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六零福娃娃 幺宝 > 第78章 乌泱泱一群小老师
    李向阳却看得心头一颤,立马道:“好好好,不骑肩膀不骑肩膀,咱们骑马马精。”

    说着,就要把闺女放下来。

    结果,红果儿死死抱住他脑袋:“不要,就玩这个!”

    李向阳:……

    “……你都玩哭了,还玩这个?”

    红果儿一本正经地回答:“就玩这个,这个好玩!”

    小萌娃那么郑重其事地跟他说这话,李向阳的心都萌化了:“好好好,就玩这个。”

    又把右手举起来,对红果儿道:“你坐稳,右手扶着爹的右手。左手嘛,就扶着爹脑门。看,这么坐,是不是稳稳当当的?”

    “嗯呐~。”红果儿得瑟地照做。

    “像不像坐龙椅?”

    “像~!”

    时间啊,过得慢一点,再慢一点。

    这一刻,她的心被幸福和温情所弥漫。她忽然觉得,她好像没那么恨她亲娘谢巧云了。

    李向阳托着红果儿的那个姿势,其实是很累人的。

    红果儿坐了一会儿,就故意嚷着,说PP被他肩膀的骨头硌痛了,要下来。

    李向阳就赶紧把她放下来了。

    红果儿就又牵着他的手走路。没办法,她爹心眼儿太实在了,她要说她是怕他累,恐怕这一路,他都要给她当龙椅了~。

    她觉着,她的人生里其实也没什么可值得炫耀的。唯一可炫耀的,就是她有个好老爹和好奶奶。

    “爹,我给你唱支歌吧?黄老师教了我们一首歌的。”

    “好啊,你唱,爹听着。”

    “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

    继承革命先辈的光荣传统,

    爱祖国,

    爱人民,

    ……”

    这首郭沫若作词的《少年先锋队队歌》是学校必教曲目之一。她特地选了这首,唱给她爹听。

    没法子,她爹一颗红心,最喜欢这类歌曲。

    果然,她爹安静地听她唱,然后伸手揉着她的小脑袋:“果儿乖,以后一定要做一个对国家、对人民有用的人,知不知道?”

    “嗯呐~。”

    公社大院很快就到了。

    看到那熟悉的大院,红果儿心里叹了一声,要是这段路再长一点就好了……

    她拉拉她爹的衣角:“爹,你要觉得不好意思,就在这里等我吧。我去找黎阿姨去了。”

    他蹲下来,轻轻捏了捏她可爱的小脸,点点头:“好嘞。”

    他其实,更想跟她说“谢谢”。但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才好。

    红果儿对他的好,他全知道的。

    要她接受黎燕燕,接受家里以后可能会突然多出来一个新妈妈,甚至还会多出来一些弟弟和妹妹,这对一个八岁半的女娃子来说,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吧。

    她却主动请命,让黎燕燕跟她一起去讲课。

    他好想跟她说一句“辛苦了”,但他这性子,实在别扭得让他自己都想扇自己巴掌。

    他只能用目光目送红果儿跑向下放干部的宿舍去。

    红果儿跑到女干部宿舍的门口时,宿舍灯还没灭。黎燕燕手里拿着本书,目光却越过书本,落在远处,发着呆。

    由于头一次,讲了那些叫黎燕燕“要是不喜欢他,就离他远点”的奇怪的言论,红果儿也是给自己做了一番心理建设,才能堆起笑脸来的。

    她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软一点,萌一点,然后小跑步跑过去,撑住黎燕燕的单人床床框,问她:“黎阿姨,你能不能出来一下啊?我有事想跟你说。”

    黎燕燕回过神来,一望,是红果儿。不由由衷地说了句:“谢谢。”

    “啊?”谢啥?

    黎燕燕笑了笑,看了一圈屋里的女干部们,没说话。

    她谢的,是白天的时候,红果儿知道她被刘芳叫走,怕她出事,去叫李向阳来寻她的事。

    只是,这话不好当着大家的面儿说。要不然,不知道又得惹来多少酸话和闲话。

    她先红果儿一步,走了出去。

    红果儿赶紧跟了上去。

    两个人走到僻静处,黎燕燕才转身问她:“你想跟阿姨说什么?”

    “黎阿姨,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给学生讲课,教他们怎么繁殖小球藻?”

