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六零福娃娃 幺宝 > 第86章 愤怒的吃醋豹
    花豹狩猎, 靠的就是悄无声息地接近到距离猎物2米左右的地方, 再进行扑杀!现在还离得这么远!

    气得小豹站起来,爪子一扬,就把压在雌龟身上的雄龟给拍飞了!

    它恼怒得像牛一样, 打了个响鼻, 转身就走!

    红果儿:……好想笑, 怎么办?

    小豹悻悻地走了几步, 就发现了远处的红果儿。小家伙尾巴顿时就竖了起来,表情开心地朝她蹦哒过来。

    可这时, 在另一边的小长颈鹿却忽然“哞”了一声。

    啊……小长颈鹿熟悉的哞哞叫啊……

    红果儿感叹了一声。

    她记得, 自己头一次在《动物世界》栏目里,听到小长颈鹿那类似小牛的叫声时, 觉得特别不可思议。

    想想,那么萌的动物, 居然叫起来跟牛一样, 也太有反差感了。

    正想着,小长颈鹿又冲她“哞”了一声。

    她愣了一下。

    长颈鹿几乎是不怎么叫的。很多不了解它的人类,总觉得这个物种是不是天生的哑巴?

    其实不是的。

    长颈鹿的声带里有个浅沟, 不太好发声。要靠肺部、胸腔和膈肌的共同作用,才能发出声音。可它的脖子实在太长了,离这些器官的距离特别远, 叫起来相当费劲儿。所以它们一般都不怎么叫。

    那小长颈鹿什么时候才叫呢?

    一、它遇到危险了;二、找不到妈妈了。

    现在嘛……落单的小鹿肯定是找不到妈妈啦!

    红果儿有些同情地望着它。

    可谁知道, 小长颈鹿又冲她叫了一声!注意, 此鹿两只乌溜溜的大眼睛直直地盯着她在叫!

    咦?

    把她当妈了?

    不可能吧?

    她的身高跟它的身高差太远了, 种族完全不一样诶……

    像是印证她的猜测,小长颈鹿居然朝她的方向迈了两步!

    但它看着离她不远处的小豹,又止住了脚步,不敢过来。只急急地又“哞”了一声。

    小豹也急了。它好像也觉得小长颈鹿是不是瞄上红果儿了!

    紧张地望着小长颈鹿,忽然迈开前脚,朝红果儿飞奔而来!

    “哞——”小鹿尖叫起来。

    那声音好像在叫“不要!那是我的的的的的的——”

    在红果儿还没反应过来,为什么小鹿有这种举动的时候,她已经整个被小豹扑倒在地。

    而始作蛹者把她扑倒之后,还干脆把四只脚缩到她身上蹲着,并得意地伸出舌头去舔她的脸。

    舔得痛死了!红果儿伸出手把它的舌头捉住,不让它舔。

    小豹要毛。可它斜眼望了小长颈鹿一眼后,决定继续卖乖。它用它毛茸茸的脑袋,在红果儿脸上蹭来蹭去。

    乖得像只猫一样。

    红果儿叹了一声,难得遇到它这么乖。

    她决定原谅它。

    那边小鹿又“哞——”地叫了起来,像死了妈一样……

    这下,红果儿可觉得稀奇了。她可从来没有见过长颈鹿会这样连续不断地叫啊。

    就算有时候,有小长颈鹿落单了,也是叫上一声,歇一下再叫的。

    它叫成这样,是咋了?

    突然,她脑子里灵光一闪,想起已经很久很久没见过的长颈鹿母子来!

    她虽然曾经有老长一段时间,去喂过那对鹿母子喝水,但鹿是需要迁徙的动物——它们的牙齿,决定了它们只适合吃树叶,而热带稀树草原上又没有多少树。

    在旱季,它们会每天回来,在固定地点等她喂水。但到了雨季,就不一样了。

    它们需要过它们自己的生活。

    于是,从某一天起,她就再也没见过鹿母子。

    这是……那只小鹿?

    她震惊地看着小鹿!

