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从首都带回来的礼物

作品:《重生六零福娃娃

    所以被拒绝后,自尊受挫的他,只是头也不回地走掉,并暗自发誓,一定要干出一番事业来,让当初拒绝他的人好好看看,她们错过了一个怎样的男人!

    可黎燕燕的拒绝,却让他脑子发空,浑身上下遍布着一种无力感。

    他眼睁睁地看着她冷然地转身往外走。

    一直到她走到门口时,他也不知怎的,忽然就离座而起,冲过去一把拉住她的手臂。

    “你今天怎么这么反常?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要是你遇到什么困难了,你告诉我,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解决的!”他急切地问道。

    可他就算是发急了,问的话也是能暖了人的心窝子的。

    黎燕燕眼圈一下子就湿润了。但她把头偏向一侧,不让他看到她眼里的湿意:“什么事都没发生。我只是觉得你太烦人了。”

    然后,她感觉到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也狠狠地揪了一下。她想把手臂从他手里扯出来,装作毫不在乎地离开。

    但他却不肯放手。

    她急得回头低声喝斥:“被人看到的话,会被说闲话的!快放手!”

    李向阳没说话,可手上的劲儿却依然没松。

    好一会儿才问她:“我不相信。我不信你对我一点儿意思都没有。”

    这些天,他们之间总是不小心撞到一起的目光,还有她天天不落地,到他家给红果儿补习。而他天天晚上送她回宿舍,她也从未拒绝过。甚至偶尔不小心发生的些微肢体接触,都在说明她并不讨厌他啊。

    要不然,她完全可以对他避而不见的。

    甚至,育藻池设计的改良,还有提议让大家在育藻池没建好之前,先用容器试养一回小球藻,都是她提出来的。

    这种对他工作的支持,跟以前刘芳表现出来的,特别像。

    他知道,刘芳对他是有意思的。她呢?她是不是也有这个意思?

    黎燕燕被他问得心里发慌,想逃,手臂又被他抓着,逃不了。她只好胡诌:“你放开!你把我抓痛了!”

    李向阳有些失措,赶紧把她放开。

    可黎燕燕却是要趁机逃跑的。

    他不得不用两只手,分别抓住了她两边肩膀。

    黎燕燕吓了一大跳,眼里有了泪意和祈求:“你放开我好不好?被人看到,真的会被说闲话的。”

    这时期,主席同志才发表“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的言论。虽说,拉手、捉肩膀算是比较大胆的举动了,但既然是奔着结婚去的,大家的目光也还是比较宽容的。

    不过,到了后来的十年特殊时期,情况就不一样了。就算是夫妻上街,两个人之间也要隔上一段距离。谈恋爱的男女绝对不能避开人群,私下接触。要不然,你就是谈点“祖国山河一片红,革命形势一片好”的言论,都得被拉去批斗。

    李向阳一听黎燕燕这么说,就明白了。

    她是怕别人误会他们在处对象……

    手劲儿一下子就松了。

    黎燕燕也像躲煞一样,赶紧跑开了。连她一向重视的仪态都顾不上了。

    李向阳慢慢走回办公桌前,忽然没了吃东西和看文件的心思。

    红果儿回家后,把剩下的牛肉糜和鸵鸟蛋液取出来,又做了不少蒸饺。

    这回,由于是做给自家吃的,她把牛肉糜和莲花白按照1:1的比例,混合做馅儿。

    做好之后,取了一小半,大约二十个饺子送去隔壁。

    “银花奶奶~,银花奶奶~。”她边敲门,边喊人。

    金银花没出来,倒是牛春来一听到她的声音,就跑了出来。一看红果儿手上的饺子,惊喜地道:“这些是给我的吗?”

    红果儿纠正道:“这些是给你们全家的。”

    其实牛春来没说错,这就是给他的。但两家关系这么好,总不能只送他一个吧?

