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跑男之娱乐生活 梦想的时光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偷孩子的阿姨?
    竖日,清晨到来之际。

    袅袅云雾自大地升起,任由阳光的穿透。

    横店酒店中,陈慕倚靠在窗户旁边的椅子上,翻阅着手中的书籍,猩红色瞳孔的周围弥漫着血红色的血丝,但他似乎仍然精力旺盛一般看着手中的书籍,似乎其中真有黄金屋,颜如玉一般。

    许久之后,陈慕翻到尾页,这才放下手中的书籍,揉了揉眉心,将眼中的疲劳梳散少许,手掌抬起,迎着天际之上冉冉升起的旭日,第一缕阳光照耀在他的脸上,令他的眼睛微微眯起,略有些不适应。

    一夜没睡,陈慕在这一晚都在朗读这个世界的名著,因为一旦静下去,他就会出现繁乱驳杂的念头,剪不断理还乱。

    清晨既然出现,那么新的一天录制已然开始,昨天陈长江曾说过,今天清晨的取景很重要,因为清晨那彻夜累积的露水会不受凡尘沾染,保持最初始的晶莹剔透,能够让镜头中的美景充满日出潮汐的自然。

    陈慕起身走到床边,目光柔和的看着床上抱着小熊,光洁的小脚丫踢着被子,在睡梦中张着小嘴吐着匀称呼吸的茜茜。

    茜茜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和陈希居住在一起,很少和陈慕一起居住。

    陈慕有意培养茜茜的自主独立意识,让她领先于同龄人,所以对茜茜的宠溺从某些方面开始逐渐减少,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至少,茜茜自己在没有察觉到的时刻开始慢慢有独立意识。

    对孩子最大的杀伤力武器就是来自于亲人的宠溺,陈慕深刻认知这一点,不想让茜茜的心性变得脆弱,而是抱有期望的想要让她超越自己。

    当为人父最开心的不是多大的财富和美女,他们最简单的骄傲就是儿女达到超越他们的成就,甚至全方面超越他们。

    这就是陈慕心中最大的期望。

    直至昨天安欣提起今天要过来与茜茜相认,陈慕在思绪繁多的情况下,心软的让茜茜和自己住在一起。

    “小丫头!”

    陈慕蹲在床边,伸出手指按了按茜茜的小鼻子,让茜茜在睡梦中迷糊的皱了皱鼻子,露出两颗洁白的小乳牙,小舌头舔了舔湿润的嘴唇。

    陈慕轻轻一笑,将茜茜踢下来的被子重新盖在她的身上,这个动作,他一晚上不知道重复了多少回,却一点也不感到厌烦。

    盖上被子后,陈慕本来是要出去拍戏,但却又心有不舍,蹲坐在床边,看着茜茜的小脸,静静无言。

    茜茜继承陈慕和安欣的优点,面貌自然也精致可爱,但她的脸型却是和安欣相似,大多数部位也随着安欣,例如嘴巴、鼻子、眼睛、脸型和白嫩的皮肤,里面只掺杂很少量陈慕的影子,而和陈慕最相似的部位便是她的眉毛,挺直而俊秀,没有男性的刚毅,有一丝英气和女性的柔美。

    陈慕玩心大起,按了按茜茜的小嘴唇,又是敲了敲茜茜的小鼻子,最后摸了一下茜茜的眉毛,轻轻划过,随即起身,无声离去。

    新的一天,新的拍摄。

    这一场拍摄,拍摄的格外漫长。

    陈长江看了一眼已经接近晌午的烈日,皱着眉头淡淡说道:“卡,休息。”

    说罢,陈长江移步离开导演位置,走到不远处一颗苍松树下,在树叶的遮盖下,陈慕穿着魔尊重楼的衣服,汗如雨下的喘息休息。

    陈长江无声坐在陈慕身边,伸手递过一张蓝色的手帕,抬手示意一下陈慕的额头,让他擦擦汗水。

    陈慕抬头一看,咧嘴一笑,伸手接过,随手擦过额头,递了回去,说道:“谢谢陈导。”

    “自己留着擦汗吧,这天穿这身衣服确实很热。”

    陈长江没有接过,而是坐在陈慕身旁,侧过头,轻轻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接近一上午的录制,陈慕的瑕疵屡次出现,但出现瑕疵的地方却都不是大问题,往往都是一些常见的小事上,就像是漫不经心一般。

    陈慕出现失误的地方并不多,和其他演员比起来,还是很少,但失误不出在大事上,而往往都是出现在很容易拍过的场景上,难免让人感觉到有问题。

    陈慕也对自己的状态有所察觉,面上掠过一抹愧疚,歉意说道:“对不起,陈导,昨天我没有休息好。”

    陈长江眼睛一转,注意到陈慕那猩红色瞳孔周围的血丝,眉头一皱,那血丝粗细不均匀,而且数量极多,随着陈慕一上午的拍摄不但没有下去,反而多出不少。

    陈长江深深地看了陈慕一眼,知晓他怕是一夜没睡,有事情瞒着外人。

    陈长江没有刨根问底的追问,随意的和陈慕聊了聊演戏和演员以及一些琐事。

    陈慕也微笑配合,对事情说出自己的一番见解,和陈长江的想法相互互补。

    相聊甚欢之后,陈长江起身说道:“今天你的镜头录得可以了,你现在状态不好,先回去休息吧!”

