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红果儿,这是你的猪弟弟

作品:《重生六零福娃娃

    说完, 就又要把红果儿反锁在家里。

    红果儿吓得倒退几步,问她奶:“你干嘛锁我?牛犊子反正也是归集体所有的, 你干嘛不让爹找几个民兵,拿着枪陪你去?那多安全。”

    于是,为了到一座没有麻老虎的山上拉牛犊子,侯秋云愣是叫她儿子拉了十人民兵小分队,陪着她一起上山。

    红果儿虽然没被反锁在家里,但一样没有获准上山。只能把藏牛犊子的地方, 给她奶奶仔细描述了一番。

    把牛犊子捡回来后,侯秋云发挥她那神口才,跑去找社里的主要领导们一一唠叨:“你看这牛犊子,品相多好啊!我当时从山下路过, 突然就听到一声震天价的牛叫。唉哟, 你不知道那声音响亮得啊,我还以为是牛魔王在咱一队的山上安营扎寨了!”

    “我就想啊, 这牛魔王不是好妖怪啊!咱们这儿又没有孙悟空孙大圣,这牛疯子要是跑出来为祸乡亲可怎么办?万一他跟他对象铁扇公主吃小孩怎么办?”

    当她说到这里时, 领导们往往觉得好笑, 会跟她解释说:“老太太, 什么牛魔王、孙悟空, 那都是《西游记》里才有的人物。都是杜撰的, 不是真的……”

    那这时候, 老太太就得打断他们了:“什么转(撰)不转的?我跟你说, 要不是我老太太心善, 生怕牛魔王下山吃小娃子,那我就不会为了为民除害,上山找它!我不找它,能发现这只小牛犊子吗?”

    你看,这逻辑还挺顺溜。

    “我是冒着生命危险上山的啊。社里可不能让英雄吃亏啊。你说吧,我给社里找了头牛犊子回来,社里打算怎么奖励我吧?”

    这时候呢,这些领导的反应分为两大派别。

    一派会说:“哦哦哦,你说得对,确实不能让英雄吃亏。不过我一个人说了不算,要不然,你去找XXX?”

    另一派会说:“给你奖励XX工分吧?”或是“奖励你点儿钱吧?”

    “我呸!”侯秋云这会儿战斗力就爆表了!“我给社里创造了这么大的经济价值!你就给我这个?打发叫花子呢!”

    你想问,她为啥不去找她儿子吗?

    当然是为了避嫌!免得以后有人说闲话。

    老太太们是最会为自己争取利益的。没得到想要的,侯秋云叉着腰,食指差点没戳到人家领导鼻子上去:“你们这些当官的,当咱乡下老太婆是傻的,是吧?一头耕牛多少钱?我问你,多少钱?”

    “我明明可以把牛犊子宰了,留家里慢慢吃肉的。可我这人吧,思想觉悟高,想着咱们社里多一头耕牛,大家肩上扛的活儿得轻好多,这才把它献出来的!结果你就这么对我是吧?”

    说着说着,就跑到人家办公室门口,开始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哭起来:“这年头的干部,咋这么缺德啊?只知道欺负乡下老太婆,在老太婆身上刮油水……”

    被她那么一闹,谁还敢克扣她啊?

    就是一向跟李向阳不对头的田社长,也只能乖乖投降。

    于是开会的时候,社里领导们一致通过,决定把这头从一队山头上发现的牛犊子,交给一队伺养。而既然一队得了好处,那么就由一队从自己队上刚产的猪崽子里,挑两只奖给侯秋云。

    一队的牲畜原本就是侯秋云在负责伺养,哪只猪崽儿长得壮实,身体好,她心里倍儿清楚。

    转头就挑了两只好的,领回家。

    “果儿!果儿!瞧奶奶领了什么回家了?”侯秋云背上背着两只胖乎乎的小猪崽儿,欢天喜地地喊着。

    看着奶奶那么高兴,红果儿也由衷地高兴。从堂屋里跑出来,就看到她奶奶小心翼翼地把背篓放到地上,把两只猪崽抱小孩似地一边一个抱怀里。

    “唉哟,两个大胖小子诶!”侯秋云乐不可支地道。

    红果儿瞅愣住了,下一刻忽然失声笑了起来。

    还真像!她奶脸上的喜气,还有手底的谨慎,还真像在抱胖孙子!

    “笑啥笑?”侯秋云骂了一句,又开心地叫红果儿,“以后它们两个就是你弟弟了,来,过来瞧瞧你弟弟们。”

    红果儿:……奶奶,你是认真的吗?

    认真的!当然是认真的!

