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跑男之娱乐生活 梦想的时光 > 第三百三十五章 从天而降的掌法
    “我感觉他还会给我惊喜。”

    孙睿将陈慕说过的话发到自己历史系的同学群和教授老师那里,顿时引起历史学好爱好者激动的情绪,吵杂声一片,有人认为对,有人认为错,一时之间落入两个争吵的极端。

    孙睿则是看着镜头中玩笑打闹,在欢乐中低头搜索的陈慕,目中露出兴趣。

    “有一部分是古代的真人真事,发生在遥远的岁月之前。”

    孙睿近60岁高龄的老师如此回道。

    “另一方面,如若情况属实,我这把老骨头也该动一动,让历史鉴定中心彻底落实一下,这些古往事迹是否存在的事情。”

    孙睿近六十岁高龄的老师也是激动不已,若那几个尚未取证的信息真的是戏言,这无疑将会成为华夏历史上的伟大瑰宝。

    陆浩看着眼睛盯着手机怔怔出神的孙睿,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轻声说道:“孙睿?”

    “没事!”

    孙睿回过神来,淡淡一笑,镜片后的眸子中闪烁着精芒,说道:“陈慕很厉害,他在历史上的用心很多。”

    “嗯!”

    陆浩茫然的点了点头。

    ......

    窗外都市繁华,耀目的阳光穿透尤带着一丝黑雾的云朵,在缝隙中留下一条条金色的丝线,犹如温暖的丝棉柔软。

    “王组蓝,淘汰,王组蓝,淘汰,王组蓝,淘汰,十分钟后复活。”

    不知过了多久,每个楼层都可以看见跑男团成员奔跑的身姿,那一双双摩擦地面的鞋子发射着狰狞的声音。

    突然间,广播中传出导演平淡的声音。

    大厦五楼,邓朝面色抓狂而又懊悔的远离李辰和陈赤赤,余光狠狠地瞥了陈赤赤一眼,突如其来的战争,就是来源于这个贱人的偷袭。

    王组蓝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陈赤赤撕下了名牌,一脸茫然。

    “辰,我们的关系这么好,你和陈赤赤怎么可以这么做啊!”

    邓朝边缓缓后退,边无奈的质问道。

    不得不承认,李辰和陈赤赤的实力叠加,的确是跑男团里面实力最为强大的组合,邓朝丝毫没有拼死一搏的冲动。

    拼死一搏的结局清晰可见,只有他被淘汰,虽然十分钟时间不多,但却能被改变战局,所以邓朝现在能做的唯有逃命。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邓朝边退着边目光流动,思考着从哪一方向能够逃脱生天。

    邓朝的正前方是李辰和陈赤赤,分别包围两个方向,一左一右,中间留下一条貌似能够三人通过的通道,但只要邓朝一闯,李辰二人就会合力将之淘汰,没有任何其他机会。

    左右两方是工作办公室之类的房间,几乎都被关着门,且房间内部不流通,一旦进入,就会陷入瓮中捉鳖的危机。

    而唯有一条生路就是身后的楼梯,邓朝也正在向这个方向后退,但李辰二人步步紧逼,邓朝不敢转身过去,生怕李辰扑过来,自己躲闪不及。

    李辰沉默的迫近邓朝,目若铜铃,脸型憨厚,唯有嘴角的笑容是那一抹来自猎人对待猎物的玩味微笑。

    陈赤赤则是哈哈大笑,目光关切的说道:“朝哥,你岁数大了就别和我们年轻人比试了,腰、腿什么的都这么不利索了,还是回家休息吧,我送你一路。”

    邓朝也是哈哈大笑,但貌似兴奋的声音下却满是苦涩,后退的脚步不停歇,眼睛环视在李辰和陈赤赤身上,抿嘴说道:“辰,你们不觉得这样不公平么,我们进行一个公平的战士竞争,一对一,怎么样?”

    李辰微微一怔,随即伸手拉住陈赤赤,踏前一步,笑道:“好啊,我来!”

    邓朝丝毫不乱,手指一指陈赤赤,说道:“我说的是陈赤赤,陈赤赤,你别往李辰背后靠,我们两个一对一。”

    陈赤赤乌溜溜的眼睛转动,脸上带着笑容,却是一言不发。

    邓朝的体质可是比他要好的多,要是一对一的情况下,他取胜的机会很小。

    他又不傻。

    “我腰疼!”

    陈赤赤的手掌抚上自己的腰,面色骤然浮现出一丝痛苦,对邓朝叹息的摇了摇头,惋惜说道:“朝哥,要不是我腰不舒服,今天说什么也要让你见识一下本天才的实力。”

    至于现在么,陈赤赤的手放在自己的腰上,缓缓揉捏,似乎这样能够减缓腰部的痛苦。

    邓朝看着陈赤赤的演技,只想说一句话,不要脸。

    什么时候腰病不犯,这个时候腰病犯了,任谁都能看出里面有问题。

    “你这腰可能一辈子都好不了!”邓朝嘴角抽动,恶狠狠的说道。

    按照陈赤赤这种遇事说腰疼的选手,这腰病到老都好不了!

