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跑男之娱乐生活 梦想的时光 > 第三百六十二章 自己写
    上午,烈阳高照,倾洒着犹如波浪般的光线在一望无际的广袤草原,葱青翠海,落至枝头,褐色的木枝成长着青色的嫩芽,有的荷包还待绽放,有的已然绽放出一丝属于美的光泽,白色的花瓣已然有了雏形。

    在这抒写着激发生机,蔓延金色的光辉下,花瓣、草叶、枝头,皆是被敷上一层薄薄的金泊,散着略微刺眼的折射光芒。

    大厦后方是一座公园,隔着好远能看见一片碧色湖水,在岸边,垂柳有几层楼那么高,碧青色的柳枝垂在湖面上,轻轻拂过,几片柳叶汇聚成湖面上的一抹别样的颜色,映着湖水的波光粼粼,点缀着淡金色的色彩。

    远处,湖面微微一动,一点涡轮骤然散开,波浪起,点点水花映着阳光乍起,一道活泼扁长的赤红色鲤鱼飘动着尾巴荡然而起。

    此刻的陈慕赫然坐在湖水岸边的长凳上,眸子直直的望着湖面,手臂微弯,随即在空中留下一道残影,一点银色犹如宝石一般的光芒骤然飞起,在湖水水面上犹如精灵一般跃动,旋转跳跃,留下十几个水花,荡漾着波纹。

    不知不觉中,陈慕已经忙活了上午,刚刚随意解决午饭的他感觉到一丝疲倦,或许是因为刚吃饱饭的原因,促使他来到公园里休息一会儿。

    “还早呢,不急着回去。”

    陈慕将帽子摘了下来,沾着汗水的水滴随着他飘扬的动作散飞而出,猩红色的眸子不满的透过柳枝仰望天空的炎炎烈日,嘟囔了几句之后,陈慕侧躺在长椅上,单手支着脑袋,浑身放松下来。

    首都和杭州南北方的差异很明显,杭州这段时间的天气虽然微热,却略显潮湿,而首都则是焖炉般的炎热,干燥得让人想享受在水的包裹里。

    陈慕不适应的蹙了蹙眉,首都的空气质量让他着实有点难受,空气中驳杂的气味含量让他感觉自己仿佛身体被掏空。

    不过,目前有个休息的地方也就不错了!

    陈慕想到安欣稳坐钓鱼台,动也不动的指挥他和刘梦雨,不由得心生不满和无奈。

    可是,谁让人家是金主爸爸呢?

    上午时间,陈慕联系了邓朝、林更鑫、陈赤赤、赵丽影、迪力热吧、鹿函等人,打算邀请他们一起参加自己的广告处女秀。

    但因通告距离的原因,最终有时间能够参加的唯有林更鑫一人,其他人不是在国外参加获奖比赛,就是与陈慕分别华夏南北方两地,无力帮助。

    “都是塑料兄弟,没有一个来帮助我分担这份痛苦。”

    陈慕痛心疾首,反思自己所交往的友谊。

    “哎,人生啊!”

    陈慕叹息一口长气,懒懒地倚在椅子上,眸子望着波澜肆起地湖水,长腿搭在一旁的扶手上,动作极其不雅观,所幸,这炎热憋闷潮湿地天气下,不会有人出来闲逛。

    闲暇独处之余,陈慕也是目带思考之色地想着广告地解决方案。

    上午时间,除了陈慕在寻找配合自己地伙伴之外,刘梦雨也通过安华集团的关系网,大力寻找广告策划媒体公关公司,以安华集团的名气,刘梦雨很顺利地寻找到很多相关行业的巨头人物和数之不尽地小公司毛遂自荐,都想凭此机会和安华集团建立经济上地长久往来。

    但这件事忙忙碌碌了一上午,也不见事情有什么进展。

    陈慕和刘梦雨联系之后,明白事情卡在哪里,不由得也是感到烦恼。

    要知道,一个广告地效率和作用最主要地因素就是取决于创意。

    通俗易懂,简单明了,再添加上产品的特色,以及幽默地引人注意,再加上等等因素,才能让广告效用发挥出来。

    如今很多的普通广告让人看了开头就没有想看下去的欲望,这便是失败,没有发挥出作用的失败。

    广告这门艺术说来简单,做起来会发现很多因素都会思考到,导致举步难移。

    更何况,安华集团的名声和地位怎么会容许自身地广告失败,所以他们的审核难度比之市场高上数层,难度可谓非常巨大。

    安华集团本身也有广告策划部门,只可惜里面的技术人员在前段时间被安建华调到国外学习新技术,同时也研发本身领域地一个大工程,一度导致安欣在公司里面用以无人,一个能担当重任的都没有。

    再加上,安欣最近的工作发展处于下滑阶段,急需要非常优秀地广告策划,再凭借其他计划来得以脱身,不能给人太多地时间,这个难度又是提升了一大截。

    一句话,现在缺的就是时间。

    一念至此,陈慕不由得也多了很多烦恼丝。

    拿人钱财,替人办事。

    陈慕心中为自己的烦恼找到一个正确地理由。

    “该怎么解决呢?”

