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除了小球藻,还有别的藻!

作品:《重生六零福娃娃

    一听到又有好的救灾法,李向阳又来劲儿了:“这东西这么好吗?怎么制作的?”

    “这东西,造起来成本特别低。它的培养液,不需要用上金贵的粮食来制作。你只要把果皮、菜根菜皮拿来煮熟煮烂,过滤出来的液体就能当培养液。要是果皮菜根都拿不出来,农作物的根茎叶、淘米水、树叶也成。你说它成本是不是特别低?”

    “对对对,是低!那怎么制作的呢?”

    “哦,把培养液倒入干净的盘子里。再把培养好的试管菌种放进去。等过几天,菌膜长满整个液面,达到一定厚度,就成了。不过,这种方法麻烦的地方就是,菌种必须一直处于50-60摄氏度的环境,才能生长。”

    李向阳答道:“这个好办呐,放太阳底下晒呗!”

    “那样产不出来的。只能放保温箱24小时保温。放2-4天就行了。”

    “……”

    原来这个就是他说的成本低……

    电力、保温箱,还有其它实验用品都由国家提供经费,这样的科研人员,他们的想法,果然跟普通人不太一样。

    照他说的那样,保温箱得24小时一直耗着电。而且听起来,这东西就不是一个可以批量生产的食物。电力成本和人工成本一加,最后造出来的人造肉精就一盘子,这就跟当年的大炼钢铁一样,根本不抵什么用。

    李向阳烦恼地道:“为啥小球藻的营养液非要用粮食啊?也用果皮菜根不成吗?”

    “喂,你可不能随便乱加东西啊!你要乱加,到时候池子里长了田螺、贝壳,还有其它乱七八糟的东西,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那我加淘米水呢?”

    “那营养不够啊。我这边现在也出现了新问题,工厂化养殖方式跟土法养殖不一样,批量化生产的后果是,小球藻的营养成分有所降低。唉,还是土法繁殖好啊……”

    挂了电话,李向阳的问题还是没得到解决。

    他叹着气,在办公室里来回踱着步子。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再怎么想办法,也想不到可以解决粮食问题的办法。

    本来,用小球藻当代食品,就是因为粮食短缺。

    想来想去,头都想痛了,还是琢磨不出来一个法子。鬼使神差地,他突然想到山上去走一走。

    曾经,他家红果儿还有其他人,都曾在山头上发现过大肉。这些肉,挽救了东方红公社不少人的性命呐。

    现在想不到办法了,他就莫名地想到山头去走走、转转。

    他心里其实很清楚,自从上回,各队的山头上都无缘无故出现了许多大肉,刘芳又宣称在自家门口打跑了一只麻老虎后,各生产队的队员就人心惶惶的了。

    以前,还老有人往山上跑,期望着能捡得到肉。现在嘛,为着自身安全着想,谁还敢上山呐?遇到麻老虎怎么办?难道还跟人家打一架?

    打得赢吗?

    更何况,民兵连的人也在群众的强烈建议下,在好长一段时间里,天天都巡山三次。虽说没把麻老虎给巡出来打死,但这么个巡法,就算有老虎群,怕也被吓得逃蹿到它方去了。

    哪儿还可能捡到肉啊。

    不过,就像大家依然不敢上山一样,李向阳也依然莫名地对山上有肉抱有期待。

    他拿了把锋利的砍柴刀,就独自一人往山上去了。

    他去的是一队的山头。

    东方红公社没有一个社员家里断过炊。公社范围内的山上,尽管因为旱灾旱死了部分的树,地上的草也萎黄不已,但地面上好歹是覆有植被的。

    不像别的公社,山上能吃的几乎都被老百姓挖来吃掉了。

    看着这满山的植被,李向阳心里舒坦多了。这多少意味着,他做的事是有意义的。

    挨点儿骂就挨吧,不被人理解,就不被理解吧。

    人在做,天在看。他只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好。

    这样想着,他心情轻松许多,竟唱起小曲儿来:

    “公社是棵长青藤,

    社员都是藤上的瓜,

    瓜儿连着藤,

    藤儿牵着瓜。

    藤儿越肥,

    瓜儿越甜……”

    这首歌他曾经教红果儿唱过。这会儿越唱,心里越柔软。想着自家的可爱果儿,心里什么烦恼都没了。

    他一直忙着工作的事,都没什么时间陪她。等旱灾过去,他一定得抽抽时间,带她好好出去玩一玩,弥补弥补。

    他娘也是。虽然她一向好强,嘴里总叼咕着“你不在家的时候,我日子过得可自在了!想怎么乐呵,就怎么乐呵。你在家,我还得伺候你呢!”

