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即将开创潮流的红果儿

作品:《重生六零福娃娃

    “三个就……”李向阳惊呆了,随即凑到她耳边问道,“饺子家里还有吗?”

    “嗯~!”红果儿用力点头。

    在乡下,没有家长把小娃子吃撑当成一回事。反正只要多蹦哒一会儿,不就自然消食了吗?

    知道亲娘和红果儿有吃的,李向阳就放心了,继续小声地对她道:“爹现在忙,没功夫吃饺子。你把饺子拿去给你黎阿姨吃。她天天给你补习功课,很辛苦的。”

    “哦。”忙得没时间吃饺子是假的,想给黎阿姨吃才是真的吧。

    看到老爹眼里不自觉流露出的一丝恋慕,红果儿表示很无奈。

    在拿着筲箕离开前,红果儿不忘跟她爹“汇报工作”:“爹,你只靠大人种小球藻,效率太差了。我今天发动全班同学都来种小球藻了。大家每个人都种了两玻璃瓶藻哦。过几天,他们就能把自己的口粮解决掉了。还有,你干嘛不叫牛书记发动全体学生种藻咧?”

    “我们今天种得很成功哦。你不信,去牛春来家里看看。这会儿应该还有同学没走。”

    小丫头说完,就托着筲箕,蹦蹦跳跳地出了会议室。

    座位离李向阳近的几个人,一脸惊讶地望着那抹蹦出会议室的小身影。

    “李老师,你女儿咋这么聪明啊?听说粮食双蒸法就是她发明的。现在,你在大人当中搞小球藻土法繁殖的推广,她就把小娃子的推广承包了。聪明成这样,你会不会很有压力啊?”

    又有人问:“你女儿好像对吃的,很有研究诶。你看,这个小球藻饺子,也是她整出来的。脑子还真好用。不过,她真是你亲女儿吗?”

    也不知道是哪个词儿,刺激到了李向阳,他直接回呛:“不是我亲生的,你亲生的啊?!”

    那人被呛得哑口无言,摸了摸鼻子,住了嘴。

    另一个人赶紧打圆场:“李老师,他不是那个意思。就是说你女儿太聪明了。”

    每个当爹的,都喜欢别人夸自己女儿的。李向阳也不例外。

    他自得地道:“那是当然。我闺女天天都在说,‘我爹好聪明好聪明,我爹太聪明了,所以我也很聪明’。听听,我闺女的聪明,那是有遗传的。”

    旁边知道红果儿的亲生爹娘是谁的人,但笑不语。

    李向阳拍了拍手,吆喝一声:“大家安静了啊,安静。我觉得现在,有必要把会议主题变一变。大家刚刚都吃了我闺女蒸的小球藻饺子了,口味不错吧?我闺女刚刚也跟我说了,她只吃了三个这种饺子,就撑到了。”

    “我在想,现在大多数公社不都还没取消公社食堂吗?有哪些公社取消了的,举一下手我看看。哦,有两个公社取消了。你们回去把公社食堂再搞起来怎么样?等把饥荒度过去了,再取消。”

    “现在大多数公社食堂,都在用粮食双蒸法蒸饭吧?你们回去后,把小球藻加入到粮食里一起蒸。这样,饱腹感一定会加强很多倍的。”

    围绕这一主题讨论完毕后,李向阳又要求各公社发起学生运动。让处于暑假当中,没别的事可做的学生娃也加入小球藻繁殖当中。

    “这样,既可以增加小球藻产量,又可以让娃子们忙起来。他们只要有事可做,就不会去到处捣蛋,也不会去偷邻居家的吃食。一举数得,你们说呢?”

    当然,这样的好方法,是一定要跟牛书记说的。

    牛书记一听,脑子里灵光迸现,问李向阳道:“这是个好办法,你已经让各公社照办了吧?回头我就让秘书写份文件,下发到县里各所学校去,让他们照办。你这边已经忙得天昏地暗地,顾不上这些学生了吧?这事儿,你就让红果儿来忙,让她来教那些学生怎么繁殖小球藻!”

    李向阳吓了一跳:“让我闺女满县城跑?那不得累死她?还有,现在都暑假了,你让她上哪儿去找那些学生,给他们讲课啊?”

    “哪儿用得着她满县城跑啊?我给她派车接送!学生也不用她去找,学校领导、老师干嘛的?让他们想办法把学生召回学校,听红果儿讲课!”

    果然不愧是牛书记,做事就是大气!

