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跑男之娱乐生活 梦想的时光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喝茶
    “ok,过!”

    随着魔尊重楼险些击杀徐长卿,被景天所阻,化身魔气消失之后。

    导演陈长江终于叫停,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说道:“恭喜你们,一条过。”

    不论经验多么丰富的演员,在录制的时候都很难出现一条过的情况,一方面是演员状态的因素,另一方面就是相互配合,基本都是很熟练的演员才能稳定的发挥一条过的水准,而这样的演员,导演是最喜欢的,因为省事。

    现在,陈长江就对陈慕很喜欢,也对陈慕的演技表现出很浓重的惊讶。

    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陈慕的演技获得到如此的进步,着实令人惊讶。

    “陈慕,演技不赖啊!”

    胡戈面带着很夸张的微笑,拍了拍陈慕的胸膛,夸赞说道。

    和陈慕直接搭过戏的郭建华、刘师师两人闻言也是暗暗点头,对陈慕竖起大拇指。

    “刚才可吓死宝宝了!”

    刘师师想到和陈慕对戏的时候,对方那双猩红色带着魔尊威严的眸子和魔焰滔天的气势,不由得心中一颤,捂着心脏,有些怕怕的说道。

    随时如此说,刘师师的脸上却是流漏出玩味的笑容,可见刘师师只是故意调侃。

    “不过不得不说,陈慕,你的演技进步真的非常大。”郭建华对陈慕毫不吝啬的赞赏。

    杨密、唐燕几人虽然和陈慕没有直接的对戏,但从旁观上来说,陈慕的演技进步足矣让他们惊讶。

    陈慕谦虚有加,说道:“都是之前你们的帮助,才让我有这么大的进步,我还要好好谢谢你们呢!”

    “哪有那么大的作用。”

    郭建华、杨密几人摇头,如果只是帮助就能让人演技好,那现在演艺圈也不至于出现如此多的僵尸脸了!

    “其实,还真得谢谢你们。”

    陈慕没有无视掉他们对自己的帮助,毕竟之前没有抽奖到演技的时候,都是郭建华、胡戈、杨密他们对自己的演技进行帮助。

    “哥,有电话。”

    正当陈慕和胡戈等人讨论正欢之际,陈希拿着陈慕的手机对陈慕喊道。

    陈慕闻言,和胡戈几人歉意一笑,随即走向陈希,接过电话。

    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号码,看数字排列和开头,应该是座机。

    座机?

    应该是谁呢?

    陈慕接通电话,微笑说道:“你好,我是陈慕。”

    对面沉寂了一下,了无生息,仿佛无人。

    陈慕眉毛一皱,手指微微一动,就想要挂断电话。

    “我是孙玉清。”

    正当陈慕手指即将按下的刹那,一道掺杂沙哑的平淡声音骤然在陈慕耳边响起。

    “孙玉清?”

    陈慕手指收起,眉头微微一挑,对方的声音沙哑的厉害,但还是可以听清那的确是孙玉清的声音。

    不过,他的声音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陈慕微微想过,随即轻轻一笑,说道:“不知道孙部长找我有什么事?”

    首都,医院病房外,孙玉清隔着看护玻璃看着病房内被医生检查的苏钟明,温和的眸子中满是阴郁,却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丝毫不显现。

    “孙部长?”

    陈慕见久久没有回声,略微诧异的再次问道。

    “你在哪?我想找你聊聊。”

    孙玉清回过神来,眸中掠过非同一般的色彩,淡淡说道。

    陈慕目露诧异,孙玉清找自己谈什么?

    沉吟片刻后,陈慕毫无头绪,便是说道:“我现在横店拍戏,不知道有没有空余时间。”

    “好,我去横店找你。”

    孙玉清没有给陈慕否决的机会,说过之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嗯?”

    陈慕疑惑的挠了挠头,心中不明白孙玉清为什么突然会找自己。

    难不成又有事情求自己?

    若是那样,还要让他付出足够的利益才行。

    陈慕没有多做思考,休息之后,再一次的录制已经接近,陈慕穿着魔尊重楼所穿的战甲,再次出现在摄影机的前面。

    天空上的那轮烈日从东方冉冉升起,于西方缓缓坠落。

    天际之上,一轮明月的倒影映着夜空,缓缓出现。

    等陈慕再度休息的时候,已然是夕阳西下,昏暗的阳光自大地缓缓消失,进入黑夜即将来临之前的模样。

    一天的拍戏下来,哪怕以陈慕的体质也出现了疲劳,精神微微变得些许萎靡,在下午的录制中,陈慕的失误也频频发生。

    毕竟今天拍摄的全部是陈慕落下的录制,拍戏的中心点一直放在陈慕的身上,他要一直穿着黑色厚重的战甲,还要维护着自己精神中魔尊的气势,以及印刻在脑海里面的台词。

    胡戈、杨密等人虽然说状态比陈慕好很多,但此刻也是不想多说话,在助理的帮助下,重新上妆,休息。

    而没有助理和经纪人的陈慕只能独身一人坐在一边,额间的汗水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陈慕所穿的漆黑战甲,上面的黑色羽毛已经有部分因为陈慕的汗水而汇聚在一起,形成一缕,而战甲之下,陈慕皮肤渗透出的汗液仿佛如水般,润滑而粘稠,总之就是让人很不舒服。

