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敢过来,我就踢shi你!

作品:《重生六零福娃娃

    此为防盗章  就算李向阳不在,李懿君也是忙得很。

    忙着囤吃的。

    她每天都要往核桃空间里跑上一次。最初跑得战战兢兢的, 后来, 胆子就越来越大了。

    特别是, 她发现核桃里的那些动物,似乎很怕她这种能够突然出现, 又突然消失的生物。

    这可差点没把她乐死。

    要她还是小时候那样皮的性子, 现在的目标应该会被定为当“草原霸王”,每天去追着吓唬那些怕她的野兽吧?

    这天,李懿君提着竹篮,拿着镰刀, 又找了个没人的地方,进入了核桃空间。

    地点, 还是波巴布树前。只是,这棵已经早不是当初那棵了。

    当初那棵的果实早已被她全数摘尽, 现在摘的,算下来已经是第三棵树了。

    从这棵树下望去,当初那头一棵被她摘取果实的树, 已经遥不可望。算起来,她也算出了自己的“领地”。

    唔, 入侵别的动物的领地,可得小心一点了。

    她一边警惕地环顾四周,一边绕树走了一圈, 把掉在地上, 还没被动物吃掉的果实全捡进了竹篮。

    接着, 她又闪退闪进,直接跑到了树上去,凭着自己矫健的身手把成熟的果子摘取下来。

    她已经发现了,核桃里的世界和现实世界的时间,是完全不相干的,但又各自流动着。

    有一次,她在奶奶烧饭的时候进去了趟。明明呆了满久,结果等她出来,奶奶饭还没烧好呢。

    显然现实世界里的时间流逝,比核桃世界慢多了。

    也幸好如此,她这么频繁地消失,都没有一个人注意到。

    摘了满满一篮子食物后,她坐在树顶歇了口气,吹了吹风。

    离这棵树不远处的地方,景观相当壮观。

    有天性谨慎,一点点小异动,就足以令族群惊恐奔逃的牛羚、跳羚、斑马等,也有胆子大到悠闲漫步的象群和犀牛等。

    还有貌似眯起眼睛午睡,却时不时打量一下周围动物的狮群。

    当然了,这种场合,从来是少不了鬣狗的。它们四处寻找着别的大型肉食动物吃剩的残渣,又窥视着有没有捕食其它动物幼崽的可能。还得小心翼翼,以免偷食不成,反成了超级大猫口下的亡魂。

    是的,这里有水源。

    这正是此处遍布动物的真正原因。

    足有二十米高的波巴布树给李懿君提供了安全,让她可以悠闲地坐在树上,像看现场版的《动物世界》一样,俯视这些动物的活动。

    一只雌性长颈鹿发现了她的存在,一边嚼着身旁树上的嫩叶,一边仰望着她。

    这种可爱的动物,是世界上现存最高的陆地动物。但也只能长到六至八米高。可不是只能仰望坐在波巴布树上的她吗?

    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还能俯视长颈鹿,李懿君顿时觉得好玩起来,冲着它挥了挥手。

    长颈鹿愣了一下,接着又咬起树叶来。估计是不知道她在干嘛。

    这种动物是少有的,没有领地意识的动物。它很少会叫,但性子里有特别善良的一面。有时候,看到肉食动物潜伏着准备捕捉别的动物时,甚至会开口示警。

    李懿君着迷地看着,这披着优雅的花斑网纹皮毛的动物。

    它实在是长得太美了!