    陈赤赤哈哈一笑,神色倒是并无所谓,并不打算遵从邓朝一对一的单挑,反而怂恿李辰,打算二人一齐撕掉邓朝,不给他反击的机会。

    李辰立场并不坚定,转瞬间就被陈赤赤所劝动,不怀好意的看着邓朝,脚步慢慢逼近,始终保持着同样的速度靠近。

    邓朝和李辰、陈赤赤之间相隔的距离不过在4米至5米之间,凭借李辰的爆发力很快就可以追上。

    邓朝哈哈的勉强笑着,嘴上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脚步退后速度更快,黑色的眼瞳转动。

    陈赤赤猛地踏前一步,身躯豁然扑上,口中喊道:“辰哥,邓朝要跑。”

    陈赤赤话语脱口之时,正在靠近楼梯口的邓朝骤然加速,后脚一沓,反手反推门口,豁然转身,衣衫随身形而转,犹如涡轮旋风中飘荡的衣布,紧紧的贴上身躯,消瘦的肌肉轮廓似乎隐约可见。

    李辰面色微微一变,旋即玩味一笑,面带着猫捉老鼠般的戏谑笑容起步追上。

    邓朝力量积蓄了很久,这一瞬间的爆发力足矣跟李辰持平,邓朝腿步踏着楼梯向上而去。

    李辰越过陈赤赤的身位,双腿微微一沉,旋即如同弹簧一般跨越而去。

    邓朝似乎背后长了眼睛一样,胸部向前一挺,岌岌可危的和李辰的右手擦背而过,邓朝背后的名牌传出一声微不可查的脆响,一缕名牌的边缘和衣服离开一道缝隙,转而又是合上。

    邓朝逃生之余,反手抚上背后的名牌,察觉到并没有被撕掉,顿时松了一口气,以更快的速度手把着楼梯扶手,沿着楼梯飞奔上去。

    李辰在邓朝背后寸步不离,右手手指缩到背后,揉了揉腰部的衣服,眉毛一动,嘴角微微一扯。

    刚才一不小心勾到邓朝名牌的正是他最长的中指指甲,因为有点疲惫的原因,李辰忘记整洁,所以指甲长了些,也正是因此才勾到邓朝名牌。

    不过力量过大,李辰之所以感到疼痛,就是因为指甲劈了,很痛。

    楼梯楼层的中间楼间层,邓朝手把着楼梯扶手,不减速,身形骤然靠右方骤偏,身体转个弯,微微侧滑的脚步再次向上奔驰而去。

    李辰在身后一个胯步跨过四个楼梯,贴近邓朝,左手把着楼梯扶手,学着邓朝的动作再次追上。

    大厦五楼楼梯口,陈赤赤刚刚跨过三个楼梯,惊骇的看着已经翻越半个楼梯的邓朝和李辰,长大了嘴巴,下巴失禁耷拉下来,那目光就跟看见鬼了一样。

    我勒个去,这两人是什么速度啊!

    “朝哥,你这是让狼撵了?”

    “辰哥,你怎么也在这。”

    恰在此时,一声好听微带磁性的声音骤然从楼上传出,在邓朝、李辰、陈赤赤三人耳边响起。

    已经跨越半个楼梯层的邓朝和李辰抬头一看,却是见到一个异常唇红齿白,容貌俊美,身形瘦高,如翩翩公子一般的可爱男孩。

    他正是刚刚复活不久的鹿函,就在此时又是碰见了撕掉自己的李辰和陈赤赤,以及命运被追杀者:邓朝。

    气氛刹那间变得诡异了起来,邓朝和李辰都缓下了脚步,邓朝保持着和李辰之间的安全距离,紧张的脸庞上突然浮现出一抹微笑,目光下比鹿函身上看了一眼,又是在李辰身上看一眼,然后又是移步到楼梯旁,侧着身子,看着下面咬牙切齿追上的陈赤赤,双手扶住扶手,表情如同局外人的看戏,颇显玩味。

    鹿函和李辰之间双目对视,均是看见对方眼中的呆滞。

    怎么......又碰见了!

    生性温和,心态平和,面带微笑的小鹿也是忍不住心中想要爆出粗口,自己才刚刚复活啊!

    追上来的陈赤赤看见六楼楼梯口,站在门前的鹿函,也是微微一怔,眼中闪过一瞬间的茫然,随即哈哈一笑,了无恶意的上步,面色微微愧疚的叹息说道:“小鹿,你要知道赤赤欧巴又多么爱你,刚才真是对不起了,小鹿,我们现在结盟先撕掉邓朝吧!”