    但他知道,他去京市的时候,他娘一定每天心里都挂记着他。

    等他忙过了,他一定要好好补偿补偿她们……

    他正想着这些能令心境变得平和快乐的事时,一株绿色植物忽然闯入他的眼廉。

    木薯。

    这种淀粉类食物,本县部分地方有少量种植。它浑身都有毒,处理起来特别麻烦。而且煮熟之后,吃起来有种发酸的味道,并不好吃。

    可以说,在本省这样的水稻产区,是一种不太受欢迎的食物。

    之所以这样都有人种,就是因为这东西可以贱养,随便插根枝条在地上,都能活,产量又高。

    他走上前,徒手挖起木薯的根茎来。木薯可是制作小球藻营养液的主要原料,他发现的这棵木薯植株又大,当然不能放过。

    木薯根茎特别粗长,他用手挖,挖了一阵,没挖出来。干脆就用他带的那把砍柴刀,以刀代锄,小心地锄起土来。

    可谁料,这棵木薯的根茎竟出乎意料地发达。他锄了好半天,才把它的薯块完全掘出。

    往背上一背,整片后背都布满了薯块。

    李向阳不由在心里,赞了一声,好一棵木薯王!

    正要下山,却眼尖地发现,离这棵木薯数米开外,又有一棵木薯。

    那一棵枝叶甚至更为繁茂,一看就知道底下的薯块,比他背上这棵还多!

    哟,一山还有一山高呐。才钦封了一个木薯王,马上又跑出来一个木薯帝。

    就不知道还有没有木薯天王了。

    他走到木薯帝前面站定,感慨了一番,再极目远眺……

    他看到了什么?

    山上居然到处都有木薯王和木薯帝!只是,各株王、帝之间,离的距离并不算近,总有个数米,或是十数米远的距离。

    这可把李向阳乐坏了,他背着背上那株木薯王,跟着视野里出现的木薯植株往山林深处而去。

    可不管他怎么走,总能发现到新的木薯植株。

    这些木薯从半山腰的位置往上,一路都有。但下了半山腰,就再也找不到。

    这给缺乏原材料的李向阳,简直是带来了天大的福音。

    他赶紧下山,去找人来挖木薯了。

    红果儿、黎燕燕和小老师们,把县城里各所学校的老师,集中起来分批进行了小球藻土法繁殖的培训。

    小球藻母液也分发给他们了。至于营养液的原料,既然繁殖出来的藻是归个人所有的,原料自然也是他们自己想办法了。

    城里人到底是有定粮的,而木薯、苞谷粒和花生又都是可以用其它类似粮食来代替的。这个倒是不需过多担心。

    办完了这件大事,小伙伴们兴致都很高,在车里叫着、笑着。有一个甚至对着窗外的行人,大声喊:“喂,喂,看我,快看我!我刚刚教老师……”

    话还没喊完,行人已经被车子远远抛在了后面。

    车内顿时一片哄笑声。

    但才办完利民大事,这些孩子们笑归笑,并没取笑那个言行有些傻气的小伙伴。

    毕竟,大家其实都开心得想吼上一吼的。只是没人真那么干而已。

    黎燕燕在车上,也一路保持着微笑。

    司机不知道是自发的,还是领导吩咐过的,一个一个地送大家回家。

    原本,他是打算先送黎燕燕回公社宿舍的。毕竟这一位,比一众小子年长得多,小子们就算秉持孔融让梨的传统,也该先送她回去。

    可黎燕燕却拒绝了他的好意:“正因为我比他们年长,才该先送他们回家。他们都是些小朋友,看到他们到家了,我才放心。”

    红果儿听她那么说了,也要求最后和黎燕燕一起,在公社大院下车,说是要去找她爹。

    于是,等到了公社大院的时候,车里只剩黎燕燕和红果儿……不,还有一个牛春来。

    “你干嘛不回家?”红果儿问他。

    “你那么小,又是女孩儿,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

    这是从哪儿学的?红果儿一脸懵。

    黎燕燕也有些诧异地看着他。

    牛春来又指着车顶用绳子绑着的宣传展板,问黎燕燕:“黎阿姨,这个要放到哪里去?”

    这下,黎燕燕更诧异了,这个不是应该问红果儿吗?

    红果儿也闹不明白啊。她望着牛春来:“你……咋了?”

    牛春来马上给她使了个眼色。

    咦?

    眼色太复杂,红果儿表示依然不明白。

    他索性把她拉到旁边去,小声地对她道:“你这个黎阿姨,跟你爹之间好像有问题。”

    红果儿:= =|||

    这是哪里出来的人精?能不能把他塞回娘胎,别出来吓人?

