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唉呀,会不会有爱的修罗场啊?

作品:《重生六零福娃娃

    可小丫头最初大方得紧,后来却越来越吝啬。她们每天都饿得要命,她却最爱在她们宿舍吃东西。

    吃得肚儿圆圆,吃不下了,也不给大家分享一点。

    艳羡黎燕燕的人一个个都歇了心思,再遇到红果儿跑到她们宿舍吃东西,大家要不然就转身自己干自己的事儿,要不然就躺床上休息。再要不然,直接出门,眼不见心不烦。

    黎燕燕其实也一直在咽清口水,但她还是耐心地对红果儿解释道:“这个不是我们国家的文字哦。这种语言叫英语,是远在大海另一端的一个国家,使用的语言。”

    她饿得心慌,不敢去看红果儿刚吃完东西,油乎乎的小嘴儿。强迫自己把视线黏在书上。

    红果儿凑到她身边一看,哟!英文版的《傲慢与偏见》!

    牛气啊,我的姨!这种书都能搞到!

    现在还没有进入十年特殊时期,知识分子依然是受尊重的。而除非是□□,其它书藉大家还是可以看的。

    不过,红果儿有点乐的地方在于,这书可是爱情小说啊~。

    前一世,她遇到黎燕燕时,才只是小学生,连汉字都认得不多。那时候,看到黎阿姨天天捧着一本,上面只有汉语拼音,没有汉字的书看,她就觉得好神奇!

    阿姨的拼音怎么学得这么好啊?!

    一页书一会儿就看完了!

    好像都不用拼诶!

    不像她,遇到一个生字,拼音都得拼半天!

    现在,她可是一个内里有着大学生灵魂的小姑娘了。当年的事再重演一遍,才发现她心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阿姨,原来是天天捧着爱情小说在看,有着少女情怀的小公举!

    哈哈哈~!

    好可爱!

    红果儿一凑近黎燕燕身边,后者顿时就闻到股食物的清香。

    黎燕燕鬼使神差地望了望红果儿油乎乎的小嘴,还有手上那包牛肉一眼。几乎是用扯的,才把自己黏着在肉干上的视线,给扯开。

    她觉得好丢脸!

    从小到大,她就没这样眼冒绿光地盯着人家的食物过。不,她甚至没这样盯过自己的食物。解放前,首都最好的冰饮店的冰淇淋,她也就吃上两三口,就会停下来。

    可现在……

    无意识的行为,令她感到羞耻。

    红果儿也注意到了她的目光。要是可以,她真想拍拍手:哦哦哦,终于见效了!

    她黎阿姨终于快向食物投降了!

    于是,她笑眯眯地道:“难怪老师要我们学拼音,原来海那边的国家,用的语言就是拼音啊!黎阿姨,你的拼音学得好好哦。你能不能每天来我家,教我学拼音啊?”

    黎燕燕哭笑不得,英文=拼音?

    “你教我嘛~,教我嘛~!”红果儿开始撒娇。

    由于之前红果儿天天缠着她,上她家吃饭。黎燕燕几乎可以确定,给红果儿辅导完毕后,她家肯定会留她一起吃饭的。

    能天天拿着不同的好东西,在她面前吃的小女孩,家里肯定不缺吃的。

    想到这里,黎燕燕就没什么心理负担了。再想到,自己也不是去白吃白喝的。只要好好教导孩子,把孩子的成绩提起来,她去蹭点饭吃,也不算过分。

    黎燕燕过了自己心里的那一关,于是也就笑着答应:“好,阿姨教你。”

    就这样,在红果儿的“百般算计”之下,黎燕燕终于肯天天上她家吃顿晚饭了。

    对于这个城里来的漂亮女干部,侯秋云看着就喜欢。虽说红果儿的成绩,早就是班级第一了,但有大学生辅导功课,那也挺不错的啊。

    更何况,醉翁之意不在酒。

    一向节俭的侯秋云能大方起来,肯定是有原因的。

    只是这个原因,红果儿一直以为是她的学习。

    一直到她爹回来,她奶奶才露了馅……

    红果儿无语地看着硬拉着黎燕燕,不准她走的自家奶奶。

    是她傻了,居然到现在,才发现她奶奶是用看儿媳妇的目光,在看黎阿姨。

    她爹对黎阿姨一见钟情,她奶又属意她当儿媳妇……

    那自己到底要不要阻止这一切呢?