    陈慕蹙着眉头,猩红色地眸子中,猩红色的光芒微微变色,晶莹的瞳孔倒映着碧水河面,生机勃勃的景色在他眼中倒映重现,仿若一面镜子。

    清风从远处飘飘而来,吹散了绿树之间茂盛枝头,桃花随风轻颤,零落地花瓣散散落下,一如桃源盛开的美景。

    水面波澜肆起,乍然而动,浪花在岸边扑动着湿土,点点水花在接触地刹那绽放,水花从风而行,普洒在岸边地花草上,花枝草叶点缀着水花,潺潺而动。

    一点凉意落在鼻尖上,陈慕蹙眉抬手拂去,迎着阳光拭目望去,一片桃花的花瓣伴着水花的湿润于眼前绽放。

    “或许,我自己来也可以。”

    这点水花点缀起了陈慕前世的记忆,不由生出这种想法。

    他不仅仅是一个明星,也是一名出色的经济学博士,对广告策划方面也曾学习过,甚至配合性地实践,再加上前世那么多这个世界没有出现的广告策划,陈慕相信自己完全可以胜任。

    “不过,这样的话,是不是得加钱了!”

    陈慕仰躺在长椅上,大拇指按着下巴,蹙眉思考自己是不是应得一份属于自己的利益。

    陈慕仿佛看见了金钱在对自己招手。

    这般想着,陈慕底气十足的给安欣拨通电话。

    “安欣,广告策划的事情你不用让刘梦雨找公司了,这事情交给我吧!”陈慕直接这般说道。

    安欣声音较为疑惑,似乎联想到了什么,又是不敢置信的问道:“交给你?”

    陈慕信心十足,脑中略过无数个这个世界没有出现过地广告,昂首说道:“没错,交给我,我会写一份顶尖的广告策划交给你。”

    陈慕本想说这个世界最顶尖的广告策划,但想了想,还是较为低调地说道。

    沉默.....

    陈慕话音落下之际,通话陷入尴尬的沉默。

    陈慕咧了咧嘴,兴奋激昂地情绪逐渐落下,隐隐间升起一丝尴尬。

    “你吃错药了?”

    安欣的声音很不安,说道:“还是你在做白日梦?”

    陈慕顿时感觉心塞,说道:“你不信任我了么?”

    安欣的回答让陈慕很扎心,非常扎心。

    “不,是从来没有过信任。”

    “我......”

    陈慕张了张嘴,旋即又是憋了回去。

    人家现在是金主爸爸,自己还是忍着点吧!

    “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写完了让刘梦雨看看,和其他公司递上来地广告策划案比对一下,要是你的最优秀,那就可以用你的了!”

    安欣话音一转,又是说道。

    陈慕眼睛一亮,说道:“价钱怎么算?”

    沉默.....

    “等你通过再说吧!”

    安欣直接无语地把电话挂了,这个财迷。

    陈慕浑不在意,挠了挠头,哈哈一笑,只感觉着闷热地天气也变得格外可爱起来,精神徒然变得饱满起来,斗志十足的起身,摆了摆手,离开了公园。

    公司里面,刘梦雨正带着所属工作人员忙碌于联系广告策划公司的工作,看见陈慕回来,不由得着急问道:“陈老师,您那边导演、场景师联系的怎么样了?”

    陈慕正在创作兴头上,听见刘梦雨的声音才想起来导演、场景师这码子事。

    “等这边广告策划创意准备集齐之后,我再联系他们。”陈慕如是说道。

    “好吧!”

    刘梦雨也知道没有看见广告策划和创意时,任何一个导演也不愿意冒险答应,并不是怕难,而是怕太过简单,影响到他们地名气。

    “陈老师,您这是?”刘梦雨这才注意到陈慕火急火燎地模样,不由得探头看了一眼陈慕的背后,这是让狗给撵了?

    陈慕一昂首,信心十足地说道:“我准备写一篇广告策划方案。”

    “啊?”

    刘梦雨一声惊叫,引得工作人员地注意力投了过来,吓得她赶忙闭嘴,难以置信的低声问道:“陈老师,您写?”

    陈慕不是明星么?广告策划这种事情他也会写?

