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有便宜不占,天诛地灭!

作品:《重生六零福娃娃

    李向阳差点趴下了,跟黄建邦打电话的时候,对方还提醒他,千万不要啥都当营养液,往池子里放,要不然,会长乱七八糟的东西的。

    结果,他这么规矩,严格按照标准来“作法”,还是一样长东西了啊!

    牛翦安慰他道:“李叔叔,没事,只有一个池子长螺丝了。改明儿,把池子清洗一下就好了。”

    侯秋云倒是不相信红果儿做的菜不好吃,拿起筷子直接往菜里戳。

    结果菜送到嘴里,一嚼,顿时也露出一脸震惊的表情。但人家的表情是有变化层次的。

    先震惊,再现喜意,再嘴角一咧,一个大拇指就树起来了:“唉哟,还是我家红果儿有一套!小球藻那种没味道的东西,都能做出来鲜味!”

    牛翦一愣,咦,这个变质的东西居然还这么好吃?

    他好奇地举箸而上。

    哗,这不得了了!他可不像侯秋云,还有李向阳经常饱受红果儿的美食攻击啊!

    在他品尝起来,只觉得舌头直接就被美味给轰炸掉了!

    是的,轰炸掉了!

    他感觉他被又甜又清爽又酸又脆的好滋味,炸上了天!天呐,假如M帝拿这种东西来当糖衣炮弹,企图和平演变像他这么大的小孩子怎么办?!

    和平演变,是美国国会议员杜勒斯在50年代提出来的。他在一个记者招待会上,宣称资本主义世界要有这样的信念:“如果它(社会主义国家)继续要有孩子的话,而它们又有孩子的话,他们的后代将会获得自由。”由此,提出了“和平演变”的方针。

    这些人认为,社会主义只是一个荒谬的梦想,并且将对他们造成极大威胁。

    从杜勒斯发表这样的言论之后,国内很多知识分子都在自发地教导身边的小孩,特别是老师,在上课的时候,总会跟学生讲到一些关于这方面的事,叫他们“千万别被M帝的糖衣炮弹砸中”。

    牛翦特别有危机意识,他觉得,哇,原来世上居然有这么好吃的东西啊!万一资本主义的坏蛋们,拿这种糖衣炮弹来砸小孩怎么办?

    唉呀,不行,他得叮嘱叮嘱红果儿:“红果儿妹妹,你这道菜千万别乱教人呐。要是教会走资派,可就完了!他们肯定会告诉M帝的人的。M帝肯定会拿这个来和平演变咱们小娃子的!”

    ……

    有这么严重的后果啊?

    红果儿懵懵地看着他,突然觉得有点想笑,但又觉得他很可爱。

    不过,要是牛翦知道她觉得他可爱的话,应该并不会高兴。

    男子汉小丈夫,谁愿意可爱啊?

    他可是牛翦大将!

    在牛翦深深忧虑别的娃子,可能被和平演变的时候,李向阳已经拿了汤勺往碗里盛汤了。

    这汤刚端上来的时候,颜色着实让他有点懵。

    绿幽幽的?

    你说小菜汤绿吧,人家那种绿是清清爽爽的一点浅绿色。这个却跟小球藻母液一样,是浓绿的颜色,而且还能看到很多小颗粒。

    不过,现在答案揭晓,原来这就是小球藻汤嘛。

    好多人都直接把育藻池里的小球藻液拿去煮水喝,他其实一直挺好奇的,这会是什么味道呢?

    今回,正好尝尝小球藻做的汤。

    结果,又是一个“鲜”字当头!

    有多鲜呢?李向阳也不好形容。

    不过,要是红果儿来说,那她肯定明白鲜味的出处。首先,味精的主要成分就是谷氨酸钠,而这种东西呢,鸡蛋、蕃茄还有水藻里都有。

    鲜,鲜,鲜!

    鲜乘以3!你说有多鲜?

    李向阳只觉得整个人好像都徜徉在鲜味的海洋中。啊,四面环海,海风带着鲜味轻轻吹拂他的脸庞~。

    红果儿是不知道她爹现在脑子里想的什么。要是知道的话,她肯定得大赞一声,天呐,她爹好像有做广告的天赋诶!

    大家都伸箸尝了这两道菜,一时间,堂屋里赞声不绝。

    到最后一道辣子田螺时,面对这只有八颗螺的菜肴,大家都有些不知该如何下筷。

    还是李向阳主动分螺,给大家一人挟了两颗。

    这要怎么下嘴咬呢?要不要把壳捏碎了,再吃肉?他认真地考虑着。

    而牛翦已经直接把嘴凑到螺口那儿吸了。

    他吸了几下,没吸得出来,又用筷子从螺口那里往上顶。再吸,轻轻松松就出来了。

    红果儿赶紧道:“螺丝肉后半截不能吃!后半截都是它的内脏!”

