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六零福娃娃 幺宝 > 第74章 核桃世界里的花样折腾
    她抱了它一阵,发现它体温恢复正常后,就想起身。

    小豹子却不满意地用它沙哑低沉的声音,嚎了一嗓子,表示不满。然后,直接把她扑倒在地,满足地趴在她身上。

    它都这样了,还能惯着它吗?

    当然不行。

    红果儿伸手就去拧它耳朵。

    它随便她拧,就是不下来。

    一人一豹,大眼瞪小眼,谁也不肯让步。

    红果儿心里叹息,唉,豹长大了,不听话了……

    看她叹气,小豹歪着脑袋望着她,倒是有几分小时候萌萌哒的感觉。

    对身上这个长不大的巨婴,红果儿实在没办法,只好装作自己也被雨淋得浑身发冷,全身像抖筛糠子一样抖起来。

    果然,小豹的表情很快就凝重起来,它上下左右打量她一番,自己乖乖地从她身上起来,蹲坐到一旁去。

    看到她起身,它还赶紧用爪子把她搂到怀里,顺便伸出舌头,替她舔去头发上的水分。

    它舔了好一阵,确定她没有发抖了,表情也跟着放松起来。

    隔了一会儿,还把自己的下巴凑到红果儿嘴边去。

    帮我舔一舔,下巴舔不到。

    红果儿:……

    她用手抵住大可爱,把它一点点推开。撸猫虽然让人身心愉悦,但正事还是要干的。

    在大可爱疑惑地望着她的时候,红果儿闪退回自家老爹的屋子里,再偷溜到院子里寻找工具。

    她还记得以前为了救那些干渴的动物,她曾把一棵波巴布树的水全放空了。

    那棵树没了赖以维生的水,在旱季早已死去。

    但死去的树,却一样是有大作用的。

    非洲土著喜欢把它当作堆放杂物的地方。有些人甚至会把它当作“窑洞”来居住。据说15世纪末,葡萄牙的著名航海家达伽马带领船队来到肯尼亚时,曾把中空的波巴布树当作弹药库使用。

    这些洋人,甚至用它开设小型酒吧——这树的体积就有这么大。

    她放干那棵波巴布树的水时,就已经生了用它当仓库的心思。只是她不懂木工,一直没有下手而已。

    现在嘛,她依然不懂木工。但想一想,很多事,你总不能因为自己没干过,就直接举手投降吧?

    她在自家院子里找了半天,都没找到趁手的工具。她家也就只有一些简单的农具,比如锄头之类的。还有就是砍柴刀,镰刀之类的。

    拿这些来在波巴布树上凿出一道门,那简直就是笑话。

    打洞倒是简单。可把洞打出来,她拿什么当门,堵住洞口呢?

    找不到答案,她只好从摆在她爹屋子里的大缸中,掏出几把毛谷子,重新进入核桃世界。

    在核桃世界里种植水稻,才是她真正想干的事。而她之所以想整出个仓库来,也是为了能够堆放粮食。

    假如她爹上京求小球藻繁殖技术失败了,那么,历史将会重演,旱灾将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62年春节前,国家大批量平价出售食品,人们才意识到,灾荒终于过去了。

    一切如果真按曾经的历史轨迹运行,那么,以她一人之力,根本不可能改变什么。而且,因为核桃世界里已经进入雨季,她也不可能再找到新鲜的动物尸体,搬到各生产队的山头上,等待各队捡尸了。

    而且,因为核桃世界里的雨季来得太迟,田间地头的庄稼已经大部分都旱死了。只剩小部分还在苦苦挣扎。

    面对现实,她有种深深的无力感。

    在这种情况下,她能够做的,就是想办法弄出自家的口粮出来。

    那她应该怎么做呢?

