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来自刘芳的熊熊妒火

作品:《重生六零福娃娃

    搞不清楚黎燕燕真实想法的红果儿,干脆把事情放了放。把注意力集中在救灾上。

    她问她爹:“爹,你不是说,牛爷爷让我到县城各所学校去教小球藻繁殖的课吗?那我能不能把牛春来,还有班里的一些同学带上啊?他们肯定能帮上不少忙。”

    不知道是不是新衣服太衬人了,红果儿到隔壁牛春来家里去时,金银花奶奶和春来后娘,还有牛春来本人都看愣了。

    好半天,金银花才夸道:“这衣服还真好看。衬得小丫头也怪好看的。这么穿,恐怕走到首都街头上,都算得上洋气的。”

    春来后娘也跟着夸道:“我最近才到县百货店去逛过的。还真没看到这么好的料子呢。而且,军绿色可是紧俏色。基本都是一上货,就被抢空了。根本没得买。红果儿,你爹可真疼你。”

    手一摸上红果儿身上的衬衫衣角,就舍不得放了。天呐,这料子摸起来好舒服,好柔软。

    牛春来呆呆地望着她,忽然道:“红果儿这么穿,好好看喏。就像……就像烟盒上的漂亮姐姐那样!”

    说着,他艳羡地望着她身上的军绿色衬衫和裤子。这衣服,跟部队的军装好像啊……

    看多了革命电影的小孩,不知道面料的珍贵,反而是对军装心向往之。

    春来后娘看他直勾勾地盯着人家的衣服瞧,手轻轻搭在他肩膀上,安慰道:“等攒齐了布票,我让你爹每回进城都到县百货店去瞅一眼。要是有军绿色的料子,让他给你扯点回来,做衣服。”

    牛春来大喜,大声“诶”了一声。

    这两母子没有血缘关系,但现在看上去,感情倒是很好。

    红果儿瞧在眼里,一下子就想起了黎燕燕。

    心情复杂起来。

    但她没表现在脸上,笑眯眯地对牛春来道:“春来哥,要是让你去救人,你愿意救吗?”

    “那肯定得救啊!都是革命同志!”牛春来斩钉截铁地道。

    然后,红果儿就把她此行的来意,跟他讲了。

    “你是说,咱们要站到主席台上,教大家种小球藻?”一向爱出风头的牛春来,惊喜地望着她。

    “嗯,不止是跟咱们年岁差不多的同学,还有高小、初中、高中的学生,都要听你讲课哦。你来不来?”

    “来!为什么不来?”

    “你把咱们班里脑子灵活,会讲话,又服你的,叫上几个,咱们一起去讲课。不过,这几天,你可得多看着他们点儿,让他们多试养几回小球藻。把手练熟了。别到时候出丑出到县城里去。”

    “红果儿,你说的是真的?我真的可以带人去?”牛春来更惊喜了。

    当老大可不是一件简单事。你要有能拉拔自己小弟的本事才成。

    现在,不仅他自己能去出风头,连他的小弟也能去出风头,这可不让他惊喜吗?

    牛春来已经可以预见到,小弟们经过这件事,会有多么崇拜他了!

    红果儿认真地道:“真的啊。你带啊。”

    黄老师把牛春来推上去当了国旗小旗手后,后者就没那么皮了。她因为亲眼见证过这件事的,所以后来,她天天给他送家庭作业。

    然后确定了一件事。

    那就是,能熊得起来的孩子,脑子几乎都挺灵活、挺好用的。只要让他们把力气使到正道上,他们就没功夫瞎熊了。

    而且,很多时候,他们的好脑子会帮上很多忙的。

    比如牛春来,她不得不承认,他天生就是个很容易把大家吸引到自己周围来的那种人。不像她,看到热闹就想绕着走,巴不得多点时间来做自己的事。

    有些需要振臂高呼的事,她还真做不来。

    由于通知学生回校上课是临时性的,各学校都需要几天功夫来准备相关事宜。这几天,红果儿和牛春来就忙着督促“小老师”们,好好学习小球藻繁殖技术。

    不过她可怜的爹,这几天精神头是一天不如一天。

    最初,她爹还跟她奶说:“娘,我那儿工作越来越忙了,这几天可能天天都得加班。要是黎干部来给红果儿补习,补习完了,你能不能送她回家啊?她一个女孩子,晚上走夜路不安全。”

    她爹这是借口。

    她一听就明白了。

    小球藻要进行光合作用才能分裂繁殖,她爹就是再想多生产点小球藻,那也要看老天爷答不答应。

    现在又不像上古神话时期那样,天上挂着九个太阳。

    他就是想避开黎燕燕。

    她奶向来说话直截了当:“加什么班啊?不用加班。人家不会再过来了。”

    然后她爹就满脸失望,呆呆地问:“不……不过来了啊?”

    她记得她当时还扯了扯奶奶的衣角,满眼祈求地望着她。

    别再补刀了,那是你儿子啊。

    她奶奶摸了摸鼻子,没说话了。

    可她爹却还忍不住又问了一句:“她……为什么不来了?”

