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跑男之娱乐生活 梦想的时光 > 第三百二十三章 十二生肖
    通往名店的路上,陈诚和司机小李已经下了高速路,进入了匝路。

    名店是靠近首都的一座小城市,在全国的名气很小,但物价却很高,所以说,很少有人愿意到此旅游和定居,导致人气较为其他城市不是很强盛。

    但毕竟靠近首都,陆陆续续的,各个道路上也有不少的行人和车辆行驶。

    下了高速以后,陈诚安静的坐在车的后座上,眉头慢慢的皱在了一起,越想越不对,为什么刚刚发生的事情自己会模糊不清呢?

    即使自己已经老了,也不至于对那种事情如此的记不住吧,况且,自己连对方的身体都记的很模糊,这不是一个亲密接触过的人应有的记忆。

    到底发生了什么?

    催眠。

    陈诚脑中突然出现这一个念头,旋即想到一个曾经听合作伙伴提及过的局部幻觉麻醉药剂,可以让人思想暂时陷入僵化,但因为用处微弱,这项药品几乎已经陷入绝版,只有一些国外药品制作商在研究药性,期待加强到对社会有用的程度。

    其效果和自己刚刚的表现很相似。

    一念致此,陈诚额头冒出冷汗,隐隐间感觉自己陷入一团冰冷的圈套里面,而且那圈套里面的丝绳正在收缩,让他跳不出去。

    “小李,立刻掉头回首都。”

    陈诚深呼吸一口气,忍着心中的惊颤,保持平静的说道。

    “嗯?”

    陈诚的司机小李是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刚刚步入工作不久,疑惑的看了一眼倒视镜里面表情平静的陈诚后,点了点头,说道:“好的,陈总。”

    “嗯!”

    陈诚坐在后座上,目中的精芒抖擞,环视着周围的车辆和行人,目含警惕。

    “这个车.....”

    透过倒视镜,陈诚目光盯在车后方一辆黑色的商务车上,倒车镜和对方的挡风玻璃提挡住对方的容貌,只能看见是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在开着车。

    作为商人的强烈直觉告诉陈诚,后面这个商务车绝对有问题。

    “难不成,小姐要杀我?”

    陈诚头上冒出冷汗,心惊胆颤,顾不得胡茜雅的话,快速说道:“小李,现在掉头,立刻,马上。”

    小李不明白本来兴高采烈,春风得意的陈总怎么会突然间如此着急,不过作为下属的职责让他在最近的路口掉头回到另一条通往高速路口的道路。

    陈诚的头转到背后,目光紧紧的盯着那辆黑色商务车,拳头握紧,另一只手强壮镇定的掏出手机。

    直到黑色商务车没有减速通过路口的时候,陈诚才松了一口气,目送黑色商务车慢慢消失在视野,他才彻底放松下来,瘫靠在靠背上,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的后背已经被惊出了一身冷汗。

    “难不成,自己多虑了?”

    陈诚侥幸的想到,旋即更是确定念头,一定要回首都,查一下胡茜雅那个女人的资料还有办公室留下来的痕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想着,陈诚拿起手机,眉头一皱,暗骂出声,手机居然坏了,屏幕黑屏。

    “小李,手机借我用一下。”

    陈诚抬起头,对前方的司机小李说道。

    小李顺手从兜里拿出手机放在陈诚的手上,说道:“密码四个零,陈总。”

    “好的,你继续开车,我们赶快回首都。”

    陈诚低下头,在小李的手机中输入一连串的手机号,那是他手下最信任的经理,受他精心培养,正好可以查一下胡茜雅的资料。

    .......

    名店的道路边,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停了下来,在路边打着双闪。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精壮男人拿起蓝牙耳机,皱着眉,平静的说道:“我被发现了,目标现在改变了方向,应该是回首都。”

    一道带着笑意,玩世不恭的年轻男声响起:“没事的,老兄,有我秋名山车神在跟着,他跑不掉的。”

    “谨慎点,动作收敛些,不要打草惊蛇。”

    一道充满磁性的沉稳声音说道:“目标醒来的时间提前,狐狸,你的药剂是放少了么?”

    走出安华大厦,躲在商场里面的胡茜雅正拿着一个名牌包包对着镜子打量着自己,很满意的镜子中的自己挑了挑眉,说道:“无论怎样,我都这么漂亮性感,就是不知道以后会便宜哪个王八蛋了!”

    “小姐,都包了!”胡茜雅大气的指着将自己刚刚试用过的所有包包对一个面容清秀的女销售员说道。

    “都要!”

    女销售员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这全下来,娘嘞,几百万了!

    “嗯!”