    当然是种水稻。

    由于降雨量过大,核桃空间里到处都是小池塘。这些小池塘,小的直径也就半米多,不到一米,大的甚至有三四十米。而且它们的深度都浅得要命,大约只有3-5厘米的深度而已。

    这种深度,种植其它作物,那么作物的幼苗只有等着被淹死的份儿。种植水稻倒还是不错的。

    她选择的进入核桃世界的地点,正是那棵波巴布树树下。

    把粮食种在粮仓旁边,以后收割、储存也会方便一些。

    这个地方离旱季时,这片草原上唯一的水源比较近。这附近曾死去过无数饥渴难耐,却又因为狮群、象群把控水源而无法接近池塘饮水的动物们。

    它们的尸体或是自然腐烂,或是被食肉、食腐动物们分食。但无一例外,遗骸都遗留在原地,给土壤提供了充分的养分。

    而现在,由于草原各处都遍布雨水和丰草,动物们也不必再固守此处。

    红果儿出现在波巴布树下时,她望了望四周,发现只在很远的地方,有一小群,大约十数只左右的跳羚在吃草。倒看不到多少食草动物。

    唔,这里其实还不错。

    小豹已经快要长成成年豹了,豹女王已经不用再担心它会被其它大型食肉动物咬死,或是当晚餐。也因此,豹女王停止了它三天两头换巢穴的举动。

    要是它俩肯把这棵波巴布树当老巢,那么有豹母子押阵,那些食草动物根本就不敢随便靠近这边,把秧苗当草啃了吧?

    不过,这些都是她心目中理想化的状况。水稻种下去后,到底会遇到些什么情况,她并不清楚。

    只能说走一步,看一步。

    尽量把问题考虑周到些。

    由于红果儿重生前,只活到80年代中期,对于水稻的育秧,她只知道三种方式:一是水育秧,二是湿润育秧,三是旱育秧。

    在这三种方式中,产出秧苗质量最好的就是旱育秧了。而最差的,则是传统的水育秧方式。现在是60年,大家用的多半是湿润育秧法。

    但后两种方式对红果儿这具八岁半的小女孩身体来说,难度太大了。而且后两者对土壤干湿度的要求,处于雨季的核桃世界是达不到的。

    于是,她干脆就选了最传统的水育秧。

    传统方式播种前,是有晒种、选种、浸种、催芽的阶段的。但据说神奇的非洲大陆,大部分地方的土地丰沃得远超人们的想象。

    有多丰沃呢?

    很多在我国一年生的农作物,种在非洲大地上,甚至可以达到一次种植,终生受益的地步。

    而且由于地处热带,这里并没有很明显的四季之分。任何时候都可以种植作物。当然,前提条件是,作物不会在旱季旱死,雨季淹死。

    大喵会因为降雨觉得阴冷不适,那是因为猫科动物的体温比人高两度。它觉得最舒适的环境温度,也比人要高两度。

    再加上,这片草原上的猫科动物皮毛不具防水性能,淋了雨,就只能一直湿漉漉地黏在皮肤上,带走它们的部分体温。

    当然,它们强健的体魄并不会因此而生病。它们只会觉得很不舒服。

    不过,就连红果儿都不知道的是,在多年后,我国会把水稻种植技术带到非洲去,并派遣农业技术人员到非洲指导种植。在这片神奇的大地上,水稻甚至可以达到一年三熟!

    由于非洲的土地大部分都没有使用过,肥力惊人,非洲人甚至连坑都不挖,直接把种子往地上一撒,就完事了。

    松地?不存在。

    这里的土壤不翻耕都松软得很。

    黄瓜在这里种下去之后,可以长得像冬瓜那么大……

    而且种下去之后,就一直收获,一直收获。收获个几年,完全无压力。

    这么可爱的非洲大地,红果儿怎么能轻易辜负呢?

    她决定,她也直接玩这手。

    她把放在衣兜里的毛谷子,一小把一小把地,随手撒出去。

    撒得密也没关系。反正出秧苗后,要□□,重新插秧。

    因为是做试验,她总共也没撒多少谷子。

    万一这里的土壤,没有电视里说的那么神奇呢?

