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刘芳的毒计

作品:《重生六零福娃娃

    直直走回宿舍,“啪”地一声,把门反锁起来了。

    看得刘芳直呼大快人心,这小姐脾气发的,她以为这里是她家后花园,社员们是她家养的奴仆啊?哈哈哈,这么甩人脸子,看以后还有没有人给她帮忙!

    可惜,打脸来得太快。她发现,男人们不止没有为了这事为难黎燕燕,反而在谈起她时,多了分尊重,都觉得她是个自尊自重的好女人。

    这已经够让刘芳心里不舒服的了,偏偏接下来的消息更扎她心窝子!

    李红果那个死小孩,在她倒追李向阳时,总在他们之间搞破坏,让她一次次在他面前出丑!可她却对黎燕燕好得很,天天拉着她上自己家补课吃晚饭!

    补课什么的,她刘芳也会啊!李红果去求那贱货干嘛?!

    最气人的是,她看中的男人一路高升,官儿当得越来越大,竟一跃成了公社副社长!

    要不是李红果从中作梗,这男人原该是她丈夫!

    现在,却成了她只能远远望着的对象……

    谁都不知道她心里有多焦虑。

    她不想被别的女人比下去。特别是不想被黎燕燕比下去。

    看着黎燕燕天天去给李红果补习,她嫉妒得心都烧起来了。

    可那贱货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让李向阳也跟其他臭男人一样,眼里只看得到她了。

    是下蛊吗?还是从哪儿得了他的生辰八字,去找人施法了?

    她不知道。

    她只知道,身为民兵连的成员,她有两次巡逻时,曾经撞见过李向阳送黎燕燕回家。

    她当时气得浑身发抖,但为了不给这两人独处的时间,她还好心好意地上前问他:“天都黑了,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跟姑娘家走一块儿呢?还是让我送她回去吧。”

    结果李向阳直接拒绝道:“不劳你费心了。我们走的是大道,又一前一后离得这么远,就是有人看到,也说不上什么闲话。”

    这话一听,就知道他对黎燕燕有意思。

    气得刘芳差点儿想冲上去,撕烂黎燕燕的脸!

    第二回,再撞上他们时,刘芳没忍得住,又跑上去了。

    但这回她还没来得及说话,李向阳就堵她:“你咋这么关心别人的事呢?还是,你打算每天都替我家送黎干部回公社大院?”

    刘芳完全没料到他会这么问她,气得说不上来话,眼睁睁瞅着他领着黎燕燕,扬长而去。

    这笔账不用说,自然又是记到黎燕燕头上了。

    这嫉妒啊,在她心里生的根就这样越来越粗壮了。她每每想起这件事,晚上就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浑身上下好像都燃着把火,烧得她每一个毛孔都火辣辣的不舒坦。

    而这把火,在她看到李向阳捉住黎燕燕双肩的那一刻,腾地燃得更旺了,像浇了油进去一样!

    她听不到他们之间在说些什么,但黎燕燕眼里隐含的泪光,还有李向阳脸上明显刻画着的深情,却分明在揭示,在她不知道的时候,这两人间的感情早已进展神速!

    这回,她不单只是气得浑身发抖了。她还气得两眼流泪。

    她根本不知道黎燕燕是来拒绝李向阳的。她只觉得无比委屈,觉得整个世界都待她不公。

    她走到野地里,砸着野草,踢着石子,跺着右脚,好一顿发泄。

    等过了一个多小时,情绪下来些了,她才发现自己脸部的肌肉僵硬得厉害。用手一摸,即使没照镜子,她也知道自己的表情有多近似于狰狞。

    然而,知道这一点,并没有让她打消恶念。反而令她怜惜起官场、情场都失意若斯的自己来。

    她更想收拾黎燕燕了。

    从那之后,她没事儿就喜欢去找黎燕燕。

    小恩小惠,她是不会给她的。她连粒米都不乐意给她。

    她找她,就只是闲聊。

    只要她没事儿,她就找她闲聊,装作自己好像有多喜欢她似的。

    于是,所有人都上当了,都以为她们之间感情有多好。可她心里亮堂,知道自己心里有多讨厌多恨黎燕燕。而黎燕燕那贱货也精得很,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看出来的,反正,她就是对她淡淡的。

