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六零福娃娃 幺宝 > 第80章 人造肉精
    “自己就能生产?什么法子这么好啊?”他妈还想细问。

    但宋老师要通知的学生还很多,根本没功夫跟她详谈,直接嘱咐了一句要带玻璃瓶子之类的容器,还要带点苞谷粒、木薯块和花生后,就摆了摆手,告辞而去。

    阎有才却兴奋起来,小球藻是什么,他早就从报纸上看到了!他还跟他同学科普过的。说这东西有多么地好,有多么营养,又对身体健康有多少的好处。这个项目要是搞起来了,大家一定就不用再饿肚子了!

    可项目啥时候搞呢?

    啥时候搞啥时候搞,啊,真愁人呐!

    现在,曙光却一下子出现在他眼前,他整个人都激动兴奋起来。

    到了回校上课那天,尽管因为旱灾的缘故,早上八点的阳光就特别强烈了,他的心情却半点没受影响。抓着玻璃瓶的手,出了好多汗,也舍不得放到地上。生怕被人踢到碰到,碰坏了。

    当校领导引着一队小学生走到主席台下时,他和所有同学一样,虽说觉得有些讶异,但也仅仅是觉得好奇,不知道这些小学生是来干嘛的。

    因为,在这群小学生前面,走着一位行仪相当优雅的美女老师。从侧面看,她的头部不像一般女孩那样微微前伸,背脊挺得相当直,肩膀却柔和地微微下削。

    她并没有刻意地展示女性的柔美,但一举一动,却无不温柔优美,仿佛天生就有这般仪态。

    那样的美好,让满操场的学生都看得安静下来,仿佛她这个人带有某种神秘的力量一般。

    然而,最终站到讲台上讲话的,却是一个极漂亮的小女孩。

    阎有才顿时有种受骗上当的感觉。

    如果是那位美女老师,他相信,她一定能把他们所需要的知识,讲得深入简出,让所有人都学会繁殖小球藻的方法的。

    但……那个小女孩?她看上去那么小,应该才上小学一、二年级吧?

    她能讲得出什么来啊?

    又是谁那么神奇,居然叫一个小学生,来讲救命的课程的?!

    期望破灭,阎有才心里又急又气,情绪一激荡,头顶上阳光又强烈,登时觉得胸闷气短。

    他们全校师生已经在大太阳底下等了四十多分钟了。搁闹灾荒之前,站这么一会儿,对这些年轻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可现在,大家因为长期吃不饱的缘故,身体素质都差了好多。

    有几人直接就蹲下来了。

    班主任老师根本不敢让蹲下的学生站起来,反而还把他们调整到中间位置,让他们可以借着周围站立同学身上投下的阴影,得以休憩。

    但阎有才没敢调位置。

    他看到那位美女老师,站到小女孩身后去了。

    他心里忍不住又燃起希望,她会教她怎么说的吧?

    她会的吧?

    在他又期待又着急的时候,小女孩开口了。

    她指着主席台上摆放的,十几瓶装满绿色液体的玻璃瓶,朗声道:“这些小球藻,是谁生产出来的呢?是我,还有他们!是我们这些小学生生产的!”

    阎有才当时就愣住了,完全没想到会有这种转折。

    毕竟报纸上有明确报道,这种小球藻的繁殖方法是农科院的科研员研究出来的。

    一群小学生,竟然就能繁殖出小球藻?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主席台上的小女孩意气风发,她大声对他们这班高中生说道:“我们能生产,你们高中生肯定也能生产!”

    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把所有人的情绪都调动起来。

    大家兴奋地交头接耳,都在说:“小学生都能行,那我们肯定没问题。”

    “对,一定能成的。”

    “啊……这下不用饿肚子了……”

    接下来,就是小球藻的科普,以及对土法繁殖的理论知识的讲述。

    大家都认真听着。大操场上明明站着几百号人,台上的那位小女生断句时,操场上却安静得像军训ing的状态。

    可惜,这份安静并没有维持多久,在小女生宣布开始分发小球藻母液时,人群开始骚动了。

    大家都亲眼看到主席台上只有十几瓶母液的。他们可有几百号人呐,那些母液哪里够分?

