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六零福娃娃 幺宝 > 第75章 大喵的熊猫抱
    不过,这也形成了一个新问题。她把门安装回去时,要怎么把它抬到门槛上?

    ……

    红果儿愁得要命,觉得自己要是年龄已经七老八十了,可能这会儿连头发都会愁得掉好多。

    本来凿门的工作,换成懂活儿的成年人,大约半天功夫连凿带安装,就能全搞完。现在她弄了差不多十天,都还差安装这一步。

    而且,她现在还没辄了。

    这也真是让人郁闷。

    因为太过沮丧,她坐在门槛上发了会儿呆。想了半天,没想出办法来,索性还是先把剩下的工作完成。

    她原本就是用凿子一点点把门凿出来的。所以现在,门和树干门框大致是平整的。

    她用木刨把门和门框刨了一下,刨出不少刨花来。这样,门和门框的边缘就更平整些了。

    只是木刨没办法刨死角,她只得又用大号斜凿,把边角的地方也凿平整了。

    接下来,就是把合页钉到门上了。

    所谓的合页,就是把门固定在门框上,并让门能够方便地开启和闭合的一种五金件。分为子母合页和普通合页两种。

    这个年代用的合页,多半都是普通合页。不过,这时候的五金件做得都特别实在,能用好多年。

    合页也不能随随便便就用螺丝钉钉在门上,得分别在门和门框上开出槽口,再把合页嵌入式安装在槽口上。这样门和门框的闭合才紧实,不会留出过大缝隙。

    红果儿在门和门框上相对应的位置处,凿出槽口,再把合页的一端,用螺丝钉嵌钉在槽口上。

    其实,她凿的门并不高,两个合页就该够用了。但她这不是头一次做木工活儿吗?要不是看到过谭木匠怎么使用工具的,她可能连现在这些都不会。

    于是,她用了足足四个合页。

    这些合页,当然也是谭木匠家棚子里的。因为不好白拿人家的东西,她还专门又跑了趟县城,卖了两斤风干牛肉。

    她卖的价格在这个时期,算是很公道的了,只卖了20元。这20元,她都放在谭木匠的棚子里了。所以这会儿,用起他的合页来,她心里也没什么负担。

    钉好之后,她又发了一阵呆,忽然用双手使劲儿往上抬起那扇厚厚的木门来。

    果然,就像她预料的那样,波巴布树木质柔软,密度并不像普通树那么高。再加上,之前她就考虑到自己体力的问题,以及高度的问题,这扇门造得并不高,也不宽。以她的身高,进入树洞里,还得微微低头才行。

    于是,她用力一抬,竟然把木门抬了起来!

    虽然……只抬离了地面大约8、9厘米的高度……

    她松开了手,然后去搬了大大小小的石头和石块过来,把它们堆成一个小石堆,堆在那扇木门旁。接着,再用力抬起木门,把它挪到石堆上。

    等挪完,她全身上下都已经被汗水和雨水的混合物浇透。

    她开始觉得浑身发冷,整个人开始发起抖来。

    喵警卫显然注意到了她的不对劲,它起身跳出来,肉肉的大爪子把她揽到自己怀里。

    不过,天空中飘落的梅雨使它十分不自在,它用嘴巴去叼她的后颈,想把她叼到树洞里去躲雨。

    红果儿吓得赶紧起身,跟着它的步伐走路,完全不敢让它使劲儿。

    她那么脆,它把她叼死了怎么办?

    这大家伙还挺可乐,看到她那么乖,那么听话,还学着她平时的样子,用肉肉的爪子在她脑袋上揉了揉。

    果然,在它小时候,她“欺负”了它。

    等它长大后,就轮到她受“欺负”了……

    唉,真是一报还一报。

    大喵的体温本来就比人高。被它搂了一阵后,红果儿浑身就暖和了。

    但大喵实在太过喜欢她,她想从它怀里钻出来,继续干活儿,它不让。

    反而像无尾熊一样,把她缠得更紧。

    关键,它现在个头比她大啊!