    胡茜雅随手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女销售员,说道:“刷卡,帮我包起来,谢谢。”

    “好的!”女销售员压下激动的心情,迅速回去为胡茜雅包装起来。

    其他店员看着这个大手笔的漂亮女人,神色难言。

    “也不知道被什么人包养了,居然这么花钱,贱人。”

    一个只敢看不敢买的女人羡慕嫉妒恨,心中恶毒的低语说道。

    胡茜雅丝毫不顾忌其他人的目光,黛眉微蹙,犹如一个娇弱的女人繁怜点点,幽怨的自语说道:“也没个男人帮我,又得自己动手。”

    那道沉稳的磁性男音略显无奈,说道:“狐狸,正在做任务,你专心一点好不好啊!”

    胡茜雅柔媚的眸子一转,将所有包包和银行卡抱在怀里,挡住自己诱人的轮廓,旋即转身走开,目光四顾,娇唇轻启,说道:“我一直很专心啊,你看我的主要任务已经完成了,不是么?”

    磁性男声更加无奈,说道:“那目标怎么会突然掉头,而且神色清明,完全不是被你魅惑过的模样,你不会偷工减料了吧!”

    “大驴脸,你居然怀疑我!”

    胡茜雅很是不悦的说道。

    “我是龙,不是驴,还有,我.......”龙的声音很郁闷,说道。

    自从天上龙肉,地上驴肉这句话被狐狸听见之后,他丝毫没有作为龙首的尊严了!

    要不是看他有点实力,狐狸早就把他当一盘驴肉凉菜了。

    “行了行了,我知道!”

    胡茜雅无所谓的打断龙的话,转而在他发声之前,又是尖叫一声,美腿步伐加快:“啊,好漂亮的衣服哎!”

    “喂,等等,狐狸大姐,你能不能解释一下。”

    那个玩世不恭的男声似乎对胡茜雅忍无可忍,说道:“不会是你老了,魅力大减,别人看不上你,所以才恢复的快吧!”

    胡茜雅脚步一停,晶莹的银牙一咬,柔媚的眸子露出很冰冷的怒气,柔声说道:“小猴子,这才几天没见,你就这么想姐姐的么?”

    “不想你,你个老女人。”猴子玩世不恭的声音异常不屑,撇嘴说道。

    “咯吱。”

    突然一声牙齿的脆响声响起,随之响起的是胡茜雅更加柔媚的声音,让人浑身一软,仿佛能酥化人的骨头:“猴子,姐姐想你了,姐姐现在就去名店找你,等姐姐哦,嗯~”

    猴子玩世不恭的声音顿时一僵,旋即哼哼出声,说道:“强扭的瓜不甜,你不要想着强迫我,我们之间是不会有幸福的,狐狸你个老女人,赶紧回家看孩子吧,别来找我。”

    胡茜雅呼吸一滞,气的心脏直抖,直接不购物了,踩着大长腿抱着包包回到属于自己的一辆红色跑车上,说道:“好猴子,今天不让你见识一下你姐姐的魅力,你姐姐就不叫狐狸。”

    “那你别叫狐狸了,老女人!”猴子连忙阻止,诚恳的说道。

    半晌,狐狸的声音没再响起。

    猴子止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问道:“老女人,你干嘛呢?”

    胡茜雅随口漫不经心的回道:“配药呢!”

    “配药!”

    猴子额头冒汗,感觉自己好像又惹事了!

    “龙哥!”猴子声音发苦,狐狸的药容易死人的啊!

    蓦地间,猴子声音一正,急促说道:“这老家伙有点能耐,他在回头看我,我应该被发现了,我现在脱身,谁来接班?”

    “真醒的这么快?”胡茜雅黛眉一蹙,低语说道:“他的体质比年轻人还强?还是说.....”

    “龙,你们执行任务的时候小心一点,目标身上应该有点功夫的。”胡茜雅推测说道。

    “功夫?”

    一道仿佛刚睡醒的懒惰女性声音响起,说道:“不用白费力气了,直接找个人少的地方解决吧!他这辆车的位置一直处于信号盲区,没有任何人会发现。”

    “猪,你才醒?”

    猴子的声音很惊讶。

    “嗯!”

    懒懒的女声打了个哈欠,犹带着起床气的说道:“要不然我干嘛?”

    “还真是应了你这个代号。”猴子无奈的吐槽道。

    “谢谢!”懒懒的女声语气毫无波澜的说道。

    “你们十二生肖能不能靠谱点。”胡茜雅的睫毛微抖,感觉自己似乎找错了帮手。

    总有几个给自己添堵的。

    “前方5公里处,挨着崖边,预计目标还有3分16秒到达,你们在那解决吧!”