    一双有灵气的棕色大眼睛,上面覆着长而浓密的睫毛。头顶还长着一对茸毛短角。

    老是伸着长脖子,它大概有点累了,嚼着树叶,直接把脖子搁树枝上放着休息。而它肚皮下,一只小小的长颈鹿宝宝正在大口大口地吮奶。

    吃得高兴了,鹿宝宝还把眼睛都闭起来了。多享受似的。

    被这一幕萌得说不出话来的李懿君,一下子就起了性头。闪退闪进,人就来到了那棵被雌长颈鹿啃叶子的树上。

    她拿出一棵果实,递给它。

    但长颈鹿善良是善良,胆子也特别小。

    它吓得往后急退,跑出了老长一截。棕色的眼睛,惊恐地盯着她直看。

    它的宝宝还年幼,初生牛犊不怕虎,虽然跟着妈妈跑了一段,但却睁着好奇的大眼睛望她。

    李懿君有点失望,对着母长颈鹿晃了晃那颗果实,又把里面的果肉剥出来,放到了树上显眼的位置。再规规矩矩用老法子,退回到之前那棵波巴布树上。

    雌长颈鹿在原地观察了好一阵,确定没有危险了,这才走回去,试探着咬了咬果肉。

    接着,一颗果肉接一颗地,全吃了下去。

    看着它下颌左歪一下,右歪一记地,用牙齿磨果肉,那相较体型显得挺秀气的小嘴里,有时候还会露出一条胖嘟嘟地舌头舔啊舔的。

    李懿君看得那叫一个心满意足。又闪退回现实世界,把她家木盆装了干净水带进核桃里。

    还是那棵母长颈鹿在啃树叶的树。

    这位妈妈,照例又带着孩子跑开了。但这回,眼睛里的警戒已经小多了。

    李懿君也不在意,试了好几处树枝,终于找到枝桠足以箍死木盆的地方。

    箍好盆,她又冲着母鹿,从盆里浇出些水来。

    一看到珍贵的水资源,母鹿眼睛都看直了。

    它望了望不远处被狮群守死了的水源,再望望木盆,满眼渴望。

    在旱季,植物的日子也相当不好过。长颈鹿没法从树叶里获取足够的水分,就必须要去喝水。

    可喝水时,往往是它们最脆弱的时候。它们那长长的前腿必须得叉开,或是跪下,嘴才能够得到地面上的水源。

    这样一来,狮子、猎豹就很容易跳到它们身上,一口咬向它们的脖子。而它们可以轻易踢断成年狮子肋骨的大长腿,这时候却无法发挥作用。

    可以说,每一次喝水都是一次在生死边缘上的游走。

    李懿君废话不说,直接闪退闪进,回到波巴布树上。这只母长颈鹿,几乎是立刻就奔了过来,喝起水来。

    看来它已经相当渴了,却因为带了宝宝,而不敢前往水边那危险之地。只勉力从树叶里汲取水分。

    李懿君暗骂自己脑子笨,长颈鹿为了自身安危,一天只肯睡两个小时的。怎么可能在青天白日里,把脖子靠在树上休息呢?

    人家那是渴得有点撑不住了吧!

    果然,母鹿喝了一会儿水后,看上去精神就好多了。不过,它喝得太过专心了,没注意到一只母狮的偷偷靠近。

    李懿君赶紧冲着它大吼:“小心!”

    母鹿反而被她吸引了注意,仰头直直地望着她。

    就这么短的功夫,母狮一下子扑到它的宝宝鹿身上。

    宝宝鹿吃痛地“哞哞”叫,努力地蹦跳着,想把母狮甩下去。

    鹿妈妈也吓到了,转身,前腿往上一扬,就朝狮子踢去!

    母狮知道它的厉害,不敢恋战,直接就跑开了。

    但它跑得却不很快,并且总是回头望。

    果然,鹿妈妈上当了,追着它跑了好几米。而鹿宝宝这时,却被另两头母狮扑上了。

    鹿宝宝发出悲鸣,母鹿又回身去踢那两只母狮。

    那两只母狮也同样一路跑开,把鹿妈妈引走,好叫之前那只母狮有机会回来继续攻击鹿宝宝。

    三头狮子配合无间。

    李懿君气到了,动物也玩阴谋啊!

    趁着鹿妈妈才追开两只母狮,另一只还没来得及靠近鹿宝宝的空当,凭着自己闪进闪退的本事,李懿君突然出现在小长颈鹿身边,并朝近处的那只母狮丢出了一块石头!

    母狮原本看到凭空钻出来一个没见过的动物,就吓了一跳。被她这么一扔,更是吓得跑开了好几步。

    李懿君趁机抱着小长颈鹿,退出了空间!

    可……这迷你版小长颈鹿,长得跟她奶奶那么高。明明长了张萌萌哒的脸,身高却高到她只能挂在它身上……

    有点尴尬……

    趁着它没反应过来,她赶紧跑开了。

    果然,受惊的小长颈鹿,很快就惊恐地在原地蹦跳起来,腿也无规律地四处踢动着,似乎还以为身上趴着狮子呢。

    它踢了十来秒,终于发现自己已经安全了。

    它左望望,右望望,惊魂未定。

    李懿君坐在原地,一动不动,也不去看它。直视动物,以及直直接近,在自然界里,都是含有攻击意味的。

    她坐一会儿,就靠近它一点。依然是偶尔才看看它,并不对它直直对视。

    果然,过了良久,小长颈鹿终于没那么紧张了。

    它背上被狮子抓得到处都是血痕,应该相当痛。

    到李懿君终于能靠近它后,她用腿轻轻碰了碰它的腿,再踮起脚,卖力地去抚摸了一下它的长脖子。

    这是长颈鹿间常有的动作,它们长腿相碰,头颈相交,相守相望。

    小长颈鹿放松了。趁着这机会,她又赶紧抱住它,重新回到核桃里!

