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重生六零福娃娃 幺宝 > 第64章 李向阳的心悸症
    司机满脸“我懂”的表情,然后道:“一定得说是农科院研究的,才行吧?要不然,这方法别的地方的人,肯定不敢用。行,我知道了,以后我跟别人说,一定说是农科院研究的。”

    “……”

    这犹如脱缰之马般失控的流言,让李向阳倍感郁闷。他觉得他也做了不少事啊。要不是他在,那帮研究员连育藻池都建不起来。

    说他拦御轿,他会高兴吗?

    不,本倔驴表示,咱农民也有大能耐。不靠这种“原始手段”,也能为人民服务!

    说他研究出来小球藻,他会高兴吗?

    不,本倔驴表示,那帮子研究员连捉只鸡都捉不到,真要靠他们搞实验室外面的事,怕是早就全体阵亡了。

    不会搞研究的农民,一样能有大作为!

    车是直直开到李向阳家院门口停下的。

    司机把车停稳,就按了按汽车鸣笛,提示屋里的人,有人来了。

    红果儿听到嘹亮的喇叭声,不由走到堂屋门口张望。

    而李向阳此时,也从车里取了行李,转过身来。一看到一个来月未见的闺女,他脸上顿时浮起笑容。正想张开双臂,叫小红果儿过来。

    谁料,这小丫头居然后退了几步。

    嗯??

    他正莫名奇妙,那边,小丫头已经扭了扭脚脖子,活动了下筋骨,一个助跑,冲李向阳全速奔来!

    咦?!

    “爹~~~~,抱~~~~”红果儿一边跑,一边喊。声音被颠得像只绵羊在叫。

    李向阳回过神来,再度张开双臂,哈哈大笑。

    他家红果儿真会玩儿!

    离李向阳只差一步远时,红果儿小短腿儿一蹬,整个人就往她爹怀里扑去。

    她爹就势一接,把闺女高高举过头顶,再搂到怀里,哈哈笑着揉她的小脑袋。

    旁边的司机看得羡慕不已。要是他女儿也这么可爱就好了。念头才冒出来,就看到小女娃笑嘻嘻地,在李向阳脸下叭叽了一口。

    唉……嫉妒哟……

    他每回亲他女儿,她都特不高兴。还皱着小眉毛问他,为什么要拿胡子扎她……

    嫉妒使他“面目全非”,刚刚还跟李向阳聊得热火朝天的,这会儿就轻飘飘一句“人民英雄,我先走了啊。”也不等李向阳回答,车子就开远了。

    嗯,等会儿下班回去,跟女儿玩亲亲抱抱举高高。

    叫她也给她爹来个“助跑扑”!

    同样一脸羡慕的,还有牛春来。

    他在自家院子里,听到汽车鸣笛的声音,就好奇地跑出来看。看是什么东西,居然能叫得这么大声。

    结果就看到红果儿的“助跑扑”。

    他心里突然就酸酸的。

    原来她也有笑的时候啊……

    她从来没对他笑过呢……

    他和红果儿现在依旧在冷战中。红果儿也依旧每天在往他家送家庭作业。

    不同的是,现在作业里的每道题他几乎都会做了。

    大家对他的态度也开始发生变化了。黄老师不再动不动就罚他抄课文,或是罚站了。看到他,表情也和颜悦色起来。

    他不那么熊了,同学们最初还以为,他是被黄老师吓破了胆,乖乖听话了。可后来,看到他成绩直线上升,大家都惊呆了。

    再加上大哥大,豪气不改。男生们遇到作业不会写的时候,他把自己的作业本往人家面前一抛:“拿去抄!”

    男生们顿时就觉得,咦?能借作业来抄的大哥,比只能带他们去打群架的大哥牛啊!