    陈慕所饰演的魔尊重楼属于主演阵容靠后的角色,拍摄镜头和胡戈、郭建华等人无法比拟,将之前的镜头补上之后,陈慕的镜头也就不多了!

    陈慕没有拒绝,而是真诚的对陈长江表示感谢,随即和胡戈、郭建华等人告别,独身一人赶回酒店。

    陈希和茜茜被陈慕安排在酒店里,不许外出,因为今天安欣要过来,陈慕事先的所有准备都已经失去了头绪。

    在回到酒店的路上,陈慕越走越慢,心脏速度跳动加快,背上仿佛背着一座重山一般,让他呼吸逐渐急促,似乎要喘不上气来。

    明明并不远的距离,在此刻陈慕的眼里,眼前平坦的道路上仿佛铺上了一层寒光凛凛的刀片,让他触之不及,想要避开。

    陈慕停下脚步,苦笑一声,他现在仍然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面对安欣,但事已至此,他只能忍着忐忑的心情缓缓而去。

    安欣昨晚说要过来,在首都飞往杭州,如今怕也是快要到了!

    陈慕试探性的给安欣拨通了电话,没想到居然接通了!

    “你现在有时间了?”

    安欣的冰冷外表仿佛破灭,在接通的刹那,急不可待的说道。

    陈慕似乎没有想到安欣居然真的能接通,沉默了一下,说道:“嗯,你在哪?”

    安欣抬头望向身前的高楼酒店,说道:“我在昨天你给我发的酒店地址楼下。”

    “这么快?”

    陈慕微微怔神,随即说道:“那你先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到了!”

    “好!”

    陈慕摒弃心中杂乱的想法,咬着牙继续直行,不久之后就看见酒店门口停着的一辆黑色商务车。

    在黑色商务车的车旁,站立着一位微笑待人的美国白人,陈慕一眼看出,那就是安欣的心腹保镖,马斯克。

    “嘿,陈先生。”

    马斯克眼尖,一眼扫到陈慕走过来的身影,前所未有的露出热情的笑容,对陈慕招了招手,用异样口音的华夏语说道:“这里,我们在这里。”

    陈慕点了点头,径直走了过来,说道:“安欣呢?”

    “我在这!”

    安欣从副驾驶的位置推门而出,带着暗紫色的墨镜和黑色的围巾,窈窕动人的娇躯呈现出完美的曲线,隐藏在墨镜后的眸子看向陈慕,说道。

    陈慕目光扫过,面无表情的扫过安欣,再落在隔着车窗看见坐在后座推门走下来的一位沧桑老人和火刀的身上,皱眉问道:“你们也上去?”

    安欣摇头,说道:“不上去。”

    陈慕不知怎么,心中松了一口气,说道:“那样最好。”

    火刀和马斯克则是神色微变,焦急的看向安欣,如今安欣身边只有自己两个保镖,若是脱离开自己区域的保护,出现什么闪失,他们可负不起责任。

    “李老....”

    见安欣丝毫不改初心的模样,火刀和马斯克看向身旁的老人,虽然安欣和陈慕的关系只要不瞎就可以看出来,但他们可不敢赌啊,一旦输了,自己的命也就没了!

    安欣也是柳眉一蹙,李老在安家的身份非同一般,在安建华那里,也是地位很重的人,若是他说出什么意见,安欣还真得需要认真琢磨一下。

    “小姐的琐事我不敢惊扰。”

    李老脸上带着祥和的笑容,轻轻摇头,随即看向陈慕,苍老的面庞上露出一抹带着兴致的微笑,说道:“之前耳闻太极拳一脉出现一个新的强者,老头子手掌有些痒痒,不知道小友能不能让老头领教一下太极拳。”

    说话间,一股仙风道骨的先贤之感从他身上弥漫而出,未知的恐怖压力笼罩在陈慕的身上。

    陈慕眸子一凌,身躯一动,衣衫抖动,目不斜视的看着李老温和的眼睛,气势相对,说道:“老先生已经老了,就不要学年轻人争强好胜了!”

