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又有月亮又有风

作品:《重生六零福娃娃

    没关系,这么晚了,她儿子肯定得送黎同志回家。要不然,一个女人在外面跑,多不安全!外面又有月亮又有风,两个年青男女走上一段,不愁他们不迸出点爱的火花来!

    侯秋云把满腹期待,放在了那段路上。

    等大家都吃好了,她就催促李向阳送黎燕燕回去了。

    当然,手电筒是一定不能给的。

    月黑风高,她儿子在前面为黎干部一路开路,想想就很容易打动人呐!

    她也当过年轻大姑娘的,怎么会不懂女孩子的心思?

    于是儿子一问到手电,她马上特别镇定地道:“没电啦!用不了啦!月亮这么好,要手电筒干嘛?”

    月……亮……好?

    其他三个人同时望了望天空中,挂着的那个小小的月牙儿,都没说话。

    会给红果儿把长大后的衣服都买好的李向阳,天生是个实在人,也是个会疼人的。

    虽然知道人家姑娘没瞧得上他,出门之后,他还是对她道:“我走前面。你看我往哪儿踩的,你就往哪儿踩。天黑,别摔着了。”

    “嗯。”黎燕燕点了点头。

    忽然发现,他虽然不像达西先生那样,有着桀骜不驯的气质,但在美德方面,他还是不差的。

    当然,这也就只是突然冒起来的一个念头罢了。

    毕竟,他离爱情小说里的男主人公还是差多了。

    两个人一路无话。一个默默在前方开路,一个默默在后面踩他走过的小道。

    偶尔有踩到男人留下的脚印时,黎燕燕心里动了动,这一幕还真有那么几分,像爱情小说里的情景。

    走到公社大院门口时,李向阳转身对黎燕燕道:“我就……”

    黎燕燕正专门走路,冷不防撞到他怀里。

    撞正了他胸前坚实的肌肉!

    一刹那间,从未嗅到过的男性气息就萦绕在了她的鼻尖。而他温热的体温也透过夏日薄薄的衣衫,熨到了她脸上。

    她慌乱地退开。

    李向阳这是这辈子,头一次经历温香软玉抱满怀。整个人一下子就呆掉了。

    等反应过来,他结结巴巴地道:“我……我就不送你……进去了……要不然,别人看到了,会误会你。”说完,慌慌张张就走了。

    黎燕燕脸上也发烫起来。

    她在大门口站了一会儿,等摸着脸不烫了,这才进去。

    她天天晚上给李红果补课的事,下放干部们都知道。她留在那边吃晚饭,大家更知道。

    但凡是个人,就有嫉妒心。

    所以,宿舍里的女干部们,跟她关系并不很好。

    她进去时,也没人跟她打招呼。

    也是赶巧了,女干部们正在谈论李向阳的事。把各自听到的,关于他的消息都拿出来说了一遍。

    对于他自筹路费,只身进京,为本县老百姓谋求生路的事,颇多赞赏。

    “真想不到,世上居然还有这样的人。”

    “是啊,我觉得,像他这样的人,该被立为先进典型,让大家以他为榜样,好好学习学习的。”

    “听说他已经升任副社长了,管人事和财务。你们说,咱们要是去找他,请他帮忙改善一下下放干部的伙食,他会不会帮忙啊?”

    这时,一个女同志转头问黎燕燕:“你不是天天都在往李副社长家里跑吗?怎么样?他今天回来,你看到他了吗?”

    黎燕燕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另一个女同志也问道:“他长得帅不帅啊?听说他挺年轻的。”

    先头那个女同志皱了眉毛,怼了一句:“你管人家帅不帅!先吃饱饭,才是要紧的。”又问黎燕燕,“要不然,你明天去他家时,跟他提一句呗?”

    “我和他今天只说了两三句话而已。完全不熟。这么贸贸然去提,不太好吧?”黎燕燕答道。

    得不到想要的答案,那女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怎么?你自己吃饱了,就不管大伙儿死活了?”

    同宿舍的其他女干部一听这话,有些同仇敌忾地望着黎燕燕。

    黎燕燕只是淡淡地道:“我说过,我和他不熟。我和你,也不熟。”

    她教养很好,并不会对人破口大骂,或飙高音。但她骨子里也是有几分倔劲儿的。

    说完这句话,不管她们的脸色变得多难看,话有多难听,她只管自己躺下,闭眼假寐。

    那个意外,对李向阳的影响并不小。第二天,他是顶着黑眼圈,出现在公社大院门口的。

    昨天开会的时候,他约了各公社来学习小球藻繁殖技术的干部们,今早八点,在东方红人民公社的公社大院门口集合。

    他是提前了几十分钟来的。

    可他显然小看了大家学习的热情。

    不少人,比他还早到。

    当然,也有还没赶到的。

    他索性来了个“开放答疑”,让大家多多提问。

    等人终于到齐之后,他又再确认了一遍:“小球藻的科普资料,还有笔和笔记本,你们都是带了的吧?”