    一个个又开始围着牛春来转,时不时还献上崇拜的眼神给大佬。

    女生们就更干脆了。

    平心而论,牛春来要不是太熊,五官长得还挺不错。原本因为他的英勇事迹,女生们私底下谈论他就谈论得比较多。

    现在,他成绩好起来了,女生们的态度就更不一样了。

    部分女孩甚至跟他说话时,会结巴,会脸红了。

    然而一群不开窍的小P孩,能知道个什么呢?

    唔,今天天气好像比平时热啊……

    教室里是不是不通风啊?

    唉呀,也有可能是感冒了!

    女孩子们脸红后,给自己找到的原因,多半是以上几个。

    牛春来虽然读不懂女孩子们的眼神,但那些眼神倒是令他感觉挺舒服的。他不由自主,就对她们高冷起来。

    作为一个男子汉,被男生们围着,跟被女生们围着,感觉完全不一样。前者,会让他看起来更像男子汉小丈夫;后者嘛……他会觉得自己变娘了……

    一个大男人,谁要天天跟女孩子们打堆啊?

    他奶奶和他爹,对他的态度也完全变了。

    他奶没事儿就夸他:“瞧我家春来娃儿多孝顺啊!奶奶叫你把学习搞好,你就把学习搞好;叫你把成绩提高,你就把成绩提高!我的宝贝疙瘩诶,你知不知道,你给奶奶找回来了好大的面子?队里的老太太都羡慕死我了!”

    然后,他可怜的爹就会被他奶抛上一记白眼:“不像你爹,从小成绩就孬,一辈子在土里刨食。个没出息的!”

    这时候,他爹通常都特别郁闷。

    然后他奶还会再加一句:“瞧瞧,你爹小时候不好好学习吧,奶奶现在说他,他腔都开不起!”

    小春来突然就有了这样的错觉:可能……他爹不是他奶亲生的吧?可能只有他才是他奶的亲孙子吧?

    唉,可怜的爹啊。

    从此,他看他爹的眼神都多了几分同情。在饭桌上,他还常给他爹挟菜。

    把他爹感动得啊!

    咱家春来娃儿,怎么这么懂事了?

    本来他成绩变好,他爹就高兴。这样一来,他爹对他就更好了!

    对于现在所受的“万千宠爱”,牛春来表示很满意。

    原来这个世界上,是有比“熊孩子法则”更有力的法则的!

    这个法则就叫好学生法则!

    乖乖,整个世界感觉都在围着他转啊~。真神奇~。

    可是……

    他和红果儿依旧在冷战中。

    因为,之前他跟她冷战过头了。各种冷落她,不理她,不和她说话。

    现在好了,想跟她说句话吧,一想到之前他做的那些事,他根本不好意思跟她搭话。

    她会不会觉得他怪怪的?

    而且……要开口承认她是对的,不就等于承认他是错的?

    ……

    好丢脸!

    于是,牛春来的新课题是:如何自然地凑过去跟红果儿说话?

    看着李向阳和红果儿都走进自家院落了,牛春来也转身进屋。

    继续研究他的新命题。

    由于在京市买了许多的衣服,李向阳没法子抱着红果儿进门。只好把她放下来,去提大大小小的包袱。

    红果儿拎了两个包袱,就往院儿里跑。

    李向阳也赶紧把剩下的包袱拎起来,往里拎。

    侯秋云这会儿也迎到院子里来了,看到儿子大包小包的,忍不住皱着眉头问:“你买什么了?买这么多。不知道把钱留着吗?”

    老太太一如既往地节俭。

    李向阳也一如既往地,一定要在家人面前吹嘘显摆一番:“娘,你儿子这次给县里办了大事儿了!县委已经把我升成副社长了。以后你就是副社长的娘了!”

    看看,他在外面的谦虚劲儿,可从来不会带回家。

    侯秋云一脸惊喜:“真的假的?任命这么快就下来了吗?你真带回来救灾法子了?”