    她和她爹门不当、户不对啊。

    前一世,刘芳跟她爹门户还挺相当的呢。结果一个思想激进,革命觉悟过于高了;另一个支持党和国家,但更多的是为人民服务。

    革命小家庭才组合起来时,刘芳跟她爹其实也恩爱过一段时间的。要不然,黎阿姨下放来公社时,她爹看到这样的大美人,不可能目不斜视的。

    刘芳知道有黎燕燕这样的大美人时,还挺不放心,专门去看了看这位传说中的美人。

    结果……

    好长一段时间,只要黎燕燕出现在一队的地头,刘芳一准儿也会出现。

    时间长了,发现她爹对美人没有别样心思,刘芳才停止了这种神奇的行为。

    看,当初也是郎有情、妾有意的一对。后来,却因为人生观相差太远,渐渐就有了争吵,有了矛盾。

    两个人的感情,也在这当中慢慢被消耗掉了。

    再后来,进入十年特殊时期后,牛书记被人设计陷害,被打成了右倾机会主义分子,遭到了批斗。实在捱不过,就逃了出去。

    她爹看不过眼,把牛书记藏在家里。

    可刘芳这样又红又专的人,怎么能容忍得了自己的丈夫搞这套呢?

    罪人就该受罪!

    她居然跑去检举揭发,说牛书记就躲在她家里!

    这下好了,牛书记被押走了。而她爹也气得打了刘芳一巴掌。

    刘芳本来就吃不得亏,又觉得自己干得对极了,当场就跟她爹打起来了。

    一直到现在,她还记得那惊心动魄的场面。

    刘芳像发疯了似地,用指甲在她爹脸上挠,一边挠还一边骂,说她爹对不起国家,对不起社会!辜负了党的信任!

    她爹那时候都还在让着她,没舍得对她下重手。于是处处落在下风。

    她看着她爹挨打,难受地冲过去想拦住刘芳。

    也被刘芳一巴掌打趴下。

    直到那时,她爹才气得又给刘芳来了一巴掌:“你发什么疯?!孩子有什么错?!”

    那一次掐架,是她爹和刘芳之间感情真正开始破裂的开端。

    再后来,这场始于自由恋爱的婚姻,变成了闪着刀光与剑影的修罗场……

    红果儿心情好复杂,她真的怕当年的事情会再次重演。

    但看到她爹和奶奶的反应,她又暗戳戳地想,万一这次是不一样的呢?

    她爸识人不清,可她奶却是活了一把岁数的人。怎么也比她和她爹,能识人些吧?

    她奶都这么中意黎燕燕,也许她真的是不同的呢?

    侯秋云脸上带笑,手上的劲儿却半点没松,拽着黎燕燕到桌边,把她摁到座位上:“吃了晚饭再走吧。我儿子离开家离开了这么久,今天回来,我肯定得多做几个好菜。到时候,反正也吃不完。你就帮忙消灭点儿食物呗!”

    “不用了,婶子,真不用了。天快黑了,再晚回去就看不见路了。”黎燕燕怕的倒不是天黑,而是她一个单身女子,走夜路多少还是有些危险性的。

    看样子,这家人今晚又要烧不少好菜。等吃完饭,已经不知多晚了。

    “那有什么关系!等会儿让向阳送你回去!”侯秋云马上就为自己儿子找到一个机会。

    “李同志今天才回家,一定很累的……”

    “不累!一点都不累!”

    “……”

    侯秋云一边摁住黎燕燕,一边对红果儿使眼色。

    红果儿:……

    我还没烦恼完,到底该帮我爹,还是该搞破坏呢……

    红果儿装作没看懂。

    侯秋云又使劲儿眨了眨眼。

    红果儿还是睁着无辜的大眼睛,望着她奶。

    侯秋云没办法了,对红果儿道:“你爹回来了,你还不去给他做菜?”