    要实在不行,她再按标准做法来做,那也不迟。这里四季温差不大,也不怕耽搁了插秧会影响产量。

    没撒多久,她就把谷子撒完了。

    然后……

    好像就没事儿干了……

    那要不然,去撸猫?她认真地想着,心里却着实挂念着她可爱的小豹。

    索性闪退回她爹的屋子,拿了一把破旧的油纸伞回到小豹身边。

    豹女王应该是打猎去了,只留小豹一豹在那儿呆着。

    红果儿重新进入核桃世界时,看着小豹呆呆地望着她之前消失的地方,心里忽然有些发酸。

    它是想她了吗?

    她把油纸伞撑开,声音惊动了小豹。小豹回头一望,惊喜地朝她奔了过来。

    吓得她赶紧把伞往旁边一扔,生怕那把脆弱的伞,被它锋利的爪子划破!

    小豹奔过来,在离她还有两三步的距离处,突然腾空扑上来!

    红果儿下意识地就伸手去接。结果,两手直接抱在它肥肥的猫PP上。

    那么大只猫,再加上助跑冲刺之力,她整个人顿时往后方摔去。

    大家伙在半空中,也终于发现它的个头,已经超过她很多了,慌忙地努力扭动身子。

    结果摔到地上时,已经是大猫的背部先着地了。红果儿则好端端地躺在它胸前。

    听到大喵摔在地上巨大的响动,红果儿担心得赶紧直起身子,察探情况。

    就见大喵一脸难以言喻的表情。

    呀,是摔痛了吗?红果儿心疼地想把它翻过来,替它揉揉痛处。

    可是……

    翻不动……

    最后还是大喵自己配合,才顺利把它翻了个个儿。

    红果儿捧起大喵帅帅的,又凶凶的脸,揉了揉它下巴:“痛不痛?痛不痛?是不是痛狠了?”

    说着,又戳了它脑门一记:“你还当自己还小啊?还玩儿小时候那套。这下摔痛了吧?”

    边说边心疼地替它揉背。

    大喵委屈地叫了一声。

    这么大只,一点都不可爱。

    但是,它撒娇的模样,配合上它杀气十足的帅脸,还真有几分反差萌。

    害她忍不住又揉了揉它的脸。

    大喵被揉舒服了,一个翻身,把肚皮露给了她,一脸“快来撸,快来撸,快来伺候本喵舒服舒服”的模样。

    那样儿实在有些贱贱的,她一个没忍住,两只手就摸上了它肥肥的PP。

    啊,这手感……又柔软,又有猫科动物特有的肌体韧性,手感好到让人不忍放手。

    大喵被她摸得后腿一缩,两只前爪直接探过去,把她的手按到地上,不准她乱摸。

    她偏要摸它PP。

    气得大猫吼了她一声。

    呃,好吧,这样确实不太尊重猫。她克制了一下自己还想揉猫PP的冲动,起身把油纸伞取过来,打到它头上,替它遮雨。

    大家伙歪着脑袋看了伞一会儿,伸爪想去抓伞。

    红果儿连忙把伞挪开,心里叹了一声,算了,她还是把伞放到树上算了吧。

    只要撑开了,大家伙在树下一样可以避雨。

    想着,她闪退闪进到旁边的树上,把伞打开,小心翼翼地卡在树枝间。有伞有树叶,再呼唤小豹过来。

    完美!

    不过,做完这些事,她就又要开始忙了。

    她突然想到,自家没有工具,谭木匠家不是有吗?