    “那是!你儿子这回能耐了,还参与了农科院的科学研究的。娘,我跟你说,那群知识分子连水泥池都不会砌,要不是我在,可能这会儿都没研究出来救灾方法呢!连□□副总理都说我这个人很不错……”

    他边走边说,还没自夸完,一迈进堂屋,就看到一个长得特别漂亮的陌生女性坐在饭桌边……

    李向阳的脸一下子刷红!

    他根本没想到家里有客人!

    想到刚刚自己说的那些话,简直没把自己夸上天,顿时脸面上就下不来了。

    丢脸可丢大发了……

    他咳了两声,装作没事人一样,问他娘:“这位是……”

    侯秋云赶紧介绍道:“这是县城里来的女干部,她还有其他几位干部,是来咱们公社体验基层生活的。她跟咱家红果儿投缘,这几天下了班,都要抽空过来一趟,指导红果儿的功课。人可好了!”

    “哦哦。”李向阳赶紧冲黎燕燕伸出了右手,好行一个握手礼,“谢谢你帮我家红果儿指导功课。”

    黎燕燕大方微笑,也伸出了右手。

    可李向阳看着人家娇嫩的手,再看看自己粗糙的大手,突然觉得自己的这个握手礼,好像不是那么礼貌。

    哪儿不礼貌,他也没想明白。于是,把手缩回去在衣服上擦了擦。

    再想伸手,依然觉得哪里还是不太对劲儿。

    不由憨厚笑道:“男女七岁不同席,握手礼还是算了吧。你请坐,我去把行李放一放。”

    黎燕燕微笑点头。

    红果儿在旁边看着这一幕,表情是这样的:(⊙_⊙)。

    黎阿姨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话,而且表情也很自然。但她爹脸却红了,连握个手都不好意思。

    这说明什么?

    上一世,黎阿姨和她爹遇见时,她爹已经跟刘芳结婚了。

    说起来,她爹可真是个好男人啊。

    黎阿姨比刘芳长得好看多了,气质、个性都要好很多,可她爹却愣是没对她另眼相看。对她,跟对别的女性的态度毫无差别。

    绝对是现代好男人啊!

    她以前还以为是青菜萝卜各有所好,可能黎阿姨不是她爹的那盘菜。

    结果……

    唉,傻爹哦。刘芳那种人,对她那么好干嘛?

    不过,她看了眼黎燕燕,又看了眼她爹。

    虽然她觉得她爹条件特别好,但……还是不得不承认,这两个人其实不是那么合适的。

    一是出身不同。建国前,黎燕燕是资本家小姐,吃穿住行样样与人不同。再好的东西都见识过。她爹却是贫农出身,两个人根本不可能聊到一块儿去。

    二是文化程度不同。她爹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跟正规科班出身的大学生黎燕燕相提并论。更何况,她还是清华毕业的。

    最重要的是第三点。黎燕燕不会在东方红人民公社待很久的。等旱灾一过去,她就会被召回县里。

    现在她爹带回了小球藻繁殖技术,黎燕燕只会更快回到县里。

    看着李向阳走出堂屋,红果儿对黎燕燕道:“我去看看我爹。”

    说着,就蹦哒去了她爹屋子里。

    李向阳这会儿心脏正怦怦乱跳着,就听到红果儿在身后喊他。

    母胎单身,比牛春来还不开窍的李同学,摸着胸口跟红果儿说:“小果儿,你爹心口不太舒服,你去帮我拿杯水吧。”

    “心口不舒服?怎么了?”

    “我估计是心悸。”

    心悸,中医病证名。是痰饮瘀血阻滞,心脉不畅,导致的心跳过速和心慌不安。

    红果儿:……

    我爹真是个人才……

    “爹,你是不是喜欢她啊?”她问。

    “啥?”他没反应过来。

    “你喜欢黎阿姨?”

    她爹惊讶地望着她:“你说什么?”一脸“你在开玩笑吧”的表情,“我就跟她见了几秒钟,说了两句话!怎么可能?!”