    没事,只要别人上当就成。反正,黎燕燕再有疑虑,那也只是疑虑。没法儿跟别人叨叨的。

    下放干部每天都要跟着民兵连的人一起去巡逻。一个干部,三个民兵一组,巡逻的区域是事先划好的,他们只需巡划给本组的那片地儿就成。

    刘芳专门找了民兵连连长,说她跟黎燕燕关系不错,想跟她一块儿巡逻。

    谁跟谁巡,不一样是巡吗?

    民兵连长没当回事儿,就答应了她。

    黎燕燕那一组原本配的是三个男民兵,刘芳一去,就变成了二男二女。

    就这样,刘芳还嫌不好行事,又私底下找了其他两名男民兵,跟他们商量:“咱们手里都有枪,巡逻的时候,就算只去一个人,也出不了啥事儿。”

    “再说了,现在小球藻项目已经启动了,没人在挨饿了。这两天几乎都没有小偷小摸的情况了,哪儿还用得着这么多人巡逻?”

    民兵连的巡逻是在旱灾之前,早就有了的惯例。但长时间持续的旱灾,导致了严重的偷粮行为。各公社的民兵连不得不加强了巡逻的力度。而且每班巡逻的人手也增多了。

    起初,抓偷粮贼可是个好差事。为啥?除非是有主的粮食,那没办法,你得把粮食还给原主人。可要是偷的是田间地头的种粮,你抓到了现行,这些偷来的粮食不就能顺手牵羊一把了吗?

    那时候,民兵连的人还挺乐意去巡逻的。

    可现在,既然没人饿肚子了,自然也就没人偷东西了。那些所谓的偷粮贼,平时也不过是些老实巴交的庄稼人。都是没法子了,才去偷东西的。

    当然了,东方红人民公社的社员,一直都比别的公社社员日子过得好。到这边来偷粮的,多半也都是别社的社员。

    只是,对民兵们来说,巡逻强度没回降到旱灾之前,还没赃物可拿了,大家自然就开始不满起来。

    于是,刘芳一提起减少巡逻人手的事,那两名男民兵肯定是赞成的。

    “那你的意思是,咱们都跟连长反映一下,看能不能把巡逻人手减少,这样大家就可以搞搞轮休?”其中一人问道。

    刘芳笑骂:“你傻啊?连长直接把这事儿否决了怎么办?咱还不如私底下偷偷分成两班来巡。黎干部是女的,身边又没有枪,最好是我跟她搭班巡逻。你们俩再搭成一班。咱们一天轮一班,就是被发现了,大不了挨顿骂,保证下不为例就成了。”

    那两个人听了,居然还觉得挺有道理的。

    就这样,在黎燕燕根本不知道的情况下,她就变成跟刘芳一个人搭班巡逻了。

    而这天,由于没了两个碍事的人,刘芳早早就去了黎燕燕宿舍,亲亲热热地招呼:“燕燕,该走了。”

    黎燕燕当时还愣了一下:“这么早?”

    她笑着说:“不早了,该走了。”上前挽着她的胳膊,就把人往外拖。

    黎燕燕毕竟是外乡人,看了看手表,没说什么,还是跟着刘芳一起走了。

    不过,两个人走了一小段路后,黎燕燕就忍不住发问了:“小张和小刘呢?不是一直都是我们四个人一起巡吗?”

    刘芳笑道:“这都和平多少年了?巡个逻而已,哪儿还用得着四个人一起巡啊?”她拍拍自己的枪杆子,“有这玩意在,能生出什么事?”

    黎燕燕皱着眉问:“是郝连长重新定的规矩吗?”

