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核桃世界里的庄稼

作品:《重生六零福娃娃

    售货员从冰柜的深处拿出两个冰淇淋来, 再找了一毛钱,一起递给红果儿。接着,又拿了两个木片片递给她。

    这个时候用来挖冰淇林的木勺子, 跟后世的那种非常相似。不过,它是完全没有外包装的, 卫生性啥的, 就不用想了。

    红果儿买的这种冰淇淋,外观是纸碗形状的,上面的牌子写的是北冰洋。一揭开盖子, 一股浓浓的奶油香味裹着冷气, 很快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啊,原来冰淇淋这么早就已经有了啊……

    她这个乡巴佬,上辈子是到七十年代末期才头一回吃上这东西的……

    在手捧冰淇淋的现在, 她终于有了些实在感。

    这辈子……是比上一世过得好很多了啊……

    牛翦并没有红果儿这样的神奇经历,作为乡下娃, 他甚至连牛奶都没喝过。

    虽说每个生产队都养了牛的。但牛在农耕社会可是最大的行走的财富。平时,队员们简直没把它当祖宗供。

    生怕它掉了膘,干不动活。连草料都尽可能喂得精细。害得一队的那头牛,只要肚子一饿, 会耍脾气一直不停地“哞哞”叫, 责怪人类把它给饿着了。

    所以,在农村, 就算有母牛产了小牛, 有了牛乳, 那也是没人会跟小牛争奶喝的。

    都巴不得它长好点。

    现在红果儿一揭冰淇淋的盒子,他哪儿懂那是奶油香味儿啊?只知道有一股特别香甜、特别浓郁的味道,扑鼻而来。

    他嘴巴里口水一下子泛滥起来。

    红果儿看他呆呆的模样,有些好笑,把木勺插到冰淇淋里,然后往牛翦面前一送:“送给你。”

    牛翦愣了一下,指着自己:“给我的?”

    红果儿笑着点点头。

    牛翦却忽然犹豫起来,把冰淇淋推回给她:“你不给我吃这个,我也会帮你种菜的。”

    红果儿斜眼望他:“不是为了让你种菜,才给你吃的。”

    “咦?”

    “你刚刚不是帮我出气了吗?”红果儿把冰淇淋塞到他手里,然后把剩下的那个冰淇淋也打开,开始自顾自地吃起来。

    啊,这个年代的冰淇淋,味道好有意思。她一边吃,一边想着。

    这时候的冰淇淋口感不如后世那么丝滑,而且冻起来的样子看上去更硬一些。但神奇的是,吃起来奶香味居然更重。而且等它稍微化上一点时,用勺子戳上几戳,可以感觉得出,它其实更加绵软。

    难道是因为纯天然,没加添加剂?

    红果儿舔舔木勺,吃得有点满意。

    转头去看牛翦,他吃得可珍惜了。一回只舔上一点点,还要在嘴里咂巴咂巴品半天。

    “好吃吗?”她笑问。

    “好吃!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牛翦话还没说完,就顿住了。

    因为红果儿的脸色已经晴转多云。

    他当然记得,红果儿曾经给他做过几次吃食……

    于是,马上改口道:“虽然这个冰淇淋,没你做的菜好吃。但除了你做的菜,这是我吃到的最好吃的东西!”

    他心里其实挺委屈的,在他看来,冰淇淋是零食,而菜是主食。两者完全是不一样的东西。

    他确实没吃过像冰淇淋这么好吃的零食啊。

    而且这么热的天儿,吃下去过后,整个人都凉快了!

    不过,他这话也算转得快的,红果儿的脸色马上又多云转晴了。

    她笑道:“算你有眼光!”

    牛翦:……

    由于没买到技术书藉,回来之后,红果儿就在牛翦的“指示”下,开始拔起草来。

    烈日当空,两个小娃子拔啊拔,没多久,小脸就都被晒红了。还浑身都是汗的,别提多狼狈了。

    红果儿挺不好意思的,问他:“我家有大草帽,你要戴不?”