    小豹看着她一直盯着小鹿看,顿时吃醋了。居然用爪子,把她的脸用力转过来。

    看我。只准看我。

    “不……它是你鹿兄弟诶!你忘了?”

    呃……这话太复杂,小豹表示没听懂。它坚持把她的脸转过来,对着自己的豹脸。

    看这里!看这里!

    红果儿对于猫科动物的嫉妒心,真是服气的。

    她抱着小豹闪退闪进,直接到了波巴布树的树洞里。然后再次闪退闪进,到了小长颈鹿那边。

    她不知道的是,小豹看到她跟它一起回树洞了,先还特别高兴,有一种战胜了外来物种,保住了自己宠物的得意感。

    结果下一秒,红果儿人就不见了。

    小豹一脸震惊!

    它的宠物居然抛弃它了?!

    她选择了外来货?!

    它气得连它妈都顾不上了,用嘴咬开了门,就往外跑去。

    它妈自始自终悠闲地吃肉干。看自己儿子出门不关门,还无奈地站起来,亲自到门口关了门,上了闩。

    而红果儿此时正试探着往小长颈鹿的方向靠去。

    小鹿一看到她又回来了,眼神变得温情脉脉。它已经落单了一整天了,在它的生命里,从来都没有跟妈妈分开这么久过。

    它直觉地感到了危险。

    它找了妈妈一整个上午,但找不到。到了下午时,它认命地开始想加入别的团队。

    它曾试图加入过一群跳羚。但跳羚们跟它语言不通,没羚理它。后来出现了一只猎豹后,它们直接被猎豹吓跑了。

    它也跟着一起跑。

    可它体型实在太庞大了,腿也太长了,有时候收不住自己的动作。跑着跑着,一个不小心,就踢到了一只跳羚。

    结果全体跳羚都排斥它了……

    后来,它还跟着一只乌雕跑。

    是的,一只雕。

    乌雕性情本来就孤癖,喜欢自己一只鸟捕猎。而且这种雕特别喜欢长时间立在树梢,一直注视着地面。

    一有猎物出现,就飞扑而下!

    面对这样的“同伴”,小长颈鹿说:没关系,我够高!陪你站!

    结果乌雕好不容易发现一个猎物,正要去飞扑,小长颈鹿也跟着它一起跑!

    那么一个庞然大物,奔跑起来,啥猎物都能给它吓跑!

    乌雕气得自己的老巢都不要了,直接飞到高空之中,飞远了……

    小鹿:……为什么它们都不要我!>o

    它在失去妈妈和种群的伤心中,又处于被狩猎的恐惧中。在这种时候,它看到了红果儿!

    曾经喂它和它妈妈水的两脚兽!

    它心里燃起了希望之火,她一定肯让它加入的!

    红果儿慢慢地朝小长颈鹿靠近。

    而小长颈鹿乌溜溜的大眼睛也充满了期待,它缓缓地朝红果儿走过去,想要用脖子,去蹭她的脖子。

    这是长颈鹿之间表示亲昵的举动。

    可是……

    人和鹿身高差太多了。

    它够不着……

    它只好用前腿,去蹭两脚兽的腿。

    这也是长颈鹿间的亲昵动作。

    结果,一蹭,它的大长腿腿弯直接就挂在她肩膀上了……

    红果儿:……

    她默默地把它的大长腿从肩膀上放下来:“你跟你妈走散了啊?那姐姐带你去找妈,好不?”

    一想,自称姐姐好像不太对。她是小鹿的姐姐,那它妈岂不是她阿姨?