    “……”

    红果儿的心在痛。

    我也觉得奇怪,你咋几秒钟时间,就喜欢上人家了呢?

    果然,大龄男青年的心,你永远猜不透……

    她忽然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提醒她爹,黎阿姨很快会回县城的事了。

    “你还不去帮我拿水吗?”她爹捂着胸口,委屈地望她。

    “……”

    红果儿给她爹递了水后,心情复杂地回到堂屋。

    她奶跟黎燕燕聊得正开心:“闺女,你都来了这么久了,咋没听说你爱人有过来看你啊?”

    黎燕燕笑道:“婶子,我还没结婚。”

    “唉哟,这么漂亮的大姑娘居然还没对象啊!那些男人是不是瞎了眼啊?”侯秋云大惊小怪地,然后暗戳戳凑到她耳边,低声问她,“我儿子也没结婚,你看他怎么样?他刚升了公社副社长哦。”

    黎燕燕并不扭捏,笑着道:“我在水利局就是个普通科员,可能高攀不起李社长。”

    侯秋云急了:“啥叫高攀啊?我是他娘,我看中的人,他敢说个‘不’字?再说了,闺女你长得这么俊,我那傻儿子才是高攀了!”

    红果儿:……

    她奶这么着急推销儿子干嘛?

    该不会是,想抱孙子想疯了吧?

    果然,看到黎燕燕微笑摇头,侯秋云就又开始从另一方面发力起来:“我这傻儿子从当生产队小队长开始,就一直忙着搞生产搞革命,连对象都没处过。我年纪也大了,就想早点儿抱上孙子。”

    她一边喟叹,一边努力给黎燕燕“洗脑”:“我儿子这种脑子里一条筋的,结了婚,那绝对是个疼媳妇儿的!而且你知道不?他这回可给咱县里立大功了!”

    黎燕燕最初只是保持着礼貌的微笑,但听到“立功”两个字,还是忍不住起了好奇。

    刚刚李向阳回来时,她曾侧着头往院门外望了一眼。那一眼,足够让她认出载他回来的,是一辆红旗牌小轿车了。

    这个年代,汽车稀少。马路上,有时候半天都难看到几辆车驶过,更别说是高档小轿车了。

    这种车连县党委书记一个月都坐不了几次,县领导们都是特别爱惜地在使用的。她确实挺好奇,身为一名公社副社长,他是怎么坐上这种小轿车的。

    一看大姑娘感兴趣了,侯秋云更来劲儿了!

    从她儿子大搞生产,让第一生产小队达到春秋两季作物亩产八百斤的好成绩,到他从麻老虎口中英勇夺回属于人民的大肉,再到他自筹路费,远赴京市农科院寻求救灾方法,一路聊下来,简直把李向阳夸成了一朵花儿。

    红果儿闲闲地坐在一旁,等她奶奶夸奖儿子完毕。

    要是她家有录音机,那该多好,她可以把这段给录下来。事后放给她爹听,然后告诉她爹:奶奶虽然平时都吐槽你,可在她心目中,你比人民英雄还英雄。

    老人家不认识字,但戏剧和电影欣赏水平是高的。她侃侃而谈之下,黎燕燕只觉自己好像在听单田芳单老师的评书。

    只可惜李向阳才刚刚回家,还没来得及跟亲娘唠嗑。他娘还真掰不出来他此行干了些啥。

    “反正肯定立了大功呗!要不然,能突然从秘书升成副社长吗?”他娘很有自信。

    黎燕燕又笑了起来,老太太说话有时候像个老顽童一样,颇有些可爱之处。

    “婶子,你们一家三口这么久没见,一定有很多话要说。我今天就先回去了。”黎燕燕礼貌地道。

    侯秋云赶紧把她拉住:“回去干嘛?吃过晚饭再走呗。食堂给你们做的那些东西,能吃得饱吗?”