    不过,一天的拍摄终于在此时陷入尾声,当然,仅限于陈慕的尾声。

    因为避免拍摄疲劳引起效率下降,陈长江将陈慕的拍摄推到明天,而今天则是继续之前剧组的拍摄,延续下去。

    而且,今天陈慕的拍摄已经将之前落下的尽数补上,唯独还差一些细节,之后就跟着剧情录制就好了!

    一身疲劳的陈慕靠在墙壁上,双腿轻松的摆在地面上,头上的两根魔角倾斜着,下巴微垂,眼睛闭着,他现在一动都不想动,太累了!

    这时候的陈慕,早已忘记孙玉清还说要找自己的事情,这件事情,陈慕早已抛到脑后。

    陈慕抬了抬胳膊,之前感受不到力量的臂刃和手环在这一刻让陈慕感到了重量,貌似很难承受的重量。

    然而,现在的陈慕却又懒得脱下去。

    “哥,来电话了!”

    和茜茜在工作人员里休息的陈希拉着茜茜的小手走了过来,茜茜自己举着小手,嘻嘻笑着将手机抬了起来,对陈慕摆手。

    “爸爸,你今天好酷啊!”

    茜茜蹦跶着小脚,一脸小戏迷的模样对着陈慕,脆生生的开心说道。

    宛如一个陈慕新鲜出炉的小粉丝。

    “酷?”

    陈慕心中被自家闺女夸的挺开心,脸上戴上笑容,心中却是心累,他现在感觉不到酷,只感觉很重。

    这身战甲加上魔角的重量,已经超越了五公斤的限制,赫然已经接近十公斤。

    听着十公斤貌似没有多些,可是负重一天呢?还有演戏,这个一直没有脱下去的重量就感觉上是越来越重一样。

    陈慕揉了揉茜茜的头发,接过手机,看见上面孙玉清的来电显示,这才想起孙玉清说过要来找自己。

    陈慕捏了捏眉心,强打起精神来,接通电话,轻笑着说道:“喂,孙部长。”

    “我到横店了!”

    此刻孙玉清的声音不复早晨的沙哑,一如既往的温和声音传出。

    “哦?”

    陈慕微微诧异,孙玉清居然真的过来了,是有什么事情么?居然如此急迫。

    正好现在有时间,陈慕也没有拒绝,点了点头,说道:“好,你在哪,我现在过去。”

    孙玉清告诉了陈慕一个地址,就挂断了电话。

    “陈希,你带着茜茜和胡戈他们的助理待会儿,我出去见一个人,稍后就回来。”

    陈慕对陈希嘱咐过后,又是去和陈长江请了个假。

    正好此时也没有陈慕的拍摄镜头,陈长江也没有为难陈慕,直接给他放了假。

    .......

    半个小时后。

    勉强维持着阳光的夕阳已然落幕而去,承接接下来的重任。

    星星点点的繁星仿佛从沉睡中醒来,绽放着属于他们自身的微弱光芒。

    茗青茶馆。

    这是一家呈古代装饰流传下来的茶馆,房体结构由实木制成,房顶刻着两条遥遥相对的龙头,木质颜色为静木色,在厅堂的正中位置,摆着一炉一人高的香炉,散着淡雅而不刺鼻的清香,与之茶馆弥漫的茶香混淆,别样的香味让人难以忘今。

    接近夜晚,往来茶馆的人群变得稀疏,整家茶馆也仅仅不过数人而已。

    茶馆门口,一道年轻俊郎的身影缓缓而来,他出现的时候,就仿佛他就是一道靓眼的风景线。

    茶馆内,闭目品茶,嗅茶色古香的几人静静回头,微微诧异,这个人怎么在这?

    品茶修涵养,茶馆内的几人皆为茶道老人,自身涵养自然不过多说,微微诧异后,便是移回目光,面如静色。

    来人似乎对这种茶馆显得并不陌生,径直走到茶堂的堂口位置,手掌抚袖,虚空环抱,面色平淡轻轻一拜。

    “咦?”

    坐落于楼梯边缘的一位头发苍白,面色紧皱的掌柜缓缓放下手中绽放清香的茶水,诧异的看向陈慕,这个年轻人怎么会这门礼仪。

    来人正是陈慕。

    茗青茶馆便是孙玉清和陈慕所选的汇合地点。

    “二楼三室,老先生,打扰了!”