    才这么小,就懂这些了……

    牛春来看她一脸震惊,还以为自己给她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不由老气横秋地教她:“她看你爹的眼神,还有你爹看她的眼神,跟我爹娘特别像。”

    说着,心疼地揉了揉她的小脑袋:“你看看,你不在的时候,你爹都干了些啥?他要娶媳妇儿了!这段时间,我奶跟你奶经常在说这事儿,我看,等不了多久,她就成你后娘了。”

    “没事。跟后娘相处,你春来哥最有经验。你看我跟我娘处得多好啊!她比我爹都疼我!”

    他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红果儿竟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那你爹呢?你爹还疼你吗?”

    牛春来得意地道:“我们全家,我奶、我爹还有我娘,有什么东西从来舍不得自己吃,都是先留给我。”

    红果儿奇道:“那你弟弟妹妹呢?”

    两家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很熟。他家的情况,她向来都清楚。他亲娘只生了他一个,弟弟妹妹都是他后娘生的。

    她就好奇了,要都留给他了,他后娘不心疼自己亲生的孩子吗?

    “嘻,我娘天天跟他们说,‘好东西都是哥哥的,你们不可以跟哥哥抢哦’。”

    “……那你就真的自己全吃了?”

    “怎么可能?!他们拿了啥好吃的,我转头就平分给我弟弟妹妹,我们三个一起吃~。”

    红果儿突然觉得,他后娘还是很有智慧的啊。知道牛春来其实只是希望大人多关注他一点,也知道他不会欺负她亲生的孩子,所以用了这个方法。

    这样一来,全家上下所有人都开心了。

    她忽然就对黎燕燕有了些信心。虽说,她不认为人性当中会没有自私的一面,但一个乡野村妇都能有智慧做到的事,她应该也不差的。

    牛春来又进一步叮嘱道:“你千万要让你后娘喜欢你才成。你以后的日子才好过。我还是我奶亲生的,你可不是你爹亲生的。等会儿,我怎么做,你就照着做。她肯定会喜欢你的!”

    原来他是想教她这个,才在大院儿下车的……红果儿忍不住有点小感动。

    不过……

    他是他奶亲生的,这话听起来怎么有点儿不对味儿啊?照理,他确实是他奶亲孙子,可普通人好像不会用这种句式啊……

    牛春来表示,你想得太少了!这个世界不是那么简单的。他爹天天挨他奶的训,肯定不是亲生的!至于他嘛,唔……可能是隔代亲生~。

    “怎么做?帮她搬宣传展板?可展板主要是我在做诶……”

    “你别管啦,跟着我学~。”

    说完,牛同学就跑过去搬展板了。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司机已经把车顶的麻绳解开,把展板搬到地面来了。不过,展板足有三块呢,就算是一个大男人,也不太好搬。

    见人家义务帮忙,黎燕燕自然也不会袖手旁观,于是走过去,和司机一起抬展板。

    牛春来见状,也上前搭了把劲儿。一边搭,还不忘回头招呼红果儿一起来。

    司机师傅连连道:“你们小娃子也帮不上什么忙,就在旁边瞧着就好。”

    牛春来装作没听到,使劲儿给红果儿使眼色。

    红果儿虽然不觉得这招有用,但人家好歹也是为你着想,你就算做个样子,人家心里也舒服嘛。

    她于是也过去帮忙。

    明明两个大人就能抬动的展板,两个娃子非要颠过去帮。倒把司机逗得挺乐呵。

    最后临走前,司机师傅还像模像样地对他们说了句:“谢谢两位小同志帮忙啊。要不然,叔叔可能还真抬不动~。”

    牛春来大方地道:“不用客气,你也接送我们三天了。”

    司机笑着离去。

    黎燕燕倒是没说谢谢,但也同样对牛春来报以微笑。

    旁边的红果儿愣了一下,忽然发现,牛春来的策略还真没错。就算啥忙都没帮上,只要有那份心意,别人一样会对他好感上升的。

    而小牛同学的策略还没结束,他满面苦恼地对黎燕燕道:“黎阿姨,县城里的那些哥哥姐姐,名字好好听啊。都叫什么卫民、卫党,立业、建邦的。”

    “你说,我爹干嘛给我取名□□来呢?以前我还没觉得,这回,听了这么多哥哥姐姐的名字,我突然发现我名字好难听!”

    黎燕燕笑道:“春为四季之始,万木生长。你爹对你一定寄望很高。”

    牛春来耷拉着眉毛,问道:“黎阿姨,我听说红果儿的名字李懿君,就是你给取的。要不,你帮我也取个名儿呗!取个好听点儿的!”

    黎燕燕沉思了一阵,问道:“前两年,抗美援朝的志愿军才撤回来,要不然,阿姨给你取一个威风点的军人名字,祝愿你能保家卫国?”