    “哦。”

    “今天,谢谢你。”

    牛春来不好意思地搔搔头:“嘿嘿,那啥,你爹不是经常说‘为人民服务’吗?我也是在为人民服务。”

    哟,牛同学居然学会谦虚了。这可真是难得。

    送完饺子回自家院子,就看到她奶望着将黑的天儿,一脸担忧:“你说你爹在忙啥呢?咋还不回家?你黎阿姨也是,这会儿都没过来。”

    红果儿迟疑了一下,说:“黎阿姨今天可能不会过来了。”

    她奶愣了一下,忽然问道:“你是怕她会抢走你爹?”

    这话问得没头没脑,但红果儿知道,她奶肯定看明白,知道她去找过黎阿姨了。

    “……奶奶,黎阿姨以后肯定会调回城里的。而且,她以前是资本家的小姐,她和我爹不是一类人。他们要在一起了,谁都不会幸福的。”

    哟,这么小的人儿,居然还知道什么叫幸福不幸福。

    侯秋云瞪大眼睛望着她。

    红果儿也意识到自己说话太成熟了,有些尴尬地回望她奶奶。

    她奶奶也没责怪她,只是自顾自坐到饭桌边,倒了碗水喝。边喝,边嘀咕:“其实奶奶也在怕。你那怂货爹,一天到晚眼睛都黏在人家大闺女身上的。这还是没嫁过来。要真嫁过来了,他老娘姓什么,他怕都能搞忘。”

    “唉,所以说,养闺女多好。闺女就是嫁出去了,心还在娘家的。养个儿子有啥好的?弄得他老娘还得跟儿媳妇儿抢人。”

    侯秋云的话,说得很糙,但却真情实感。

    红果儿也是到了今天,才知道她奶奶心里还有这层担忧的。她一直以为,自己根本没担心过这一点。但她奶奶说出这些话时,她心里却隐隐有种共鸣。

    啊……

    原来她确实在担心。

    她爹对她,就像对亲生女儿那么好。

    但……就算再像,她也不是他的亲女。

    眼睛有些发涩起来。

    侯秋云看看孙女,认真地道:“要是可以,奶奶还真不想让你爹弄个外人回来。反正奶奶现在已经有孙女了。”

    “可奶奶没办法陪你爹一辈子,你也是,你也陪不了他一辈子。黎燕燕这个姑娘,是个好的。奶奶别的没有,看人的眼光还是不差的。”

    她点到即止,话一说完,就干干脆脆地回了自己屋。

    人一辈子,总是会遇到各种奇奇怪怪的关卡。这些,都是无法依靠别人,只能靠自己才能通过的关卡。

    就像她,假如今天她不说,可能红果儿会一直误以为,她是有多么多么地想把黎燕燕那姑娘,跟她儿子凑到一堆,让他们赶紧结婚,好给她生个胖孙子吧。

    当娘的不容易。

    当女儿的,也不容易啊。

    当天晚上,李向阳很晚才回来。

    人是回来了,却垂头丧气地。把饺子端上来给他吃,他也只是摇头,说没胃口。

    隔了一阵,才突然想起来一样,把牛书记让红果儿去给各所学校做科普的事,跟她讲了。

    红果儿其实向来不喜欢出风头。但看到她爹心情不好,总觉得很心虚,马上就答应了。

    还拍着小手,高高兴兴地:“啊,我最喜欢干这种事了!为人民服务!耶~!”

    这是她爹的口号。不是她的。

    搞得李向阳盯着她看了半天,然后对她道:“你要不喜欢,就别去了。我让牛书记叫那些学校的领导,还有大单位领导也过来我们公社开会。我跟他们讲就成了。”

    “不嘛不嘛~,我最喜欢干这种事儿了!爹你为啥不让我干啊?”

    自家丫头,李向阳怎么可能不了解呢?他家果儿就是怕他累到了。

    他心里暖了又暖,忽然记起来,在京市买的那些衣裤,还没拿出来呢。

    一忙起来,这事儿都给忘了!