    “你要知道,邓朝这个人阴起人来,起不来肉不笑的,非常可怕。”陈赤赤不动一兵一卒的对鹿函灌输邓朝可怕的性格,面色淡然,如同完美应景熟练的说过无数遍一样,不带一丝停顿的说道。

    鹿函微微后退一步,摇了摇头,很坚决的否认了陈赤赤的话。

    这才刚刚对方被淘汰,再让鹿函信任陈赤赤,重新培养信任基础吧,现在么,别做梦了!

    “赤赤哥,你们是把朝哥撕完了就要撕我吧!”鹿函将白色的鸭舌帽反戴,再次后退一步,柔声笑道。

    陈赤赤连连摆手,拍了拍自己暄软的胸膛,自信说道:“绝对不会,小鹿,你就放心吧!”

    鹿函抿嘴一笑,俊美的眸子掠过李辰,微微摇头。再次靠后,并对邓朝投了个爱莫能助的目光。

    接受到眼神的邓朝顿时慌了,在李辰、陈赤赤宛如能够吞噬他一样的目光下,冷汗直冒,声音略微尖锐的说道:“小鹿,救我,我们结盟,作为交换,我给你一个对你非常有用的线索。”

    “非常有用?”

    鹿函即将退出楼梯口的身形骤然一停,忍着安全距离被缩小的危险靠近邓朝,警惕的看着李辰和陈赤赤。

    邓朝神色一喜,背部紧紧的靠着楼梯扶手,侧身缓缓向上移动。

    李辰、陈赤赤见状眉毛一皱,对视一眼,深深感到麻烦。

    邓朝和鹿函的实力叠加,即使是李辰也不能小窥,邓朝终于把事情拖得麻烦了起来。

    “不过那也得撕!”

    李辰狠狠一咬牙,目露凶光,目色睥睨间,冒着杀气。

    陈赤赤也落下决意,手扶着扶手,缓缓向上。

    他们撕过鹿函一回,再加上自己所找到的线索,对第三轮的任务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方向。

    不过,李辰和陈赤赤也不敢准确的说这就是对的,所以证明猜想最快的捷径就是撕掉其他队伍的队员。

    哪怕事情变得难一点,也要搞定它。

    所以,想要稳坐中央台的陈赤赤也不得不下地,参与战争。

    鹿晗速度过快,防不胜防,邓朝各方面体质能力都属于均衡,也很难缠。

    “我去撕邓朝,陈赤赤,你拖住鹿函。”李辰快速做下决定,指挥道。

    “好!”

    陈赤赤果断点头,事不容缓,近以免再出意外。

    说什么来什么。

    鹿函突然间神情一呆,看向一直很少去通往七楼的楼梯,怔怔出神,似乎忘记的反应。

    李辰自然不会错过这等好机会,对陈赤赤示意了一个眼神,就欲要进攻。

    可突然间,一股危机降临的感觉从心底怦然而出,一股呼啸的低微空气滑破声音自上空传来,似乎还带着别样的声音。

    李辰的身体本能让他骤然向前垮了一大步,感到危机解决,不由得回头一看,只见一双似乎由美玉雕刻出来的手掌在刚才岌岌可危的位置划过,与此同时,两条修细挺健长腿也是落地。

    李辰侥幸的叹了一口气,转而又是眉毛跳动的咬牙问道:“陈慕,你怎么在?”

    从七楼楼梯口一跃而下想要撕掉李辰的正是不知从何而来的陈慕,

    陈慕咧嘴一笑,没有应答,而是伸手抬起一个让李辰感到熟悉的名牌。

    看见这个名牌,李辰瞳孔一缩,转而一咬牙,看向茫然站在陈慕身旁的陈赤赤。

    刚刚陈慕下落的时候,目标爱并非是全部选定了李辰,另一方面想要撕掉陈赤赤。

    没想到,李辰应证陈慕的猜想,没有被他抓捕,但陈赤赤的反应时间就大条了很多,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的降临,被陈慕一个高空降临,轻而易举的撕掉。

    “你怎么办到的。”

    陈赤赤茫然的环视四周,见陈慕看向头顶,他才看向上面的楼梯,脸色哭笑不得的说道:“陈慕,你能不能正常一点,我是个人类,你能给我的心脏一点反应的机会么,你这样让我看起来没有心脏一样。”

    陈慕哈哈一笑,指了指脑袋,说道:“你说的不对,我认为你说的应该是脑子!”

    陈赤赤不悦,没好气的瞥了陈慕一眼,狠狠地说道:“陈慕,你去死,哈哈....”

    心酸的笑声,心酸的眼泪。

    “切!”

    陈慕撇撇嘴,转而又是惊讶的看着李辰,啧啧出声,说道:“辰哥,从天而降的掌法你都能躲掉,厉害啊,敢问辰哥师承何处。”

    陈慕伸手抱拳,俨然是古代皇朝面对平等地位人类的手势。

    李辰眼睛一瞪,瞬间茫然,有点不习惯。

    陈赤赤呵呵大笑,补充道:“没有师承,来自和你的互怼,自学成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