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发起学生生产自救活动

作品:《重生六零福娃娃

    谭木匠那里,也在加紧制作更多的螺旋木浆。

    由于一个育藻池往少了算,5-6天可产60公斤小球藻干粉,这些粉少说也可供12万人一天食用所需了,所以李向阳给每个公社定了修10个育藻池的任务量。

    大家上午上课,下午就回各自公社兴建育藻池。

    对每一个人来说,日子都过得充实而有意义。

    而之前分给大家用来试养的种藻,也很快繁殖成功。大家拿着一罐罐绿幽幽的小球藻水,给李老师检察时,人人脸上都喜气洋洋的。

    不过,奇怪的是,有人罐子里就只有半罐水。

    李向阳看着觉得奇怪,还特别问了一句:“你罐子里的水,咋比别人的少那么多?”

    那人搔了搔头皮,呵呵笑着回答:“我把它倒出来搞试验了。老师你不是说,这东西制成干粉后,3-5克就能吃饱吗?我就试了试,把它拿去煮水喝。结果昨天早上喝的,到现在,我肚子都没饿!”

    所有人听得哈哈大笑。

    有人戏谑地问那人:“3-5克就能吃饱,你喝这么多,没吃撑吗?”

    那人嘿嘿笑道:“我叫了几个哥们儿一起来搞实验的。今天早上我还问了他们呢,他们也是,一直都没觉得饿。”

    大家笑得更厉害了。

    李向阳头大地对大家道:“既然你们手里现在都有种藻,也都知道怎么繁殖小球藻了,从现在开始,大家就把重点转到给群众科普这个法子上面。还有……”

    他望了望那个偷吃种藻的人:“现在各公社的浮肿病人,都是收入公社卫生院治疗的。食用小球藻可以快速治愈这种病。希望你们繁殖出小球藻后,多往卫生院送去一些。救命才是大事情。”

    那人惭愧地低下了头。

    从那天开始,各个公社都在召开全员动员大会,要求家家户户都来搞小球藻繁殖。连树叶和树皮都开始吃的群众,听到有可以饱肚子的东西,怎么可能不积极响应呢?

    各公社也积极想办法,来给农民配制养小球藻需要的营养液。毕竟营养液是需要用红苕、苞谷粒之类的食物来制造的,已经断炊的家庭根本造不出。而直接把东西发下去,让大家自己造。恐怕饥饿的人们,会直接把原料给吃了。

    但就是这样,家家户户院子里、门前屋后,也都用各种陶盆、陶罐盛了水,养起小球藻来。

    人们实在饿得厉害,不等水体完全变绿,就会倒一些出来煮水喝。结果,不到三天时间,人们的精神状态就完全不一样了。

    浮肿病,也像断根了一样。一夜之间,公社卫生院里塞满了的浮肿病人,全数恢复健康出院。

    而李向阳给黄建邦打电话,汇报工作进展时,黄建邦还闷头闷脑就骂了他一句。

    “跟你说每周都要打一次电话回来,你看这都过去多久了?!你回去的路程就要五天功夫,再算上这些天的时间,都已经差不多半个月了!”

    “我是有……”李向阳想解释解释。

    不等他说完,黄建邦又是劈头盖脸地道:“你知不知道上面给了我多大的压力啊?一直在问你的工作进展怎么样!你又不打电话,我只好撒谎,说好得很,一切进展顺利!神TM顺利!”

    李向阳不说话了。这些日子,他忙得就没歇过气,整个人是连轴在转。再加上育藻池设计的改进,他就想把这个搞掂后,再统一跟黄建邦汇报。

    倒确实不知道对方顶着这么大压力。

    等黄建邦发泄完毕,他才道:“我们这边改进了育藻池的设计,把翻搅池水的木浆改造成螺旋木浆,池子也改成了圆形。今天已经实验过了,用牛来拉浆可以完全代替人力,并且对池水的搅拌会更彻底。”

    信息量太大,黄建邦愣愣地问他:“啥意思?没听明白。”

    “意思就是说,改进一下设计,育藻池里产出的小球藻量会更多,救更多人。”

    接着,李向阳就把池子的设计跟他讲了一遍。

    黄建邦大喜道:“这个方法好啊!这个方法太妙了!你知道吗?我们这边还在想,怎样才能实现小球藻的工厂化繁殖。你这个法子简直帮大忙了!”