    “果儿,你等着啊,爹有好东西拿给你。”说着,就回他那屋把衣服全拿了出来。

    侯秋云今天跟红果儿谈过之后,有心想留点时间给孙女独处,早早地就上床睡了。

    李向阳看他娘屋子里已经灭了灯,没敢打扰,迳自把衣服拿到堂屋,给红果儿瞧。

    “红果儿,快来。看爹给你买了些啥。”

    一宠起女儿来,李向阳的心情终于好多了。

    而红果儿呢,简直没被她爹吓死!

    现在是什么时期?物资匮乏的六十年代啊!

    桌上摆的又是什么?两件军绿色衬衫,两件小军装,再来两件红色列宁装,还有两件军绿色列宁装!还有八条跟这八件上衣搭配的裤子!

    天呐!“这些……全是给我的?”红果儿懵懵地问。

    李向阳可得瑟了,笑眯眯地把当初售货员告诉他的话,转述给红果儿听:“全都是给你的啊!你奶奶的,我也给她买了。你看,衬衫的料子是辅绸的。你摸摸,是不是摸起来特别舒服?卖东西的那个人说,这个是绸料呢。而且还是绸子当中,最好的一种料!”

    “你再看看,这是咔叽布的。贼厚实吧?在外国,这可是拿来做军装的料子!”

    红果儿小嘴一扁,忽然要哭要哭地:“……骗子……”

    “啊?”李向阳没反应过来。

    “我爹是骗子……”她眼眶里包了眼泪,气呼呼地看着他。

    李向阳莫名奇妙:“爹哪儿骗你了?”

    “这个咔叽布的衣服那么大,我根本穿不了!你肯定是给你未来媳妇儿买的!”

    红果儿越说越气。明明是给媳妇儿买的,他还诓她!

    李向阳戳她脑门儿:“你傻呀!媳妇儿在哪儿都还没看到呢,给她买什么?这是爹给你备着的,等你以后长大了穿。爹以后也不知道有没有去首都的机会了,不好好一次给你备齐,那多可惜。”

    怕闺女误会,他又补了一句:“我给你奶奶买的,也是这个款式啊。不过,我给她买的是大号的。不信,你跟爹到爹那间屋子里瞧瞧。”

    红果儿这才发现,自己误会了好老爹。缩了缩脖子,赶紧吐吐小舌头卖萌。

    看得李向阳又伸手戳了她脑门一记:“以后可不许乱想。爹大老远从首都给你带回来的,你还这么说我……”

    “哦。”红果儿咬手指,咬咬咬,然后暗戳戳蹭到她爹身边,说了句:“红果儿错了。”

    不等她爹反应过来,她拿起一件军绿色的衬衫就跑了。边跑,还边笑嘻嘻地:“耶~有新衣服穿喽~,有新衣服喽~!”

    绸衫被高高举过头顶晃荡,一不留神,看上去就好像一面旗帜似的。

    李向阳顿时被闺女的天真烂漫逗笑了。

    红果儿并不是一个特别爱打扮的女孩子。甚至,因为提前知道将来会有十年浩劫,她是拒绝打扮得太招摇的。

    但李向阳深受这个时期的审美影响,买回来的衣服裤子,几乎全部都是军绿色的。就算有红色的,款式也是大翻领的列宁装,很有红色革命情怀。

    这下可把红果儿乐坏了,就算她再不爱打扮,可谁又会拒绝穿新衣服呢?

    第二天就把那身夏天穿的辅绸衬衫和裤子,都穿上了。

    侯秋云一大早起床,也被自己儿子的大礼给吓了一跳。老太太同样怕穿得太鲜艳,会被人骂“为老不尊”。可军绿色不同啊,这时期有哪个人会不崇敬军人的?

    那些部队上的老政委、老司令,不也一样穿军装吗?

    老太太果断就把新衣服换上了!