    这位木匠师傅接了活儿后,除非是需要到固定地点干活的,他通常都是在自家院儿里搭的棚子里工作。所以他常使用的那些工具,也都在那个棚子里。

    红果儿决定借用他的工具。

    大不了,等借完后,再偷偷放点吃食在棚里就好。

    她奶奶跟谭木匠家关系还不错,她家薰腊肉、香肠用的锯木面,就是谭木匠媳妇儿给她奶奶的。

    所以,她也去过他家几次。他家院子什么模样,她记得清清楚楚。

    此时,脑海里用力专注地想着谭家院子的模样,很容易,她就从核桃空间里,闪退到了谭家院子。

    谭木匠干活儿的棚子里,立着专门用来推刨花,干木工活的木工马凳。地上到处是锯木面和刨花。

    工具也四处散放着,并没有个定处摆放。

    借着月光,红果儿仔细辨认着这些工具。却因为不熟木工活,半天选不出趁手的工具来。

    她托着腮想了好久。

    最后,选了一把锤子,以及一把宽口平凿和斜凿。

    在她的想象里,宽口平凿可以用于凿门。用它来凿,对木头的损伤小。既可以凿出一个洞。凿掉的那部分木材也能完整保存,加工成木门。

    于是,她真就这么干了……

    她把工具带到核桃世界里,那棵波巴布树旁,把宽口平凿的刀口置于树干上,拿起锤子就往凿子的屁股上砸。

    由于人小,力气不够,她选的锤子也是较小的木工锤。

    第一次凿门,没经验,她用锤子费劲儿地一直锤,一直锤。直到把宽口平凿除了把手的部位全部凿进树干,才停下来。

    然后……

    她就拔不出来了……

    她把凿子左右掰扯,跳起来往下压,把两只手放肩膀上,借着肩膀的力道往外扯,怎么都扯不出来!

    差点把个小娃子给整脱力了!

    最后凿子终于卖了点面子,被她扯了出去。代价是,她连人带凿一起摔到地上。

    有了这次的经验,她就改了方案。

    她把凿子凿进去一点后,就把宽口平凿移到旁边再凿。反正是要凿出道门来,那她就先凿一道比较浅的痕迹,凿完之后再沿头一次凿的痕迹,往深一点凿。

    一道又一道地凿,这样,凿子轻轻松松就能□□,还不会误了凿门的正事。

    这个想法确实没错。

    但就是麻烦。

    她一天做不了多少工。

    就这样,每天借工具,凿门,还工具,回家,白天还要上学。红果儿的日子过得极为充实。

    没过几天,她门还没凿好,水稻的秧苗倒是从泥水里发了嫩芽,长了出来。

    红果儿最初还替那些秧苗除除草,可后来发觉,就算有杂草,这可爱的非洲大地依然给秧苗提供了足够的肥力。

    秧苗还是长得很不错,跟杂草一起顽强生长着。

    好吧,大自然给她节省了这么多事,她没道理继续纠结杂草的。

    于是又开始凿门、凿门、凿门。

    一般来说,秧苗要育到能够插秧,起码要一个月的时间。但这里水足土肥,气侯条件又好,秧苗愣是只花了十天左右的功夫,就长到了足可插秧的高度。

    与此同时,她努力多天的门终于被她凿了出来。

    随着凿子穿透门与树干连接的最后那一点,红果儿再把凿子往外一拖,整扇门顿时倒塌。

    她吓得赶紧往旁边一跳。

    门重重地掉落在地上,砸起浪一般的水花,把她整个人都给浇透了!

    不远处,被她“端过来”当猫警卫的大喵,顿时一脸同情地望着她。

    但喵警卫很快发现了波巴布树,那中空的树干里别有洞天。

    它优雅地迈着豹步,尾巴一甩,越过门槛,进入了树干里。

    里面内部环境的干燥,和外面类似梅雨季节的阴湿有着强烈对比。它满意地缓缓眨了眨眼,放松地趴在了地上。

    红果儿凿门时,因为怕门与地面平齐地凿门,凿好后,外部地面的水会跟着流进去,她是在离地大约一个手掌的高度,开始凿门的。

    这样,凿出来后,门口就自然会形成一个门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