    当然是吃不饱的。

    侯秋云说的食堂,指的是干部食堂。

    公社食堂废弃之后,社员们人人都在自己家里做饭吃。但公社干部里,不乏城里来的单身小伙和姑娘。这些城里来的年青人,要适应乡下生活并不容易。社里体恤他们的不易,就搞了个干部食堂,专门找了炊事员给他们做饭吃。

    这回来的这帮下放干部,自然也是在干部食堂吃饭了。

    只是,他们的待遇却跟公社干部完全不一样。

    县里敢把闲职干部下放下来,并且不再出他们的口粮,但却不敢动公社干部们的口粮,生怕引起下面公社的动荡。

    而东方红公社之前捡了好几次大肉,这些肉既是按人头分配的,干部自然也有。社里让炊事员帮干部们腌料薰制成了腊肉香肠,替他们存在食堂里。然后每次给他们做饭时,切上一点肉来当菜,给每个干部定好一人分几片。倒也不容易有争议。

    可下放干部们是没有口粮的,完全得靠公社养活。粮食和肉都是早就分配给社员们的,又不可能让大家把东西交回来,重新分配。就只能从公社粮仓仅剩的那点粮食里,精打细算地弄给他们吃。

    于是,一到了吃饭时间,下放干部们两三口就咽下了刮喉咙的苞谷棒子粉做的窝窝头,然后眼冒绿光地盯着邻桌公社干部碗里的肉片看。

    公社干部们也不是傻的。所谓救急不救贫,他们也不敢把食物分给这些人吃。要不然,一被黏上了,自己也得落到天天挨饿的下场了。

    下放下来的这批年轻人,很快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下去。

    黎燕燕瘦得更快。

    没办法,她从小就锦衣玉食。后来建国后,家里条件没那么好了,但也一直吃的是细粮。

    苞谷棒子磨的粉做的窝头,嚼在嘴里,都像在嚼沙。嚼半天,都吞不下去。

    其他女干部都饿得厉害,看她那么难以下咽的模样,心里面都有些不屑——这种时候了,还嫌弃吃食不够好。

    有一回,有一个女干部甚至对她道:“你不乐意吃,我帮你吃吧。”抄起窝头,就塞到了嘴里。

    看得黎燕燕心情复杂。

    不过,她这个人教养好,对这种抢食行为也没说什么。

    红果儿看她瘦得那么快,三番两次邀她到她家吃饭,都被她拒绝了。

    现在这个年头,大家都不容易。小姑娘待她好,她感动不已。但却不愿意占了别人的口粮。

    后来,红果儿想了个招儿。她没事儿就去缠着黎燕燕,“阿姨”前,“阿姨”后的,小嘴儿可甜了。

    黎燕燕不是不肯去她家吃饭吗?那她就在她面前吃东西呗。

    伊拉克蜜枣、火边子牛肉、煮好的香肠、油炸丸子……甚至有一回,她还跑县城里,买了支高价冰棍跑她面前吃。

    当然,等她买回来时,冰棍已经化成水了。

    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她照样可以美滋滋地在她面前喝冰棍水!

    于是,在黎燕燕每天饿得走路都发飘的时候,小丫头却天天在她面前大啖特啖。

    “黎阿姨,你看的是什么啊?这些字我咋一个都不认识啊?”小红果儿嘴里还嚼着片火边子牛肉,小手就已经摸上另一片了。

    黎燕燕看得越发饿了,一个不小心,就打了个饿嗝。

    小红果儿也跟着打了个嗝,但却明显是个饱嗝。她拍拍吃得饱饱的小肚皮,心满意足地笑了笑。把牛肉干又放了回去,丝毫没有给黎燕燕的意思。

    宿舍里的其他女干部早就习惯了类似场景。她们最初还很艳羡黎燕燕,一到公社就被这个小丫头喜欢上了。又给了她一包蜜枣,又请木匠师傅给她打了个小木柜。