    人自私的天性在这一刻展露无疑,大家都在往前挤。生怕没挤到前面,这母液就分不到自己头上了。

    好不容易,他们学校的老师帮着这些小老师,把母液分发完毕了,等到正式讲实操课时,大家看到秩序乱了,又开始害怕听不清楚课了。

    骚乱。骚乱。骚乱。

    阎有才发现,他越是想听清楚,听不清楚,他心里就越冒火。

    你们能不能不要吵了?!能不能不要挤?!

    他简直想对他的同学们大吼一气。

    幸好,校长及时上了台,对大家宣布,小老师们等会儿会一个班一个班地讲课,人群的骚动才平息下来。

    大家规规矩矩返回自己班的教室后,等了一个小时,没等来小老师,倒是把班主任给等到了。

    班主任笑眯眯地站上讲台,对大家道:“刚刚在主席台上给大家讲课的那位小老师,已经把土法繁殖小球藻的方法,教给了我们各个班的班主任。现在呢,我就把这个法子,再教给你们。”

    说着,她八卦了一句:“你们知道给你们讲课的那个小老师是谁吗?她父亲,自筹路费到首都农科院,经历种种波折,才把小球藻项目带回本县。我们县能成为这个项目的试点县,全亏了她父亲。”

    “现在,她又从她父亲那里学了这个法子。听说,学生生产自救运动,就是她提出来的。她说,小娃子能生产,那所有人肯定都能生产。”

    对于这样一个全家都能被立典型的家庭,学生们惊叹不已。反正自己班的班主任又不会跑,大家倒跟她一起八卦了起来。

    大多数人都感叹,自己怎么就没能像那个小女孩一样,为家庭、为人民做那样的贡献呢?又感叹,为啥自己亲爸不像人家老爸那么有能力,又一心为民呢?

    除了阎有才。

    他不是不想感叹。只是刚刚在操场上晒太阳晒太久,胸堵气闷时,又不肯休息。再加上之后操场秩序失控,他也和别人一样,为了抢小球藻母液,耗了不少体力。

    这会儿,一个撑不住,人一下子就趴在了课桌上。

    在迷迷糊糊中,他感觉到自己被人抬出了教室,又抬到了一张床上。

    耳边全是吵杂声。那声音像鼓噪到了阎有才的心脏上,弄得人更不舒服了。

    “这孩子到底怎么了?怎么会突然昏倒呢?”

    有人在他身体上做着诸如摸额头、翻眼皮之类的简单检查。

    “估计可能中暑了。”这是一个简单粗暴的结论。

    可事实上,阎有才这会儿感受上更强烈的,是一种令整个腹部都纠扯起来的,堪称深刻的饥饿感。

    他饿得脑子都快放空了……

    这时,一个极好听的声音响了起来:“中暑和低血糖,都有出汗、虚弱和脸色苍白的症状。中暑本来就要喂水,不如给他喝点白糖化的凉白开。”

    “现在连粮食供应都跟不上了,哪儿去找白糖化水给他喝啊。”

    那声音沉默了两秒:“用这个煮水给他喝吧。”

    话音落去后,是一声声惊讶的声音。

    “这个母液这么珍贵,全给他喝了?”

    “东方红公社那边有足够的母液,都给他煮了吧。救命要紧。”

    很快,室内安静下来。

    有人用手指轻轻替他按揉人中、太阳穴等位置。又用湿湿的凉毛巾替他擦拭面部,还有四肢。

    他闻到风油精的味道。平时特别闻不惯的味儿,这会儿却变得清凉怡人,竟令他不觉辛辣了。

    那人的动作特别温柔。渐渐地,暑气就开始从他身上消褪了。身体感觉轻松多了,有种轻飘飘,似在云间的感觉。

    又有脚步声响起。

    然后,一勺凉白开被喂进了他嘴里。

    他下意识地吞咽下去。

    再一勺。

    再一勺。

    他吞咽得越来越快,眼睛也有了睁开的力气。

    等他回过神来时,凉白开只剩最后一口了。而这水竟然是绿色的?