    刘芳没料到她这么难缠,愣了一下后,又笑道:“郝连长倒没重新定规矩,不过,现在小偷小摸已经少了这么多了,咱们大家也各自有各自的事,只要不耽误正事儿就好。谁还管那么多?”

    “话不能这么说。上面没改规矩,咱们这么做,被发现了可是要挨批的。”

    “挨批就挨批呗。不就是骂两句吗?又不会少块肉。”刘芳故意往轻了说。

    见黎燕燕还不同意,她又道:“先巡逻吧,这事儿明天再说。小张和小刘人没来,咱也不能就不巡了吧?”

    这话在理。

    黎燕燕说道:“行。但要是明天人还是没到齐,我就只好去找郝连长了。”

    她不想得罪人,但更不想因为表现不好而挨批。作为干部,给领导留了不好的印象,可不是件什么好事。

    郝连长虽然算不得她的上级,但人家能跟秦书记他们汇报啊。

    而且,作为巡逻组里唯一没有枪支在手的女性,人少了,她始终觉得有些不安。

    不过有些事,就算只轻忽一次,也是会产生不好的后果的。

    就比如今天的事,刘芳绕了这么大的圈子,现在就等着黎燕燕掉到她挖好的陷阱里去呢。

    她俩一路巡逻,巡到一块高梁地时,刘芳捂着肚子,忽然对黎燕燕道:“嘶……唉哟,不成了。我肚子疼起来了。”

    “怎么了?”

    刘芳有些尴尬地笑道:“肚子好像吃坏了,我去找个地方方便方便,你就在这儿等着我啊。”

    “好。你快点啊。”

    可刘芳哪儿是真的吃坏肚子了呢?

    她一头钻进高梁地里,嘴里还嘀咕着:“不成,天太旱了,这高梁长得稀稀拉拉的。蹲下去,根本就遮不住。我还得往深了走。”

    “要不,我们走快点,到附近哪家借下茅房吧?”黎燕燕建议道。

    作为一个城里人,看到大姑娘在没遮没盖的地方上厕所,她实在有些不适应。

    “唉哟,不行,忍不了了!”远远地传来刘芳的声音。

    看样子,已经是钻到很深的地方去了。

    很快,刘芳给黎燕燕备下的那个大礼,自动就送上门来了。

    大礼有个混名,叫做王二麻子。是三队队上出了名的二流子,好吃懒做不说,年纪一大把娶不上媳妇儿,就爱在黄花大闺女面前讲荤段子。用这个法子,臊得人家满脸通红,也算过了一番嘴瘾。

    一来二去,女孩子们一看到他,马上就掉头走人。

    一个正当盛年的男人,哪儿忍得了呢?反而更喜欢追着姑娘们屁股后面转悠了。偶尔捉个小手,摸个小脸什么的。

    他倒也没干过太缺德的事儿。不过,他二流子的名声也就这么坐实了。

    队里因为他犯的这些不大不小的事儿,都把他弄去关起来饿饭,饿过好几次了。

    他还是死性不改。时间一长了,就又犯事儿。

    刘芳在黎燕燕没来之前,就天天在三队队上巡逻,王二麻子每天喜欢哪个时间出来溜哒,又喜欢走什么路线,全都摸得清清楚楚的。

    她专门在这会儿把黎燕燕带到这里,又专门在这会儿肚子才痛,就是在等她遇到这二流子的时候呢。

    这王二麻子,就是刘芳还是三队副队长时,和队长一起跑到秦书记面前告刘芳刁状的那个人。

    因为他唱了那么出戏,后来刘芳被曝出教唆别人把娃儿扔到李家院子的事后,秦书记才会多个心眼,叫人去查她。

    要不然,以她平时那么爱在领导面前表现的性子,秦书记又怎么会怀疑她呢?

    刘芳最是个眦睚必报的性子。可惜她副队长的职被撸了,要给自己出口气,哪儿是那么简单的事呢?