    有多认真呢?明明是两只小猪崽儿,她奶奶却把半个院子都围起来,给它们做了猪圈。

    就算是解放前的老财主家,养猪也都是让猪直接睡地上的。她奶奶却把家里的柴禾拿过来,给它们做了个床,上面铺了特厚的一层秸杆……

    煮猪食的灶呢,也跟人一起合用。反正不是有两个灶台吗?左边人食,右边猪食,很公平嘛!

    “现在天气还没凉……到时候天气凉了,要不要给它们买床被子啊……”

    我的奶啊,你在干嘛?!

    红果儿简直快被她奶弄疯了。这猪果然是她奶的亲孙子吧……

    但侯秋云心里却不这么想,每每蹲在猪圈前,喜滋滋地望着两只小猪崽儿,嘀咕着:“建国前,可只有地主老财家,才养得起猪啊。咱家居然也养猪了……这日子真是越来越有奔头了……”

    “奶奶,你这么养猪,等猪长大了,你还舍得吃它不啊?”

    一句话,把她奶给问倒了。

    半晌,侯秋云才恍然大悟:“是啊,养久了会有感情嘞……”

    红果儿顿时哭笑不得。

    不过,她奶奶“顿悟”归“顿悟”,还是稀罕这猪崽儿得不行。猪崽子吃多了,打个嗝,都能把她心疼得赶紧帮它揉肚子,拍背顺气。

    这种情况看多了,红果儿也不发言了。

    算了吧,她奶这辈子就没抱过胖孙子。可能太想抱孙子了,一个不小心,就把猪当孙子养了……

    唉,她可怜的老爹诶,多了两个猪儿子。

    不过她也挺可怜,多了两个猪弟弟……

    时间很快就到了东方红人民公社露天集市开放日那天。

    一大块空地上,人挨人地摆满了各式商品。有的卖自家纳的鞋底,有的卖草帽,有的卖竹篓、筲箕,还有的把自家自留地里的水藤菜拿来卖。还有的在白开水里兑很少很少的一点古巴糖,用罐子装着,再背着一堆小碗出来,打算把糖开水卖给那些口渴的人喝。

    农村集市已经停了好些年了,现在重新开放,大家心里都激动。不少人老早就在琢磨要卖什么东西了,有些还特意去收购了些不大值钱,但家家户户都用得上的小百货来卖。

    而红果儿的摊位上,摆着十来斤的肉食。她不敢摆多了,这点斤数的肉,一队谁家都能拿得出来。要是摆多了,一是人家看着眼红,二是启人疑窦,没有必要。

    反正她就没打算在自己公社的集市上卖多少肉。要卖肉,多的是集市可以卖。她一个集市只卖十来斤,这样会安全得多。大不了就是自己多跑点儿路罢了。

    因为是第一天开放集市。卖东西的人早早就到了这儿摆摊了。买东西的人也早早赶路过来,等着想买东西。

    现在旱灾还未完全过去,城里人仍旧处于想买食品类商品,却连高价品都抢不到的状况中。

    于是,买东西的人对于那些鞋底啊,草帽啊之类的小百货半点不感兴趣,只四处张望着,看那些地摊里有没有卖食物的。

    红果儿的摊位算是比较讲究的了。她先从地里拔了些杂草,垫在地上,然后再用一块干净的布铺在上面,这才把十来斤风干牛肉,放到了布上。

    她个头小,但她的摊位是最干净的。

    这样一来,在所有地摊儿里,她的摊位反而很打眼。再加上卖的又是现在少见的肉食,城里人一张望,很容易就锁定住她的摊位。

    “小姑娘,你这是什么肉啊?”

    “阿姨,这是风干牛肉。牛肉这种东西,你知道的,要是干了的话,缩水能缩一半呢!这个买回去,最划算了。”

    “那你这个牛肉多少钱一斤啊?”

    “这生猪肉没有票的话,得要2块5毛5一斤吧?我这牛肉肉质又好,又缩了那么多少,你拿回家一煮,能有一倍涨分呢!阿姨,你也知道,牛肉市场上很难买得到的。也就乡下地界才可能有卖的。我给你算4块钱一斤吧。”

    “唉哟,小姑娘,帐怎么能这么算呢?生猪肉那可是新鲜猪肉啊。你这风干的,一点儿都不新鲜,该比生猪肉便宜才对。”

    “阿姨,现在肉食很紧俏的。你看这日头,这都多少天了,咱们县现在连一滴雨都没下。这些肉是咱家故意制成肉干的,就是备起来,打算断粮了吃。要不是家里最近缺钱,根本不可能拿出来卖的。”

    “哟,小姑娘小小年纪,嘴巴倒挺会说的嘛。”

    红果儿跟对方侃了阵价,这时,其他发现她摊位牛肉的人,也挤了过来询价:“小朋友,这肉多少钱一斤啊?”