    牛翦坚定地摇头:“不戴。你是女娃子,你都不戴,我是男子汉,更不能戴!”

    唔,男性的想法通常比较直。问他戴不戴,他回答的,就真的只是戴不戴。完全想不到,直接跑回家,拿顶草帽往红果儿头上放。

    不过,即便如此,牛翦在男孩当中也算是细心的了。

    要不然,也不能跟着红果儿跑进城。

    他们俩花了一下午时间,在地里一直拔草。因为地里还有不少枯死的作物,就这半分地,两人拔到快天黑,红果儿爹都回来了,还剩一些没拔完。

    李向阳看着俩小孩浑身脏兮兮的,还挺感动,喊了一声:“红果儿,天都快黑了,明天再干吧。春来,谢谢你帮我们家红果儿拔草啊。”

    牛翦抬起脏兮兮的小脸,认真纠正:“李叔叔,我已经改名叫牛翦了,你又忘了。”

    “哦,对对,叔叔又喊错了,是牛翦小同志。”

    牛翦点点头:“叔叔,你要是记性不好,可以把我的新名字多念几遍。多念几次,就能记住了。”

    红果儿:……

    李向阳:……

    红果儿拍拍身上的泥灰,又望着牛翦问道:“今晚在我家吃饭吧?我做好吃的给你吃。”

    牛翦有些兴奋地点头:“好!”

    不过,这活儿确实太累太多了。光只靠两个小不点儿,确实不太现实。

    第二天,牛翦就纠结了一班小弟,一起来帮红果儿干活儿。当然,这个也不是完全无偿性质的。

    他们的吃食,红果儿肯定得包啊。再许诺一下,完工之后,请他们上县城吃顿好的,所有的小伙伴马上就欢呼起来了。

    正是为了吃的能打架、能伤心的年龄。别的报酬,他们用不上,好的吃食已经足够贿赂这一帮小鬼了。

    于是,一帮小鬼先把头天没拔完的作物和杂草拔掉,再一个个扛着把从自家带的小锄头,一锄一锄开始翻起土来。

    红果儿是女孩子,手又嫩。锄上半个小时,手就发酸发软了,手掌上还红红的。

    牛翦看她举锄的样子不太对,过去拉住她的手一看,皱着眉毛道:“你别再锄了,有我们几个在,干活儿够了。你再锄下去,会打起血泡来的。”

    “那怎么行?这地是我跟我爹要的……”

    她话还没说完,牛翦又道:“那行吧,你就在我们后面拣石子儿吧。”

    种菜之前,不止要翻地平地,还要把地里的瓦砾石子拣出来。而且泥一定要细,最上面的那层泥,甚至要用手捏散。

    越细越好。

    在干活儿之前,牛翦就已经像个生产队长一样,给大家安排好了今天干什么活,以及讲明白了怎么干。

    所以,红果儿对这一步要做的工作,心里还是有数的。

    于是,她弯腰开始拣石子儿,同时细致地把泥捏碎。嫌就这么捏,费劲儿,她直接用石块去砸硬结的泥块,把它砸散。

    拿石块,可比抡锄头省劲儿多了。

    不过,干活儿哪有不累的呢?地里那么多小石子儿,还有那么多土块,够得她收拾。

    捡上一段时间,她的小腰就酸得像快断了一样。站起来活动下腰腿,可腿部的血液往上直冲,马上她眼前就开始冒星星。

    腿还麻得不行。

    不过,这活儿已经算大伙儿体恤她,给她分的一个松快活儿了。再喊累可就不像话了。

    于是,她站起来活动了十来秒钟,就又蹲下去,继续干活儿了。

    临近中午的时候,牛翦又跑过来找她了。

    “你还在这儿干嘛?还不去做饭?大家等着吃好吃的呢。”他装作不高兴地道。

    现在?红果儿抬头望望头顶的日头,起码还要再等一个多小时,才到饭点啊。做饭哪儿要得了这么长时间。

    牛翦不由分说,推着她往她家走:“快去快去。干也干不了多少活儿,你还想藏着好吃的不给大家做?”