    这回轮到李向阳不解了:“难不成,你们想在工厂里养很多头牛?”

    黄建邦笑道:“不是养牛,而是照你的设计,把螺旋浆改成电动的,让机械设备去搅动池水。唉,我咋就没想到把育藻池建成圆形的呢?”

    哦,就是把牛力,改成电力。李向阳听明白了,不由感叹道:“你知道螺旋浆和圆形育藻池是谁提出来的吗?是我们这儿一位县水利局的下放干部。唉,文化人就是不一样啊,头脑都要比旁人好用些。”

    黄建邦听他这么说,也不由由衷地道:“那你可以转告那位下放干部一句,他提的这个点子,可以多救好多人了。我不跟你多说了,这个设计还真比你的工作汇报重要。我得赶紧往上报。”

    李向阳打趣道:“是不是过两个月,国家就该发小球藻票了?”

    现在是票证当道的年代,买好些东西都得靠票。

    “过两个月?你等着看吧,有了这个设计,说不定这个月,小球藻票就能发行了!”

    李向阳吃了一惊,牛气啊!

    在李向阳忙碌的时候,红果儿也没闲着。

    她爹去京市确实花了些钱,但依然剩了1054元回来。

    回来之后,她爹先拿了20元给她,当作零用钱,再把剩下的钱全部交给了她奶奶。

    这时期,零用钱的概念还不普及。那是只有城里经济条件特别好的家庭的孩子,才有的待遇。而且就算有,也不过是几分钱,几毛钱。

    但她奶一点都不反对。甚至她自己也抽了16元拿给红果儿。

    为什么是16元呢?

    老人家迷信啊。

    嘴里说着咱们要相信社会主义,只要被社会主义的光芒照耀,就什么也不用怕。

    但20 16=36,36这个数字多吉利啊!

    当然,怎么个吉利法,侯秋云也是不知道的。反正建国前,那些算命的老说这个数字好。

    “这是社会主义的36!”侯秋云笑眯眯地把两堆钱放到一起,然后放到红果儿的帆布小书包里。

    结果有了钱,第一件事,她就把牛春来给瞄上了。

    六月中旬末,公社小学就放假了。但期末成绩却得晚几天领。在老师们给大家定好的,返校取成绩单的日期,小学生们三三两两,成群结队地,像上学一样去了学校。

    一放暑假,黄老师的心思也没在学校里面了。手里拿着成绩单,走进教室,直截了当地道:“吵什么吵?都回座位去。发成绩单了。”

    孩子们赶紧坐回座位,只等拿了成绩单就开跑。

    成绩照例是按名次来念的。只是,这一回黄老师竟没念李红果的名字,而是念了……牛春来的名字!

    “我们班这次考试的第一名,是牛春来同学。大家要好好跟他学习。他从两门课都是0分,变成双百分的好成绩,非常不容易。”

    其实,要考双0分更不容易。单选题随便选一个,总也能蒙对一道题的。可见牛春来以前对学习有多么不上心。

    单元测验和期中考试的时候,他要不然就玩自己的手,要不然就把试卷拿来画飞机、坦克。

    得了0分,他还会夸耀一番,说他得双0分的机率,比人家得双百分的,还要低!

    虽说大家都知道他成绩后来变好了,但看到他一下子从倒数第一名,一跃成正数第一名,大家还是都惊呆了。

    大佬好厉害啊……

    牛春来自己其实也吓了一跳,第一名一向都是红果儿的啊。他咋成了第一名了?