    “……”

    “对了,把你爹叫过来陪客人。奶奶也跟你一起去灶房做菜。”

    “……”

    “奶奶,爹刚刚说,他觉得心脏不舒服。”红果儿终于忍不住道。

    “啊?!什么?!”老太太吓得再顾不上黎燕燕,一抬腿儿,就冲出堂屋,往儿子那屋去了。

    红果儿望望黎燕燕:“我奶奶好像想让你当我后妈。”

    黎燕燕一个连对象都没处过的大姑娘,顿时羞红了脸。

    “你要不想当我后妈,现在就赶紧走吧。免得等会儿尴尬。”红果儿认真地建议道。

    她这话说得其实很有技巧,试问,哪个大姑娘想当别人后妈的?更何况是条件这么好的女干部。

    再说了,就算黎燕燕真有那层意思,被个小姑娘明明白白说出来,这会儿肯定也不愿意留下来了。

    果然,黎燕燕难得局促地“哦”了一声:“那我先走了。”起身欲走。

    却在转身时,想起了件什么事,回头笑着对红果儿道:“你不是嚷着,说李红果这个名字土气,叫我给你取个新名字吗?叫李懿君如何?‘懿君敦三益,颓俗期一变。’”

    红果儿一愣。

    这正是前一世,黎燕燕替她取的名字。

    心里顿时一暖。

    “啊,听起来好像诗哦!这是诗吗,黎阿姨?”

    “嗯,唐代诗人杨巨源的《题赵孟庄》里的一句诗。”她转身往外走去。

    看着她的背影,望望外面将黑的天色,红果儿忽然鬼使神差地嚷了一句:“让我爹送你回去吧。天已经差不多黑了。”

    黎燕燕:……刚刚是谁叫我,不想尴尬就先走的?

    红果儿表示,我心情也很复杂……

    侯秋云去看了儿子之后,也跟红果儿一样,发现儿子思春了。顿时哈哈大笑,然后拽着儿子手臂往外走,不忘调侃道:“放心,你这心悸的毛病,只有看到黎同志,才会犯。”

    李向阳傻傻地问:“不是吧?有这种毛病吗?”

    她把他拽到院里时,正好看到黎燕燕在往外走。

    侯秋云赶紧弃了儿子,上前拉住她:“不是说好了留下来吃晚饭吗?咋又要走了?”

    黎燕燕望了旁边的李向阳一眼,有些尴尬。

    李向阳被那双妙目一望,心脏又怦怦跳了起来!

    妈诶!真跟他娘说的一样,这心悸的毛病,一看到黎同志就会犯!

    在感情上再是反应迟钝,李向阳这会儿也明白过来了,有些结结巴巴地对黎燕燕道:“吃了饭……再走吧……”

    黎燕燕条件好,从小就有男孩子围着她献殷勤。她一看李向阳的反应,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更是不好留下。

    这个男人既不像《傲慢与偏见》里的达西先生,那样桀骜不驯之中,又有着种种美德;也不像《乱世佳人》里的白瑞德那样幽默风趣,又有智慧。

    她实在对他没什么特别的好感。

    于是,她疏离地对他笑笑:“不用了,谢谢。”

    这时,红果儿忽然道:“黎阿姨,你还是吃完饭再走吧。天都半黑了,我爹还没吃饭呢。总不能让他饿着肚子送你吧?”

    意思是说,不管你吃不吃晚饭,我爹都会送你回去的。你还不如留下来吃饭呢。

    侯秋云一听这话茬,唉哟,可乐死了!她家红果儿太聪明了!