    一个亮相,单手握拳,另一只手以擎天之姿高高举起。哇,这简直就是革命电影里的经典姿势!

    红果儿蹦着跳着,欢呼道:“我奶奶好棒棒!好棒棒!”

    侯秋云哈哈笑问:“奶奶有多棒?”

    红果儿想了一下,答道:“奶奶就是没拿枪。要是拿了枪,就跟双枪老太婆一样威风!”

    “……”侯秋云疑惑地望着她,“双枪老太婆?谁啊?”

    “就是《红岩》……”红果儿突然满头黑线。

    她忘了……《红岩》这部经典革命小说,是在今年12月才会由华国青年出版社出版……里面塑造的传奇人物双枪老太婆,这会儿恐怕只有作者本人才认识。

    “呃……反正就是解放前,我党游击队的神枪手。可厉害了!”

    李向阳感受到了深深的压力,他已经这么努力学文化了,为什么小红果儿还是比他多知道这么多事?

    侯秋云笑呵呵抱着小丫头,一口一个“小乖乖”,同时觉得:妈呀,不认识字儿还真不成。看,小丫头才上小学一年级,就懂得这么多了!

    还真别说,这时期小学一年级的语文教材上,尽是些“王小二的故事”之类的课文。侯秋云有时候无聊了,都会叫红果儿把课文,当成故事书念给她听。

    好吧,一个不小心,红果儿就又糊弄过去了。

    不过,她一看她爹,身上穿的还是一身旧衣服,忍不住问了句:“爹,你咋不穿新衣服呢?”

    “我这身衣服好好的呢,又没破,又没烂,穿新衣服干嘛?人家都说,女人是水做的,我一个泥巴捏的大男人穿新衣服招摇啥?”

    这话从李向阳嘴里吐出来,听着总觉得怪别扭的。

    这时期,人们文化程度普遍不高。就算是大学里的课程,也少有研究红学的,大家都忙着努力学习专业课程,以及用马列主义武装头脑。

    这话的出处是哪儿呢?《红楼梦》里贾宝玉说的“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儿是泥作的骨肉”。

    既然自家爹不可能看《红楼梦》,那么,会看这种书的人是谁呢?

    答案呼之欲出。

    一想到黎燕燕居然会跟她爹谈论《红楼梦》里的内容,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虽说《红楼梦》是我国古典小说的巅峰之作,但它的故事主线却是宝、黛、钗之间的爱情故事。

    黎燕燕竟然会跟她爹谈论爱情小说的内容呢……

    黎阿姨该不会是……看上她爹了吧?!

    意识到这一点,红果儿呆愣了好半天。

    这什么情况啊?!

    她不是最爱看爱情小说了吗?她不是资本家的小姐吗?

    她咋会喜欢上她爹呢?

    啊,神了奇了……

    想到昨天,自己没搞清楚情况,就突兀地跑去跟人家说,你要不喜欢我爹,就离他远点。想到这个,红果儿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

    关键,她既然喜欢他,为什么又要答应她远离他呢?

    ……

    红果儿脑子顿时成了一团糨糊。

    那她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呢?

    李向阳看着自家闺女皱着眉毛,瞪大眼睛,又半张着嘴巴瞅他,那表情直接被他误读为,她是觉得他脑子有包。一点小委屈就漫了上来:“咋了,把钱省着给你买新衣服,爹还做错了?”

    红果儿这才回过神来,但她不敢跟他说,她刚刚想的是黎燕燕的事。

    于是果断道:“没有~!爹做得太对了!但是,爹没有新衣服穿,红果儿好难过哦~。”她一脸认真地伤脑筋,“我还是陪着爹穿旧衣服好了……”

    李向阳吓了一跳:“花那么多钱买的衣服,你拿去压箱底?!有那么糟蹋东西的吗?咱家又不是钱太多了。”

    红果儿看她爹反应那么大,赶紧改口:“哦哦哦,不压箱底,不压~。红果儿天天穿。”

    这才过了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