    她爬到旁边的一棵树上,伸手去够小鹿的脑袋。

    小鹿温驯地把脑袋伸过来,让她撸。那乌溜溜的大眼睛水灵灵的,像要滴出水来一样。

    虽然头一回磨蹭红果儿的脖子失败,但它尤不放弃,闭了眼睛,把脖子伸到她颈窝处磨蹭。

    红果儿赶紧用两只手,在它脖子两侧反复蹭,反复撸,想替它消除不安。

    而它长而浓密的眼睫毛也刷到了她脸颊上,痒痒的,怪舒服的。

    她忍不住轻轻碰了碰它的睫毛。

    它回应似地去碰她的。可是……人类小朋友的睫毛太短了,它碰不到。那动作倒像是亲了红果儿的眼皮一下。

    红果儿简直被它暖化了,笑着回亲了它的脸颊一记。

    可小长颈鹿好像有点钻牛角尖了。它碰不到她的睫毛,就改成用嘴去戳她头上的毛毛。

    咦,这毛为什么这么长?

    小鹿张嘴把红果儿头发叼在嘴里,嚼了一下。

    红果儿差点被它吓死!赶紧把自己头发往外拽!

    你啃什么别啃我头发啊!啃成秃子了,你负责吗?!

    正当此时,一声豹啸如惊雷乍起!

    吓得一人一鹿齐齐回头。

    却见小豹目眦欲裂地瞪视着她们,那目光愤怒得就像看到一对奸夫淫妇!

    红果儿吓了一跳,这什么情况?

    小豹已经以闪电般的速度,豹扑而上,直接扑到了小长颈鹿的……屁股上……

    小长颈鹿吓得使劲蹦跳起来,想把小豹甩下去!

    可小豹却张大了豹嘴,利牙眼瞅着就要贯穿小鹿的屁股!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红果儿凄厉的叫声随之响起。

    她和小鹿都被吓得要死之际,小豹忽然愣了愣神。埋头在小鹿身上低嗅起来。

    这味道怎么这么熟?

    红果儿也意识到它认出小鹿身上的气味了!

    “你从小喝的就是它妈妈的奶啊!”

    小豹一脸懵,没听懂。

    红果儿赶紧伸出两只小爪,开始模仿小豹踩奶喝奶的画面,再用食指猛地一指小鹿!

    小豹惊呆了!

    原来它一直喝的奶是它产的!

    呃,不要指望它还能记得母长颈鹿。它跟母鹿就没见过几面,谁让豹女王天天在转移巢穴。

    它能记得的,是鹿奶的气味,以及鹿奶上遣留的鹿妈妈的味道。要知道,猫科动物的嗅觉可是不比犬科差的。小鹿喝它妈奶长大的,又天天跟它妈朝夕不离的。长颈鹿之间还喜欢互相蹭,能不染上它妈的气味吗?

    小豹认出自己的鹿妈,顿时表情精彩起来。

    先是震惊,然后萌萌的大眼睛竟有些湿润了,再然后,它的表情变得柔和了。

    它轻轻舔了舔它屁股上的毛……

    在小豹起这种变化的时候,小鹿可什么都不知道啊!

    它只知道,自己被豹子袭击了!

    天呐,它要被吃掉了!

    它使劲挣扎!使劲挣扎!

    它向红果儿求救!

    “哞——哞——哞——”

    救命啊,奶奶!

    呃,你要问为什么它是叫“奶奶”?还能为什么,当然是因为她给它妈喂过吃的啊。

    她是它妈的妈,不是就它奶奶了吗?

    红果儿心一揪,扶着树枝站起来,就往小长颈鹿背上跳,想把小豹子掀开。

    可小长颈鹿实在被吓得太厉害了,不断地在原地使劲儿跳动!

    红果儿跳到它背上后,还没来得及趴稳,就直接被它颠下背去!

    看着小鹿那疯狂跳动的大长腿,红果儿只觉心惊!要被这四条连狮子的肋骨都能踢断的腿踢到,她还能有命在?!

    吓得赶紧就要闪退回现实世界。

    在千钧一发之际,她看到小豹也朝她扑了过来!

    它的身形在极短的时间内,越放越大,最后直接扑过来,抱住了她!