    她就一直在窥着报复回去的时机呢。

    现在可好了。你王二麻子不是就喜欢女人吗?我把一个大美人儿给你准备好了。

    你就好好地冒犯冒犯人家吧。

    毁掉一个黎燕燕,再把自己弄成个流氓犯,最好是强奸犯!

    那我的心气儿可就完全顺了。

    而就像她设计好的那样,王二麻子在这个时间点上,出来溜哒来了。

    这会儿正是别人上工的时候,同时,也是王二麻子偷懒不干活儿的时候。

    刘芳早就问好了,今天队里派活儿的地头,离这里可远着呢。黎燕燕就是喊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听到的。

    “黎干部,你怎么在这儿啊?”

    刘芳离黎燕燕的距离,已经很远了。但可能因为她一直在注意听响动,王二麻子的声音还是被她听得清清楚楚的。

    她满意地笑了笑,然后缓慢地,潜行得更远了。

    最后,她绕出这片高梁地,循着别的道儿,“尽职尽责”地巡逻起来。

    王二麻子招呼黎燕燕后,后者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就算打了招呼,再不理他。

    这么一个大美人,从她下放下来的第一天,王二麻子就认识她了。

    可惜,她却不认识他。

    他看着她那张堪比电影女明星的面容,心里一阵阵地发痒。

    而黎燕燕始终没看他一眼,却忽然冲着高梁地里喊了一句:“刘芳?刘芳,你好了吗?”

    王二麻子心里咯噔一声,嗬,又是那女人!

    他和刘芳的梁子早就是结大了的,现在刘芳成了民兵,手里时时刻刻都端着杆步枪的。他还真不敢随便惹她。

    黎燕燕喊了之后,没人答理,又冲王二麻子道:“刘芳她肚子痛,进去好一阵了。我怎么喊她,她也不回答。你能不能帮忙进去找找啊?我担心她出事。”

    王二麻子的关注点一下子就歪了,刘芳那贱女人肚子痛?这是躲高梁地里拉shi去了吧?

    他顿时在心里把老天爷谢了又谢。白看大姑娘的身子不说,别人还没法儿说他什么!他可是担心她出事,才帮忙进去找的。

    顿时乐呵着边往高梁地里走,边对黎燕燕道:“黎干部,你别担心。我这就进去找她。”

    结果他往里面稍微走深一点,黎燕燕突然就飞奔往大道上跑了!

    “诶,黎干部,你跑什么啊?!黎干部!”

    听着身后二流子的声音,黎燕燕吓得俏脸煞白。她在建国前好歹也当过大宅子里的大小姐的,虽说那时候年纪还小,但阴私事儿还真没少见。

    这种专门哄骗女人,独自留在二流子会经过的地方的把戏,那都是宅子里面的姨太太们争宠玩剩了的。

    她敢说,刘芳这会儿早就没在高梁地里了!

    为什么她敢这么说呢?

    建国前,黎家虽说是她的父亲当家,但他到底不好插手别房妻妾间的事情。

    而她母亲那时也不知道,建国之后,新政府会实行一夫一妻制。生怕她以后长大了,嫁到哪个大户人家家里去,会被哪个妾室给算计了。于是家里每每有些稀奇古怪的事发生,她就给她讲解一番。

    这样一来,黎燕燕小小年纪,对宅院里的事倒是所知甚多。又因为这些事,并不是她亲身经历的,她父母又恩爱,倒是完全不影响她热爱阅读爱情小说这一点。

    她骨子里还是有那么几分单纯的。

    而正是这几分单纯,放大了她内心的恐惧,听到身后二流子的声音,她吓得更厉害了。

    多年未见的阴毒招数,一出现,竟是出现在她身上的。

    这怎能叫她不害怕呢?

    可她跑了老长一截路,一个人都没看到。她喊了一路,也一个人都没应上一声!

    这是怎么了?

    人呢?

    人都去哪儿了?

    远远地,忽然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喊:“黎同志!你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