    他疑惑地看着这奇怪的颜色,身体却自发地把最后一口水喝到了肚子里。

    在他疑惑的时候,医务室里一片此起彼伏的“咔嚓”声。那是相机的闪光灯带来的声音和亮光。

    他的眼睛被闪花,只觉得到处都是白芒芒一片。

    而在这空洞的白色当中,却有一抹柔和的色彩立在他身旁。

    阎有才几乎是立刻就认出了她。

    美女老师!

    刚刚是她在照顾他吗?

    他低头一看,她手里还拿着给他喂水用的勺子。

    再抬头,他满眼感激。

    而这个镜头,也被记者捕捉到了。

    这些记者原本早就该走的。可临行时,也同李红果儿他们一样,看到了有昏倒的学生被抬进医务室的那一幕。

    接着,就看到给上台演讲的小女孩递词的那位女同志,满脸担忧地小跑着往那边而去。

    记者的职业敏感性,令他们嗅到了好新闻的味道。

    他们于是也尾随而去,亲眼见证了那位女同志救人的整个过程。

    是的,是整个过程。

    从她一进医务室,到后来把人救醒,他们全都看在眼里。

    只是,她的举止那么轻柔,却似乎又充满力量。让这小小的房间里,充溢着一种淡淡的能量。

    那是种什么能量呢?

    他们也弄不太明白,各自思索时,被救的男生已经醒了过来。

    他们这才如梦初醒,赶紧追着把这幕情景的“尾巴”拍摄下来。

    大爱!

    对了,这种能量叫大爱!

    唔,“大爱”当作小标题,还不够响亮。还要再加两个字!

    “大爱无疆”!

    接着,记者们看到了更神奇的一幕,那个男生刚刚看上去还非常虚弱,这会儿居然自己挣扎着坐了起来!

    一位记者忍不住了,走上前去提问:“学生,你现在没事了?”

    阎有才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你是中暑了,还是饿的啊?你知不知道,刚刚给你喝的是小球藻母液拿去煮的水。你现在还饿吗?”

    记者前面问的话,听起来还挺像在关心人的,黎燕燕也就没说话。

    但后面却是实打实,在做采访了。

    她慢慢挡在病人前面,柔和却坚定地对记者道:“让他休息一下吧。”

    那名记者愣了一下,收了声。

    但旁边另一位记者却显然过于执着:“他刚刚要是饿晕的,现在喝了小球藻母液,马上就恢复正常了,这对老百姓来说,是一个很振奋的消息啊!我就问一句。”

    说着,又冲阎有才问话道,“你刚刚是饿晕的吗?现在还饿吗?你能走两步路给我们看看不?”

    “他走两步晕倒了,你能负责吗?”黎燕燕已经极为不悦了,“你是哪家报社的?需要县委办给你们主编打个电话吗?”

    那位记者顿时收了声,悻悻而去。

    但其他记者却对她的举动,心中颇有赞叹。只是碍于走的那个是同行,不好脱口说出。

    今天的新闻本来就是要出头版头条的,他们都已决定好,要把这一幕感人的场面也写到报道中去。有小学生教学,还有人美心美的女同志救人作噱头,报道的精彩性可想而知。

    最后再加上饿晕的学生,喝了些小球藻原液,很快就恢复正常,甚至可以起床走上两步的内容,会更有轰动效应。

    李向阳最近很是烦心。

    他在东方红公社建的育藻池,已经收获好几次了。每次,他都用特制的储水车,把育藻池里的小球藻连藻带水一起运到县里,用安放在县委仓库中的离心机和干燥罐进行处理。

    这样就能得到不少的小球藻干粉。

    可他是这么做了,其它公社的人却对此毫无兴致。

    他们一把小球藻培育出来,马上就开始分给社员们煮水喝……

    “这样不合适啊,要制成干粉才好。制成粉了,池子里的小球藻才好更新换代,重新繁殖。你们这样慢慢喝,得喝到哪百年去了?”