    得到肯定答复后,他先去找了已经上班的秦书记。略微寒暄,就切入主题,问能不能在公社大院的场坝里砌育藻池。

    秦书记当然赞同。

    他又顺势请他,把四个生产小队的队干全部叫过来。让他们跟着其他公社的干部,一起学习小球藻繁殖技术。

    因为第一步是建育藻池,李向阳倒是不担心,本公社的生产队队干会赶不及听课。

    “没问题,我马上叫人去通知。你去忙你的吧。”秦书记全力配合。

    水泥、河沙,还有制作营养液需要使用的木薯、苞谷粒和花生等东西,昨天就从县里运送过来了。

    他和大家讲了讲,砌育藻池所需水泥河沙的混合比例,让大家一起动手,开建池子。

    由于在京市时,他们砌的是一个四十米见方的池子。他觉得科学研究这种东西,都是很精密的。怕要是任意缩小或扩大育藻池的尺寸,育出来的小球藻会出现问题,于是,还是严格按照四十米的规格来建的。

    “水呢,300立方米就够了。不要太多,也不要太少。你们都是知识分子,我相信,你们应该能估量出来300立方米有多少水。”李向阳一边混合水泥、河沙,一边解说。

    “当然了,这是后话。不过,大家可以先拿笔记一下。”

    黎燕燕这群下放干部住的地方,是原废弃的公社食堂改的宿舍。

    就在公社大院里。

    于是,李向阳给大家讲课的这一幕,就落到了黎燕燕眼中。

    备过课的李向阳,随口说的任何一句话,都有满满的知识点。他一边讲课,一边跟大家一起混合水泥,砌建池子。

    和昨晚的局促、害羞不一样,此时专心致志讲课的他,充满了自信。看上去,像是一位智者。

    微微有些发黑的皮肤,在六月底的灼人日光照耀下,竟反射着柔和的健康光泽。

    轮廓分明的脸上,生着符合这个时代审美观的浓眉大眼。

    她竟觉得他挺帅气的。

    注意到这个心里突然冒出来的念头时,她吃了一惊。但随即,她又觉得,他虽然没有《乱世佳人》里白瑞德的幽默风趣,但他有他的智慧。

    李向阳讲了一阵课之后,本公社里的一些干部也围拢过去听课了。

    毕竟大家都对能够解决目下饥荒的方法,抱有极大兴趣。

    下放干部们是最闲的,公社里并没给他们安排多少工作。他们也围了过去。

    黎燕燕看到几名跟自己同宿舍的女干部走进人堆,不由也围了上去。

    等她走近,李向阳的目光环视时,望向她这边时,明显卡顿了一下。但他很快又若无其事,移开了目光。

    她继续听他讲课,看他偶尔还会跟人开两句玩笑,咦,他好像也有那么一点幽默感……

    但听多了,她发现这个池子其实是可以改进一下的。

    她下放前,在水利局工作。对水资源的开发利用,比旁人熟。连带的,对这蓄水育藻的池子,仔细观察一番,也有了自己的看法。

    她抬高了一点音量,问李向阳:“我能提点建议吗?”

    场内这么多人,不乏有人在小声讨论。现场不算安静。

    黎燕燕正常说话时的音量就不大,就算提高点音量,也是一下子就被淹没在人声里。

    她觉得有些挫折,穷追猛打又不是她的个性,正想放弃提建议,哪知李向阳竟对她道:“什么建议?你说。”

    他听到了?

    黎燕燕心里微微有种奇妙感,又隐隐有些喜悦。

    她走上前去,建议道:“你不是说,这种小球藻必须进行光合作用,才能分裂繁殖吗?”

    李向阳点头。

    “我觉得,通过人力不断翻搅池水,让底部的小球藻翻到上面来,进行光合作用,其实挺费功夫的。”她说的,正是李向阳刚刚告知大家的内容。

    不管做什么,单靠人力肯定费劲儿。

    “你有什么好办法吗?”他问她。

    “为什么不把池子建成正圆形呢?在池子中央安插一根长石柱,再把木浆制成螺旋浆的形状,套在石柱上。在这个基础上,好好设计一下,就可以用耕牛拉浆,来翻搅池水了。就像牛拉水车那样。”

    水车最初也是从手摇水车发展起来的。只要肯花心思设计,肯定能找到更好的方法。

    李向阳双眼一亮:“螺旋浆?我怎么没想到这个。”说着,他吩咐大家先休息一会儿,自己拿了张纸和笔,开始画起圆形育藻池来。

    当然,他的画工肯定是不行的。但他作画的目的,也只不过是画给自己看,以便更好地思索具体施工方案。

    他画了一小阵儿,抬头一看,黎燕燕还没走,顺口就对她道:“帮我看看,这样设计合不合适?”

    他的语气太自然了,黎燕燕只愣了一下,就走了过来,真帮他看起图纸来。

    而事实上,李向阳刚刚只是太专注设计的事了。话一出口,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顿时又局促起来。

    黎燕燕其实也有点不太自然。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凑过去看图纸。

    呃……

    这画的是什么?

