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全家一起奔小康

作品:《重生六零福娃娃

    那肯定不对啊。

    她想了想,干脆在小豹面前,四肢着地,一步步爬行到门边,然后人立起来,用牙齿去咬门把手,把门打开。

    人类的咬合力,比花豹肯定是远差了。

    这门又重,她费了些功夫,才把门打开。

    然后她退到一边,对小豹道:“看懂了吗?你来。”

    小豹走过来,还以为这门像之前那样,一推就会倒。它看着门,走来走去,绕行了一会儿,然后试探着伸出一只爪子,轻轻推了推。

    门毫不动摇。

    它又加大力道推了推。

    门还是不动摇。

    这回,它放心了。人立起来,两只爪子撑在门上,然后用牙齿叼住门把手,往外拉。

    红果儿:……

    你把两只爪子撑在门上,拉得动门,才有个鬼……

    她重新示范了一次,把自己的两只“前爪”撑到门框上。撑的时候,她还反复给小豹示意:自己的爪子撑在门上时,她对它摆了摆手,表示这是错误的行为;再把爪子撑到门框旁,同时,她再对它用力点头,这才是正确的哦。

    接着,她再度用嘴,把门拉开。

    她以为开门对动物来说,是一件很复杂的事,自己肯定得反复教学,小豹才能学会。

    可野生动物的聪明程度,远超她的想象。

    在她这回的示意之下,小豹竟轻轻松松地就开了门。

    但是,它开得太轻松了。

    害她有点担心,万一其它动物也这么聪明怎么办?粮食她倒是可以吊在树洞中,别的动物吃不到。但她家小豹正在睡觉的时候,有猛兽把门开了,冲进来怎么办?

    这里面都没有可以逃的地儿!

    她家小豹不得被人家给啃了啊?

    她一个想不通,就开始打造门闩起来。

    幸好,有了前面造门的手艺,再加上现在各家各户用的都是传统门闩。这玩意长什么模样,她也一清二楚,被她胡乱制造一通,竟也造出一个外观不太好看,但该有的功能又完全具备的门闩来。

    而且,这个门闩上的那条横木,她还是用一根特别粗壮的木材来造的。

    看,这不是就安全了吗?

    然后,她开始耐心地,不断在小豹面前,用嘴去插门闩。

    但问题是,开门这个动作,小豹倒是明白,这是为了能够让自己进入树洞,必须做的。

    可豹都已经进来了,你还干这个干嘛?

    甚至,小豹都不明白,她进来之后,干嘛要关门?

    红果儿示范了好多次,小豹一派无动于衷的模样,弄得她特别灰心。

    她忽然打开大门,走到外面,然后回头招呼了小豹一声。

    小豹还以为她叫它出去玩,于是高兴地也跑出来了。

    然后,她快速地跑回树洞,把门关上!

    小豹一脸懵逼。

    接着,就开始用牙去咬门把手。

    门居然纹丝不动?

    咦?

    小豹开始努力跟门把手奋斗起来。

    可不管它怎么奋斗,门不动就是不动。

    咦咦咦?!

    小豹表情凝重了,更加卖力奋斗。

    奋斗了一阵,望着依旧稳如泰山的木门,小豹终于怒了,这是个什么鬼?!

    这回,不管是牙齿,还是利爪,通通都往门把手招呼去。

    门就是不动!

    气死豹了!它伸出爪子,发泄似地往门上抓!

    可除了在上面留下几道爪痕外,它依旧拿这扇门没办法。

    它气得走远一些,然后一个助跑,往门上撞!

    吓得红果儿赶紧道:“诶诶诶!别撞了别撞了!”你根本撞不动的,好吗?把自己撞痛了怎么办?

    听到她的声音,小豹气忿以及不屑地打了个响鼻,蹲坐在原地,等她乖乖开门。

    红果儿把门闩拉开,再把门一打开,它就缓步踱了进来,然后……

    一爪子把她推了出去!再咬着门把手,把门关了起来。

    红果儿猝不及防之下,差点儿被它推摔。

    她一脸懵地望着紧关的大门,却不知道刚刚小豹被关在外面时,也是这副表情。

    她走过去拉门,却发现门纹丝不动。

    她试了下加大力气。

    门还是不动……

    咦?

    不可能吧?

    难不成小豹把门闩插上了?!

    它有这么牛气吗?

    她赶紧闪退回现实世界,再专注想着树洞的模样,闪进到树洞里。

    一看,果然门闩已经被插上了,而小豹正得意地蹲坐在门边。

    估计是想看她笑话。

    她手一扬,就想给它脑门上来一记爆栗!