    猪懒懒的说道:“我再去睡一会儿,任务结束叫我,拜拜。”

    “靠!”猴子不禁出口成脏。

    “你们解决吧,我去找小姐交任务,期待你们的好消息。”胡茜雅也是柔媚一笑,说道。

    “哼~,老女人,再不见。”猴子哼哼一笑,说道。

    “那你是做梦,拜拜,交完任务见。”胡茜雅关掉了手机,嘴角浮现一抹笑容,脚踩油门,风驰而去。

    “牛,蛇,鼠,你们听见了吧!”龙淡淡的说道。

    “我们就在这里,正在等目标。”一个憨厚老实的声音回答龙的话。

    “嗯,我们也立刻过去。”

    龙说道:“马,猴子,直接去往目的地。”

    “好嘞!”

    .......

    “小李,你这手机什么信号。”陈诚将小李的手机随手摔在一边,烦闷至极的说道。

    打了20多次电话,一个都没有打出去,不坏陈诚会生气。

    小李瞥了眼自己的手机,暗暗心痛,或许3千块钱的手机对陈诚来说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但对他这种打工者来说就是一个月的工资啊!

    陈诚也不理会小李,看着窗外飞逝的景色,知道再过一段路,就到了回首都的高速。

    “陈总,小心。”

    “吱....”

    猛然间,一个轮胎急刹在地面上滑行的声音响起。

    没有一点防备的陈诚一头撞在了前方的座位靠背上,即使座椅套很软,陈诚也感觉眼前一黑,脸皮微麻。

    陈诚不由的脸色一怒,全力一巴掌扇在小李的后脑上,怒道:“怎么开车的?能不能干,不能干滚。”

    “对不起,陈总,对不起。”

    小李连连道歉,指着前方拐角处说道:“陈总,那里车祸了,不得不停下。”

    陈诚脸色仍然不好看,冷冷的说道:“那还怪我了不是?”

    “不是,对不起,陈总,我先去看看。”小李道过谦后,将车停在路边,自己下车靠近车祸现场。

    在拐角后面,一辆白色汽车和黑色汽车相撞在一起,前车盖上冒着浓密的黑烟,仿佛随时会爆炸一样。

    在满是石子的公路旁,一个高大的男人腿部流血的躺在路边,白车的驾驶门开着,可见他是白车的车主。

    在黑车的驾驶位趴着一个戴着眼镜的男生,眼镜镜片已经碎裂,额头和脸颊上满是血迹,昏迷不醒。

    小李急忙翻兜,想要打救援电话,然而这才想起自己的手机被陈诚随手用力的扔在车里,脚步一转,就想要回身去取。

    突然间,小李感觉眼前一黑,旋即便是没了意识。

    “要杀了他么?兔。”那个高大男人从路边起身,看着突然出现打晕小李的长腿美女,略有些不忍心的说道。

    长腿美女:兔转过头,轻轻一笑,显得柔和可爱,说道:“不会,他不是目标。”

    “我建议杀了他,不然留下马脚,会给小姐添麻烦。”黑车里面血迹斑斑的年轻男生将破碎的眼镜摘下,目中露出如蛇蝎般的阴狠光芒,说道。

    “蛇,留下一个活口还能为我们留下的痕迹做个证明。”这个时候,一个小眼睛咕噜咕噜转动贼眉鼠眼的矮小男人从崖边的山石后一跃而出,看着躺在地上陷入昏迷的小李露出一抹带有深意的笑容,说道:“至少,他活着能够证明目标死于意外。”

    “好!”

    戴着眼镜的年轻男生低头从车中换了一副干净的眼镜,拿黑色的毛巾擦拭着脸上的血渍,淡淡说道。

    “牛,麻烦你要出力气伪装一下现场了!”鼠环视四周,对着那个高大的男人说道。

    “放心吧,鼠!”牛活动了一下粗壮如兽臂的手臂,点头说道。

    “那我们去和我们的目标见见面吧,居然能将小姐触怒,还真是挺有趣的。”蛇细长的舌头舔了舔嘴角,泛着寒冷的光泽,带着残酷的笑意说道。

    “走吧,别留下马脚。”

    ........

    “小李怎么去了那么久还没回来。”陈诚紧皱着眉头,心中不知怎么突然升起几分不详的预感,心跳加速,想要下车去看看。

    “啪!”

    突然间,商务车后面的两个车门被人用力打开,一个面容干净白皙的年轻男生和一个身材矮小的男生从两边走了进来,一齐坐在陈诚的两边位置,让他无路可逃。

    陈诚见状想要将车门打开,却是无力将之关上,被两人强硬的上车,坐在身边,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你们是什么人,还有小李怎么样了?”见反抗无力,已成定局,陈诚强装镇定,脸上瞧不出丝毫的异样惊慌,嘴角还带着一抹微笑,说道。

    “小李,那个年轻人么?”

    年轻男生托了托眼镜,嘴角蕴涵冰冷的说道:“当然死了啊!”

    陈诚瞳孔一缩,背后升寒,再度重复的问道:“那你们是什么人?”

    “你动过不该有的心思。”

    矮小男人的嘴角带着微笑,细长的胡须微微翘起,若有深意的说道:“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