    长颈鹿妈妈这会儿依然在那棵树旁徘徊,显然是在找自己的宝宝。

    现在,两母子一见面,小鹿欢喜地“哞哞”直叫。

    你没听错,小长颈鹿的叫声就是跟小牛差不多……

    小长颈鹿开心地回到了自己妈妈身边。

    而李懿君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闪退闪进,又到了离它们最近的那棵树上。

    长颈鹿妈妈似乎也发现她没有恶意了,看了她几眼后,就弯下头,用脖子去磨蹭宝宝的脖子,安抚孩子,也安抚自己的心。

    鹿宝宝跟妈妈厮磨了几下后,就钻到它肚皮下,大力吸吮起乳汁来。

    呃……

    李懿君一个不小心,就又想收点救鹿宝宝的报酬了……

    吓得李向阳赶紧把碗丢开,伸手接住她的脸。

    “这孩子,怎么困成这样了?”他把她搂到怀里,轻手轻脚把孩子送回老娘的床上。

    等他出来,闻着灶房里的香味儿,没忍住,又进去转了一圈。

    惊喜地几步走回堂屋,拿起自己和老娘的碗就往灶房赶。

    一边走,一边还不忘说了句:“娘,灶上还有稀饭呢!我去给你盛一碗!”

    盛好之后,发现陶罐里没剩多少了。又从自己碗里倒了些回去,给红果儿留着。

    回到堂屋,把碗塞给侯秋云,又开始干!

    侯秋云也喉头打转,大口喝粥。

    一不小心,桌上的洋芋丝就只剩几口了。

    等到发现这点,两母子对望一眼,都有愧色。

    “你吃那么快干嘛?红果儿都没得吃了……”侯秋云把责任推给儿子。

    儿子有点委屈:“娘你也吃得挺多……”

    “……”

    最后,侯秋云从自己屋里再拿了两个大洋芋出来,摆在灶房里。

    她不懂这洋芋是怎么炒出酸溜溜的味儿的,家里又没买醋。只能让红果儿自己做了……

    肚子一饱了,侯秋云就想起来问问题了:“儿子,你说,这么小的丫头,怎么就知道咋榨油呢?”

    李向阳其实也被红果儿的本事,给惊到了。他想了想,说:“谢巧云这个人,虽然不聪明,但干活儿倒是把好手。队上的猪牛,被她养得肥着呢。会不会是她懂榨油,教给红果儿的?”

    侯秋云想了想:“有这个可能。不过,你说,她从哪儿摘的这种果子啊?还能榨油!要不,等她醒了,让她带上咱俩,一起去摘?”

    “对对,等她醒了,让她带咱们去看看。看下是啥树木,居然还能结这种果子。要是能多栽一些,队员们就不愁没油吃了。”李向阳身为生产队长,一来就想到了给队员们谋福利。

    侯秋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行,你要栽,你栽去!等我先把果子摘了。”

    “娘,主席同志说,公社的特点,一个是大,第二个是公。主席同志还说,要关心群众生活。咱可不能只顾自己。”

    关于公社特点,原话其实是“一曰大,二曰公”。但他就是个庄稼人。牛书记虽然传达过很多回精神,他还是记不住文绉绉的原话。

    侯秋云一听到他把主席搬出来了,赶紧:“唉哟哟哟,行了行了,我怕你了。啥都想到队员,你干脆跟他们都签卖身契得嘞!”

    李向阳乐了:“现在是新社会,不兴旧社会那套了!”

    “对了,等红果儿醒过来,记得告诉她一声,别再去捉黄鳝了。好歹得给别人留些捉。”

    “……”侯秋云实在想踹他。不过,一想到就是因为他这副热心肠,大家才会推举他当生产队长,心里的火气倒是一下子平了下去。

    但她还是怼了他一句:“那队员们干农活儿时,逮到只蚂蚱,摘了翅膀、摘了腿儿,就往嘴里丢,那算不算占公家便宜?”