    就在那一瞬,一人一豹闪退回了现实世界,并就地在李家院子里翻了几个滚儿。

    红果儿惊魂未定,瞪大眼睛喘了会儿气,才回过神来。

    帅大喵作为野生豹,从小到大经历的危险比她多得多。在她反应过来前,大喵就镇定下来,伸出舌头轻轻帮她舔头顶的毛毛,似乎在安慰着她。

    舔着舔着,大喵自己也放松下来,开始舒服地打起呼噜来。

    可大喵的呼噜声,跟小猫可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啊。

    生怕它吵醒她爹她奶,红果儿赶紧抱着它,回到核桃世界里的波巴布树树洞里。再闪退到自家院子,悄眯眯听动静。

    夜,依旧寂静无比。只偶尔传出几声她奶的呼噜声。

    她爹的屋子更是悄无声息,显然睡沉了。

    她这才放心地回到树洞里。

    小豹已经坐起来了,伸出壮实的后腿,弯下腰在给自己舔毛梳理。

    看到她再次出现,它缓缓地眨了眨眼,继续舔毛。

    红果儿想到刚刚那危险的一幕,忍不住走到它面前蹲下,问它:“……你刚刚是想救我吗?”

    帅大喵抬起头,没回答,依旧缓慢地冲她眨了眨眼。

    再舔毛。

    红果儿伸出手,摸了摸它后脑勺,心里莫名感动,却又忍不住敲了它一记爆栗:“你那样跑过来很危险的!小鹿四条腿都在踢诶!”

    说着,又嘀咕着:“我又不是没办法自救……到时候,踢到你了,我不心痛啊?”

    被敲了爆栗的小豹,表情顿时变得郁闷起来。忽然学着她的样子,给她脑门上“啪”地来了一记。

    呃,鉴于它的爪子不像人类那样可以五指分离,那一记只能称为巴掌,而不能称之为爆栗了。

    红果儿哭笑不得,它咋什么都跟她学啊?

    估计这是一只以为自己是人类的大喵……

    看着怄气的大喵,她忍不住过去抱住它,给了它一个么么哒和蹭蹭哒。

    大喵终于鼻子一耸,一脸“这还差不多”的表情。

    逗得红果儿忍不住亲了亲它的大脸蛋。

    估摸着这会儿小长颈鹿应该平静下来了,她起身去找小鹿去了。

    她找到它的时候,小鹿正试图回头去舔屁股上的爪痕。

    小豹刚刚没认出来熟人时,下爪可是一点儿都不留情的。小鹿身上明明长有皮毛,却依然被豹爪抓出了几道血痕。

    可惜,小长颈鹿并没有猫科动物身体的那种可怕的柔韧性,它想舔根本舔不到。

    它看上去相当心慌意乱,开始啃食树上的树叶,平复心情。

    红果儿远远走来时,“小瞭望台”机警地发现了她。一看到是她,两只乌溜溜的大眼睛顿时就开始往外流眼泪!

    不!是掉石子儿!

    小鹿已经远非当初1米5、6的矮个头了,起码有4米多高!跟成年长颈鹿当然没法儿比,但也是半大鹿了!这半大的大型动物,眼泪才叫大颗啊!

    从高处往下滴,一大颗一大颗滴到草丛上,草丛顿时歪了一小片!

    红果儿目瞪口呆地看着它汹涌的眼泪,大动物撒起娇来,这么夸张……

    小长颈鹿慢慢地往她靠近,眼泪越掉越多。

    她看得好心疼,但又担心被它的眼泪砸到,脑袋会痛,赶紧小跑步跑到它身侧的那棵树旁,爬上去,打开双臂:来,姐姐抱抱~,不哭不哭,小可怜。

    “哞——”可爱的小鹿又开始小牛叫了。

    叫的声音还特别千回百转,直叫闻者落泪。

    它把头埋到她腰窝里,长长的颈子搭了一截在她膝盖上,继续掉眼泪。

    很快,眼泪就把整张脸的毛毛打湿了。顺带也把她的裤子全部弄湿了。

    她赶紧把它的大脑袋抱怀里,轻轻用自己的脸颊蹭它的头顶。

    又用手抚摸着它的脖子,像安慰小婴儿一样,有节奏地轻轻拍打那里。

    可小鹿实在受惊过度,还是一直在流泪。

    红果儿有些黔驴技穷了,天呐,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安慰它吗?