    ……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就跟你嚷着要加班,是一个道理啊。

    避开点,免得尴尬呗。

    就这样,她爹沉默了两三天。人也越来越没精神头了。

    连她奶奶对她爹说句重点儿的话,她都心疼。看到他这样,她能不难受吗?

    心里越发觉得自己有病!

    大人们的事儿,他们自己知道解决。她一个小娃子,去横插一脚算个什么事儿?

    在愧疚心理的作用下,她开始犹豫,要不要再去找找黎阿姨?

    可是,坏事容易,成事难。黎阿姨到底喜不喜欢她爹,她都不知道,又这么贸贸然地跑过去,会不会把情况弄得更糟糕啊?

    结果她爹比她还要按捺不住,很快就暗戳戳问她:“为什么黎干部不来给你补课了?”

    “……我也不知道……”她不敢说。

    “你去问问她呗。你都不想她吗?”她爹巴巴地望着她。

    “想。”可是你想得好像比较多……

    “那你现在就去问她呗。”她爹来劲儿了。

    好吧,她捅的篓子,怎么着也得把篓子补好。

    于是,她一路都在想,该怎么跟黎阿姨说呢?要不然卖个萌?或者是装傻,装作她没说过那些话,可怜巴巴问她为什么不来给她上课了?

    道歉是肯定不行的。让人家想起来那天的不好回忆,说不定反而会把事情搞砸!

    她一路盘算,终于走到公社大院里下放干部们的宿舍时,黎燕燕却没在里面。

    一问,居然是跟刘芳一块儿出去了!

    红果儿莫名奇妙,她们俩咋走到一堆儿去了?

    “是哪个刘芳啊?”她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就是那个民兵连的刘芳啊。你们这儿有很多个刘芳吗?”

    大约因为红果儿平时没跟她们分享过食物,回答她的那个人语气有点阴阳怪气。

    但红果儿已经顾不上这一点了,心里隐隐约约觉得不对劲儿。

    她又问:“她们俩平时关系好吗?”

    “黎燕燕跟你们家平时不是走得挺近的吗?你问我干嘛?她自己没告诉你啊?”

    倒是宿舍里的另一位女干部插了句话:“她俩关系不错。刘芳这段时间,经常都过来找她聊天。”

    红果儿赶紧又问道:“她们啥时候走得这么近的啊?”

    那人想了想:“唔……好像是……从社里面开始搞小球藻救灾开始的吧……”

    红果儿心里咯噔一声,那不就是她爹回来后?

    她连忙跟对方道了谢,转身跑去找她爹去了。

    真不怪她表现得那么大惊小怪,实在是刘芳前辈子干过太多令人愤慨的事了。

    黎阿姨作为一个下放干部,等同是被上面放弃掉的人。她有什么值得刘芳费心结交的地方呢?

    刘芳可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呐。

    她俩结交的时间段又那么奇怪,她还真怕刘芳是因为嫉妒,而起了什么坏心思!

    毕竟,这女人甚至还撺掇过别人,把孩子丢到她家院子里来的。

    她心思凝重,琢磨着该怎么制止刘芳的不怀好意。可没走几步,一个念头忽地升起:她爹一直这么单相思,也不是个办法。倒不如给他制造点儿理由,让他主动去找黎阿姨。

    年青男女多见几次面,到底各自是个什么想法,彼此也好快点弄清楚。

    黎阿姨要是真没那个意思,她爹……就可以早点断念头了。

    打定主意后,她一路往回赶。

    快到家门时,她把自己脸上的不安放大了好几倍,急匆匆地跑进门,一看到她爹,就焦急地嚷道:“刘芳把黎阿姨叫走了,爹,你快去看看吧。”

    她爹被她的表情给唬住了,吓了一跳,正要往外走,忽然又转过头来,对她道:“刘芳把她叫走就叫走呗!”

    啊咧?

    红果儿莫名奇妙地看着她爹,这是啥反应?

    李向阳认认真真地跟闺女解释:“公社里给他们下放干部安排了工作的,他们每天得分组跟民兵连的人,一起巡逻的。毕竟社里出了他们的口粮,不让他们干活,社员们会有意见。”

    这么说起来,是她想太多了?今天只是刚好是刘芳和黎阿姨一块儿巡逻?

    红果儿有些不甘心地道:“这也太奇怪了吧?黎阿姨是女的诶,巡逻这种事儿不是该让男人去干吗?”

    “刘芳也是女的啊,她还是民兵呢,带枪的。”李向阳说道,“她们俩在一起,安全着呢。唔……不过你说的也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回头,我去找秦书记商量一下,还是别让女人去干巡逻的事了。”

    呃……这个确实很重要,但她今天的重点是,让她爹有借口去找黎阿姨啊……

    “可是,刘芳跟黎阿姨一起巡逻,你都不担心吗?刘芳那个人,心眼儿不太好哦。”

    她努力想引导她爹,往不好的地方想。

    却没想到,她爹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她奶奶倒从堂屋里冲了出来,抓住她的肩膀大吼:“你说什么?!刘芳跟你黎阿姨在一起巡逻?!”

    这反应,夸张得连红果儿都被吓了一跳。

    她一个没忍住,问了她奶一句:“咋了,奶奶?”