    她正想解释,就看到他对着她一直使眼色。

    而其他正抡着锄头锄地的小男生们,本来累得要死,一听到好吃的,都来劲儿了。

    一个个停了锄头,着急地问红果儿:

    “诶,李红果,说好了的,咱们帮你干活儿,你就做好吃的给大家。你可不能说话不算话啊!”

    “就是,咱们不能白干活儿啊!”

    “地是公家的地,可人是私家的人。咱们都没去赚工分,专门来帮你,你可不能这么占便宜啊。”

    一群好吃狗!

    “好~,我回去给你们做好吃的~。想吃什么啊?”

    “肉……肉沫豇豆!”

    “糖水荷包蛋!”

    “什么糖水荷包蛋啊?!你傻啊?蒸芙蓉蛋才好,两个鸡蛋一大碗!”

    牛翦看着这帮没见识的小子们,叹了口气,对红果儿道:“你看着做吧。”

    其实,红果儿哪儿能不明白,他是想着法子让她正大光明地捡懒儿呢?

    她笑着点了点头,接受了他的好意。反正后面,她还有一个关键步骤,是只有她自己一个人才干得了的。

    留点儿力气,到那会儿一起花,也挺好。

    她回家给大家做了个腊肉焖饭、洋芋片炒香肠、凉拌水蚤浮草、炸肺鱼,还弄了个酸菜汤。

    因为都是些费功夫的菜,她还真没少花时间进去。

    小伙伴们看她一直没回来干活儿,还很有意见。

    有一个男生跟牛翦嘀咕:“牛哥,你不能因为李红果跟你是邻居,就偏袒她啊……你看,她都回家多久了……这活儿明明是她自己找来的差事,怎么她自己都不干活儿啊?”

    牛翦但笑不语。

    要是侯秋云看到这曾经的熊孩子,这会儿居然还搞“莫测高深”这一套,怕不得笑死。绝对会戳着他脑门儿笑话“唉哟,这天儿要下红雨喽,牛小子也会装深沉喽!”

    当然了,这话一定得避着金银花说。要不然,金银花肯定得跟她怼!

    “牛哥你笑啥啊?”男生问道。

    牛翦遥指红果儿她家,说道:“你去她家灶房看看。”

    看看就看看呗,还能顺道歇口气呢。男生应了一句“哦”,真朝那边走去。

    旁边干活儿的人不高兴了,有一个“哼”了一声:“又跑一个……”

    走掉的那个男生装作没听到,继续往前走。

    还没走拢红果儿家院子,他就不高兴地扯着嗓子喊:“红果儿,饭还没好啊?你都做了多久了!”

    牛翦是他老大,红果儿可不是。他语气里自然没啥好口气。

    里面没人应声。

    小男生的不满更多了,一边往里走,一边道:“睡着了吗?怎么不说话啊?光让别人帮你干活儿,自己一点儿活都不干……”

    话没说完,一阵儿简直能把人的魂儿都勾走的极诱人的香味儿,就蹿进了他的鼻子。

    他的三魂七魄顿时跑了一魄!

    口水一下子就从嘴角渗了出来!

    小男生赶紧用袖子把口水擦了擦,完全忘了自己此行是什么目的了,猴儿一般蹿到灶房门口,一看!

    肉啊!

    好多肉啊!

    这么多的肉啊!

    都是用陶盆装着的啊!

    小男生早就听说李红果她爹因为屡屡立功,家里分了很多好东西。就连每回分肉,听说她家都能多分个几十斤。

    现在一看到用陶盆装的肉,他惊喜得下巴都快掉了。忙冲仍在灶头上忙碌的红果儿问道:“这些肉……都是给我们吃的吗?”