    黎燕燕微微诧异,等着听她的下文。

    “这是县里牛副书记搞的学生运动,说是要发动学生也来搞生产自救!我是我爹的闺女嘛,又是小学生,他就叫我去讲课了。”说着,红果儿苦着脸道,“我才小学一年级诶,他叫我给那些大哥哥大姐姐讲课,我心里好怕怕。”

    “你要不要来跟我一起讲课啊?这是救人的事哦~。”

    黎燕燕想了想:“我去不太合适吧?县里的牛副书记会找上你,应该是想立典型,告诉大家,小学生也一样可以搞生产。我一个成年人,去讲课肯定达不到他要的宣传效果的。”

    红果儿认真地看着她:“万一我讲不出来怎么办?”

    “……”

    小红果儿对手指:“那么多人听我讲课,真的好怕怕哦~。而且,我都八岁半了,才读小学一年级,他们会不会笑我……”

    说着,嘴一扁,眼泪就涌出来了。

    黎燕燕哪里见过红果儿说哭就哭的本事?心里一紧,马上道:“不会的,他们肯定不会笑你的。红果儿这么聪明,比那些五六年级的大孩子都聪明,他们笑你干嘛?”

    “那你陪不陪我去?”

    这个杀手锏一出,黎燕燕也只能投降。

    耶~。

    可是她爹呢?红果儿望了望公社大院的大门口。

    她爹躲不见了?

    ……

    好吧,她爹又干了一件非常符合他个性的事。

    把事情说定了,红果儿就想跟黎燕燕道别。但黎燕燕却担忧地望了望天色,问她:“你是自己一个人来的?天都这么晚了,要不然,今晚你别走了,跟黎阿姨一起睡。明天天亮了,再回家?这么黑,等会儿别摔到了。”

    黎燕燕自己也是个女人,她要送红果儿回家,也一样不安全。

    不是啊,我有爹接爹送。

    “黎阿姨,城里的娃子天一黑就不出门了啊?我们这里乡下,娃子都是满山跑的诶。我还会上树掏鸟蛋,下河摸鱼的哦~。”红果儿一脸“我很厉害”的表情。

    跟你睡,然后让我爹在外面守一晚上?红果儿表示不同意。

    黎燕燕奇怪地道:“城里通了电,到处都有路灯,也没有小孩晚上出去玩的。最多跟邻居家的小伙伴玩玩而已。这里连路灯都没有,晚上连路都看不清楚,你们还出去玩?”

    当然,比如牛春来的“打倒M帝”事件,就是在晚上发生的。

    “黎阿姨,你不用担心我的。我跑惯了,才不会摔到。”

    “你还是跟阿姨一起睡吧。你这么小,又是女孩子,阿姨真不放心。”

    一个劝,一个不听。

    劝到后来,红果儿只能选择出卖她爹:“黎阿姨,我跟你说哦,其实今天是我爹陪着我来的。”

    “他叫我来劝你,让你一定要跟着我去讲课。你不是担心你家成分不好吗?他说,只要你多为人民办点儿事,多做点儿贡献,人民肯定会记着你的。以后就不会有人整你了!”

    黎燕燕心头一暖,些许甜味蔓上心头:“你爹真这么说的?”

    红果儿用力点头,又把食指放到嘴唇上,“嘘”了一声:“小声点儿,我爹会听到的。他脸皮薄着呢。”

    小娃子鬼灵精的样子,逗得黎燕燕抿嘴笑了起来。

    看到她笑,红果儿就知道过关了,赶紧把她往宿舍那边推:“你快回去吧,我爹还等着听我汇报呢。”

    果然,把黎燕燕送回去后,她一走到公社大院门口,她爹就闪出来了。

    “怎么样?她答应了吗?”

    “当然答应了。”你不看看你女儿是谁?

    两父女说得高兴,却没发现黎燕燕静悄悄站在宿舍门口,望着他俩。

    一直到看着那两父女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了,她才往自己床边走去。脸上带着几分若有似无的甜蜜。

