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大显神通

作品:《重生六零福娃娃

    红果儿抿嘴微笑,只要牛同学在,基本上就不用她操心什么。

    不过,这位校长做事确实不太合适。这么热的天儿,他完全可以先让学生们在教室里呆着,等他们来了,再通知学生到操场集合的。

    而且,他们这群小学生年龄那么小,让他们去搬重物,确实也不合适。

    牛春来一说到记者,校长的表情更难看了。但他还是吩咐人,去校门口的轿车那里拿宣传展板。

    由于事先通知到位,学生们都从家里拿了玻璃瓶来。而学校这边也有自来水,随时可以取用。

    至于小球藻母液,牛春来和他带的那些小伙伴们都拿了的。他们一人拿了两玻璃瓶母液过来,这都是他们这些日子自己养的小球藻。

    而红果儿也带了几支滴管过来,专门用来分发小球藻母液。

    一个学校也不过几百人而已。换算下来,也就需要分给学生们几百滴母液。他们带的那些,足够了。

    这么重要的时刻,红果儿本来要推黎燕燕上主席台讲课的,可记者们却不同意了。

    他们早就听说了,今天主讲的是个小学生。而这个小学生,是学生当中最早开始繁殖小球藻,且还成功了的。学生自救运动,当然是学生来讲,更有说服力的!

    黎燕燕也觉得红果儿去讲比较好,她弯下腰,语气柔和地对她道:“你去讲吧,黎阿姨就站在你后面。要是你紧张了,我给你提词。”

    红果儿心中一暖,黎阿姨还是那么温柔……

    宣传展板很快就被搬到主席台下方,并被一字排列放置。

    而牛同学和小伙伴们带的小球藻母液,也被放到主席台的桌子上。

    校长先行上台致词,先说了一些“国难当头,为国效力,匹夫有责”的场面话,接着,就提到“学校有幸邀请到全县,乃至全国第一位靠一己之力,成功繁殖了小球藻,自己养活了自己的小学生典范李懿君小朋友。”

    他说:“我校全体师生,应该向李懿君小朋友认真学习。我们学生也有生产力!我们学生也能养活自己,养活父母!甚至,我们还可以再加把劲儿,把街坊邻居也养活!好,下面请李懿君小朋友上台,来为大家传播她在小球藻繁殖上的先进经验!大家鼓掌欢迎!”

    校长的致词是很一本正经的,不知道为什么,红果儿听起来总觉得有种莫名的喜感。

    但她还是礼貌性地憋住笑,抓紧时间对牛春来低声说道:“县里学校太多了,以后我们可能要分批到不同的学校上课。这样才能节省时间,救更多的人。你叫你的小弟们好好听课,看我是怎么讲的,以后你们也得单独上台演讲。”

    牛春来听到他以后得单独上台,给一整所学校的师生讲课,饶是他向来爱出风头,也不禁眼里微露失措。

    红果儿认真地重复:“这是在救万千人民的性命!不可以退缩的。”

    他的表情也凝重起来,最后坚定地点了点头。

    红果儿知道他的个性,他答应的事,向来都会说到做到。顿时安心不少,转身走上主席台。

    黎燕燕没听到两个孩子间的交谈,如之前答应红果儿的那样,站到了她身后,随时准备为她提词。

    红果儿一上台,下面的记者们就开始疯狂地按动闪光灯。

    主席台的桌子上摆放有通了电的话筒,即使像红果儿这样声音不大的娃子,说出来的话,也能让全校师生都听到。

    但她才说了一个字,一阵尖锐的杂音就从音箱里传了出来。

    太阳在头顶炎炎照射,下方是列阵列得相当整齐,但一眼望过去却密密麻麻的学生方队。各班级的班主任,也站在自己班学生队伍的旁边。

    杂音持续不断,有老师赶紧过来试了试话筒,再做了一点小调整。

    杂音这才消掉了。

    但不知怎的,她忽然生起一种不知该从何说起的感觉来。

    黎燕燕很快发现到她的紧张,低低地在后方提了一句:“告诉他们,主席台上摆的小球藻原液,都是你们这群小学生繁殖的。”

    红果儿的心定了下来,对着话筒道:“就像校长爷爷说的那样,我们学生也有生产力,我们学生也能养活自己!大家看,这里有16瓶绿色的液体。这些液体就是小球藻母液,里面的小球藻只要接触阳光,每时每刻都会分裂繁殖。”

    “这些小球藻是谁生产出来的呢?是我,还有他们!”她用手指引着主席台下的牛春来等人,“是我们这些小学生生产的!我们能生产,你们高中生也能生产!”