    对于此事,李向阳批评其它公社的小球藻项目员好多次了。

    但他们都觉得,反正有十个育藻池,自己公社的人再怎么能喝,也够喝啊。干嘛还要花那么大劲儿,弄到县城里制成干粉,再储存起来呢?

    其实农民自古以来,就有储存粮食的习惯。他们之所以没有积极主动性,说白了,就是不乐意“交公粮、卖余粮”!

    连夏收和秋收,打的粮食都只能留下定量口粮,其它的全部上交粮库,这个小球藻肯定也是这么回事嘛。

    寻常年代,不涉及到生死大事,国家又一直宣传社会主义好,上面喊交粮,大家也就交了。毕竟,谁没有点爱国情怀呢?

    可现在就不一样了。旱灾还没过去呢,育藻池的水留在自己公社不好吗?非要捣腾到县里去,弄成了干粉,能不能再拿得回来,还是未知数呢。

    还真别说,这些人还真猜对了。

    上面就是有那个意思。

    现在每个公社都建了十个育藻池的。一个育藻池每5-6天就能产60公斤-100公斤的干粉,10个池子就是600公斤-1000公斤!

    那21个公社,就能产12600公斤-21000公斤的干粉!

    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这些公社5-6天,就能产出满足252万人-420万人1天食用的小球藻干粉来!

    可原本能救那么多人的小球藻,却被各个公社压着不交,你说气不气人?

    牛书记气得大骂李向阳:“你这个项目负责人怎么当的?!你知不知道东西收不上来,会死多少人?!”

    李向阳自己也是农民出身,在此刻不由说了几句同情农民的言论:“他们这么做确实不对。但旱灾已经持续这么久了,大家会有隐忧也是很正常的。也就是想多吃两口,我倒觉得这算不上什么大罪……”

    牛书记没听他说完,就冒火地道:“你意思是说,他们还做得很对喽?我跟你说,李向阳,你必须把东西给我收上来!”

    “收不上来,你把那些阻挠你收小球藻的干部名单给我报上来!我把他们全都撤了,换上听从组织安排的干部!要这样还不行,你自己把副社长的位置让出来!让有能力的人来干!”

    “啪”地一声,就把电话给压了!

    李向阳也给牛书记弄得有些火大。要照他以前的倔驴脾气,他能马上拨电话回去,直接砸一句“我现在就不干了!你自己找人干去!”

    可现在并不是犯倔的时候。而且冷静下来想想,牛书记也是担心灾民,才一时犯了急。

    252万人-420万人的食用份量啊,和全市粮库里现存口粮结合起来,已经勉强能够保证全市人民能在这个艰苦的年代生存下去了!

    但牛书记说的强硬办法,是肯定行不通的。现在人心本来就不安稳,这么强来,很容易把政府和人民对立起来。

    各公社的社员只是不明白,他们就算不耍这样的小心眼,小球藻也是完全够吃的。

    于是,他把各公社参与小球藻项目的干部召集起来,又开了一个会。

    “今天开这个会,就是想问大家,各个公社育藻池里繁殖好的小球藻,什么时候交?你们也知道,瞒产私分是犯罪。而且,上面已经明确表态了,对于那些拒不上交的干部,一律通报批评并予以撤职。”

    虽然没打算真用这类强硬手段,但必要的威吓,还是必须进行一番的。

    果然,他这句话一说,现场气氛就凝重起来,每个干部的面部表情都不轻松。

    很快,有人发言道:“李社长,不是我们不愿意交,实在是社员们不让啊。上面就是换了干部,社员不让交,还不是一样?人家就指望着这些东西救命,你要强行上交,他能拿把锄头,跟你拼命!”

    有人打头阵了,剩下的人也七嘴八舌起来。

    “倒是可以找民兵连的人来维持治安,但他们手里的枪,面对父老乡亲的时候,那就是银样蜡枪头!谁敢真的用枪去抵着乡亲啊?”