    末了,牛书记还加了一句:“不过,你闺女就讲讲课,那也太可惜了。我给她在县中心广场那儿,专门摆一个小球藻个人繁殖科普点吧。给她拉上大横幅,再叫几名武警在现场维持秩序。咱让城镇户口的人,也好好自力救济一番。”

    不等李向阳拒绝,牛书记就一句“就这么说定了”,挂了电话。

    “……”

    牛书记……你可真够狠的……

    李向阳哭笑不得,但又不忍心闺女也忙得跟他似的,决定回家先问问闺女。要是她不乐意,他就给牛书记打电话,明说红果儿不想做这事儿。

    接着,照例是要给黄建邦打电话的。

    毕竟他那边才是会影响到更多人的地方。

    黄建邦一接电话,听到他说到把小球藻粉和粮食双蒸法结合起来的主意,反问一句:“这主意我早就跟你说过的啊!你忘了?咋现在说起来,好像是你自己想出来的招儿似的。”

    “啥?!你啥时候说过?”李向阳莫名奇妙。

    最后,两个人各自回忆,再把回忆对比,黄建邦终于搞明白了。

    他是说过小球藻粉和粮食双蒸法可以配合使用的,但……那话是在农科院院领导,还有□□会议上说的……

    他居然忘了把这么重要的事,告诉李向阳了。

    “呃……抱歉啊,李同志……”

    被冤枉的李同志,只想捶shi他。

    “你说你也是,这么重要的事都能忘。你要早点告诉我,又可以多救些人了……”

    黄建邦也觉得愧疚了,没吱声。

    知道对方可能也是忙昏头了,李向阳没再责怪他,又把红果儿在东方红公社开展“学生运动”的事,告诉了他。

    “已经搞成功了!红果儿把她的那些同学,全都教会了!我们县的牛书记知道了,还打算让县里各所学校恢复上课,让红果儿去教学生繁殖小球藻……”

    “……他还说,要在中心广场那里设置科普宣传点,让城镇户口的人,也自力救济一番。谁来科普呢?当然是我家红果儿……”

    李向阳向来都以自己女儿为傲的。这些话明明几句就可以说完,他愣是跟黄建邦讲了二十多分钟。

    黄建邦听得脑袋发晕,一直问他:“你能不能讲重点?我想听重点……”

    可他那充满无奈的呼喊,很快就被李向阳夸赞自己女儿的声音淹没了。

    好吧,讲了这么久,重点只有两个。

    一是学生运动,二是不放过城镇居民,搞定点科普教育。

    最后,李向阳还好心地提醒了他一句:“你们其实还可以要求大单位开宣传大会,然后,你们派人去宣讲……”

    “好!懂了!我还有事,再见!”黄建邦把重要事项听完,赶紧挂了电话。

    这疯狂的夸女儿魔!简直惹不起!

    李向阳提的那些,其实有一部分黄建邦和农科院这边也想到了的。

    但让孩子们自己来搞学生运动,倒是他们作为大人所没想到的。

    别家的孩子,在李家闺女的这个年纪,应该还在调皮捣蛋,或是怕生到见人就躲的阶段吧?

    他女儿倒是开创了一个“潮流”了。

    黄建邦感慨一番,果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幸好他这前浪还没死在沙滩上。

    红果儿把饺子给黎燕燕送去时,后者一如既往地捧着英文版《傲慢与偏见》在看。

    她叹了口气,越发觉得自己爹没有希望。

    虽然在她眼里,她爹千好万好。但书里描写的男主角达西先生,却是作者根据大部分少女的偏好而书写的理想型男性。

    他第一次出场时,作者的形容是“达西先生很快因为他精致高大的身材,俊朗的外貌和贵族般的举止,以及刚进房间五分钟后就传开的关于他一年收入一万英镑的消息吸引了房间里众人的注意。”

    他爹虽然也高大帅气,但在曾经身为资本家小姐的黎阿姨眼里,他其实更像劳动人民吧……

    因为阶层、文化程度和出身的差异,红果儿一直不是很看好她爹的这段暗恋。可不管她看不看好,想到黎阿姨也许根本看不上她爹,她心里还是有点不太舒服。

    “黎阿姨,我爹说,你天天帮我补习功课,辛苦了。叫我拿饺子给你吃。”

    黎燕燕心里一甜,放下书,抬起头来:“替我告诉你爹,谢谢他的好意。”

    话没说完,她就注意到红果儿脸上的疏离和冷淡。

    自从李向阳回家的那一天,她和他见过之后,红果儿和她之间就不像之前那么亲了。

    这孩子的言行举止向来早熟,她隐隐约约觉得,她是不是在担心她和李向阳会走到一块儿?

    下放了这么多天,她早就知道,红果儿不是李向阳亲生的了。或许,小丫头是在担心,哪天自己要是多了个后母,再添了弟弟妹妹的话,会被家里人忽视吧?

    她接过饺子,问红果儿:“黎阿姨吃不了这么多,红果儿也一起吃吧?”

    这一幕师生情深已经在宿舍里上演很多次了。

    最初,还有人挤到红果儿身边,自荐说“阿姨也是XX大学毕业哦。小朋友,阿姨也来给你补习好不好”之类的。

    但在红果儿多次有礼貌,却无情地拒绝之后,这些人早就死了过来凑热闹的心。

    这会儿宿舍里除了黎燕燕,就只有两个女人。一看到这一大一小拿着吃食,又开始搞师生情深,她俩翻了个白眼,就出去了。

    来了个“眼不见为净”。

    红果儿见宿舍里没人了,对黎燕燕道:“这饺子就是我做的。我给我爹送过来的,可他自己舍不得吃,叫我给你送过来。”

    她问:“黎阿姨,我爹好像喜欢你。你喜欢他吗?”