    “4块钱。这个是风干牛肉,煮了能有一倍涨分的。”

    “哦哦哦,这个好,这个好。不算贵嘛。给我来2斤。”

    之前跟红果儿讨价还价的妇人,一看不知何时围拢来的人,慌了神,赶紧道:“小姑娘,我也要3斤。是我先来的,你可不能先给别人称啊。”

    “好嘞好嘞。”

    没过多久,她摊位上的风干牛肉就被人们买光了。数一数票子,嗬,就这么一会儿功夫,48元钱就到手了。

    她正乐呵地往自己肩上斜挎着的帆布包里放钱,就发现周围状况好像不太对。

    抬头一看,周围的其它摊点除非是卖吃的东西的,其它日用小百货根本没买家逛。现在,这些可怜巴巴的摊主们,正可怜巴巴地望着她呢。

    她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出口安慰了他们一句:“现在,我是赚了点小钱。但你们还有肉。以后要是断了炊,我家头一个遭殃。你们就不同了,饿不着你们的。”

    这话扎心了……

    自从水车和沟渠修建好后,稻田和地里就没缺过水。庄稼长得好着呢。再说了,现在有小球藻了,哪儿还可能断炊啊……

    摊主们互相对望一眼,都看出了大家眼里对那48元巨款的渴望。

    然后很快地,他们忽然开始打起招呼来:

    “王婶儿,我回家一趟,你帮我看着下东西啊。”

    “啥,我也正想回家,还想叫你帮忙看摊子呢。”

    “唉哟,咋都凑到一堆儿来了,我也急着回家呢!”

    “你回家干嘛?”

    “拿肉来卖啊!家里那些肉,我和我对象都舍不得吃。家里老人也舍不得吃,就偶尔给娃子吃上一点,香香嘴。反正都舍不得,还不如拿点儿来卖。”

    “就是,多挣点儿钱,把家里房子翻修一下多好!”

    红果儿看着他们商量,嘴角微微上翘。希望大家的日子都能越过越红火。

    当然了,48元肯定不会是她的终点。

    她还有好多肉要折腾呢。

    由于石头蛋肺鱼不是本地物种,拿出来卖很容易被发现——除非她把它们做成菜。但那不是要消耗好多调料吗?调料虽然不是紧俏物资,不需要凭票买,但那些东西可贵着呢。

    反正小豹喜欢吃鱼,她就把当初堆了满地窖的石头蛋悄悄地,分批次地往核桃世界里的波巴布树洞里搬。

    这样,她就不必担心小豹和母豹的食物不够了。而树洞里的肉干,她就能拿一部分出来卖了。

    大约是因为东方红公社的条件比别的社好,所以集市上拿食物来交易的人,也比其它公社多。

    而口耳相传的力量是强大的。到了当天下午,到这边集市来买东西的人更多了。

    有意思的是,别的公社的人也拿了小商品到这边来卖。

    但人一多,就容易鱼龙混杂。

    很快地,居然有草台戏班儿自行搭了个简易台子,在那边敲锣打鼓起来,旦角儿也上了台咿咿呀呀地唱了起来。

    更甚的,甚至有人扛着布幡,上面写着“XXX课馆”五个大字。前面三个字肯定就是这个人的名字了。

    而课馆嘛,指的是算命啊!

    红果儿一看,脑袋都大了。国家是开放集市没错,但没说开放封建迷信啊!这人脑子是有问题吗?

    而且布幡上连自己名字都写上去了,生怕人家不知道似的。

    “算命啦,算命啦。铁口神算,算过去未来了啊!”他还在嚷嚷呢。

    这到时候,他被抓了,会不会连累东方红公社的集市被关停啊?

    本来集市交易被恢复是好事情。可国家要是看到什么牛鬼蛇神都全趁着集市开放日,全部钻出来了,还得了?!

    她赶紧站出去,对那人道:“这位大爷,我们这里是买东西和卖东西的地儿……”

    她还没说完,对方就已经猜出她的来意了,打断道:“那没错啊,我也是卖东西啊。我卖的,是帮人趋吉避凶的法子。”

    “你这叫封建迷信!你这么能算,能算到你自己身上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吗?”红果儿叉着小腰问他。

    “小娃子,我一个老人家,你跟我说话是不是要注意点呐?好歹得客客气气地叫声爷爷吧?”

    “……”我担心你害得大家生意没得做啊……

    不过,人家说的也有道理。“好吧,爷爷,这样行不行?你跟我先到我们公社大院儿里走一趟?要是秦书记他们说,你这个不是迷信,可以摆摊,你就摆,好不?”