    这样的话,果然令台下的高中生们鼓舞起来。大家交头接耳,脸上都露出了兴奋之色。

    她停了数秒,留出大家酝酿饱满情绪的时间。

    接着,开始正式科普:“小球藻是什么东西呢?它是一种单细胞绿藻,是世界上唯一一种能在20个小时里,就增长4倍的生物。而且它的蛋白质含量比肉类和大豆还要高。把它脱水烘干,制成干粉,只要3-5克,就可以满足一个人一天所需的主要营养成分。”

    “而且,它相当高产,5-6天就可以收获一次。是对抗灾荒的最佳食物!”

    “它的繁殖也相当简单,我们只需要在干净水里滴入一滴小球藻母液,然后再把它放置到阳光里,并且为了保证水里的所有小球藻都接受到光合作用,我们需要……”

    “……除此之外,还需要制作营养液。人要吃饭,小球藻也需要吸收营养……”

    “……木薯、苞谷、花生磨粉后发酵,就可以制成营养液……”

    等她把理论知识讲完,她又对底下的学生们道:“你们都带了装小球藻母液的器皿吧?”

    她为了能把课讲清楚、讲明白,是专门备了课的。特别是小球藻的土法繁殖流程的讲解部分,遣词用句都是句句琢磨过了的。不但用语精炼,而且关键词也在演讲中反复出现,以便让听者记忆更深刻,更容易理解。

    她之前又讲了些打鸡血的开场白,于是,等她科普完后,一问大家带了器皿没有,下面的人就情绪高涨起来。

    “带了的!”

    “带啦!”

    “看,这里!”有人甚至直接把从家里带来的玻璃瓶,高举过头顶,给她看。

    一个人这么做后,其他人也跟着学。

    很快,所有学生都把玻璃瓶举了起来。

    这样一个类似表决心的举动,又引发了记者们的一轮“咔嚓”声。

    看到大家确实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了的,红果儿高兴地道:“好,现在我们就开始为大家分发小球藻母液。分发完毕后,我会实际操作一回,演示给大家看。大家最好是跟着我一起做。这个繁殖法非常简单,只要你们跟着我做一回,就能掌握。”

    “要是还有疑问,大家也不必担心。等会儿,小老师们会到各个班级去指导实操。主席台下的宣传展板上,也写了操作流程。大家要是有兴趣,最好拿笔记录一下。”

    接着,她就开始一边演示,一边讲解了。

    其实,从她一开始讲课,大家就震惊了。不管是黎燕燕,还是学校校领导,又或者是记者,和学校师生,没人不觉得惊讶。

    红果儿讲的那些话,就不像是一个孩子能讲得出来的。

    但黎燕燕短暂地惊讶了一下,就想到了果爹李向阳。李向阳的讲话水平,她是知道的。而今天红果儿的演讲,跟她爹简直一脉相承,都是那种讲两句场面话,马上就端上干货来的说话方式。

    其他人呢,亲眼看到黎燕燕在一开始的时候,给红果儿递了词儿,倒也都没想太多。

    只是,演讲稿可以在一开始就由大人为她准备好,讲话时的风姿、声调、气场,却是通过长期培训,也不一定能达到她现在的程度的。

    一言以蔽之,这就是天分!

    记者们交头接耳,都在议论这点。无不感慨,上面会推出这个女孩来当典型,确实是因为人家有过人之处。

    就连之前一直看不上红果儿的校长,也收起了眼中的轻视之意。

    由于之前完全没有在大型集会上讲课的经验,这头一所学校的学生们,到了后面分发小球藻母液,以及学习实操的部分,操场上的秩序就开始有些混乱了。

    多的是吵杂声,以及因为这些吵杂听不到课,而努力往前面涌的学生。

    连各班班主任维持起秩序来,都相当费劲儿。毕竟城镇人口从前两个月开始,每月减少了6斤的供应口粮,大家都饿着肚子。谁不想学到能喂饱自己和家人的法子呢?

    可越是心急,秩序越差,反而有更多人听不清红果儿的实操课。

    后来,还是红果儿去请校长,把学生们遣回各自教室,并说明,稍后会由小老师们一个班级一个班级地进行指导教学,这才暂时控制住了局面。

    不过,她说的这个法子,只是权宜之计。真要按这么做,一天能教会一个学校的学生,就不错了。

    “你们说,该怎么办?”她摊手问小老师们。

    “既然主要是秩序问题,我们又急着教会那么多学生,其实可以请牛书记联系武警部门,让他们出警帮助维持秩序。”

    黎燕燕出的主意,来自干部们的惯性思维——自己解决不了的,直接找领导。

    其他孩子不过都是些小学生,平时连自己都管不住,哪儿知道怎么管别人?