    不!红果儿表示,她只是清楚地知道,她奶一定会按这个步骤来走。

    那还不如直接摆在明面儿上说呢。

    黎燕燕已经反复推拒数次了,这会儿也找不到合适的借口再推,只好再度入座。

    一对年青男女刚刚入座,侯秋云就拉起红果儿,对他俩道:“你们慢慢聊,我跟红果儿去灶房做菜去了。”

    接着,生怕儿子找不到话题,还点化了他一句,“跟黎干部聊聊首都的事儿呗,她爹娘就在京市呢。顺便讲讲你这回,怎么拉到□□的投资的!娘等会儿做好菜,也来听你讲!”

    拉……投资……

    红果儿满脸黑线。

    一看到只剩他俩了,李向阳紧张起来,给自己娘和红果儿狂使眼色,“别走!别走!”

    她俩肯定装作看不懂了。

    一转身,就把李向阳扔进了水深火热的坑里。

    倒是黎燕燕,看到有人比自己更局促,反而泰然起来。

    但既然这个人不是她的理想型对象,她也并不想主动和他攀谈。于是淡淡地笑了笑,便拿出那本英文版的《傲慢与偏见》,读了起来。

    李向阳一看,顿时愣了!

    通篇都是汉语拼音!这读起来不累吗?还是……现在的文化人都喜欢这样?一边读书,一边巩固汉语拼音?

    唔,这种学习方法挺新潮啊。

    “你喜欢……学拼音?”他试探着跟她攀谈。

    黎燕燕尴尬地笑笑,鬼使神差地答道:“这个不是拼音。是英语。一门外国语。”

    “……”

    求李向阳的心理阴影面积……

    李向阳因为早年被好些女人拒绝过,黎燕燕这充满拒绝性的行为和语言,他怎么可能不明白呢?

    顿时安静下来。

    他并没和她打招呼,就起身出了堂屋。这让黎燕燕对他的评价,又下降了一些。

    但很快,李向阳又回来了,手里拿着些资料,还有笔和笔记本。

    见她在看他,他淡淡地道:“你在学习吧?我也得学习了。”说着,也过来坐下,开始研究起他的小球藻资料来。

    他自己对土法繁殖小球藻的过程,倒是很熟悉的。但明天,得给其他公社的干部们讲课,肯定得备一备教案。

    他多花点儿功夫,人家就少花点儿时间。在救灾上,多争分夺秒一些,饥饿的灾民就能早一点吃上饱饭。

    至于为什么不在他自己那间屋备教案,当然是因为礼节问题。

    家里来了客人,哪儿有主人不陪客人的道理呢?

    她看不上他,只能说是他们之间没有缘分。她又没做错什么。

    黎燕燕微微一愣,看他学习得认真,不由又把刚刚降低了的评分,拉了回去。还再给他加了一分。

    不过,这和谐的一幕,看在端菜进来的侯秋云眼里,却让她特别想骂人!

    给你创造的机会,你拿去学习?!学个毛线!

    “你怎么不陪着人家黎同志说说话啊?哪儿有像你这么当主人家的?”侯秋云不客气地指责儿子。

    李向阳张了张嘴,又闭了嘴,自己背下了这个黑锅。

    看得红果儿直想发笑,她爹简直是个背锅侠!

    黎燕燕红着脸,想替李向阳解释。

    红果儿打断道:“吃饭了,吃饭了,菜都烧好了!”

    今天,她做了个糖醋鱼、酸菜鱼、水煮牛肉、火边子牛肉、清炒竹笋、莲花白炒腊肉,还有一个番茄鸡蛋汤。

    红果儿的手艺,那肯定是没说的。

    现在就连侯秋云都心甘情愿地给她打下手了。

    一家人吃得热火朝天,惟独守着进餐礼节的黎燕燕,依旧小口小口地吃着东西。同时,适当地表现对食物烹饪技巧的赞美。

    看着她吃饭,都是一种享受。

    当然,看着红果儿吃饭,也挺享受的。只是,她随时都是一脸特别陶醉,“好好吃,怎么这么好吃”的萌哒哒表情。属于那种,看到之后,会让人特别有食欲的吃法。

    不过,让侯秋云特别失望的是,不管她怎么暗示,她儿子都一点不开窍,愣是只跟红果儿闲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