    红果儿回头望了他一眼:“要不然,你以为是给谁做的?我家平时根本舍不得这么做菜的。就是看到你们干活儿这么卖力,我才把肉拿出来的。”

    其实,她家平时也经常是三荤一素一汤。只是,吃饭的只有她、她爹和她奶。晚上再加一个黎燕燕。四个人吃不了这么多,所以都是用碗装的而已。

    不像今天,连陶盆都出动了。

    小男生感动得不行,以为她是指她家平时没舍得吃好的。于是用力点头:“明白!明白!李红果,你太够意思了!我下午一定好好干活儿!”

    红果儿笑道:“快叫他们过来吃饭吧。吃完了歇一会儿再忙。”

    “好嘞!”

    结果,小伙伴们一看到那些菜色,还有谁有怨言啊?

    怨言全飞天外去了!

    到了下午干活儿的时候,大家口风全变了,都觉得红果儿做人够意思、讲义气,并且集体报名参加明天的劳作。

    这帮小P孩还不懂什么光辉社会主义,你只有拿出实际利益,才能收买到他们的心。再加上有牛翦这个当老大的,负责盯着他们上工,谁也不敢占了便宜不干活儿。

    没两天,翻土平地,分厢出沟,给地浇水的工作就全干完了。

    之前拔掉的枯死作物和杂草,他们并没有扔。这个拿来就地焚烧,烧成的草木灰是极好的肥料。

    而筛种子的工作,牛翦自告奋勇来做。

    想着第二天就要下种了,红果儿当天晚上,又进了一趟核桃世界。

    干嘛呢?

    在她之前堆出来的土坡上,哦不,现在已经被她堆成个土岛了。在这个土岛上种草。

    为啥要种草呢?

    呃,主要是蔬菜种子太珍贵了,这边又是雨季,种下去,种子不适应,根烂掉了怎么办?

    她又不敢上黑市去买新种子。她爹现在可是公社副社长,要是她被逮到进行“不正当交易”,那不是给她爹脸上抹黑吗?

    她先试一下,把现实世界中划给她的那半分地里,被□□的那些草,种在这个土岛上,看能不能活。

    草比较贱嘛,先用它试验一下。

    到时候,这些草要是活了,她再少撒点儿菜种子下去试试。

    要还行,她就把种子全撒了!

    因为只是搞试验,她就象征性地种了点草。接着,就是用锄头在核桃世界里到处挖泥了。

    划给她的那半分地已经种过一次作物了,地里的养分早被耗得差不多了。

    所以在种菜之前,还得先施一道肥。听牛翦说,最上乘的做法,是用鸡屎和细泥搅匀。

    不过,这年头哪儿来那么多鸡屎啊?连鸡都不多呢。核桃世界里到处都是水,也不好找屎。她就干脆把这边的泥锄回去,跟那半分地的“本地土”和在一起试试。

    再弄上层草木灰,肥料应该就够了。

    想想,她在核桃世界里捡过粪、捡过大肉,还种了些粮食。这里的水,她也没放过。

    现在,更是连泥都要搬了。

    她自己都被自己逗乐了。

    辛苦了,核桃世界!

    说干就干,她很快就抡起了锄头锄起地来。这边的泥土松软,很容易就被锄起一大坨。再往她带进来的篓筐里一扔,一会儿一块儿带回现实世界。

    不过,在她不知道的时候,一只大喵轻手轻脚地从背后靠近了她。

    大喵已近成年,在它妈的指导下学会了种种偷袭狩猎的本领。上回利用红果儿种的水稻作诱饵,捕到的那两只跳羚,其中一只,就是它的杰作!

    它在啃跳羚时看到红果儿,还不忘拍拍跳羚,大方地跟红果儿示意:快来,好吃的!

    现在,它悄无声息地接近红果儿。

    它的动作很慢很慢,猫科动物的厚脚掌轻轻踩在地上,完全一丁点儿声音都没有。

    连红果儿这样长期在非洲大草原穿梭的人,都完全没有注意到它的接近。

    忽然,红果儿动了。

    她已经挖好一筐泥了,正双手抱筐,准备回到现实世界!

    可她意念力刚刚启动,眼角余光就看到了小豹!