    一个个插嘴道:“叫他们家长来!他们家长陪在旁边,他们就不敢胡闹了!”

    “让他们家长也来学习!”

    “哇,让你教高中生,你都还不满意啊?还要教人家家长?”

    小老师们自己先闹腾起来。

    就在红果儿听不下去,打算照黎燕燕的主意来时,一直在沉思的牛春来忽然发言道:“既然都想到要教家长了,为啥你们没想过教老师呢?”

    “老师本来就是教学生的啊。把老师教会了,他们的学生不就会了吗?”

    大家同时一愣,接着,都一脸“这法子妙啊”的表情。

    特别是他带过来的那几个小弟,互相望了一眼,彼此都能从彼此眼里,看懂对方的意思。

    A:教学生已经满足不了他了,他要教老师了~。

    B:老大现在出风头,出得好高级啊,连老师都逃不出他的魔爪了!

    C:咱们老大不仅要教老师,以后还会教校长的,你们等着瞧吧!

    看懂了他们在想什么的牛春来,头上冒包,明明他提意见是为了救人。他们怎么这么想他啊?

    看到这其中的暗潮汹涌的红果儿表示,呃,这只能怪你以前留给大家的既定印象,太深刻咯。有什么办法呢?

    慢慢一点一点纠正印象吧……

    托了牛春来的福,这个问题圆满解决。毕竟老师的知识水平是比学生高的,他们平时又做惯了教学工作。只要他们会了,问题就简单多了。

    于是,在众多记者的见证下,小老师们改进了方法,变成在学校会议室,集中教授老师学习。会后,再由老师传授给学生们宝贵的知识。

    小老师们教学方式的改进,也是一个很有话题度的新闻内容。记者们不约而同又咔嚓了一番,把黎燕燕、小老师们手把手地,教高中老师繁殖小球藻的过程拍了下来。

    等教学结束,记者们还请黎燕燕和小老师们手持装着小球藻母液的玻璃瓶,站在一起来了个合照。

    一切完毕,红果儿抓紧时间,借用了办公室里的电话,给她爹打了个电话,把这边改进教学方法的事告诉了她爹。让她爹和牛爷爷联系一下,看能不能把各所学校的老师全集中起来,专门搞个培训。那样会省很多时间、精力,而且效果也会更好。

    她爹是说干就干,特别务实的一个人。接了闺女电话,叫她就等在那儿,不要走,自己马上给牛书记打电话汇报。

    牛书记一听,成啊,而且让小老师培训大老师,那话题度不是更高了吗?立典型不是立得更突出了吗?这样肯定能带动全民搞小球藻生产的!

    马上就拍板说好!让秘书联系县教委去了。

    这中间总共也就花了一刻钟的功夫。李向阳给红果儿回了话,红果儿为了不耽误事儿,还跟她爹说:“爹,牛爷爷要安排这件事,肯定得花点功夫。今天搞教师培训肯定不成了,那今天剩下的三所学校,我还是跑完吧。”

    李向阳:“……你不早点说……那我还得给牛书记打电话……”

    红果儿对手指:“刚刚不是没想到吗?我还是个小孩子~。”

    李向阳无奈地道:“那我去给牛书记打电话了。”

    电话打完,红果儿他们正打算按照既定计划,前往下一所学校,这时,教学楼那边忽然骚动起来。

    有几个人抬着一个学生,慌张焦急地从一间教室里出来。这间教室里的学生,也呼啦啦跑出来一大堆,追在后面,似乎想要帮忙。其他学生也都跑到门窗处,引颈眺望。

    这骚动惊动了别班的师生,不少人都跑出来看。

    抬学生的人里,有一个高声叫声:“快让一让,有人昏倒了!”

    红果儿和黎燕燕对望了一眼,昏倒?是饿晕了,还是中暑了?