    可一想,先把别人关在外面的,是她……

    小豹已经发现到她的存在了。

    她这么干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它一点儿都不惊讶,依旧对着她冷哼了一声,表达自己的不满。

    红果儿叹了口气,过去使劲儿揉它下巴,凶巴巴地问它:“你怎么这么聪明啊?怎么这么聪明?”

    “你刚刚是不是早就弄明白怎么插门闩了啊?”

    揉啊揉,用力揉!

    “玩儿我呢吧?小混球!”

    小混球表示,揉得还挺舒服,用力,不要停~!

    而秧苗,也到了该重新插过的时候了。

    红果儿插秧的时候,秧苗已经长得有五寸高了。

    她实在不能不感叹,这片神奇大地土壤的肥力,竟能在这么短时间内,让秧苗长到这么高。

    之所以要插秧,是因为撒谷育种时,人工抛洒都是很密集的。等秧苗长到3-5寸后,由于没有足够的生存空间,它就再也长不大了。

    这时候,就要把它从育秧田里,稀疏有致地移栽到稻田里。

    你大概会问了,既然如此,那一开始,就把种子撒稀点,之后不就可以少费一道插秧的工序了吗?

    不。当然不能。

    因为庄稼人是会专门收拾出一片育秧田来的。这片田的农家肥要施得很足,而且还得把泥块整细致了,把泥土和肥料充分混合才行。

    出芽和秧苗阶段的虫害、除草、防旱也是颇费力气的活儿。

    可在牛气的非洲大陆,这些全部不成问题啊!

    虫害?这里根本不是水稻的原产地。在华国危害水稻生长的那些害虫,这里一个没有!

    肥力?人家的土壤根本不用你施肥,自然丰沃!

    除草和松土?抱歉,这里土地的肥力足够提供秧苗和杂草一起生长。而且土地的松软程度,根本用不着你翻耕。你只需要偶尔拔拔草,给秧苗留出生长的空间就够了。这里除草的强度,跟国内完全没法儿比啊!

    防旱?天天都在下雨,防个鬼!

    于是,等到插秧的时候,红果儿发现了一件事:她好像连育种育秧都可以绕过不干了!

    突然之间,她觉得非洲人民怎么能这么幸福呢?连累她也这么幸福起来!

    这大地上覆盖的不是土壤,是金子吧金子!

    这么算起来,把种子播撒下去后,她只需要偶尔拔拔草,还不需要拔得很干净,水稻就自己晓得生长。

    她这简直跟跷脚老板也差不了多少了啊。

    呃,不过这一次育好的秧,自然是只能再插一遍了。

    由于是头一次在这片大地上插秧,她好歹还是带了把锄头的。锄一个小坑,就插一棵秧苗进去。

    本来头一回撒的种子也不多,她忙了个小半天,就把所有秧苗重新插好了。

    树洞也弄好了,小豹也搬过来了,现在就差豹女王了。

    因为正式进入雨季的关系,她再没有动物尸体可捡,自然也就没能力天天喂两豹吃肉了。

    现在很多时候,豹女王都不在家。

    估计是出去打猎去了。

    现在一切就绪,她就开始不断闪退闪进,像当初找寻小豹一样,找起豹女王来。

    找了很多地方之后,她终于看到她家女王陛下了。

    可陛下却犯下了一个致命错误。

    它把一头小牛羚叼到了一棵树上。但可惜,它叼上去的位置并不算高。

    那种高度,狮子要爬上去虽然挺费劲儿,但还是能爬得到的。

    成年花豹一般不会犯这种致命错误。因为狮子都是成群活动的,极少有落单的情况发生。一旦花豹捕到猎物后,没能及时叼到极高的树枝上,就有可能被成群的母狮抢食。

    而狮群是很不喜欢自己的领地里,有别的猎食动物跟它们竞争捕猎的。

    它们不仅会把猎物抢走,还会尽可能杀死竞争者。

    红果儿看了看正在尝试爬树的那几只母狮,再看了看树上表情相当凝重的豹女王,她估摸着,可能是陛下才捕到猎物,就被狮群发现了。

    仓惶之中,它舍不得放弃到手的猎物,不得不就近选了棵树,逃上去。

    但这棵树长得又不够高。

    红果儿看着豹女王,心里一阵心疼。

    花豹捕猎是需要消耗大量体力的。而在非洲的大型猫科动物中,捕猎成功率最高的是猎豹。但就是这个冠军猎手,七次捕猎中,可能也就只能成功一次。超过这个限度,猎豹很有可能因为体力难以为继,失去再次捕猎的能力,活活饿死。