    上床躺下后,她伸手摸了摸放在枕头底下,那封预备寄给父母的信,嘴角不自觉地有了上扬的弧度。

    她凝神思考了一阵,缓缓坐起身来。

    撕开信封,将已经写好的信抽了出来,提笔在后面加了几句话,又把信反复看过,这才满意地重新拿了个信封,装进去。

    从牛书记提议要搞学生自救运动后,县城里的学校以老师挨户走访为主,要求学生们在固定时间返校听取小球藻繁殖技术培训课程。

    经过数天准备,各所学校相继向县教委上报“已就位,可随时开展课程”。

    县教委很快就报到县委办。

    由县委办排期,给红果儿制定了一个讲课路线和时间表。

    红果儿也没闲着,她请谭木匠帮她做了几个木制简易宣传展板。宣传展板上贴着她爹通过各种途径拿到的灾荒照片,以及报纸上有关灾荒的各种报道、图片等。

    当然了,小球藻土法繁殖技术的介绍也不会落下。她专门拿了个宣传展板,来贴小球藻土法繁殖流程。

    为了画流程图,可费了她不少劲儿呢。

    铅笔、尺子、圆规,一样不能少。带颜色的蜡笔,更是拿来最后给图样和字体上色的。

    当然,她作为小学一年级学生,肯定没法写出一手好字啊。这就得黎阿姨出手相助了。

    黎阿姨写了一手好字,字体娟秀,几乎像印刷字体一样。标题还是用美术字来写的。

    她又把各个照片和报道进行分类。分好类后,也在大类别上,加注美术字,并对边框进行美化。

    这些宣传展板最终效果看上去,就十分美观了。

    到了授课的那一天,那辆红旗牌小轿车早早地就停在了她家门口。司机按了按喇叭,提醒里面的人,车到了。

    红果儿早就在堂屋里等着了。一听到声音,她一路小跑,跑出来后,先跟司机打了个招呼:“司机叔叔好。”

    “诶,小朋友你好。”

    他还没来得及逗她呢,小女娃已经跑到隔壁院子的门口喊道:“春来哥,可以走啦。”

    她一喊,乌泱泱跑出来八个小男生。

    司机吓了一跳:“李家小丫头,我今天是专门来接你的。你叫这么多娃子干嘛?”

    红果儿回头甜笑:“他们都是我请过去一起讲课的小老师。”

    “讲课一个人讲就够了啊。”

    红果儿摇摇头,摆摆手:“不,不,不。讲理论一个人是够,等到了实践环节就不行了。”

    司机似懂非懂。

    小娃子们都没坐过小轿车,看到眼前钢铁造的庞然大物,顿时欢呼起来。

    一个个七手八脚地,去拉车门。

    司机生怕车门被他们拉坏,赶紧下车,帮他们开门。

    牛春来这会儿表情颇为镇定,大声号令:“一个挨一个,慢慢上去啊。别在人家座位上乱爬,鞋子上的灰会弄脏垫子的。”

    “前面的位置是我红果儿妹妹的,不准坐。坐不下,就一个抱一个。”

    在他的号令下,这帮半大小子倒也规规矩矩。

    只是,等大家都坐好了,一个小子忽然站起来,大声指挥司机:“坦克,向前进!攻击敌军!”

    司机正想开口涮他一顿,后座上的男生们,不知道是谁起了个头,大家竟然唱了起来:

    “向前进向前进,

    战士的责任重,

    妇女冤仇深。

    古有花木兰替父去从军,

    今有娘子军扛枪为人民。

    向前进向前进……”

    司机听得哈哈大笑,问他们:“你们都是些小子,咋唱些娘子军的歌啊?想当娘们儿啊?”

    牛春来眉头一皱:“叔叔,你说话怎么可以这么粗俗呢?你是光荣的社会主义工人阶级,我们是共产主义的接班人,为啥工人阶级要为难接班人呢?”

    “对啊对啊,娘子军就不是军吗?你怎么可以看不起娘子军呢?”

    “主席爷爷都说了,男女平等诶。叔叔为什么这么不平等呢?”

    其他男孩也七嘴八舌地问起来。

    红果儿在前座上听得好笑,适时发言帮司机解围:“司机叔叔,麻烦开到我们公社的大院去,还要再接一个人。”

    “再接?坐不下啦。”

    “没事儿,是位阿姨~。她可以抱着我坐。”

    结果,好好一辆小轿车,塞了那么多人,车顶又用绳子绑了好几块木制宣传展板,硬生生给折腾成一部公共汽车。

    本县辖区幅员辽阔,计有4所普通高中,1所职业中专,初中13所,小学28所。牛书记当初通知她爹时,还打算把幼儿园都加进来。

    吓得她爹赶紧推拒,幼儿园的小朋友年纪那么小,摆弄这些东西,把罐子瓶子摔烂了,把手割到了怎么办?

    而且那个年纪的小娃娃,上课也就学点“1、2、3”,“a、o、e”之类的。教他们学小球藻繁殖?太异想天开了。

    就算是想立典型,也不能这么立啊。

    牛书记这才放过红果儿。

    县委给红果儿他们定的时间表和路线,是每天去4所学校授课。上午2所,下午2所,还挺平均。

    不过,就是这样,也需要115天的功夫,才能全部授完课。

    红果儿一拿到安排表,就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这样岂不是要耗掉将近半个月时间?

    要是本县所有人能尽快自力更生,自行救济,那么她爹那边生产出来的小球藻粉,就能调去邻县、邻省救灾。要是不能,那别的地方就得继续受灾。

    关键,这小球藻粉要不了几克,就可以治好一个人的浮肿病,这可是救命的好东西!