    忽然就想起了她爹教她的那首歌。

    她吚吚呀呀唱了起来:

    “公社是棵常青藤 ,

    社员都是藤上的瓜,

    瓜儿连着藤……”

    没唱两句,小鹿就安静下来,竖着耳朵听歌。

    红果儿心里对老爹的敬佩,顿时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也!

    他教的歌居然连小长颈鹿都喜欢听!

    她又小心地察看了一下小鹿的状态。刚刚还在一直流眼泪的小鹿,这会儿已经放松下来,连眼睛都半闭半眯的,像困起觉的小宝宝一样。

    这歌简直就像哄宝宝睡觉的童谣呢。

    她继续唱着歌,把小鹿哄睡着。然后把它的小脑袋轻轻放在树枝上,偷偷闪退到现实世界。

    你问她是在干嘛?

    帮小鹿找它妈呗~。

    说实在的,她倒是很想留下小鹿。但它身高太高了,波巴布树的树洞洞口又太矮,它根本进不去的。

    而且,就算它能进去,豹妈呢?它看到白送上门的食物,不直接扑上去咬小鹿的喉咙才怪!

    除非她能时时刻刻都呆在核桃世界里,要不然,她根本没法儿保护它。

    她重新回到核桃世界里,轻轻地摸摸小鹿的头,就开始像当初找小豹子那样,不断闪退闪进,出现在核桃世界的每一处,帮小鹿找起妈妈来。

    怕自己不在的时候,小鹿会遭到攻击,她只要出现在一个新的地方,没看到长颈鹿妈妈,马上就会闪退回现实世界,再闪进小鹿所在的那棵树上,看看它。

    这么做一次,全过程不过几秒功夫而已。

    当然,这招也只有在找长颈鹿的时候管用。

    毕竟热带稀树草原一望无际,又没多少树,都是低矮灌木和草丛,站在树上环顾四望,像长颈鹿那么高大的动物,哪怕它在百余公里远的地方,她也能看得到。

    不得不说这片草原实在大得惊人。

    她找啊找,找啊找,往返了起码上百次。中途虽然也有发现其它长颈鹿群,但她跟它们打了招呼后,它们都是一脸惊恐,或警备地望着她。

    一看就不是熟人。

    最后,当她发现一群只有五只长颈鹿的小群体时,她向它们吹了个口哨,其中一只看到她时愣了愣,竟踏着步子,缓缓朝她走过来。

    熟人呐!

    红果儿二话不说,马上回去把小鹿的脑袋抱到自己腿上,再闪退闪进到那群长颈鹿旁边,一棵正被它们啃食树叶的树上,伸手指着小鹿,冲母鹿道:“你儿子!快来看,你儿子啊!”

    其余四只长颈鹿跟她只是有点熟,并不很熟。看到她突然出现,又喳喳呼呼的,纷纷侧目,大长腿迈步走远了些。

    却又忍不住回身去嗅小鹿身上的味道。

    看来是有点认出来了。

    母鹿先是愣了一下,快速地走到小鹿身旁,用它的大长腿……轻轻踢了小鹿一脚。

    小鹿正睡得香甜,被鹿妈踢得惊醒过来,傻了半秒,又开始“哞哞”地冲红果儿嘶叫,外带四脚乱踢!

    奶奶,救我啊!救我!

    听了小鹿的声音,鹿妈显然认出它来,顿时两眼泪汪汪的。

    不过,成年鹿的眼泪比半大鹿可大颗多了。

    红果儿看着它恐怖的身高,再看看它脸上滑落的一大砣眼泪,简直叹为观止!

    这么大颗眼泪,人要在底下走,会不会直接就淋透了?

    她右手一伸,食指一出,指着母鹿对小鹿道:“你妈……”

    小鹿继续“哞哞哞”,外带踢踢踢,脑袋却听话地转过去望。

    结果一看,啊……

    “哞~~~~~,哞~~~~~”

    请想象小牛千娇百媚,并且随着身体颠动,类似羊咩咩的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