    还有便便……

    不过,她没好说出来,影响他们的食欲。

    牛翦就赶紧吐出来,把后半截掐了,再吃。

    本来东西就少,这么一来,更少了……

    作为一个常常下河摸鱼摸虾的男娃子,他是没少尝试各种食物的。可这年头家家都缺佐料,他就算逮了什么东西回去,让后娘帮着做,做出来的味道也是一股子土腥味儿。

    根本不好吃!

    不过,这道菜瞧起来又好看,闻起来又香味儿扑鼻,他忍不住就对它寄予厚望。

    说不定好吃咧?

    结果一入嘴,那叫一个鲜香辣啊!

    要不是红果儿提醒他,螺肉后半截不能吃,他简直就舍不得嚼!

    放嘴里把味儿吮干净了,再慢慢嚼,多好~。

    唔,他要知道真这么干了,也会顺便把螺丝的便便吮干净,不知道是什么心情……

    李向阳也吸了吸,同样没吸出来。他照着牛翦的办法用筷子捅一捅。果然是一吸就出来。

    不过,螺肉出来一半后,他就改成用手指把它夹出来了。把后半段清理干净了,这才吃下去。

    辣椒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一辣遮百丑。再加上红果儿只是把它当香料使用,这道菜辣而不遮其本味,吃起来能不好吃吗?

    可让人郁闷的是,一人就两颗螺。才刚刚尝到点味道,就没了……

    也就香了个嘴而已。

    四个人当中,三个人都意犹未绝地盯着空荡荡的盘子看。

    除了红果儿。

    她要想吃,随时可以再去抓嘛。

    于是,重点来了。她望着她爹,认真地道:“原来小球藻一砣砣地浮在水上,不是变质了啊。原来这样也能吃的。爹,你不是说,一个育藻池只能产60-100公斤干粉吗?它变成这样了,肯定产出来的粉更多诶!”

    李向阳连连点头:“刚刚听你们说,小球藻变质了,我还吓了一大跳。看来,是没及时把池水拖到县城里制成干粉,池子里的藻太多了,就成这样了。”

    “嗯呐,嗯呐~!肯定是的~。”

    可怜的水蚤浮草,就这么被当成了小球藻处理。

    不过,她还不忘提醒他爹一句:“爹,池子里都长田螺了,池水还是拖到县里制成粉吧!要不然,会有寄生虫的,虫子会钻到脑子里去的!”

    李向阳不以为意:“水烧开了就好,可以喝的。好多人都这么喝。”

    忽然,他一个激灵,对啊,可以吓唬吓唬其它公社的干部嘛。他们不是不愿意交小球藻吗?

    现在他这边挖了这么多木薯出来,光只是制营养液的话,尽够了!他都要负责提供原料了,他们也该好好交藻了吧。

    而且,就算是为了广大社员们的身体健康着想,他也该问问黄建邦,就这么把小球藻煮水喝,会有什么不好的后果啊。

    牛翦实在吃得意犹未绝,吸了吸手指,问红果儿:“咱们明天再去捞田螺吧?”

    “……不要。”

    捞田螺的时候,她光只想到这是食物了。倒把这东西寄生虫特别多的事,给忘了。

    “为什么?”牛翦失望地道。

    “吃了,肚子里会长虫虫!”

    他一愣:“你听谁说的?”

    他以前下河摸鱼摸虾时,甚至有生啃河虾的经历。事后当成英雄事迹告诉大人,说“我连生虾都吃过的”这种得瑟话时,被大人教育“生吃,肚子里会长虫的”。

    可他吃了,不也一样没事儿吗?

    红果儿认真地看着他,没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反倒劝说:“你肚子里长了虫虫,会很痛的。你爹你娘你奶奶看到你痛,会很难过的。”

    牛翦搔搔头,有点舍不得美味,但还是郑重地说道:“那好吧,那我还是不吃了。”

    而李向阳这边,已经开心地哼起歌来。

    头痛了好几天的事,今天一天全部解决。而且又无意中发现了小球藻原来还能高产。

    啊,这世界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

    咋这么顺呢?

    第二天,红果儿反正也没啥事,就撒着娇,非要让她爹带着她去上班。

    对于她的腻乎,她爹早就习惯了。牵着她,一大一小就往公社而去了。

    一到了公社大院,她就跑到育藻池那边去了,说是要看看那些一砣砣浮在水面上的小球藻。

    李向阳本来今天就要跟黄建邦商量事儿,就揉了揉她的头,自己直接去了办公室。

    红果儿呢,则跑到昨天那个育藻池边,把里面的水蚤浮草捞出来,往各个育藻池里丢。

    这个跟小球藻可不是同样的东西。

    要不把水蚤浮草扔其它池子,就算等上十数天,甚至数十天,里面的小球藻也没法儿结成砣。

    啊,好想让爹表扬表扬啊~。红果儿在心里喵了一声。

    实在想撒娇,又跑到李向阳办公室去了。

    李向阳这会儿正在跟黄建邦通话。

    “真的,结成砣了!我家红果儿还把它做成道凉拌菜,可好吃了!”