    她直觉就觉得这法子不妥。

    不过,这时期路上几乎没什么车,小轿车一会儿就把他们送到了今天要讲课的头一所学校。

    既来之,则安之。先把这堂课讲完再说吧。

    因为红果儿他们是由县委安排过来上课的,学校领导不敢怠慢,都守在校门口等着。

    学校领导虽然事先就知道,来上课的是一位小老师,可等到红旗小轿车车门一拉开后,下来一连串喳喳呼呼的小男生,这些领导的脸色也忍不住难看起来。

    就这些小娃子?还给高中生上课?

    每个人脸上都有些不屑。有些校领导甚至互相耳语:“什么情况啊?上面是搞错了吧?”

    是的,这是一所高中学校。

    直到黎燕燕下车,这些校领导的脸色才好看了些。

    校长率先走过来跟黎燕燕握手:“是县委派过来讲小球藻繁殖技术的干部吧?怎么称呼啊?”

    黎燕燕答道:“我姓黎,就叫我黎同志好了。不过,今天来讲课的老师不是我,是她。”

    她望着被她用左手牵着的红果儿。

    可惜,校长的注意力显然没在红果儿身上,他的目光只移到黎燕燕牵着红果儿的那只手为止。

    还要用人牵?

    校长对这位小老师又失望了几分。但仔细一想,不对,这些娃子应该就是来装点门面,立典型的。

    真正讲课的,应该是这位黎同志!

    想着,校长更是看也不看红果儿他们一眼,对黎燕燕热情地道:“黎同志,坐了这么久车,累不累?要不要休息一下?先喝口水,再讲课?”

    红果儿诧异地问了一句:“你们学校的学生还没到齐吗?要是到齐了,现在就开始讲课吧。要不然,会耽误后面的行程的。”

    不管是校长,还是其他校领导,没一个人答理红果儿的。

    倒是黎燕燕替红果儿重申了一遍:“还是先讲课吧。让学生们一直等着,也不太好。”

    “没事儿,就让他们等着!”

    黎燕燕原本跟着校长一路往学校里走,闻言,顿时顿住了脚步,沉默而不悦地望着他。

    美人就是蹙眉不展,也是极好看的。

    校长心里竟半点不高兴都生不起来,他张了张嘴,改口道:“唔,先把正事办了,再休息,也挺好的。”

    对于校长对红果儿特别不礼貌的举动,以及完全不把学生当回事的态度,牛春来的反应是,他慢慢走到校长身旁,满脸不高兴地望着后者,忽然冷哼一声,扬长而去。

    他身后的“小兵”们,看到老大那么做了,也排成一队,一个个在经过校长身边时,朝他重重一哼,扬长而去。

    “哼!”

    “哼!”

    “哼——”一个小男生哼声特别悠长,哼完,还跟后面的人说,“要这么哼,才带劲儿!”

    后面果然带起一阵长长的哼声。

    校长被这群半大小子给下了脸,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但县委派来的人,他又不好发作。气得捏紧了拳头,最后还是松开了。

    一进学校大门,里面就是大操场,主席台也建得高高的。县城里的学校就是跟公社的土学校不一样。

    学生们早就按班级排好队列,守在主席台下面“稍息”了。不过,顶着盛夏的烈日稍息,这滋味可不咋地。

    快走拢主席台的时候,校长请他们稍等一会儿。然后,叫人去办公室喊人。

    喊的是什么人呢?

    记者。

    总共有十几位记者,都在教职员办公室休息。

    红果儿瞧上一眼远处走过来的手持相机,一脸文人气的那队人,就知道未来十数天的讲课,今天才是重点。这些记者不用说,肯定是牛爷爷安排过来采访,好把学生自救运动写成报道,宣传推广出去的。

    舆论的力量总是强大的。要是本县这个活动开展得好,很多别的县市也会跟进的。

    她正想着,牛春来已经站到校长面前了。

    “这位老同志,我们的车,车顶上还放了几块木头做的宣传展板的。麻烦你派人去把它们取过来一下。”牛春来完全是以吩咐的口吻,在跟校长说话。

    校长刚刚受了他的气,这会儿又被他用这种态度对待,顿时微微冷笑,转过头去,不理他。

    “宣传展板上贴的,都跟小球藻有关哦。”牛春来追加了一句。

    一群小王八蛋,还真把自己当老师了。校长依然不理他。

    牛春来认真思考起来,顺便把自己思考的内容也说出来了:“要不,我去请记者叔叔们帮我搬?就说,我们来讲课,老同志都不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