    刘梦雨茫然了!

    “你不信任我?”陈慕顿时察觉到刘梦雨的语气不对劲,侧着眸子看着她,怀疑地问道。

    “没有!”

    刘梦雨勉强一笑,白皙地玉手因为说谎话不安地捏着背后的衣角,诚恳说道:“我相信您,陈老师。”

    “不错,有前途。”

    陈慕满意点头,拍了拍刘梦雨的肩膀,让刘梦雨的脸色变的微微苍白,随机转身离去,背对着刘梦雨摆了摆手,说道:“给我一间办公室,我要工作了!”

    “陈老师,前面左转第二间是空闲地办公室,您在那不会有人打扰你!”

    刘梦雨忍着不安,对陈慕的背影说道。

    在陈慕走进办公室之后,刘梦雨哭笑不得,本来事情就够忙的了,现在还出现个陈慕这个乱子,不由得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不过,既然陈慕愿意写就让他写吧,她也没权利干扰到陈慕的思想。

    安欣的命令是最快,但时间上缺没有准确地时间规定,他们只能片不停歇地赶工,在网上接受那些媒体广告创意公司的广告策划方案,然后从中筛选,再由专业人士进行模拟。

    这个时间是很慢长的时间。

    时间太紧,及时那些广告领域的巨头也是感受到了压力,时间仓促的他们即使动员所有技术人员,也显得仓促,方案太过简陋。

    不得以,一些公司拿出以前存储地相关行业的广告充数,却被时代的原因淘汰。

    “还真是难啊!”

    刘梦雨转身又是投入到工作的模式当中,全然忘却了陈慕的事情。

    .......

    独身一人的办公室内,阳光从敞开地窗外倾洒进来,灰色纯色地窗帘随风轻轻飘动,传出哗哗哗的声音,窗台上、桌面上摆放的盆栽嫩绿色枝叶在微风中摇曳,缠着妖娆的身姿,花苞轻颤。

    陈慕咬着笔头,微乱地头发随着清风扬起,却是俨然无视,落笔,擦拭,来来回回的动作重复了无数回。

    虽然脑中有着前世优秀地广告作品,但陈慕总想着在其中填上属于自己的色彩,这也就添加了难度。

    在本身很优秀的作品上,填上属于自己的色彩,而又不影响广告的质量。

    陈慕需要时间来反复试验。

    ......

    此时此刻,安欣也并没有如陈慕预料地那般躺在别墅里面稳坐钓鱼台,而是回到了安华集团华夏总部。

    “安总裁!”

    一路上,恭敬问候的声音不断,在其他分部地位层高的人物在此时都低下了他们高傲地头颅,向安欣问好。

    安欣持着从始至终从容不迫地态度,一如高山般的冰冷,淡然走过,仿佛一位女王走在属于她的领域宝座上。

    “我需要人。”安欣直接推门走进华夏本部的华夏总裁办公室,淡然地看着他,开门见山的说道。

    华夏总裁是华夏总部内职位最高的领导人,也是安建华地心腹。

    在这间办公室内,复古的装饰让人可以感受到这个人的年龄和心胸。

    窗边放着一盆朱罗兰,细长的枝叶犹如长径,边缘圆润的花苞正待绽放,犹如灵物一般的花芯藏身在花苞中透着叶子,偷看着外面地世界。

    窗边,一位老人双鬓斑白,穿着一身白色的家居服,端着水洒,细心呵护着朱罗兰。

    听见安欣的声音,老人慢慢回过头,平和的眸子中荡漾着莫名的力量,仿佛能够穿透人心。

    安欣面色毫无变化,面对着这个安华集团地位仅低于安建华的老人,就如同看着一个普通的残年老人。

    “回国以来,还是你第一次到叔叔这里来呢!”

    作为安华集团第二号重要人物的常青山,他放下手中的水洒,柔和的眸子看着安欣,透露出与世无争的气息。

    安欣的骄傲仿若放下,冰冷的容颜上勾起一抹微笑,说道:“因为知道您忙,所以才尽量少打扰到你!”

    望着进门和现在仿佛不是一个人一般的安欣,常青山的目中略过一丝欣赏而又黯然的色彩,说道:“我只不过是一个混吃等死的老人,有什么可忙的,安华集团的未来还是系在你的身上。”

    安欣不可置否的一笑,淡淡重复刚进门时候说的话,只不过态度柔和了很多。

    “我需要人。”

    常青山柔和一笑,说道:“整个安华集团都是你的人,随意用。”

    安欣轻轻一笑,对着老人微微点头表示感谢,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

    常青山突然叫住安欣,在她回过头来后微微一叹,说道:

    “陈诚一家应该得到善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