    李向阳马上认真地道:“他们是群众啊!咱们是干部家庭!”

    “去你的干部家庭!人家牛书记,那才叫干部!”侯秋云一叉腰,“我不管啊!别家的孩子都能做的事,咱们红果儿为啥不能做!黄鳝那玩意儿还打洞呢。到时候把田埂打穿了,里面的水流光了,你就是它的帮凶!”

    “……”这回轮到李向阳说不出话来了。

    这年头还不像之后的特殊年代那样,动不动就要批谁斗谁。小孩家顽皮,上树掏鸟窝、下田捉黄鳝,那是常有的事。再加上黄鳝打洞确实厉害,人们就算看到孩子们捉鳝鱼,也最多一笑而过。

    当然了,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要是你敢去碰粮食、蔬菜还有柴禾等,需要队里统一分配的东西,那你可就得等着写检讨,以及被大家的唾沫星子淹死了。

    侯秋云想了想,又说:“这几天倒确实不能再让她去了。她现在都累成这样了,得叫她缓缓才成。”

    母子俩收拾妥帖,各自出门干活儿去了。

    李懿君实在是累狠了,一觉睡到了下午,才醒过来。她见灶房里还剩了一些稀饭,和一点洋芋丝,就稍稍热了下,几口吃完。

    稀饭里是混有波巴布树籽的,油量饱满。吃下去后,饱腹感可比头晚吃的红苕饭,强多了。

    吃完之后,她又带上木盆,打算去捉黄鳝。

    可今天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田里,到处都是弓起背,在捉黄鳝的小孩。那认真劲儿,简直跟大人做工似的。

    她怔忡不已,仔细一瞅,发现这些孩子她还都不认识。

    她以前可是孩子王呢。咋会有她都不认识的,人数还这么多!

    她扯着一个10岁的男孩,问道:“你哪儿的啊?怎么跑到我们队的田里,来捉黄鳝了?!”

    男孩不耐烦地从她手里,扯出自己的袖子:“我第二生产队的,你们队长自己同意的。你不高兴,问他去!”

    这事儿,其实李向阳也不高兴。

    可他没辄啊!

    他今天一早,先布置了队员们的工作,还没开干呢,牛书记就到地里来找他来了。

    “向阳啊,你过来一下,我跟你商量件事儿。”牛书记冲着他招手。

    李向阳赶紧答应了一声,小跑过去。

    牛书记拉着他走远了些,用手拍了拍他肩膀,认真地道:“向阳,这回公社遇到大麻烦了,需要你和你们第一生产小队支持一下工作。”

    李向阳听到工作性质,被定性为可以替公社解决大麻烦,赶紧道:“牛书记,你只管说!”

    谁知道牛书记说的,居然是借粮!

    原来,上次牛书记独自去县里面交涉的结果,并不理想。县委那边就是不相信他们没粮。

    后来,是牛书记愿意拿党员身份和自己的性命作担保,说第二生产队连口粮都上交了,队里队员全都断炊了,请县委一定要救救命。这种情况下,虽然事情不合规,县委书记还是给他从粮库里,拨了二队人头数一个月的粮食。

    整整一年,只给人家每户留了一个月的粮食啊!

    这可不得饿死人吗?!

    侯秋云笑眯眯地,如今,她也是掌着几十斤肉的大家长了。这点香肠,她还是能大方得起来的。

    “那怎么够?还有牛书记呢。”她说。

    “爹~,你吃吧~。奶奶说,你是去办大事。很大很大的事~。”红果儿在旁边也萌萌哒说道。

    李向阳摸摸她的小脑袋,还是对亲娘道:“娘,我年轻,少吃点肉不碍事。你才要多吃点,把身体养好了,才好为人民服务!”

    侯秋云白了他一眼:“是为猪牛服务吧?”

    想到她伺弄牲畜的活儿,全家都笑了。

    趁着李向阳不注意,侯秋云就对红果儿眨了眨眼,望了望腌肉藏起来的方向,微微摇了摇头。

    红果儿马上就懂了,也朝她奶奶眨了眨眼。

    祖孙俩有了个共同的秘密,瞬间就感觉亲密了不少。

    在这股亲密感的作用下,侯秋云看红果儿,那是越看越可爱了。

    再想到红果儿捉的黄鳝,摘的油果子,还有今天发现的几十斤大肉,越发觉得这孩子是个有福气的!还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