    “为啥我要跟你走?”老人家不同意,“那么多人都在这里摆摊儿,为啥就针对我一个人呢?我又不是什么坏分子……”抱着布幡很是不悦。

    周围的人虽然也知道迷信不好,但这不是一位老大爷吗?在华国民族尊老爱幼的传统驱使下,好些人都开口劝道:

    “红果儿,就让人家老大爷在这边摆摊儿吧。等会儿巡逻的人过来,他自己就会走的。”

    “是啊,一大把年纪了,不容易。就是想给自己家赚点贴补吧。”

    “迷不迷信的,大人心里清楚,你一个小娃子就别多事儿了。”

    同公社的人心里其实是感激她以前,为公社做的那些大事的。但在他们心里,小孩子总归还是小孩子的。有些方面是需要大人来引导的。

    红果儿头大,只好答应:“好好好,他要摆摊就让他摆好了。不过,封建迷信是封建君主拿来愚弄百姓的一套东西,国家最反对这种愚民行为了。要是有人在集市上搞这个,也不晓得咱们的集市会不会被关停。”

    说着,她又对老大爷道:“爷爷,你想摆摊就摆摊吧。不过,你这布幡做出来也不容易,都可以做件儿衣服了。到时候被收缴了,会不会太可惜了?”

    老大爷愣了一下,显然也知道自己出来算命是不合适的行为,表情一下子就变得悲怆起来。

    红果儿看到这里,算是明白了,要不是真发生了什么事,人家老年人断然是不会做这么有风险的事的。

    也是,也就这买卖完全没本钱,而且得的钱还不算少。

    她起了同情,问老人家:“爷爷,你家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啊?”

    老人眼眶湿了一下,没答话,颤巍巍地转身离开。他步履已经远不如刚刚来时那么矫健了,显然是内心情绪起伏过大造成的。

    红果儿忽然觉得说不出的内疚,追了上去,问他:“爷爷,你还好吧?”

    老人没理她,继续走自己的。

    这老人家显然还是有点傲气的。

    红果儿叹了口气,手伸进了自己斜挎的那只帆布包里。

    不知道为什么,每回她想赚点儿钱,就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事。然后,要不然就变成她为动物们干活儿,要不然就为公社干活儿,要不然就得去帮人……

    总而言之,老天爷就是不给她自私的机会。

    她摸摸包里新赚到了的钱,心里万二分地舍不得。她其实不缺这笔钱,她只是觉得,每回都在“无私”,她实在有点累。

    她小小的肩膀,扛着自己一家人会很轻松。可扛着那么多人和动物,就实在有种快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她……

    不管再怎么被她爹影响,果然也没法儿成为她爹那样的人吧……

    他是越为别人着想,越能产生力量的那种人。

    在这一刻,红果儿突然意识到,不管她是不是重活一世的,也不管她是不是有那颗文玩核桃,在精神上,她是没有她爹那么强大的……

    她的手在包里犹豫了好一阵,终于抓出一半的零碎钞票来。这里应该有20多元钱了吧。

    这些钱在这个时代,已经不算小钱了,够解决一些急事儿了。

    她追了过去,垂下眼廉,掩去眼底多余的情绪,把钱塞到老人家手里:“爷爷,我不知道你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些钱你拿着,应该比你算一天卦能收到的钱多。”

    说完,就往后跑开了。

    老人怔了怔,低头一看,手里的票子可真不少。有些还是一块两块的大票子!

    他心里一暖,抬头喊了句:“小丫头!小丫头?”

    红果儿自顾自地跑着,心里默默地想着,别叫我了,也别想着把钱还给我了。你自己拿着应急吧。

    “小丫头!”

    身后还在叫着。

    红果儿依旧在跑着。

    “小——丫——头!”

    可那叫声不远不近地缀着。缀得红果儿心中生疑,她回头一望,那老人家居然也一路追着她跑!

    只是,老年人跑不快,一时半会儿追不上她而已。

    “小……丫头……别跑……啊!”跑了没多一会儿,老人已经气喘吁吁地了。

    红果儿看着担心,又不想被他追上,只好回头嚷道:“你别追了!那钱就是拿给你应急的。你好好用就是!”

    话音刚落,人家老大爷已经摔倒在地上了!还“唉哟”了一声,急得红果儿赶紧又掉头往回跑!说了叫你别追,你还追!

    她跑过来,蹲在老人身边,着急地问:“爷爷,你没事吧?伤了哪儿啊?是脚踝吗?”

    老人“唉哟唉哟”地直呼疼,却在她凑过来时,一把把人揪住:“丫头,爷爷……这可逮住你……了吧!”话里颇有得意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