    她吓了一跳。

    而小豹发现自己被她看到了,毫不犹豫,立即实施袭击!

    在她消失前的最后一秒,小豹扑到了她身上!

    然后……

    一人一豹居然一起回到了现实世界……

    看着无辜地蹲在她身上的小豹,红果儿一时无语。

    不过,一只讨厌核桃世界里的雨季的小豹子,正当“青春少艾”,正是对一切都感兴趣的时候。来到了被旱灾肆虐的现实世界,能不新鲜吗?

    这里的好多东东,它都没看到过诶!

    这回又不像上次那样,有个刘芳吸引它的注意。

    它在她身上就蹲了两秒,马上就被这里的景致吸引。在她身上一蹦,居然朝苞谷地那片跑过去了!

    啊,好高好大的草啊!

    红果儿正想把它揪回去,这家伙居然就跑了。害她不得不跟在它屁股后面追!

    一边追,还得一边低声喊:“小崽子,你给我站住!”

    小崽子不仅不站住,还扑倒了几株苞谷杆!

    现在已经到了八月初,春播苞谷正好成熟。小崽子看到苞谷棒子上毛乎乎的长须,就忍不住上嘴咬!

    一咬,满口甜香浆汁,顿时一脸“哇哇哇,这是什么”的表情!

    唔,没办法,这是一只没见过世面的豹。这么缺水干瘪的苞谷,都能让它开心成这样。

    被它毁了庄稼,红果儿也很黑线。趁着它专心啃苞谷棒子,赶紧就把这只熊豹子送回了核桃世界。

    小豹子忙着吃棒子,也没挣扎,随便她抓。

    红果儿看它啃得那么开心,忽然想起来,花豹其实除了肉食,也会吃浆果的。看样子,它是对苞谷很满意啊。

    说起来也奇怪了,猫科动物应该没有感受甜味的味蕾的。但十只猫儿九只都喜欢啃苞谷、红苕这些甜味足的食物。有些还喜欢在夏季舔点儿雪糕啥的。

    她忽然想到,要不然,给她家喵种点儿苞谷和红苕算了?这样,它们的食物就更充足了,而且,要是树洞里的肉食确实存得太多,她还可以拿些去集市卖——前提当然是要在集市交易恢复后。

    说干就干,反正小豹已经弄死了几株苞谷杆了,她就不客气地把上面的苞谷掰下来,再把新鲜的苞谷粒弄下来,往她那块土岛上种!

    这活儿轻便,她没过多久就干完了。

    又从家里选了一些新鲜,皮上没有破损的好苕,当作种苕也种到了土岛上。

    当然,她又是很快干完了。

    接下来,就比较苦命了。

    她得把所有核桃世界里的泥,跟她那半分地里的土混起来。

    她只有一个人。

    于是,就这么一直干到了早上快四、五点。

    可怜的小红果儿又累得不行了。她还不能像之前那样睡懒觉。

    她一个人睡懒觉,小伙伴们却在地里干活儿,大家肯定有意见。

    怕自己回去一躺下,就再也起不来了,她索性把之前拔掉的那些枯死作物和杂草,拢在一起,放火烧了!

    烧成草木灰,就开始往地里整。

    等小伙伴们又带着锄头到这块地头集合时,一看到小红果儿那张憔悴无比,又挂着两个大黑眼圈儿的脸时,都吓了一跳。

    “你你……脸色跟个鬼一样!”熊孩子说话肯定不会好听。

    牛翦眉头一皱:“怎么说话的?”

    前头发言的熊小子赶紧捂住嘴,不敢发言了。

    牛翦又对红果儿道:“你咋了?身体不舒服?要不然,你回家歇歇吧?这里有我们呢。”

    不,红果儿坚持要干活儿。

    结果,锄着锄着地,杵着锄头歇口气,她都差点睡着了。

    之前看她状态不对,就一直在她旁边干活儿的牛翦,赶紧把人给拉住了,斥了她一句“逞什么强啊!”

    背着人就往红果儿她家去了。

    红果儿一个不小心,就在他背上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