    一听“威风”,牛春来连连点头。

    “那你要不要叫牛翦?他是战国时期的一位大将军,一生都在驱逐鞑虏。还曾大破过匈奴,为他的国家扩张了不少领土。”

    黎燕燕说的是赵国的悍北名将。这位大将为赵国灭中山立下了汗马功劳,又大破匈奴,为国扩地千里。他为国立功的时候,乐毅、赵奢等名将都还过于年轻,未堪大用。

    她已经尽量说得直白一些了,但牛春来还是不太懂什么是“鞑虏”,什么又是“匈奴”。哇,好多词都听不懂!

    但这些都不重要,他就问了她一句:“他是不是很厉害啊?”

    黎燕燕点头。

    牛春来高兴了:“那好,我就叫牛翦!”

    不过,在黎燕燕为他取名的时候,大家都没料想到,他后来会真的从军。

    在这一大一小聊得开心时,红果儿发现,牛同学还真是彪悍……这么一会儿功夫,就跟黎阿姨热络起来了……

    关键,虽然相处了三天时间,但这三天,他们忙培训的事忙得简直像陀螺在转呢。根本没时间沟通……

    好吧,她承认,她和爹、奶奶,还有黎阿姨能那么快熟起来,是因为从上一世开始,她就认识他们。她知道怎样做,能讨他们欢喜。

    可牛同学……这亲和力简直……

    和黎燕燕说完话,两个人走出来后,牛春来还语重心长地跟她说:“你别光想着帮别人,你得让别人也来帮你才成。这样,他们才会喜欢你。”

    红果儿一愣,忽地笑了起来,仔细一想,牛同学的个性其实跟核桃空间里的那只小豹挺像的。

    牛春来看她笑了,也跟着笑起来:“春来哥说的都是对的,你要好好跟我学习。啊,不对,你要叫我牛翦哥哥了。春来这个名字是不好听。”

    这一回,红果儿从善如流:“好,牛翦哥哥。”

    牛翦开心地笑了。

    育藻池就修在公社大院里,把大院前后左右的空地儿全占满了。红果儿这三天全在外面讲课,一直没有过来看看育藻池了。

    现在看到有社员在池子里打捞什么,忍不住过去瞅了一眼。

    那是布满整个水面的,用手捧起来瞧,有些像水草的东西。它是绿色的,捧近了仔细观看,会发现其实依旧是微生物藻类,只是,它比小球藻大些,很多个单细胞藻凝结到一堆来,竟也能结成固体。

    打捞的社员一边头痛地看着这种东西,一边跟红果儿打招呼:“李家闺女,过来找你爹啊?”

    现在人人都知道她和她爹关系好,一看到她,几乎问的都是这句话。

    “你爹带人去山上挖木薯了,说是山上有好多野木薯呢。估计一时半会儿的,回不来。你还是回家去等他吧。”社员好心地道。

    红果儿指着他正打捞的藻类,问道:“叔叔,干嘛要把它捞起来啊?是要运到县城做成粉吗?”

    社员头疼地回答:“说起这个,我都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其它育藻池都不像这样,只有这个池子,才冒这种东西。这看上去一砣砣、一片片的,该不是变质了吧?昨天还只有一点点呢,今天整个池水上都飘了这东西。”

    红果儿笑道:“叔叔,你逗我玩儿呢吧?水里长的,土里生的,怎么可能会坏呢?又不是煮熟了的吃食,会馊掉。”

    社员一想,也是。可这东西看起来着实不太好看,其它池子里又没生,搞得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红果儿倒是知道这是什么。

    这种藻类有一个很水草的名字,叫水蚤浮草。是全世界能开花的植物中最小的一种。由于它的个体比小球藻大,繁殖又快,真要说起来,它也是能食用的藻类,而且它比后者更适合当主食。

    这就好像蚁后再高产,也只能产出一窝蚂蚁来。而牛一胎只产一只犊子,但体积也比一窝蚂蚁大很多。

    她正想着,社员忽然拿了个个头不小的田螺给她瞧:“瞅瞅,这里面居然连螺丝都长出来了。”

    红果儿赶紧道:“唉呀,叔叔,你再捞一捞,看还有没有!这个能做辣子田螺呢!”

    社员哈哈大笑:“你个小丫头,咋啥东西都想吃啊?”

    这时期,人们普遍舍不得买佐料,这些土腥味重的东西,基本没啥人去碰。

    “你帮我捞吧,叔叔。”

    “好好好。”

    牛翦向来都知道红果儿做吃的厉害,但这会儿,也跟社员叔叔一样,弄不明白她咋连田螺都想吃。

    不过,不明白归不明白,这并不影响他也跑过去拿网兜帮忙捞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