    陈慕轻轻对那位老掌柜拜礼,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说道。

    老掌柜点头,静静品了一口手中的茶水,随即闭目感悟香味,说道:“楼上左走,三室便是。”

    “多谢!”

    陈慕沿着老掌柜身边的楼梯缓缓上楼,脚步在实木制成的阶梯上留不下过多的声响,并不影响他人的品茶。

    陈慕按照老掌柜的指引,开到二楼三室,楼上的茶间用一件帘子当做遮掩,隔着纱帘,还能看见人隐隐约约的背影。

    “孙部长,陈慕如约而来。”

    陈慕站在帘子之前,淡淡出声说道。

    “进来吧!”

    孙玉清的声音从帘子内传出。

    陈慕没有做声,伸手抬起帘子,迈步走了进去。

    茶间内,孙玉清盘坐在垫子上,身前放着一个褐木色的桌子,桌面上摆放着晶莹剔透,散着霞光的玉脂茶壶,淡黄色的茶水水波平静,热气袅袅升起,在茶间中弥漫着淡雅的清香味。

    “请坐!”孙玉清随着陈慕的到来,伸手拂袖一展身前,在茶桌的对面,也放置着一个布垫。

    陈慕没有客气,坐在布垫上之后,抬头看了眼孙玉清,突然眉头一皱。

    孙玉清此时看似正常,但眼中血丝密布,这根本是掩饰不住的,恐怕这是一晚没睡的后果。

    陈慕眉头皱紧,能让孙玉清一晚没睡,还来找自己,怕是出什么大事了!

    而且,可能联系到自己的身上。

    孙玉清尚未出声的斟茶,陈慕也沉默不语,拿着孙玉清倒满的茶水放置嘴边,上唇轻轻沾了一下,目中掠过思索之色,在脑海中过滤这段时间娱乐圈的大事小情。

    然而,最终陈慕也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孙玉清沉静了很久之后,将陈慕喝到一半的茶水斟满,看着陈慕,问道:“茶水怎么样?”

    陈慕点头,未明白孙玉清的意图之前,惜字如金的说道:“好茶!”

    孙玉清点了点头,随即气氛再度陷入沉默,整个茶间之中唯有安静的气氛和弥漫的茶香。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而过,一壶茶水已然被陈慕和孙玉清喝光。

    “孙部长今天是想用茶来款待我么?”

    陈慕看着再一次袅袅升起热气的热茶,目不转睛的轻轻问道。

    “不是!”

    孙玉清微微一静,随即摇头,沉吟了一下,说道:“我被人下手了,手段很狠毒。”

    陈慕顿时诧异,说道:“如果那样的话,孙部长您应该找警察啊,找我过来,没有用啊!”

    “不!”

    孙玉清坚定摇头,目光直视着陈慕,说道:“她是个女人。”

    “女人?”

    陈慕更加茫然,眼中充满了迷惑,看着孙玉清,不知对方所言何意。

    孙玉清叹了一口气,这还是苏钟明苏醒之后,给出的线索。

    苏钟明晕倒之后,似乎模糊的听见有人叫人小姐,用很尊敬的语气,但正当快要苏醒的时候,却是被人打伤,陷入昏迷状态。

    孙玉清左思右想之后,久久没有想到谁能有这个能量对付自己,但突然想到陈慕之后,孙玉清才想起境外而来的那次事情,将最大的怀疑目标定在了陈慕女儿的母亲身上。

    但今天邀请陈慕过来,似乎,他真的并不知情。

    “嗯,喝茶。”

    见陈慕并不知情,孙玉清也没有细说,面色重新归于平淡,指了指陈慕面前的茶水,说道:“喝茶,这里的茶水我听人说过,很好。”

    “多谢孙部长的热情款待。”

    孙玉清没有细说,陈慕也没有追问,而是顺着孙玉清的话说道。

    “嗯!”

    两人的气氛再度陷入安静。

    孙玉清目光闪烁,露出思索的神色,偶尔看向陈慕。

    陈慕也是微笑品茶,似乎他对手中的茶水有着浓厚的兴趣。

    时间度过好久,茶水数不清已经是第多少壶,但陈慕和孙玉清二人也仅仅限于浅薄的交流。

    “今天喝的茶不少,看来今晚我睡的得很晚,孙部长,我就先回去了!”

    陈慕起身说道。

    “嗯!”

    孙玉清微笑点头,目送陈慕离去,一如既往的温和脸庞看不出任何情绪。

    外面的夜已经变得漆黑,唯有周围店铺绽放的灯光成为这都市的照明。

    陈慕走出茗青茶馆的瞬间,脸色变得阴郁,喃喃自语:“安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