    花豹也是同样的道理。

    捕猎失败到一定次数后,它就只能面对死亡。

    这大约也是花豹女王拼死,也要把猎物拖到高度不合适的树上去的原因吧。

    她心疼得不行,赶紧闪退闪进,到了那棵树上。

    豹女王现在跟她已经很熟了,看到她突然出现在险境里,表情一下子变了。

    那表情,就像人类的担忧一样。

    似乎在着急地责怪她,你怎么来了?!

    她满目心疼,用力……抓住那头死去的小牛羚,把牛羚以及用爪子牢牢扣死住牛羚的豹女王,一起转移到树洞里。

    唔……就是这种危急状态下,她依旧怂怂地,不敢去抱女王陛下……

    树洞里门闩是插好了的,根本不必担心有动物会破门而入。

    豹女王骤然从险境,转移到这里,表情相当懵懂。

    它左顾右盼,看着树洞里极为宽敞,洞壁却又毫不平整的空间。

    它昂头直视树洞上方那极高的,有将近二十米层高的“天花板”,嘴巴微微张大。

    红果儿很容易就能看出它的不安来。

    她把小豹转移过很多很多次,但转移豹女王,这却是头一次。

    封闭的环境引发了女王的惊恐不安,它很快就瞪大眼睛望着她,嘴里发出不安的低鸣,好像在质问她,怎么回事?这是哪儿?

    小豹看到母亲打猎归来,极为高兴,站起来小跑步到母亲身边,用身体用力磨蹭它。

    然后低下头来,刚想埋头苦吃,就听到它妈在斥责红果儿。

    它睁大天真的豹眼,看看它妈,再看看红果儿。

    而红果儿这时,被女王吼得心里发紧,已经时刻做好了随时闪退回现实世界的准备。

    可是,可爱的小豹娃怎么会让它妈妈跟红果儿起冲突呢?

    它小跑步到门闩边,用嘴把门闩弄开,然后一脚把门踢开。

    门外,依然是广阔的长空和大地。

    是豹女王熟悉的非洲大陆。

    豹女王愣了愣,不再理会红果儿,反而缓步走出树洞,在门口坐了好一阵。

    小豹办完这件大事,就跑进洞来,开始用嘴去扯牛羚身上的皮毛——它依然那么挑食,毛是绝对不肯吃的。

    扯出一片干净的皮肤后,小豹就埋头苦吃起来。

    豹女王在门口坐了好一阵,就又踱步回来,有些不安地注视着小牛羚。

    花豹的习性,是要把猎物拖到树上进食,以免跟竞争对手起冲突,引起不必要的伤亡。

    一旦进食地点,跟它的习性不符,它就难免焦虑。

    很快,它就选择了张嘴叼住牛羚,把牛羚往洞外拖。

    正吃得起劲儿的小花豹,当然不乐意了。它赶紧跑到门口,用嘴把门关了起来,再把门闩插上。接着倒过来,继续吃肉。

    母豹看着关紧的门,有些懵。

    但它显然也发现到这个树洞的安全性了。

    它迟疑了一小会儿,用爪子用力推了推门。看到门纹丝不动,终于安了心,也趴下来,跟小豹一起进食。

    红果儿远远地看着它们吃得满脸是血,这一幕一般人看过去,应该觉得很惊怖吧?

    但她看多了,早就不觉得有什么了。反而看得心里柔软,啊,好想告诉小豹和它妈妈,捕猎真的不用太拼命的。它们还有她可以依靠的。

    小牛羚的体重肯定是比大牛羚轻上许多的,但身为大型食草动物的幼崽,它身上的肉也不是两只花豹一顿就可以吃完的。

    花豹又不吃腐肉。看着地上还剩了一大半的牛羚尸体,红果儿忽然就想到一个帮助两豹的好法子,那就是,她其实可以帮它们处理吃剩的肉。

    只要把这些肉做成风干肉制品,储存起来,那么豹妈捕不到猎物时,就可以吃储存的肉食度日。

    想到就干,她回家拿了菜刀,甚至还有砍柴刀,把剩肉砍、切成一条条地,再取了铁钉、木梯还有麻绳回来,在树洞的高处钉上诸多铁钉,再在两颗铁钉上系上麻绳,绳上就可以悬挂肉条森林了。

    豹妈本来就喜欢把食物拖到高处,再加上成年花豹一跳可达6米高度,红果儿需要爬木梯才能够得到的高度,它轻轻一跃就可以了。

    要叼到她挂起来的肉条,简直不要太容易。

    它又是看到过她处理风干牛肉的。于是豹妈满意地看着这一幕,趴在地上休整起来。

    红果儿忙完之后,看到豹妈闭眼休息的模样,心里痒痒的。直到现在,她还没摸过豹女王。

    趁着它睡觉,不摸白不摸!