    这让一个未婚女子怎么回答?

    黎燕燕嘴唇张了张,眼神飘往它方,顾左右而言它:“你爹一个饺子都没吃吗?他中午饭好像也没顾得上吃……”

    “我爹在感情上很傻气的。他要认准了谁,就再也不会去看其他人了。你要不喜欢他,就离他远点,别伤害他。我可不想看到我爹打一辈子光棍儿!”

    他爹就是这么傻,前一世,他眼里就只有刘芳。即使后来,她伤了他,检举告发了他,还跟他离了婚,他眼睛里也再没出现过别的女子。

    就这样抑郁而终。

    过去那些让人难过的记忆,让红果儿语气不自觉地加重了。

    而偏见,也令她错过了黎燕燕话里的重要信息——要是她真的对他没半分意思,为什么会注意到他没顾上吃中饭?又为什么在她问她心意时,支吾其词,而不是断然否认?

    黎燕燕怔怔然地望着红果儿,沉默了半晌,忽然道:“我知道了……”

    声音缥缈幽远,里面似乎隐含了一丝怅然。

    那怅然让红果儿也有些不好意思,于是软化了语气,对黎燕燕道:“感情这种事,本来就不能勉强。你没看上我爹,又不是你的错。你们只是人生观不太一样。”

    虽然早就知道红果儿言行早熟,但她今天的这番话,简直就像成年人讲出来的一样。

    只是,黎燕燕心里有事,她诧异地望了望红果儿,就埋下头,自己想自己的了。

    看她不说话了,红果儿有点愧疚,说道:“黎阿姨,饺子你慢慢吃。我明天再做一些,给你送过来。”

    她还是没说话。

    室内陷入一种尴尬的沉默中。

    红果儿只好对她道:“那……我先走了?”然后一步一回首地,离开了这间宿舍。

    黎燕燕一动不动地坐在床头,眼圈渐渐变红变湿。然后,她缓缓躺下去,用毛巾被盖住了自己的头。

    别再继续自私下去了。你明知道他的心意的。

    有一个身为国X党少校军官的哥哥,你怎么好意思去连累一个大好青年呢?

    黎燕燕被下放的原因,明面上是因为她有一个美国国藉的未婚夫。

    而实际上,她和她父母都心知肚明,在收到她哥哥寄回来的信件时,全家就已经陷入到一个巨大的危机之中。

    这个危机,就好像一枚不□□一样,让他们心里时时绷着一根弦。甚至连睡觉都睡不安稳。

    黎燕燕表面上虽然波澜不惊,但她到底是个刚大学毕业不久,连对象都没处过的女人。

    骤遇大难,又被下放,有一个像李向阳这样高大帅气,又一手擎着拯救千万百姓性命的救灾项目的男人,时不时关心她一下,说不动心,那是假的。

    她知道她不应该自私,不应该继续享受他的关怀。

    可每回看到他爱慕的眼神,还有那些两个人之间,因为小球藻项目的讨论,而不小心发生的轻微肢体接触,都让她心跳加快。

    一个不小心,就忘记了原本备好的拒绝的话。

    可她是不能嫁给他的。

    她哥的事,要是哪天被查出来了,她丈夫的前途也会完蛋!

    这样一个大好青年,她不想拖累他。

    他值得更好的。

    ……

    她在毛巾被里,一动不动地躺了好久。终于把它掀开时,眼皮微微有些发肿。

    她起身打了清水,把脸清洗干净。又拿着镜子,细致地用毛巾擦洗了眼皮。

    直到自己看上去,不再那么狼狈为止。

    她端起红果儿留下的那筲箕饺子,往李向阳的办公室而去。

    身为副社长,李向阳现在已经有一间单独的办公室了。而每天上午会过来开会,汇报工作进展和下一步工作计划的其他公社的干部们,这会儿也早已会散人去。

    已经是下午了,李向阳这会儿才顾上吃张葱油饼,填填肚子。

    黎燕燕如同旧时的贵族小姐般,走路是没有声音的。一直到她走进他的办公室,他都没发现到她的存在。

    她一步步缓缓朝他靠近。

    心却越来越像浸在凉水里一样。

    她狠了狠心,把筲箕重重放在他办公桌上。

    直到这一刻,李向阳才发现到她的存在。

    她的反常,让他有些不知所措,甚至有些惶恐。

    他直觉感觉到,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一些不太妙的事。而这些事,肯定不是他愿意经历的那些。

    他尝试想对她笑笑,化解僵硬的气氛,最好能说几句风趣的话,来扭转事态的发展。却因她脸上的冷凝,而被冻僵了唇边的笑容。

    “你来了?”

    最终脱口而出的,只是一句无用的话语。

    她“嗯”了一声,冷冷地道:“以后别再给我送东西了。男女有别。你不觉得,你对我的关心过头了吗?”

    李向阳脑子里空白了一瞬。

    他年纪不小了,当然知道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当他还是个穷小子时,他不是没被女人拒绝过。只是那时候,乡下地界还没谁会高喊“恋爱自由”。

    他并不喜欢那些女人。他只是觉得他娘说得对,女人只要好生养,会过日子就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