    它一学无尾熊,对她来说,反而更像是熊猫抱崽……

    请注意,她是那个“崽”……

    抱了一阵后,她身上的衣服都被它的体温给烘得半干了。红果儿用力挣扎,想跑出去继续干活儿。

    结果,小豹收紧豹臂,一个更有力度的熊猫抱崽式,出来了……

    可这里是非洲……

    这里的气温并不低啊!只能说,就像南方夏夜下雨时的温度那样,不会太热,但穿着衬衫也一点都不会觉得凉。

    它抱得这么紧,衣服又干了,一会儿功夫,红果儿就开始狂出汗。

    而大喵自己也热得开始狂吐舌头。

    大喵终于热得受不了了,松开红果儿,两个前爪还把她往外推。

    被推开的红果儿满脸黑线,请问,刚刚是谁把我抱得那么紧的?

    红果儿走出树洞,又开始到处捡石头。

    等捡到石头后,搬到那扇门处,再把门往上抬。抬起来一点后,她又试图把捡来的石头,加到那堆石堆里。

    这样,再把门放下来时,门离地面的高度就会加高。

    但很可惜,她一个人干这件事太吃力了。一个不小心,被她加进来的石块,就掉到了石堆底下。

    她等于又白忙活一场了。

    叹了老大一口气,一股无力感击中了她。

    难不成这门是永远都安不起来了?

    还是要等到再过几年,她长大些,才能安上?

    正想着,小豹一步一步地踏出门槛,走了过来。它大约弄懂她想干什么了,把脑袋探到了门和石堆间的三角空间。

    但石堆实在不算高,它没法把身体塞进去。

    红果儿赶紧呲牙裂嘴地,用尽全力,把门往上抬。

    小豹立即匍匐着钻了进去,接着,一个使劲儿,竟配合着她,站了起来,

    门也随之被抬得更高了,结结实实地压在小豹身上。

    红果儿大喜,赶紧继续使劲把门往上抬。

    小豹也用爪子抓紧地面,用背部去顶那扇门。

    壮年花豹能拖动比自身体重重3倍的猎物。而此时的小豹虽未成年,但因为被喂养得很好的缘故,体型比跟它同龄的花豹明显要大。

    比起成年花豹,它的个头已经小不了多少了。

    它可怖的蛮力在此时发挥了巨大作用,红果儿没费多少功夫,竟就在它的帮助下,把门斜倚在树干上。

    接着,她又示意小豹再搭把劲儿,她好把这扇门抬到门槛上去。

    可惜小豹跟红果儿虽然相处已久,已经能从她的眼神和肢体动作,甚至是一些简单语言里,明白她的意思,但这事儿它没干过啊。

    它又不知道她需要它干到什么程度。

    于是,它相当不理解两脚豹那么费劲儿地用双手去抬门底部,是要干嘛。

    它直接人立起来,帮她把门往后面一推!

    这会儿红果儿刚好把门挪动到正对门框的位置。

    它这么一推……

    好吧,门一下子就嵌到了门框里!

    她愣了一下,望向小豹。

    小豹还一脸“看,这多简单”的表情,看着她。

    问题是,她还没来得及把合页钉到门框上!

    现在门就这么嵌进去了,她要怎么钉?

    她有点郁闷,又把平口凿拿过来,打算借着凿子的力量,把门往外带出来一截。

    结果小豹潇潇洒洒地再度人立,用前爪使劲儿在门上一推!

    本来门和门框就不是很严丝合缝,它用力一推,整扇门就往里面轰然倒下!

    红果儿:……

    她努力了半天的成果啊……

    她简直想掐它脖子……

    幸好,她的表情足已告诉小豹,她想要它做的,并不是这个。

    小豹的长尾巴用力一甩,表达了一下对她“不识好人心”的不满,还是跳进了树洞里,望了她一眼。

    来吧,重新来过。

    一人一豹又费了一阵儿功夫,红果儿才顺利把门安装完毕。

    她装的这扇门,必须往外拉,才能开门。这是为了防止有些动物,利用自身体重往里顶门。把门设成往内推,那么安全性就太低了。

    很容易被动物顶开门的。

    门安好后,是给门安上把手。

    把手,她也是拿的五金件。没办法,这个不能省。要是她自制一个木把手钉在门上,是很容易被大家伙和它妈妈咬坏的。

    为了开关门方便,她把门的正反两面都安了把手的。

    不过,等到门把手安好之后,新的问题又出现了:别的动物是开不了门了,小豹呢?豹女王呢?

    难道她要摆着个“窑洞”,继续让它们在外面淋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