    一进去,就听到她爹在表扬她。

    这让刚好想听表扬的红果儿,分外得意。也不过去撒娇了,笑眯眯地坐到办公室里的椅子上,听着她爹说好听话。

    黄建邦本来就是研究微生物的,现在主方向又是研究小球藻的,怎么可能对小球藻不了解呢?

    他直接驳斥道:“不可能!小球藻就没可能结成砣!”

    “嘿,这是我亲眼看到的,怎么不可能?”

    “跟你说不可能就不可能嘛,小球藻单细胞才3-8微米,能结成砣才奇怪了!”

    “我都把这个砣砣吃到肚子里去了,你还说它结不成砣?”

    两个人还争论起来了。

    “主席同志说,我们必须向一切内行的人们学习。拜他们做老师,恭恭敬敬学,老老实实学。不懂就是不懂,不要装懂。你不仅不懂,还反过来蒙我,你说你像话吗?”

    黄建邦身上是很有点老学究思想的。对于一切在学术上、科学上不可能的东西,他是一定要好好辩驳的。

    更何况,现在李向阳为了加强自己的话的真实性,居然谎称自己亲眼看到,还吃了结成砣的小球藻!

    这不是蒙人吗?

    李向阳气得:“你是内行,你也得尊重事实。事实是,小球藻就是高产了!可能它在别处没办法结成砣,但你咋知道它不是受了社会主义光辉的照耀,思想开化,懂得努力高产,救苦救难呢?!”

    “你这就是鬼扯!单细胞藻类会长脑子?!”

    红果儿无语地看着她爹跟电话对面的那位叔叔,像两个小孩似地争来吵去。

    她走到她爹身边,扯了扯她爹的衣角:“会不会,昨天晚上咱们吃的不是小球藻,是别的藻啊?”

    那位叔叔的嗓门也挺大的,她在这边都听清楚了。

    不过,一般人遇到这种事,不都该是像她这样,先想一想,这会不会是别的什么东西?

    唉,两个大顽童。

    她话一说完,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啊……”

    看样子,是终于反应过来了。

    黄建邦问道:“你说说,那东西是什么样子的?”

    李向阳只记得它被做成凉拌菜后的样子,哪知道它原本的模样啊。干脆把话筒递给红果儿:“你给黄叔叔讲讲,那个藻长什么样子呗。”

    红果儿形容了一通。

    黄建邦在那头感叹不已。

    等李向阳重新接了电话后,他告诉他:“唉,我怎么就把这种藻类给忘了……这个叫水蚤浮草,繁殖很快。只需要一点点,一晚上就可以长出很多。把咱们的育藻池水面上完全覆上一层,不成问题。”

    他又道:“这东西是真好。只要处于20摄氏度及以下的温度,就会产生淀粉。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李向阳整整一个来月都呆在微生物研究室里,自然知道淀粉是什么东西了。“你是说,它能吃饱肚子?”

    “这个淀粉说不定可以利用起来,造面包。”

    “……”从未吃过面包的李向阳,狐疑着那到底是什么玩意。

    黄建邦感慨完毕,高兴地对他道:“你又为国家立了个大功!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李向阳不好意思地道:“哪里哪里,这都是我闺女发现的。”

    红果儿耳朵竖得尖尖的,快夸我,快夸我~。

    黄建邦不负她望,赞道:“诶,我发现你闺女还挺有本事的嘛。她是不是特别好吃啊?每回立功,都跟吃有关系!你看,粮食双蒸法也是,这回发现其它藻类也是因为做吃的。”

    红果儿:……

    李向阳不高兴地道:“学生自救运动可是我闺女的主意!这个跟吃的没啥关系吧?”

    “也有关系啊,小球藻不是吃的吗?”

    一想到闺女做的小球藻饺子,他竟无言以对。

    红果儿长长地叹了口气,原本想听夸奖,结果被说成好吃狗……

    她这小模样,看得李向阳心疼不已,逼着黄建邦道:“你到底怎么说话的?会不会说话啊?也不怕伤了你小侄女的心!”

    黄建邦赶紧跟他,跟红果儿道了歉。

    这事也就告一段落了。

    接下来,就是李向阳召集其它公社参与小球藻项目的干部开会了。

    李向阳一来,就告诉大家,水藻(蚤)福(浮)草的存在。

    水藻福草是啥?