    他忍不住转头去望她。

    红果儿却笑眯眯地看着他,带头为他鼓掌。

    牛春来顿时有些飘飘然起来,连自己怎么走到讲台那边领成绩单的,都没注意到。

    整个教室里遍布着热烈的掌声。

    黄老师也笑着道:“加油,牛春来。争取下学期再考第一名。”

    这句话让牛春来一下子回神了,他问道:“黄老师,第一名从来都是李红果啊,怎么会变成我?”

    这句话提醒了黄老师,她问红果儿:“李红果,期末考试的时候,你明明是参加了考试的。怎么我这儿没收到你的试卷?”

    红果儿笑眯眯地对她道:“我改名字了,黄老师。你看看试卷里,是不是有一份姓名栏填李懿君的?”

    “哦,你就是李懿君?我阅卷的时候,看到这个名字,还以为是别班的试卷混进来了。你咋不告诉老师一声呢?”黄老师责怪了她一句。

    红果儿笑笑:“对不起,黄老师。”

    不过,黄老师心里还是开心的成分比较多的:“李红果,不,李懿君,你这次的考试也得了双百分。所以,你跟牛春来这回是并列第一名。”

    她班里有两个双百分,这不是挺值得开心的事吗?

    这回,是黄老师带头为他俩鼓掌了。

    被老师和同学们或赞赏,或崇慕的眼神望着,听着那热烈的掌声,牛春来又有些飘飘然了。

    特别是,红果儿竟还主动开口,跟他说:“恭喜你考了第一名。”

    他笑着回答:“也恭喜你。你也是第一名。”

    说完这一句,他藏在鞋子里的大拇趾,激动得抠住了鞋垫!

    天呐,他的研究完成了!

    要怎样跟红果儿自然地搭话的研究,完成了!

    呃……虽然是她先开口的……

    可红果儿不讨厌他诶!

    他这段时间一直都跟她冷战,她也不讨厌他诶!

    要是他那语文、算术的双百试卷就在他面前,他一定会忍不住把它们捧起来,狠狠啵啵上几口的!

    发完试卷,黄老师简单地说了几句。无外乎是,注意安全,不要下河洗澡之类的。

    当她宣布放学,转身离开时,红果儿尾随着她走到教室门口。

    黄老师莫名奇妙地回头望她。

    她却笑眯眯地对她挥爪子:“老师再见。”

    “哦……再见。”

    话音刚落,红果儿就把教室门给关起来了。

    什么情况?

    黄老师忍不住走到窗户处,往里嚷嚷:“你们把教室门关起来干什么?”

    红果儿却对牛春来道:“春来哥,跟他们讲讲,咱们进城买玻璃瓶种小球藻去!大人们都在种,没道理咱们小孩子不种。”

    嗯?

    不管是黄老师,还是同学们,都愣住了。

    只有牛春来高兴得不行。

    红果儿跟他求助了!

    嗯,他一定要好好完成,这样红果儿妹妹就会对他另眼相看了!

    于是大哥大站到板凳上,大声道:“大家都听到了吗?不想饿肚子的,咱们一起进城去!”

    牛春来可是班里的精神领袖,他振臂高呼,大家能不响应吗?

    “好!”

    “跟着牛哥混,有藻吃!”

    “不饿肚子,不饿肚子!耶!~”

    叫好叫得最凶的,是那些天天传抄他作业的家伙,以及以前跟着他群挑高年级熊孩子的……熊孩子。

    黄老师一看,“自力更生,艰苦朴素”是我国的一个优良传统和美德啊。当下高声喊了一句:“你们去归去,注意安全。过马路的时候,先左看看,再右看看。千万别被车子撞到了。”

    孩子们一看黄老师松了口,纷纷提起要求来:

    “黄老师,种藻种得好,有没有奖励啊?”

    “能不能把我的成绩加几分呢?只要及格了就成。”

    “黄老师黄老师,看我看我!我种了藻,给你送几瓶过去,你帮我加几分呗!”