    “就是啊。咱们又不敢对乡亲们动手,可涉及到保命的东西,人家可不管跟你到底亲不亲,只管抡起棍子、锄头拼命!”

    李向阳等他们说完了,才说道:“这个项目并没有规定,只能建10个育藻池。你们要是担心自己社员不够吃,可以多建一些。”

    “反正现在各队各社,田地里的庄稼都旱死得差不多了,社员们平时也没什么活儿可做。就让他们去繁殖小球藻,挣点儿工分好了。”

    照理,这已经是给他们放宽了条件了。要知道,这时期就是每个公社喂猪,喂的条数那也是有定额的。

    超了这个定额,上面可是要追究的。

    没办法,计划经济时期,什么东西都是定量的。猪又是要吃粮食的。它粮食吃得多了,那人怎么办?

    同样的道理,小球藻当然是千好万好,可它也要靠营养液才能长得大啊。

    于是,有人小声嘀咕道:“那做营养液的粮食,哪儿来呢?”

    这问题可就问到点子上了。

    粮食总共就那么点儿,拿来繁殖小球藻了,社里就没存货了。以后可还怎么继续繁殖这种藻呢?

    李向阳叹了口气,看来,这才是各个公社不愿意交小球藻的根本原因。

    “你们公社的粮仓里,都没有储备粮了吗?”他有些不抱希望地问道。

    得到的答案,果然都是“没剩多少了”。

    他心里又叹了老大一口气,对大家道:“你们回去好好开展说服教育活动,我也去想想办法,看能不能请上级调拨一些制作营养液的粮食。”

    “不过,上面要真的拨粮食下来了,你们可就一定得交小球藻了。这不是开玩笑的。上面把原本可以拿给别人保命的粮食拨下来,你们吃下去又不吐出来,那可就是在杀人了。”

    大家连忙回道,不会不会,肯定会交的。

    散会之后,李向阳就跟牛书记打了个电话,简要说了一下各公社会多建育藻池的事情。最后嘛,肯定免不了是伸手要粮。

    牛书记最初听得还挺开心,等到李向阳跟他伸手了,他马上就不开心了:“我到哪儿去找粮食给你?我明白告诉你吧,县里的抗灾救灾报告报到市里面去后,市里还在打我们县的主意,要求我们调粮支援其它县、区。现在,你居然也跟我要起粮来了!”

    李向阳试图说服他:“这是舍小粮,赚大粮。到时候育藻池规模建大了,粮库里面存满一袋袋的小球藻粉,光看着,心里也安心呐。”

    “我也想安心呐,你以为我不想啊。但我要能拿得出来才行!”

    李向阳跟牛书记说了半天,也没要到东西。

    好吧,这边没辄了,那就往黄建邦那边打电话:“建邦啊,你们那边实现了工厂化养殖没?”

    “早建起来了,建了好几个大厂子。每个厂子都有上百个育藻池。不过,建得太多,制作营养液的原料不够啊。我已经往上面打了报告,请求国家支援。不过,我们副院长跟我说,□□现在正在想办法从国外进口粮食……”

    李向阳问话的目的,是想说,要是你们那里实现了工厂化养殖,那营养液肯定很多呗。能不能支援我们一点?

    可一听黄建邦这么说,他顿时就泄了气。

    从国外进口?什么时候才进口得来?

    黄建邦不知道李向阳这边发生的事,还兴冲冲地道:“你们县的救灾抗灾报告已经呈到上面来了,我们副院长上次去开会的时候,还听到副总理在表扬你们县,说你们工作做得好,这么快就把灾民死亡率降到了0。”

    “对了,副总理在会上点名表扬你了!说你很有想法,还让自己闺女发起了什么学生自救运动,把能动员起来的劳动力,全部用上了!”

    李向阳心情低沉,面对这一喜讯,竟提不起什么劲儿来。

    黄建邦还在电话那边喷着唾沫星子:“老李,我跟你说,我又发现了一种可以用土法制造的食物。我给它取了名,叫人造肉精。这玩意也是微生物,是一种食用酵母菌。吃起来,是真有肉味道,而且营养成分比小球藻还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