    想着,她就冲它伸出了黑手……

    豹女王蓦地抬头,双眼威势赫赫地逼视红果儿。

    红果儿吓了一跳,伸手指着旁边的小豹:不是我,是它!

    可豹女王的目光却相当疑惑,看看她,又看看小豹。

    她一看小豹,嗬,这大家伙居然学着她的模样,用爪子指着她:真凶是她,不用怀疑!

    搞不清楚谁是谁非,豹女王直接来了个无差别攻击。它起身,把两只前爪按到小豹和红果儿脑袋上,往地上一摁!

    ……

    可怜的小豹……可怜的吃土的红果儿……

    接下来的数天,红果儿越来越领教到野生动物的智商有多么的高。

    因为她替它们制作了一次风干肉干,之后,只要母豹再猎捕到了猎物,它一看到红果儿,就会领她去它存放猎物尸体的树上领尸。

    是的,领尸。

    豹女王已经把她当成了家族成员了。是成员,就得干活儿。

    我捕猎来,你弄肉,全家一起奔小康。

    她是怎么了解它的意图的呢?母豹会守在树洞里,等着她出现,然后默默地凝视她,然后转身往外走。

    要是她没有跟过来,它就又走回来,默默凝视她,再往外走。

    不断重复这个动作。多几次,红果儿就明白了。

    到后来,一人一豹眼神一相接,红果儿就乖乖地跟着它走了。

    非洲的雨季,雨水也不是一直都在下的。动物的尸体淋了雨,再晒晒太阳,很快就会发臭。有了红果儿凿出来的树洞,和风干肉的处理方法,豹母子再也不用担心食物会很快废掉。

    而人豹间的通力合作,也令树洞里很快挂满了上三层、下三层的肉肉森林。

    这树洞有将近二十米的高度,要是把肉一层层地挂上去,可以储存相当多数量的肉干。

    有意思的是,母豹可能向小豹学习了开关门,还有插门闩的技能。它生性又谨慎,每回红果儿把肉搬回来后,它都会去把门关上,插上门闩,和小豹一起来个关门吃肉。

    吃了新鲜肉后,再守着红果儿把肉处理完。然后它再用爪子刨土,把地上的血迹掩盖起来。

    等它出门时,它还懂得把门关上,以防有动物进去偷肉。

    在它的以身作则下,神经大条的小豹出门的时候,也会记得关门了。

    看着树洞里越来越多的肉干,红果儿开始觉得,唔,就算灾荒会照原历史继续进行下去,她好像也不用心里发慌了。

    豹女王会养她全家的!

    反正人类的食量跟花豹比,简直小得可怜。就是三个人类,也要吃好多天,才能吃到它一顿饭的肉量而已。

    插好的秧苗也在茁壮成长中。

    但是很不幸的,这些比杂草鲜嫩许多的秧苗,在生长了一小段时间后,终于招来了食草动物的觊觎。

    被啃得七七八八、零零落落。

    红果儿看到这凄惨的一幕时,整个人都傻了。

    这里可是花豹的老巢,什么动物这么大胆,居然跑这边来偷吃了?

    等她把树洞的门一拉,她马上就知道为什么了……

    一大一小两豹居然正在啃食跳羚尸体。

    而且还是两只跳羚!

    花豹捕到猎物后,是非常容易遭遇到鬣狗群和狮群的抢食的。它根本不可能选择长途搬运食物,而只会就近把猎物拖到树上。

    这也是为什么每回猎到动物后,豹女王会领着红果儿长途跋涉去拿肉的原因所在。

    也就是说,它们会把猎到的跳羚拖到树洞里来,证明,这跳羚就是在这附近猎到的。

    而且还是两只……

    它们该不会是很高兴地看着跳羚在吃她的水稻秧苗,然后潜行到离它们不远的地方,一举擒获偷秧贼的吧?

    小豹吃得正欢,看到红果儿,还用爪子在跳羚尸体上拍了两下:快过来,有好吃的!

    红果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