    黄老师把语速放得极慢:“哥吾恩——”

    有人立即把拼音拼出来:“滚!”倒变成像在骂黄老师一般。

    黄老师气得指住那个人的鼻子:“你给我出来!你骂我什么?!”

    那人吓得大叫:“我没骂你!我真的没骂!你在念拼音,我就是习惯性地把它拼出来!”

    全班同学立即感受到一股熟悉感扑面而来:这种唱对台戏的方式,不是牛春来最爱用的吗?哦,也不算是。至少牛春来比他硬气多了,才不会怂成这样呢。

    而牛春来现在在干嘛呢?

    他正抱着手臂,笑呵呵地看着这一幕。

    啊……牛哥变化好大啊,他居然没趁机洗涮黄老师……

    几十个孩子在牛春来的带领下,跟着红果儿直奔县城废品收购站。

    这时期人民的物质生活并不丰富,连累废品收购站也收不到什么好东西。而且,你绝猜不到这时期的废品收购站会收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除了后世也会收的废纸废报纸旧书外,这里还收碎玻璃,人们吃剩的骨头,破鞋烂套子等。只要是可以重复利用的东西,没有不拿来卖的。

    像碎玻璃,进厂之后可以当造玻璃器皿的原料。吃剩的骨头,多半来自于公家食堂。经济条件差的家庭,乐于从废品收购站里购买,然后拿回家二次加工,熬个骨头汤,补补身体。

    不过,现在闹饥荒,公家食堂已经不会把骨头拿出来卖了。炊事员多半会自留下来,给家里人改善伙食。

    这时期的玻璃瓶,普通人家轻易是不舍得拿来卖的。它可以用来打酱油、打醋、打油,甚至人们买啤酒都喜欢买散装的。

    能买整瓶装的人,已经算是“富户”了。

    故尔,玻璃瓶的收购价也特别高。红果儿问了问价格,人家告诉她,就算她买得多,1个瓶子也得出1角钱。

    1角钱算什么呢?红果儿可是36元户呢。她的零用钱足够买360个玻璃瓶了。

    当然,啤酒瓶之类带颜色的瓶子,她是不会买的。小球藻是需要进行光合作用,才能分裂繁殖的单细胞藻类。买那种有颜色的瓶子,是好用来专门屏蔽阳光吗?

    她给每个人都买了2个玻璃瓶子。

    哦,说起来也是凑巧了,她班里的同学人数也刚好是36个。瞧瞧,多么吉利的社会主义36啊~。

    总共花了72元钱。

    你要是想问,她咋这么想不开,把钱花到别人身上去呢?原因很简单呐,有钱任性。

    反正她也找不到什么花钱的地方,还不如把钱拿来帮她爹普及小球藻繁殖技术,多救救人。

    至于小球藻种藻嘛,自从她爹回来后,她问了她爹土法繁殖法后,自己就已经试养了好几陶罐的小球藻了。

    现在,这些陶罐里的水体都已经变得绿幽幽的,到了可以收获的时候了。

    把这些藻分给大家不就好了?

    买完玻璃瓶后,红果儿又带着大家直奔她家,让牛春来指挥同学们把玻璃瓶洗涮得干干净净地。

    又让大家去打了井水,把水灌到玻璃瓶里。

    她挨个儿分发了小球藻种藻。

    她倒不像她爹那么小气,只给别人分一滴种藻。反正她种得多,就挨个儿给同学们的玻璃瓶里,每瓶灌上4-5ml的小球藻种藻。

    接着,她又开始给大伙儿分发制作营养液的原料了。

    红苕她已经早就切成条状了,经过几天太阳曝晒,都变成了红苕干。她就给每个人发了一条红苕干。

    再一人发十几粒苞谷粒。

    花生呢,她也提早进城购买了高价花生。给大家一人发了十粒。至于以后的原料嘛,只要孩子们能繁殖出来小球藻,不愁大人不去想办法给他们弄回来。

    至于用来发酵的白糖,大家家里前段时间不都买了古巴糖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