤笑一声,说道:“茜茜还是我含辛茹苦养大的呢!”

    火刀、马斯克、陈希均是看着对方,眼中闪过恍然之色。

    原来这两人以前是一对啊,还生了个孩子,那,这就是人家的家庭矛盾了!

    “咕噜!”

    火刀、马斯克心中想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完了,要被灭口了!

    陈希的第一念头就是:这就是大嫂啊,好冷,好凶,好可怕!

    不过,这两人又犟起来了!

    火刀、马斯克、陈希心中的第二个想法。

    茜茜也是有些怕怕的从陈慕背后伸出小脑袋,抬头看着面如寒霜的安欣,灵气的大眼睛眨了眨,满是疑惑。

    这个阿姨看起来好舒服啊,就像是爸爸一样。

    安欣的余光注意到茜茜伸出来的小脑袋,瞬间冰山消融,带着一丝母性的关爱,心疼的招了招手,说道:“陈馨,到妈妈这里”

    妈妈?

    茜茜瞪大了眼睛,看着安欣的目光里满是惊慌失措和未知还有

    “什么妈妈!”

    陈慕把茜茜的小脑袋扳到背后,皱眉说道:“茜茜的妈妈早就死了!”

    陈慕心中则满是恐慌,他现在害怕,茜茜和安欣相认,然后离开他这个父亲。

    不是因为他没有信心,而是茜茜对他或者安欣都很重要。

    陈慕不可能让茜茜去给别人当后女儿。

    陈慕清晰记得那个即将成为自己老丈人的男人说过的话:订婚。

    四年过去了,现在怕是已经结婚了吧!

    既然结婚了,你还回来和我抢闺女干嘛?

    “你才死了呢!”安欣怒了,心中升起一种将陈慕碎尸万段喂狗的想法。

    陈慕面色阴沉,冷冰冰的说道:“自从那天茜茜她妈离开以后,她就死了,在我心中、茜茜心中,这个当妈妈的人已经死了!”

    安欣身心一颤,面容上的怒气烟消云散,冰冷的外表也似乎出现了裂痕,说道:“陈慕,你在恨我!”

    恨!

    陈慕眼中茫然了一瞬,这就是恨么?

    “不会原谅就是恨的话,你可以当做恨!”

    陈慕回身捂住茜茜的耳朵,看着安欣认真的说道:“从你离开和你父亲离开这里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已经毫无关系了,曾经你们安家所做的事情我既往不咎,也希望你不要再来干扰我们平静的生活。”

    一段话,完全是陈慕心中真实的描写,平淡、认真、严肃。

    曾经,他得到这段记忆的一瞬间,有过进去商海的冲动,想要给当初那个中年人和这个不告而别的女人一个教训,哪怕是遍体鳞伤,千疮百孔,只要撕掉一块肉来,就可以告诉对方,这就是当初你们那个瞧不起的人做到的。

    仇恨没有迷住陈慕的双眼,他很快的冲破雾霾。

    怎么说,安家也是茜茜的姥爷家,即使对方不承认安家外面有这个孩子,但血缘关系不可否认。

    陈慕也不想在今后让茜茜难堪,真到了那些时候,真相是掩藏不住的。

    父亲和母亲一方的仇恨相杀,对一个女儿来说,很容易造成不可弥补的伤害。

    为了茜茜,陈慕这口气打算忍气吞声,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

    只是,没有想到安欣这个意外居然回国了!

    “我只要陈馨!”

    安欣的目光中不自觉透露出一丝哀求,咬牙说道:“你把陈馨给我,我给你十个亿美元,并且你不够可以管我要,只要我有,我就给你!”

    安欣希冀的看着陈慕,十个亿美元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挣,她在美国独身一人,努力拼搏了四年,接手了不少的家族企业,也只能勉强拿出十亿美元,并且还会遭受到董事会高层弹劾的危机。

    十亿美元对整个安家来说,也是一笔巨款。

    陈慕抬起头,陌生的看着希冀的安欣,缓缓突出三个字。

    “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