    两个人眼里都有担忧。

    正在此时,又有两间教室里面分别抬出了两个学生。

    黎燕燕以她一贯柔和如水的语调,对红果儿道:“你们先去下一所学校授课吧,我留下来看看情况。”

    红果儿犹豫了一下,点头道:“我们把下一所学校的课讲完,就回来接你。”

    黎燕燕笑了笑,然后面带担忧地小跑着往校医务室而去。

    阎有才是凤鸣高中高二˙三班的学生,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家里只有他爸是正式工人,他妈只是一个临时工。

    爆发全国性的旱灾之后,城镇户口的粮食供应就一路在减。先是年初的时候,每人每月半斤肉的定量减到二两。再到4月份时,连二两肉都不供应了,改成供应二两豆腐。同时,所有城镇居民都在原定口粮基础上,减了六斤口粮。

    后来嘛,连豆腐也不供应了。

    各大工厂也开始裁减员工,首当其冲的,就是他妈妈这样的临时工了。

    这更是给这个家庭造成了雪上加霜的打击。

    他们三姐弟本来就是长身体的时候,没减口粮前都还吃不饱呢。这下更是天天饿肚子,走路都发飘了。

    后来首都的各所学校,都要求学生课余时间,以及回家、回宿舍后尽量少运动,多多呆在床上休息。他们学校也跟风,要求学生这样照做。

    但他身为男孩子,实在办不到。肚子饿得那么厉害,家里的弟弟也嚷着饿,他能装作看不到吗?就跟班里的男生说好,时不时摸到各个大单位为了度荒自救,而开荒种的地上,去偷菜。

    这个时期,你在城里偷粮是偷不到的。除非你摸到别人家里去。毕竟城镇人口的口粮是粮库每月调拨发放的。但为了救灾,国家早就开放了“低标准,瓜菜代”的政策。

    低标准,就是指人均降6斤口粮。瓜菜代,就是说,粮食不够,各单位就大力生产瓜果、蔬菜还有代食品,来代替粮食。所以,这个时期城里的各单位是可以自行开荒种菜的。

    很多知识分子啊单位领导啊,都开始加入种菜种瓜果大队中。大学教授们下了课,就到地里开始干农活。

    到处都是这种情况。

    阎有才没有地,垦不了荒,种不了地,只能去偷菜。最初,跟班里男生一起偷,由于有人帮忙望风,他们还偶尔能有所斩获。但后来,灾情越来越严重了,人们对菜地看得也越来越严。

    到后来,他们发现,他们到处走了半天,却连一窝菜都摘不到。反而耗了不少体力进去。

    这才停下了这无意义的举动。

    阎有才也想过其它办法的,比如,每天去教师办公室借阅报纸。

    可别小看了这个法子。国家有什么救灾政策,报纸上是最先报道出来的。

    像他,7月初的时候,就看到《人民日报》的一篇评论员文章《综合利用潜力无穷》。自从粮食双蒸法应用到全国之后,全国各地就掀起一场“竞赛”。各地争相搞试验,推出各种救灾方法。这篇文章就记录了河池县的一个成功经验。

    河池人把麦秸杆磨成粉,和一些面粉、米粉混合起来,制成馒头、花卷和烙饼吃。据说做出来的东西,质量跟面粉是一样的,非常抗饿。

    他看到这个消息后,赶紧催着父母去乡下收了些麦秸杆回来,和他家分发的大米一起磨成粉,来做馒头。

    可是,本省产的就是水稻,城里人平时吃的都是大米饭。哪里吃得惯这种粗食?

    再饿,一顿饭也要吃老长老长时间,才吃得下去——太磨嗓子了。他爹戏称,成天吃这个,多吃几个月,就该去医院耳鼻喉科看医生了。

    而且这东西营养确实比不过大米,纤维又多。上几次厕所后,感觉这玩意把肠子里的油水都刮干净了。

    可吃了再难受,也得吃。总比无休无止的饥饿好受。

    一家人就这么艰难地耗着。

    能不能挺过灾荒,他心里一点儿谱都没有。

    望着日益消瘦的家人,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转折,是在暑假才开始时发生的。

    那天,他照例躺在床上,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他知道自己比农民幸运多了,城里到处都在传,说乡下地方天天都要死人。可为了少消耗,一个正处于青春年少的高中男生,在暑假期间却只能像个病人一样天天卧床,那滋味实在是不好受的。

    他躺得百无聊赖的时候,外面居然响起了他们班班主任的声音。

    “阎有才!阎有才?阎有才在吗?”

    他妈先他一步答应了:“诶,宋老师,你怎么来了?快进屋坐。”

    “不了,我还得去通知其他学生。你转告一下你儿子,后天早上八点到学校上课,县里面会有老师过来教导小球藻土法繁殖法,这个法子,是可以让我们自己生产粮食,自己吃饱饭的法子。叫你儿子到时候一定要准时来,千万别迟到了。听漏了,以后继续挨饿,可怨不了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