    “人老心不老。”

    李老淡淡一笑,似毫无烟火气的说道。

    陈慕瞥了安欣一眼,见她没有阻拦的意图,轻轻一哼,说道:“老先生受伤了可不要怪我。”

    李老轻轻微笑摇头,枯老的大腿迈近一步,如钢铁般铸实双手猛然握紧,说道:“八卦掌一出,刚猛无回,你也要小心了才是。”

    八卦掌是华夏流传很广的传统拳术,是内家拳三大名拳拳法之一,也是道家养生、健身、防身阴阳掌的一个体现。它以八大桩法为扭转功,又集八大圈手于一体,下配一至八步的摆、扣、顺步法为基础,以绕圈走转为基本运动路线,以掌法为核心,在走转中全身一至,步似行云流水,拧转、璇翻协调完整,走如游龙,翻转似鹰。主要方式有穿、插、劈、撩、横、撞、扣、翻、托等。八卦掌是融养生和技击于一炉,涵养道德的拳术,与之太极拳又相似之处,但更显复杂刚猛。

    陈慕眼中轻视之色尽去,与之太极拳齐名的八卦掌容不得陈慕心存轻视,慎重对待。

    说心里话,陈慕本不想动手,但对方逼人太甚,怕是打着将他打伤维护安欣安全的想法。

    “当我是软柿子么?”

    陈慕眼睛微微一眯,两日来的复杂心情转换成力量,目中迸发出光芒,心中想道:“倚老卖老也要看谁。”

    就在这时,安欣深深地看了李老一眼,随后又是看向陈慕,沉默过后,淡淡说道:“仅限一招,点到为止。”

    “老先生,晚辈理应尊老爱幼,您先请。”陈慕双手抱拳,脚步摊开,宛如自然的清新气息浮动,口中淡淡出声说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

    李老眼睛一凛,脚裸抿动,腰部稳转,右手紧握成拳,散着刚猛的气势猛然挥出,身袍无风自动,沙沙作响,一声厉喝乍然而响:“接招!”

    陈慕目光骤然平和,仿若万物不惊,李老刚猛挥动的右拳所带来的劲风带动陈慕额前的头发吹散开来。

    陈慕直视着即将到达眼前的拳头,腰身一转,仿若蜻蜓点水一般,抬起右手,伸至身前,玉指合拢,与之碰撞在一起。

    “砰!”

    一声沉闷的声响猛然响起,李老眉头一紧,陈慕的脸色则是一白,两人对视一眼,随即松开。

    李老低垂下眸子,气势散去,仿佛回到那个慈祥的老人,说道:“后生可畏,实力不错。”

    陈慕裂了咧嘴,略有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微笑,说道:“老先生实力惊人。”

    陈慕放置背后的右手手臂颤栗,额头见汗,在刚才的对拼中,经脉尚显幼嫩的他吃了一个暗亏,右手一时半会儿怕是动不了。

    “小姐,耽误你们时间了,你们上去吧!”李老微笑的对安欣说道。

    安欣微微一叹,转身看向陈慕,说道:“我们上去吧!”

    “六楼!”

    陈慕轻轻的说过之后,目光扫过李老,看向火刀,眸子中光芒一闪,问道:“我前天在杭州灵岩纪念馆好像看见过你。”

    火刀微微一怔,随即微笑说道:“嗯,我去看看历史中的风流人物,天骄英雄,没想到你也在,真是巧了!”

    陈慕皱了皱眉,说道:“希望是巧合!”

    说罢,陈慕扭头看了眼身边安欣毫无变化的脸色,轻轻说道:“走吧!”

    “嗯!”

    安欣和陈慕从一旁的偏门直入,保安和服务员对此视若无睹,仿佛没有看见一般。

    瞧着两人的身影消失,李老的面色骤然一白,左手捂住胸膛,不禁咳嗽几声,苦笑说道:“还真是老了!”

    “李老!”

    火刀面色一变,忍不住为之担忧,心中也在惊骇,陈慕居然能凭借太极拳伤到精通八卦掌的李老?

    李老摆手示意无碍,对火刀和马斯克苦笑说道:“这人日后若是为敌,你们两个联手怕是才可以抗衡,至于以后,我就说不清了!”

    “这么强?”

    火刀眉头一皱,心有不甘。

    李老点头,说道:“现在能和他单对单不败的只有古、狐狸、凶兽少数几人,你们两个纯外家功夫还是不及。”

    另一边,乘上直梯的陈慕也是皱眉强忍着不适,因为仅仅限于一招,他的伤势倒并不是很厉害,可以强忍住。

    到了六楼以后,陈慕面色更加平常的走出电梯,径直走到陈希的房间,敲了敲门,说道:“我回来了!”

    陈慕声音一出,顿时里面传来一个小小急促的脚步声,下一刻茜茜够着门把手打开门,瞧见陈慕和安欣,微微一愣,说道:“爸爸。偷孩子的阿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