    他表示,可能这种藻类太高产,带给人类太多福气了,所以人们就给它取了个非常有福气的名字。

    名字啥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比小球藻更能裹腹。而且它的生长是在水面上进行的,在很短时间内,就能覆盖全池。这就意味着,只要及时对它进行打捞,它甚至不会影响池水里小球藻的生产。

    而且,因为每个育藻池都有供人力或畜牲推动的螺旋浆,池水不断翻搅之余,小球藻的光合作用也能毫不间断地进行。

    这就好像在水稻田里,不仅能出产稻谷,还能捉很多稻花鱼和黄鳝一样。

    能不是喜讯吗?

    大家一听,顿时欢欣鼓舞。

    他又把这东西能产淀粉的事也讲了,这可是能吃饱肚子的好东西啊!

    唉哟,这下全场激动起来。

    “这意思是说,以后咱们可以不种水稻、高梁之类的庄稼,就每天轮班推一推育藻池的浆子就成了?”

    “这简直就是解放农民劳动力的大好法子啊!”

    “农民终于可以从束缚了他们几千年的黄土地上解脱了!”

    面对一片叽呱声,李向阳无语地道:“你们的重点搞错了吧?现在最重要的,是救灾!”

    “还有,为了捡懒,一天到晚光喝点小球藻水,再吃点绿藻,你们不腻啊?”

    这诘问问得好,全场又一下子安静下来。

    “现在给你们一个选择,你们是要交水藻福草,还是交小球藻?”李向阳又道。

    “大家都吃不饱,都没能力的时候,我赞成你们先顾自己的行为。这个天经地义!但现在,咱们繁殖出来的藻类远远超出咱们的日常需求,你们还囤起来,就不像话了。”

    大家又沉默了下来。

    过了一小会儿,有人问道:“那营养液咋办?这个问题不解决,大家心里肯定不踏实啊。”

    李向阳微微一笑:“我可以给你们提供制作营养液的主要原料木薯。苞谷粒还有花生,就得你们自己想办法了。各个公社都是有预算款的,这种时候不用,什么时候用?”

    “要是实在不够,我再跟上面打报告。”

    要粮要不到,但要钱肯定没问题的。县里面的预算款,现在都紧着救灾项目。他们这边的藻一交,就能救全市人民的命,县里肯定能同意!

    一听这个关键的问题被解决了,大家哪儿还有不高兴的?

    纷纷表决心,说一定会好好上交小球藻。高产又出淀粉的福草,肯定得留着自己吃啊。

    “那好,你们明天就把繁殖好的小球藻水体送到县里面去。我明天在县委大院门口等着你们!”李向阳拍板。

    结果他一说完,刚刚还在表决心的干部们安静如鸡。

    这啥情况?李向阳莫名奇妙。

    好一会儿,一个干部才嘀咕了一句:“明天就送啊……这么快……”

    嗬,还是不想送。

    都给了这么多利好了,还是不乐意送。李向阳也懒得跟他们客气了,淡淡地道:“技术是国家给的,建育藻池的经费也是从预算款走的,现在原料又是我这边出,你们还不想交。成啊,那就不交了吧。”

    “水藻浮草的种藻我也不给了,原料我也不出了。你们这么本事,你们自己想法子种去!”

    他直接撂挑子了。

    这些干部这才慌了神,连忙否认,说要交要交,肯定是要交的。叫李向阳明天一定要在县委大院等着他们,他们肯定早早就赶着牛车,往那边跑!

    李向阳哼了一声,发现自己的倔脾气就算是在官场上,有时候也顶好用。

    第一次交藻是最难的,因为人都是有私心的。但只要把这个“第一次”理顺了,后头就好办了。

    第二天,他早早地就到了县委大院门口。

    牛书记一听说下面的公社要交藻了,高兴得赶紧把李向阳叫到办公室,亲手给他泡了杯茶,把好同志大夸特夸了一番。

    李向阳也老久没跟牛书记见过面了,两人唠嗑叙旧了一阵。

    但心里面有事,没说多久,他就跟牛书记告辞了,说要到大门口等着那些干部交藻。

    这事本来就是一等一的大事,牛书记也就没强留他。

    由于李向阳昨天开会的时候,明确提出,哪个公社交藻,他就把水藻福草的种藻拿给哪个公社,他等了没多久,就有人赶着特制的牛拉水车,赶到县委大院大门口来了。

    很快地,其它公社的交藻车也陆陆续续地抵达了。

    李向阳高兴地领着他们,到了摆放机器设备的仓库,把机器通上电,又简单测试了一下,就打开了先锋公社的水车,预备用收集池进行过滤了。

    可,你以为这件事就这么顺利地进行下去了吗?

    你以为这些公社干部得到这么多好处,就不会跟你作妖了吗?

    不!

    有便宜不占,天诛地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