    闻到近在咫尺的女性幽香的李向阳,一下子臊红了脸,突然站了起来。看也不敢看黎燕燕一眼,说道:“人有三急,我去方便一下。”

    话一说完,简直就想捶死自己。

    但他还得假装镇定地离开。

    黎燕燕见过纯情男,但没见过纯情到这种程度的纯情男。

    他一转身,她没忍得住,嘴角一下就翘了起来。

    李向阳在黎燕燕提出的“螺旋浆”的基础上,进行了进一步改进,把每一片浆的叶片改得比较宽大,以便让池水能够得到更充分的搅拌。

    同时,浆的叶片会有一部分高出水面,并往池外延伸出一截。这是根据驴拉磨的原理,必须得让动物有可以使劲儿的地方,它才能拉得动螺旋浆。

    设计好之后,他马上就让谭木匠按他的想法,来制作螺旋浆。

    而在谭木匠干活儿时,他也继续着自己的教学。

    “小球藻特别好的一个地方在于,就算没有育藻池,就算只有一个小罐子,只要把工作做到家,谁都能养。”

    “他救,不如自救。我们现在固然需要大批量养殖小球藻,但也不能忽略群众的力量。我们应该想办法,在短时间内,让每家每户都用这个方法,繁殖出足够他们自己食用的小球藻。”

    “今天这一课呢,我们要学的,是怎么制作营养液。人呢,要吃了饭才能活得下去。小球藻,要吸收营养液才能存活以及分裂繁殖……”

    “……营养液的原料,主要使用的是木薯、苞谷粒、花生等。但我们这边木薯少,也可以用红薯代替……”

    “……把原料打成粉末,然后你们看,注意我倒进去的水和原料的比例……再放糖,让它自然发酵……”

    他一讲完课,又是黎燕燕头一个发言。她甚至像学生一般,举了举手,随着大家伙儿的称呼,喊他“李老师”。

    “李老师,反正木匠师傅做木工活儿,也还得花个两三天功夫。不如,你把种藻分一点给我们,让我们试养一回吧?”她问道。

    李向阳今天本来就有这个意思,一听她带头问起这事,马上笑道:“好。这个想法好。咱们县有21个公社,我已经准备好了21个玻璃罐。现在,大家排好队,按公社领取。”

    说着,他又望了望黎燕燕,对她道:“县里提供的经费,没包括个人的。你们要也想试着繁殖小球藻,就去找一找盛水的东西。”

    盛水的东西?黎燕燕想了想,认真问道:“喝水的搪瓷盅可以吗?”

    李向阳一愣,笑道:“成!”

    他把空玻璃罐分发完毕,又指挥大家去打井水,注入罐中。并且再三强调:“一定要用干净水,最好是井水。这个是要吃到肚子里的东西,干净点放心些。要是水不干净,消毒的阶段就要多加氯。这东西对身体不好的。”

    稍后,他自己抱出一罐装满了绿色液体的玻璃罐,对大家道:“你们看,这就是繁殖好的小球藻了。一个小球藻只有3-8微米,肉眼基本上看不到。我们能看到的,就是无色透明的水,会变成绿色。换句话说,水体变绿就是收获小球藻的标志。”

    他等了一会儿,等大家都给自己分到的那个玻璃罐注入干净井水后,让大家再度排队,来领种藻。

    “李老师,你也太小气了,这么大一个玻璃罐,咋就给滴这么一小滴小球藻啊?”

    李向阳是拿着滴管,从他那罐“种藻”里吸取小球藻液的。吸了之后,再滴一滴到别人的玻璃罐里。

    听到抱怨,他头也不抬:“就这么多就够了,过几天,你整罐子的水都会变绿了,信不信?”

    “这么神?”

    “那是。要不然,国家怎么会推广这个法子?”

    一人一滴,井然有序。

    然后,到了黎燕燕来滴种藻时,李向阳一紧张,手一下子就抖了。

    好些人同时看到,他给她滴了两滴!

    “李老师,不公平!你给了她两滴!”

    李向阳解释:“手抖!我这是手抖!”

    “那你也给我多抖一下呗?”

    “就是就是。给咱们都多抖一下吧!”

    “不给。这些都是种藻。留着以后还有大用处的。”李向阳断然拒绝。

    结果嘛……

    在大家的强烈要求下,还是给每个人多滴了一滴……

    黎燕燕接了两滴种藻后,就退开了。看他有些狼狈地应对大家的要求,嘴巴微微向上翘了一翘。

    “大家回去之后,就赶紧制作营养液。这一回的营养液呢,就由我来提供。下一回,就只能看你们自己的了。”分完种藻后,李向阳又跟大家吆喝了一回。

    过了两天后,谭木匠的木制螺旋浆终于按图纸制出来了。而育藻池也早就砌好了,池子正中央的那根被打磨得上下一致,横截面为圆形的石柱也已经深埋在地底,并用水泥浇铸,稳固好了。

    再把螺旋浆套上去,就只剩等待水泥完全凝结了。

    不过,消毒这一步骤倒是可以在表面水泥干了之后,就进行。他们把消毒粉撒在池子的每一处,接着,又开始建另外的育藻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