    她奶一脸“要糟”的表情:“完了完了,女人的嫉妒心最是可怕。刘芳以前追你爹追得那么死皮赖脸,都没成。现在看到你爹追黎干部追得那么死皮赖脸,心里不得嫉妒死!”

    “完了完了,你黎阿姨怕是要出事!”

    红果儿:这……不至于吧……刘芳坏是坏,有那么坏吗?

    李向阳:我追黎干部追得死皮赖脸?有吗?o_O |||

    看他俩一脸不相信,侯秋云更着急了!

    “你们俩人小,没见识,我不怪你们!我可是见识过的!”说着,她就对李向阳道,“你爹年青的时候,可是庄稼地里的好把式,人才又长得好,好多姑娘都喜欢他。可他谁也不喜欢,整天跟着我屁股后面转悠。”

    “结果,他家隔壁跟他一起长大的姑娘就犯了酸,背着他,老给我找不痛快,又总在他跟前儿说我闲话。可你爹还是上我家提亲了。她知道了之后,你猜怎么的?”

    李向阳还是头一次听说父母的爱情故事,不由追问:“怎么了?”

    侯秋云恨恨然地跺脚:“她把我卖给人伢子了!”

    “啊?!”

    “啊?!”

    李向阳和红果儿同时惊呼。

    “她怎么卖的啊?”红果儿问道。

    “她跑过来恭喜我,还说什么,自己这回算是死了心。又问我什么时候进城扯红布,做嫁衣,她陪我一块儿去。我当时年青,也跟你们一样,没见识。就跟她约好了时间一起去。”

    “结果,出了村子,走到一条偏僻小道,人伢子就蹦出来了!原来她早就找好了人伢子,就在那儿等着我呢!”

    这下可把李向阳跟红果儿都吓坏了。

    侯秋云一拍儿子脑门:“你还不快点儿去找人?!晚了,人可就没了!”

    李向阳如梦初醒,风一般冲了出去!

    红果儿也转身就追,却被她奶一把拉住。

    她愣了一下,脑子里亮光一闪,忽然问她奶:“那奶奶,你被人伢子抓走了,后来又是怎么回来的呢?”

    她奶奶脖子微微一缩,装作若无其事地道:“你奶奶我这么厉害,人伢子能拐走我?开玩笑!我当时捡了块石头,就把他脑袋给砸破了!”

    “……”

    你就吹吧……

    红果儿对她奶奶的演技,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

    她奶就是一把年纪了,看起来也挺好看的。可惜也就是出生在这个乡下地方了,要不然,生在海市,再学学演戏,说不准就是一代巨星。

    果然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她奶奶应该跟她想到一堆儿去了吧。给她爹找上这么个借口,就算黎阿姨半点儿事都没有,等知道他去找她的原因是什么,多少也会感动的。

    啊,连这种事都能想到一堆去,她果然是她奶的亲孙女!

    因为刘芳撺掇别人把孩子丢到自家院子里的事,李家全家上下一提到她,眉头必定是皱起来的。

    都对她观感不太好。

    但侯秋云和红果儿,显然都把刘芳想得太“善良”了。她可不仅仅只是想收拾黎燕燕一番而已。

    本来漂亮女人和漂亮女人之间,就容易弥漫起看不见的硝烟,刘芳这样什么都要争的女人,就更是如此了。

    黎燕燕没下放到东方红人民公社前,她就是这十里八乡的头一枝花。虽说言行招人恨,可长得好看就是好看,男人们再怎么骂她,一个个还不是偷偷瞅着她看。

    可黎燕燕一来了,情况就变了。

    不管是男的女的,都在瞅这个城里来的下放干部。

    而最容易引发嫉妒的美貌,落到社里乡野村妇的嘴里,却只是些赞美的话。

    什么“长得这么好看,没有一点儿狐狸精的骚味儿,看起来,跟以前大户人家的小姐一样”,又什么“这女干部人不错,待人挺和气的”,还有什么“她也不是待所有人都和气。我观察了一下,她好像只对女同志亲切,看到男的,都冷冰冰的。是个好的。”

    呵,这群没见识的,根本不知道历史上还有一个词叫做“奇货可居”。

    这女人只是觉得自己长得好,所以在等待一个高价把自己卖出去的机会罢了。

    女人们充满善意的议论,让一直等着想嫁高官的刘芳心里分外不舒服。而男人们的做法,就更让她眼睛里烧出两把火来!

    那些男人为了看黎燕燕一眼,天天大老远往公社大院儿里跑。真看到她了,绝大多数又不敢上前搭话。就是敢搭话的,说起话来也是客客气气,完全把她当干部看的。

    刘芳还亲眼瞧见过一回,那些男人抢着去帮黎燕燕搬东西,结果差点打起来。

    那次,黎燕燕吃力地抱着一个大瓦罐,一步步往宿舍挪。

    然后,公社大院的各个角落里,就冲出来一帮子男人,争着抢着要帮她拿瓦罐。

    然而,黎燕燕的表情并不开心,看到大家为了帮她打起来时,她甚至冷冰冰地道:“东西我不要了,你们谁喜欢谁就拿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